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 高H禁伦餐桌上的肉伦

言诺诺抬眸,望了一眼身旁的男人,心里涌出了难以言说的感动。

言家三口嘀咕了一会儿,言禄书站出来,脸色铁青道:“好,我写声明。”

先把一千万拿到手,才是最实在的。至于其他的……有前妻的骨灰和遗产在手,还怕诺诺不听话吗?

言禄书拿了纸和笔,刷刷几下,在干净的A4纸上,写下了一段话:“从今往后,言诺诺都与言家再无瓜葛,言家所有人都不得再插手言诺诺的事情。”

“这样总可以了吧?”言禄书问。

“盖上手印。”助理提醒。

言禄书气哼哼的按了下印泥,在纸上留下自己的手印。

待沈柔雪和言采薇也按了手印,助理走上前,将声明收起来。

“我们走。”

陆湛擎拉着言诺诺的手,离开了言家。

而就在他们前脚刚走,后脚言禄书便收到了一条信息,刚才转入他账户的一千万,被捐给了慈善机构。

言禄书不敢置信的看着手机里的通知,颤抖着手拨通了银行的电话号码,询问是怎么回事。

可不管他怎么问,客服都回答,是他自己操作的……

言禄书气的当场晕厥了过去。

沈柔雪和言采薇赶忙把人送往医院。

……

回到家,言诺诺迫不及待地问陆湛擎,到底有没有办法,把那一千万要回来。

虽然跟那三只豺狼划清关系很爽,但她不想白白送给他们一千万。

陆湛擎展开双臂,道:“帮我把衣服脱了,我就告诉你。”

言诺诺听到这话,脸颊火烧似的红了起来。

这个臭坏蛋!

怎么能如此理所当然的要求她做这种事?

言诺诺不肯动。

陆湛擎扯开了领带,宛如大提琴的嗓音说,“既然你不想知道,那就算了。”

言诺诺听到这话,咬了咬牙,走到陆湛擎跟前,伸出嫩葱般的手指,解他衣服上的扣子。

陆湛擎面色淡淡的望着她。

明明什么都没做,可被他这般注视,言诺诺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好像要被融化了一样。

等脱掉他身上的衬衫,言诺诺已经有些晕乎乎的了。

“大叔,现在能说了吗?”

言诺诺声音低若蚊蝇。

陆湛擎保持原有的姿态,指了指自己的裤子。

贝齿扣着娇艳欲滴的下唇,言诺诺差点扭头想跑。

连裤子都让她脱了!

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言诺诺不肯动手。

陆湛擎耐心的等了几秒,见她不肯动,上前一步主动拉着她的小手,放在了自己的皮带扣上。

言诺诺低着头,视线好巧不巧的落在了他紧实有力的腹肌上。真不明白,他身材怎么那么好。简直比杂志上的模特,都要完美。

不知怎么的,心跳忽然加快,呼吸也开始变沉,言诺诺慌乱的别开了视线。

但陆湛擎又捧着她的脑袋,督促道:“快点解开。”

“我不要帮你解开……”

言诺诺说话间,还没来得及抽回手,鼻子忽然涌出一股热流。

嘀嗒,嘀嗒……

鲜血流淌在了白皙的手背上,言诺诺愣住了。

陆湛擎端看着流着鼻血的言诺诺,唇角微微抽动了下,道:“要不要去洗把脸?”

言诺诺回过神来,慌不择路的跑向了卫生间。

到了浴室,言诺诺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恨不得马上挖个洞,逃出这栋别墅。

自己怎么那么丢人呀!

全套都做了,只是脱个衣服,看了眼腹肌,竟然流鼻血!

真的没脸见人了。

言诺诺洗了一遍又一遍,终于把鼻血清理干净了。可她不敢出门,面对陆湛擎了。

即便他不嘲笑她,她也没什么脸面了。

言诺诺躲在浴室里,来回的踱步。

大有把地板砖踏平的架势。

约莫半个小时后——

门外传来了叩叩的敲门声,言诺诺咬牙问,“谁呀?”

“少奶奶,是我。先生说,已经到时间睡觉了,让我伺候您进行牛奶浴。”

女佣恭敬地回答。

言诺诺道,“大叔去哪儿了?”

“先生去书房了。”

言诺诺松了口气。

打开门,女佣端着牛奶、花瓣和各种精油走了进来。

言诺诺躲在门口,看到卧室里的确没陆湛擎了,放下了心,扭头吩咐女佣道:“你出去吧,我自己来。”

女佣手里忙不停,“少奶奶,这是我的本职工作,请你不要剥夺我工作的权利。”

“……”

言诺诺无奈的叹气,这家的佣人简直是机器。

牛奶和鲜花瓣放入了温暖的水中,女佣让言诺诺挑选用什么种类的精油。

言诺诺闻了闻,道:“用雪水味道的吧。”

“是。”

女佣做好一切,还要帮言诺诺脱衣服。

言诺诺赶紧把她赶出了浴室。

脱掉身上的衣服,言诺诺泡在智能浴缸里,尽情的享受这一切。等泡到手发白,她从浴缸里站了起来,擦拭干净身体,回到卧室躺在了床上。

许是忙碌了一整天,言诺诺没一会儿,眼帘就沉沉的耷下来。

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人压在了身上,她觉得不舒服,哼唧了声。原以为那东西会识趣的离开呢,可没想到那人不厌其烦的骚扰她。

直到熟悉的感觉袭来,言诺诺这才清醒过来。迎上陆湛擎灼热的目光,言诺诺只觉得身体的某一处,扑通扑通的狂跳了起来,仿佛一百只小鹿,在身体里奔腾,乱了节拍。

陆湛擎目光幽幽的盯了她一会儿,俯身封住了她柔软的唇瓣。

接下来,言诺诺只觉得自己身处浩瀚的大海,起起伏伏……

……

一夜过去,言诺诺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从山崖上摔落,每一寸骨头和肌肉都粉碎成了渣渣,疼痛难忍。

这个禽兽!

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

言诺诺坐在床上,按摩了半天,这才能正常的下地走路。在家里转了一圈,没发现陆湛擎,言诺诺心情轻松了很多。这陆湛擎还是挺会体谅别人的心情嘛。知道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自己无法面对他,一直没跟她碰正脸。

这样也好,省的她想办法躲避他了。

吃过午餐,言诺诺接到了陆芍的电话。

陆芍说自己要参加一个同学派对,让她跟自己一起去。

言诺诺不想去,有去玩的功夫,还不如做点兼职赚钱,来的有意义呢。

可陆芍坚持让她过去,“我上次帮了你那么大的忙,请你出来玩,你都不肯,还是不是朋友了?你说,咱们俩上次见面,都过去多久了?”

听出陆芍的不高兴,言诺诺只得答应了下来。

陆芍这才满意:“早点到。”

“嗯。”

言诺诺换了身简单的衣服,坐公交车去找陆芍。

可没想到,在约定酒吧门口,碰到了上温衡。

温衡和一个清纯可人的女孩站在一起,两人低声交谈,时不时地发出灿烂的笑容,看起来非常的养眼。

言诺诺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却直接撞入了温衡别样温润的眼眸里。

温衡扬手打招呼,“嗨,好巧,我们又碰到了。”

言诺诺本来想假装没看到他呢。

现在不打招呼,有些过意不去,只得扯出浅浅的笑容,当是回应。

恰好陆芍走出来,言诺诺赶紧拉着她跑了。

站在温衡旁边的女孩子,别有深意的望着言诺诺的方向,道:“阿衡,她是谁?我怎么不知道,你认识了一个新的女孩子?”

温衡想到言诺诺翻墙的那一幕,微微一笑,道:“意外认识的,是个很有趣的人。走吧,我们进去,同学都要等的不耐烦了。”

女子撅了撅嘴巴,说:“我不管,你只许看着我一个女孩子,不许喜欢别人。要不,我可就吃醋了。”

温衡听到这话,稍微收敛了笑容,严肃道:“筱雅,我们是普通朋友关系,不要说得那么暧昧。”

陆筱雅见她生了气,立刻改了口说:“哎呀,你别生气嘛,我只是开玩笑的。”

温衡推开了她的手,走在了最前面。

陆筱雅看着前面的温衡,面露不悦。她暗恋温衡那么久了,费尽心思讨好他,才能成为朋友。可温衡自始至终都对她爱答不理的,哼,早晚有一天,她会让温衡喜欢自己。

……

言诺诺被陆芍拉进了一个包厢里。门刚打开,里面的音浪混合着烟酒、香水的味道,迎面扑来。言诺诺赶忙捂住了耳朵。

陆芍让最中央正在唱歌的两人,把麦克风关掉。而后郑重的向人介绍,“这是我好朋友诺诺,你们都给我好好地照顾她。谁敢欺负我家诺诺,我跟你们没完!”

众人纷纷打招呼。

言诺诺笑着面对每个人。

陆芍把言诺诺拉到角落里,抱怨道:“你这个坏丫头,有了男票后,就不出来跟我玩了。真是见色忘友。”

言诺诺解释:“我最近忙着赚钱……”

“呸!都是借口!我不管,你今天一定要好好地陪着我玩!”陆芍抱着她,去抢麦克风。

言诺诺无奈的摇头。

唱完了歌,几个人又跑去前面的大厅跳舞。

正值晚上八点,舞池里已经来了不少人,配合着影影绰绰的灯光,以及震耳欲聋的音效,年轻的男男女女舞动洋溢鲜活气息的身体,释放忙碌了一天的疲惫。

言诺诺看着他们群魔乱舞,自己躲在卡座上,点了杯果汁,慢慢的品尝。刚才陆芍喝了很多酒,看起来有些醉了。她可不放心,把陆芍交给那些不靠谱的朋友们,还是等陆芍玩够了,再把她送回家吧。

言诺诺坐了没多会儿,一个穿着西装,梳着大背头精英模样的男子,走到了她身边,说:“小妹妹,一个人在酒吧里喝果汁呀?这多没趣呀,我们请你喝酒吧。”

言诺诺没搭理他们。

男子却不识趣的跟酒保,要了两杯XO酒。

“来,小妹妹尝尝这杯酒。”

“我不会喝酒。”

“不会喝,可以学着喝嘛。”

男子拉着言诺诺的手,强行要灌她酒。

言诺诺拧了眉心,推开了他说,“请你自重,再敢乱来,我可要报警了。”

谁料,男子一点都害怕,猥琐的嘿嘿笑了两声,道:“这一片谁不知道我扬哥呀!我请你喝酒,是给你面子,别给脸不要脸。”

言诺诺开口,正欲说什么,却见跳完舞,回来的陆芍,醉醺醺的骂道:“哪来的猪头人呀,敢调戏我家诺诺,你是不是闲的发慌,想被揍一顿了?”

“你他妈的说谁呢?!”男子有些恼怒了。

“我他妈的就说你呢!长得那么丑,还敢出来招人烦……”

“阿芍,别说了。”言诺诺捂住了陆芍的嘴,想带她离开。

可陆芍喝醉酒了,力气大了很多。甩开了言诺诺,抄起旁边的一瓶酒,哐当一声砸在男子脑袋上,嘴里骂骂咧咧道:“敢欺负我家诺诺,老娘不揍死你丫的,就跟你姓!”

男子的脑袋破了个洞,鲜血缓缓地流下。

言诺诺傻了眼。

糟糕。

陆芍还在醉醺醺的叫嚣,“滚!别再打我家诺诺的注意!呕——!”

酸腐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开来,陆芍扶着吧台,吐了个昏天黑地。

言诺诺轻轻地拍她的背部,面带焦躁的看向了周围。

男子捂着自己受伤的脑地啊,愤怒的大声喊,“来人啊!把这两个臭娘们,给我绑起来!我今天要弄死她们!”

酒吧里立刻出来五六个,身材健壮的男子,围住了言诺诺和陆芍。

陆芍的朋友见状,都纷纷走上前,跟那些人理论。

一时间,酒吧里乱做了一团。

言诺诺肠子都悔青了。

自己呆在家里好好地,干嘛要跑出来,跟陆芍玩?

现在可好了。

出事了吧?

怎么办?

她该怎么办?

言诺诺脑海里闪过了所有能求助的人,最后想到的依然是陆湛擎。

一而再的麻烦他,自然是不好意思。

可能解决这次事情的,只有他了吧?

言诺诺掏出手机,给陆湛擎发了条短信,问他能不能来Dream酒吧。没等到陆湛擎的回信,一道身影走出来,拦在了她们跟前,阻止那些人过来伤害他们。

言诺诺抬眸,便看到了温衡帅气的脸庞。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问:“你没事吧?”

“没……”

“不用担心,这几个小角色,我能对付得了。”话音落,温衡揪住冲到跟前的一个壮汉,一脚踹在了他身上。

明明温衡看起来挺瘦弱的,可竟然把身材壮于他两倍的人,掀翻在地了。

整个酒吧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叫好了起来。

程扬气急败坏的喊:“死小白脸,敢坏小爷的好事,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抄起一把椅子,朝着温衡砸去。

“小心!”

言诺诺下意识的拉了温衡一下,挡在了他前面。

温衡怔了一下,反应也慢了下来。

眼看着椅子要落在言诺诺身上,酒吧的门忽然传来了哐当一声巨响,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发出声音的地方。

言诺诺也不例外。

众人只见酒吧门口,一辆悍马强势的撞开了酒吧玻璃门,紧接着,车门打开,一抹颀长的身影翩然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陆湛擎。”

言诺诺低喃了声,本能的朝着他走去。

温衡拉住了言诺诺。

陆湛擎神色蓦然的扫视了一圈在场的人,星辰般璀璨的眼眸,在掠过言诺诺时,停顿了下、心里当即松了下,而后冰冷的开口道:“过来。”

言诺诺往前走,却再度被温衡拽住了。

她扭头对温衡说,“他是我朋友,来救我的。”

话音未落,陆湛擎迈开修长的双腿,走到了她跟前,嘴角噙着嘲弄的笑,道:“言诺诺,你可真行,背着我勾搭别人吗?”

“不是,我跟他只是认识。”

言诺诺忙不迭的撇清关系。

她可不想惹怒了陆湛擎,毕竟他能给自己宝宝,抢回母亲的一切!

陆湛擎上前一步,强势的把言诺诺,拉到了自己的怀里,对温衡道:“谢谢你,帮助我家诺诺。”

温衡看着两人亲密的模样,眼里闪过一丝失落。

“又找来一个帮手,小贱人,你以为人多,就能把今天的事情摆明吗?”程扬总算反应过来,这个长得俊美的男人,是言诺诺找来的帮手,再度叫嚣。

言诺诺扒着陆湛擎的胳膊,说:“对不起,我又闯祸了。”

“你有一天不闯祸吗?”陆湛擎搂着她纤细的腰肢,俊庞忽明忽暗,神情有些捉摸不定,沉默了几秒后,他俯首靠近言诺诺的耳朵,咬牙低声说:“惹祸精,等回家再好好收拾你!”

他说话时的热气,喷洒到了她的耳廓里,引起了言诺诺一震战栗。

陆湛擎注意到这点,眸子一沉。

他早就发现,她的耳朵异常的敏感了,只要亲一下,身体能软成一汪清水。

想到她昨天在怀里的娇媚,身体忍不住发热。

陆湛擎暗暗地低咒了声。

Shit!

明明三天的解药期,已经过去了,为什么还会对她,有那么强烈的反应?

正在他想入非非时,程扬抡着椅子,朝他们砸了过来。

言诺诺还没来得及惊叫。

陆湛擎已经把她抱在了怀里,压到自己胸口,而后迅速的抬起大长腿,重重的踹向了程扬。

噗通!

重物砸地上,发出闷闷的声音。

紧接着,程扬开始惨叫了起来。

陆湛擎看也不看他一眼,干净利落的收回自己的腿,霸道的抓着言诺诺,往酒吧外面走。

言诺诺想起来醉的不轻的陆芍,想回去找她。

但陆湛擎根本不允许,强势的将她半拖半抱的塞进了车里。

“大叔……”

言诺诺刚喊了他的名字,陆湛擎深深地吻了下来。

“唔……”司机大叔还坐在前面!

言诺诺小脸涨的通红,双手推拒在两人之间,企图阻止陆湛擎。

可她那点力气,无异于蚍蜉撼大树。

陆湛擎不顾一切的吻了个天昏地暗。

等终于结束时,他钳制住她精巧的下巴,低声命令道:“你是我的女人,不许跟别的男人,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他的东西,不允许任何人染指!

更别说是女人了!

言诺诺以前跟别的男人怎样,他可以不计较。

但既然成了他的,那就得乖乖的守身如玉。

陆湛擎眼里迸射出浓浓的占有欲。

言诺诺浓密细长的睫毛,扑扇了两下,气喘吁吁道:“大叔,我都说了,跟他没什么。我只知道他的名字叫温衡,其他的一概不知。你别乱吃醋。”

陆湛擎放开她,坐正了身体,淡漠的目光宛若扎人的细芒,不时地刮过言诺诺的脸:“我姑且相信你们没什么。从今往后,都记住我的话。听懂了吗?”

“听懂了。”

言诺诺偷偷地在心里吐了吐舌头。

霸道的臭大叔!

等我生了宝宝,拿到母亲的遗产,马上远走高飞,看你怎么管得住我!

当然这话万万不能被他知道的。

否则,不得反了天?

“我救了你三次,你是不是得想办法感谢我?”

耳畔忽然响起陆湛擎不温不火的声音,言诺诺愣了愣,问:“你什么时候,救了我三次?”

“第一次,你被家人逼得跳楼,是我带走了你;第二次,你继母刁难你,是我出面帮你解决;加上这次,三次。”

陆湛擎一一细数。

言诺诺微抿潋滟的菱唇,说:“我没什么可报答你的。”

“谁说你没什么能报答我的?”

陆湛擎清隽的脸庞,在车内昏黄的灯光映衬下,透着一股邪气。

“……”

言诺诺心里涌出不好的预感。

陆湛擎一字一句道,“我要你……”

言诺诺身体传来疼痛,忍不住抱紧了自己的双臂,道:“不行!大叔,你都连续欺负我三晚了,再继续的话,我受不了。”

话音落,她听到陆湛擎慢悠悠的说,“我要你给我做饭吃,你想到哪里去了?”

言诺诺面露恼怒。

说话大喘气,他分明是故意的!

“你想吃什么?”

“只要是你做的,我都会吃。”

陆湛擎倒也爽快。

“好,我等下回家,就做给你吃。”

“嗯。”

回到了家里,言诺诺打算去厨房,陆湛擎却将她推到了浴室门口, 说:“一身臭味,先去洗干净,再给我做饭。”

臭?

言诺诺闻了闻自己身上,只有淡淡的酒味和烟味。

咦,大叔似乎有洁癖呀。

每次她身上,沾染了一丁点杂味,他都能很敏感的闻出来。

仔细想想,似乎他身上的气息是干净清爽的冷松香。

言诺诺胡思乱想的进了浴室,穿着睡衣,走到厨房里,翻看了下冰箱,发现家里的佣人只留了一些海鲜、番茄和面。

于是,煮了两碗海鲜鸡蛋番茄面。

把热腾腾的面盛出来时,言诺诺看着陆湛擎那碗,很想给他多加点辣椒。

让他吃点苦头,以后就不敢再戏弄自己了。

可最终作罢。

端着两碗面,来到了餐厅。

言诺诺说,“吃吧。”

陆湛擎拿起筷子,挑起了一口面,吃了下去,紧接着又吃了第二口。

言诺诺问,“好吃吗?”

“一般般。”陆湛擎声音凉薄的说。

一般般,你还吃得那么香?

言诺诺深吸了口气,决定不再跟他说话,埋头吃面。

吃完了面,言诺诺脸颊红扑扑的,抬眸对上陆湛擎严肃的脸庞,略带尴尬的说,“你怎么这幅表情?我做的面不好吃,我再给你做其他的。”

“我已经吃饱了。不过,这是你为我做的第一顿饭,剩下的还有两顿。”

“啊?”

言诺诺嘴巴张成了O型。

她什么时候,答应了要给他做三顿饭呀?

陆湛擎道,“救你一次,用饭抵一次。剩下的两顿饭,看我心情。”

言诺诺无言以对。

算了。

一顿饭抵消一次救助的恩情,算起来,自己还赚了呢。

没什么可抱怨的。

言诺诺重新振作了起来。

……

夜色深了。

言诺诺洗漱过后,躺在床上,原以为陆湛擎会像之前三晚一样,对她索取无度。可没想到,他平稳的睡在她身边,没有任何逾矩的行为。

言诺诺满脑袋的疑问。

可身体也被折腾的够惨,难得能休息,还是好好地睡觉吧。

言诺诺闭上眼睛,陷入了香甜的梦乡。

而在她呼吸舒缓后,陆湛擎缓缓地睁开,望着身边酣睡的言诺诺出神。

真奇怪。

明明过了蛊毒发作的日期,自己对她不该有任何兴趣。

但似乎超出了预料的范围。

看到她,会忍不住想亲吻;和她躺在一张床上,会情不自禁的……

不该是这样的。

陆湛擎伸手,摸了摸言诺诺精巧的耳垂,低喃道:“一定是蛊毒的作用。”

他中的是情蛊。

中蛊和解蛊的人之间,会有一定微妙的反应。

等蛊毒彻底解除了,他应该会对她失去兴致。

想到这,陆湛擎将她捞到了自己的怀里,下颌抵着言诺诺的脑袋,心想,在解蛊之前,他们暂且这般相处吧。

……

第二天,言诺诺便从陆芍口中得知,昨天在酒吧闹事的程扬,被扭送到了警察局,他手底下的几个小混混,也都一并进局子里了。

不用想,也知道是陆湛擎的手笔了。

陆芍好奇的问言诺诺,关于陆湛擎的事情。因为清醒的朋友都把言诺诺的男朋友,形容成了天人之姿。

太过美好,总觉得有夸张的成分在。

陆芍强烈要求,要见言诺诺的男朋友一面。

言诺诺再三保证,一定会安排他们见面,陆芍这才把话题,扯到了别处。

乘坐公交车,回别墅的路上,言诺诺接到了陆湛擎的电话,说他要出国一趟,大概在一周后回来。言诺诺说了声哦,挂断了电话。言诺诺透过车窗,看到了外面淅淅沥沥的雨,以及五颜六色的霓虹灯。

夜幕因为雨水,变得朦胧,整个都市多了一分离别的悲伤。

言诺诺回到家里,面对偌大的房间,觉得有些孤寂。

之前有陆湛擎在,从没觉得这房子空荡。

现在只剩下了自己,倒非常不习惯呢。

言诺诺吃了点晚餐,回到房间里,正打算写作业,手机忽然嗡嗡的震动了起来。

掏出来看了一眼,只见屏幕上显示,陆湛擎发来了视频邀请。

言诺诺点了接通。

陆湛擎俊美的脸庞,顿时出现在了手机屏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