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岁月之活色生香完整小说 挺进邻居人妻雪白的身体

一个小时后,马俪在机场的门口把孩子交到了陆君耀的手里。

她还是同意了对方的请求,但提了一个条件,就是为了确保孩子的安全,马俪必须跟着一起来。

所以现在,球球成了他雇佣的女儿,而马俪就变成了跟着来的佣人。

大小三人快步的朝机场的VIP休息室走去。

刚进门,马俪就看见在坐在沙发里的一对老人。

“爸、妈。”

陆君耀抱着孩子走了过去,把怀里的球球给老人们看了一眼,“小家伙这两天身体不舒服,先去了趟医院,所以接你们晚了。”

话毕,他低头看孩子。

球球乖巧,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奶声奶气的喊了声,“爷爷、奶奶好!”

“你真的有孩子?”

陆母惊讶的站起身,从他的怀里抱起了球球,她打量着孩子的小脸和陆君耀的。

好半天,才欣喜的笑出了一声。

回头,陆母高兴的对老伴说,“老头子你快看看,这孩子长得还真的和君耀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似的。”

陆老也推着眼镜站起身,频频点头,“好小子!让我担心了这么多年,还真的给我生了个孙女!”

老人浑厚的一笑,高兴的拍了儿子的手臂。

不远处,马俪站在那抚着胸口。

他们说球球和陆君耀长得很像,马俪就多看了几眼。

还别说。

她居然刚刚发现,她的小球球除了脸型和自己很像外,五官真的和陆君耀神似。

他们一样单眼皮,狭长的眼睛,皮肤都很白,连轻薄的唇形都像是同款不同号,还真的是呢!

这也太巧了吧!怪不得陆君耀看见球球后,不但不生气还愿意给钱借孩子,敢情他也是发现了这一点吗?

震惊之余,她也安心下来。

看样子今天会非常的顺利吧!那样就能从陆君耀那里多得一笔钱,也算帮了她自己。

几个人回到别墅。

那么一家几口坐去客厅里说话。而马俪也不知道该干嘛,就看着厨房人多,转身朝那边走去。

厨房里几个佣人在准备晚饭,陆君耀之前有往家里打过电话,所以这些人一看马俪,自然也心知肚明。

“马小姐吧!您就随便在这里找个地方呆一下就好,我们先忙了。”

马俪点点头,站到了不碍事的角落。

她趴着厨房的门朝不远处的客厅看。

球球还真开心呢!她坐在陆母的身上就没老实过。取了桌子上的葡萄喂这个,又喂那个。

逗得两个老人始终合不拢嘴的笑。

马俪在这边也偷偷的笑,笑到最后竟然有点心酸。

甚至,她有一秒钟在想,是不是该找个男人结婚了,她应该给球球一个完整的家。

有点伤神。

马俪抽回目光,转头看那些干活的佣人。

见他们正在给菜下锅,添着作料。

马俪一下子意识到什么,紧忙走过去,“请问。”

那佣人回头,“马小姐,有事?”

马俪频频点头,“请问这边有单独为小朋友准备的饭菜吗?”

那人摇了摇头,“陆家从来没有过孩子,也没有准备特定的厨师,马小姐的意思?”

马小球是不能和常人一样吃东西的,她的食物都是要补充铁为主,而且不宜煮的太熟,再就是那小家伙这几年被马俪惯得有些挑嘴。

尴尬,马俪红了红脸,“孩子身体不太好,我能不能亲自给她做两个小菜?”

佣人愣着一下,麻木的点头,“可以啊,马小姐不嫌麻烦的话。”

半个小时后。

马俪跟着几个佣人一道道的往餐桌上摆着菜。

马小球坐在陆老夫人的腿上,马俪就把她做的那几道菜故意的摆在了她们的面前。

“哇!是小鸡肝耶!”

球球抱着手里的小勺子兴奋的说道,“奶奶,我平时最喜欢吃这个啦,很好吃的哦!”

“是吗?”陆老夫人看了一眼那菜系,眉头微微的蹙起,因为陆家的厨师都是业内很有名气的,菜系上都是色香味俱全。

但面前这道菜品相真的一般,老人看了一眼分明是有点嫌弃了。

球球喜欢,小手够着桌子,盛了一勺过来,“奶奶,你要尝尝这个哦!很补铁的呢!”

“唔,不要了吧。”

“奶奶挑食吗?”孩子的话惹的那父子俩一笑,老夫人就微微红了脸,没办法她还是带着嫌弃的尝了一口。

咀嚼了几下,陆老夫人的脸色微微的转变了。

他问坐在对面的陆君耀,“君耀,你换厨师了?”

陆君耀被问的有点不明不白,转头朝小厨房那边望了一眼,就正好和马俪的目光对在了一起。

男人薄唇轻启,怔了怔,“嗯,换了个新厨师。”

“真不错!”

陆老夫人毫不掩饰的夸赞,“怪不得我孙女喜欢吃,这手艺怕是我都赶不上。把那个厨师叫来,我看看长得什么样?”

陆君耀有点为难,抬手搔了下额头。

“怎么了儿子?”

“没事。”他生硬了笑了一下而后转身朝马俪招了招手。

马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走了过来,“陆先生……”

“你就是那个厨师?”陆老夫人先问了出来。

马俪转身,浅浅的一个欠身,“老夫人。”

陆老夫人仔细的看了看马俪,唇角勾起了一个得体的笑容,“嗯,人长得干净,做菜也好。君耀这次的确是挑了很好的厨师。”

马俪一下子明白过来,谦虚的说道,“您过奖了。”

她的礼貌又让老人不住的点头,“正好,这次真的见到了自己的亲孙女,所以我和老伴商量着就在国内住一段时间。儿子忙,我们也帮忙带带孩子,那你就来负责这段时间的饮食吧!球球很喜欢,我也很喜欢。”

马俪猛然抬头,表情滞怠住了。

因为陆老夫人的话和陆君耀说的不一样,那个人不是说父母只来国内一天?明天就会离开吗?

这怎么回事?留下来带孩子?

马俪有些生硬的扭头看陆君耀,见那男人的脸色也是一片茫然。

“妈,你们在伦敦的工作脱得开身?其实家里这么多人没必要你们亲力亲为。”

陆老夫人瞅着儿子一瞪眼,“生意能和我的孙女比?怎么,我留下来给你带孩子,你还嫌弃?”

陆君耀为难的扯了扯唇角。

又听一边始终未开口的父亲说道,“嗯,你妈说的对,就听她的吧!”

说后悔已经晚了。

难不成现在拆了陆君耀的台?可是她看见了这豪华的别墅,也知道后果是她根本承受不起的。

晚上,趁着两位老人带球球看电视的空档,陆君耀主动找到了马俪。

他们在厨房的一角小声的说着话。

“一个月,我会想办法让他们回去伦敦,事后给你十万块钱作为报答。”

马俪的心砰砰的跳了几下。

十万很难赚,的确是有诱惑力的。

但转而一想,马俪又有些急了,“陆先生,不是我不愿意,你知道球球的身体。”

“我会给她找最好的医生。”

马俪哑口,因为她相信陆君耀有这个能力。

她站在那又开始思考着男人开出的条件。其实对她是一万个有利的。陆君耀有这么大的别墅,球球一定会住的比医院舒服很多,还有佣人照顾,就不用每天提心吊胆担心那小家伙乱跑了。

而且,和钱比起来,他说的更好的医疗条件的确是孩子需要的。

挑眉。

马俪胆怯的看了陆君耀一眼。

还没张口,她的心脏又开始砰砰的乱跳,“陆先生,二十万。”

男人抵着眉看过来。

看的她的心都要跳出胸膛了。

马俪也不想这样趁人之危,但是现在的手术费差的就是这二十万,索性她再落个敲诈的罪名吧!

但是,她不敢看男人的眼睛。

远处,陆老夫人喊了一声,“君耀,你在做什么?”

陆君耀的脸色又沉了沉,他的声音已经不像最初商量的那般客气,“好,二十万,但是你这一个月不要出去替人要账了,好好做你的饭。”

男人说罢,一转身快步离开。

马俪站在那,脸色火辣辣的。

她没想到陆君耀真的同意了,也没想到他这么短的时间里已经调查了自己。

只是他刚才说的话,也有点扎了马俪的心。

晚上十点钟,马俪在和球球一墙之隔的房间里,怎么都睡不着。

这是她第一次和孩子分开睡。

她很担心那个大男人不懂得照顾女儿。

果然,她正担心就听见了旁边房间的一声哭,“妈咪,我要妈咪。”

马俪想都没想,快步走出了房间。

正逢陆君耀也一脸糟糕的走出房门。

他们互看了一眼,马俪低下头,快步走过去从他侧身留下的缝隙里进了房间。

大床上,球球穿着公主服坐在那里抹眼泪。

马俪快步走过去,把孩子抱在了怀里,“球球想妈咪?”

“嗯。”球球瘪了瘪嘴,用小手勾上了马俪的脖子,“球球要和妈咪睡,妈咪不要走。”

她才4岁半,撒娇的年纪。

马俪转头看了眼站在门口的陆君耀,那男人显然束手无策,但让马俪留下来也很为难。

因为,被敲诈了二十万以后,他对这女人原本的那点好印象也荡然无存了。

走过来,陆君耀站在床的边缘和球球说,“你妈妈不能住这里,球球听话。”

“我不嘛~”球球把妈咪抱得更紧,“妈咪为什么不能住这里,这床很大呀!”

说着她伸出小手拉陆君耀,“大叔你看嘛,我们三个人是可以睡下的,球球很小不会和你抢地方的。”

马俪和陆君耀:“……”

“咚咚!”

突然传来了敲门声,让原本说话的三个人都屏住了声。

门外,是陆老夫人的声音,“儿子!我进来啦,我好像听见我的宝贝孙女哭啦?”

马俪惊得檀口微张。好在陆君耀反应快,他一扯床上的被子给马俪盖在了下边,而后他长腿一迈上了床,也就势把被子盖在了自己和球球的身上。

他刚半躺好,房间的门一开,陆老夫人走了进来。

“哎呦呦,我的小宝贝,怎么哭了呀!”老人看着球球脸上未干的泪水很是心疼,她走过来坐到床边,伸手要抱孩子。

球球抬头看陆君耀,一动不敢动。

“妈,她没事,小孩子就是这样。”

“这怎么行。”陆老夫人瞪了儿子一眼,然后伸手把球球从床上抱了起来。

陆君耀手快,迅速的掩了下被子,而被子下的人也很聪明的往他的身上靠了靠。

好在陆老夫人只看着孩子没注意。

“这哭的,小脸都白了。”陆老夫人帮孩子抹着眼泪,“我就说,男人带孩子就是不行,得了今晚你好好睡吧,球球我和你爸来哄。”

球球在她的怀里挣了挣,“奶奶,我不要。”

陆老夫人抿着唇一笑,“刚才奶奶还和爷爷说,要不要明天带小宝去买新裙子,这会儿正在房间里看网购,球球想看看吗?”

球球的眸子一亮。

她喜欢裙子,因为住院一年多,除了病号服没有漂亮的衣裳,就在那转着眼睛。

陆老夫人哈哈一笑,抱着孩子站起了身。

“儿子,那我就先……”老人话还没说完,就发现陆君耀这边有些不对劲,她指着被子的某个地方问,“那是什么?你藏了东西?”

“没有。”

陆君耀说谎脸不红不白,甚至有微微的严肃,他快速的整理了下被子,把马俪鼓起来的头部往下一按。

陆老夫人这才点了点头,“那我带着孩子走了,你也早点睡啊。”她离开,顺便还帮陆君耀关了灯。

门,被从外边掩上。

但黑暗中的男人却一动不动。

“呼……”

男人吐出一口气,低头看了看身下的某处,而后用大手遮住了自己的脸。

马俪被按下头的位置,正好是关键之处。

而她身体柔软,和泛着热气的体温,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让他有了反应。

“出来吧!他们走了。”男人带着尴尬,沉沉的一声。

马俪这才小心的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她也一动不动,坐在那微微低着头,因为她在被子下边完全的感受到了,某个东西蹭着她的面颊,一点点的变大。

她本想躲开,又被陆君耀强按了一下,那一下,让马俪直接就亲吻住了。

干涸着喉咙,马俪一张嘴就是沙哑的声音,“陆先生,那我先回去了。”

她起身的动作太小心,但难掩慌张。

黑暗的床上,她被被子缠了一下,又一声闷响,马俪不偏不倚的扑在了陆君耀的身上。

四下里安静,静的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他们太近了抱在一起,马俪是腿脚软着根本起不来,而陆君耀擎着她身体的手也有些吃力。

“陆先生……”

“嗯。”男人低沉的一声,他双臂用力,推开了马俪的身体。

偏这时,门外一阵动静。

陆老夫人居然折头回来敲了儿子的门提醒道,“明天要带我孙女去买花裙子啊!你不许上班,要跟我们一起去。”

这突兀的嗓子,马俪吓得脚一软又跌进了那个坚硬了怀中。

男人气息已经不匀称,半敞的领口沾染了女人湿濡的唇,他微微抖着声音回应,“知道了,妈。”

“早点睡吧!”

门里的男人没了声音。

就这样拥着两三分钟,直到那门外再没了动静。而陆君耀也索性不再推开身上的女人。

他垂目,看马俪的发顶,鼻息间丝丝缕缕的淡香。

“你不打算从我身上起来了吗?”

马俪也想啊,挣了挣自己的腿,“可是我的脚。”

“你不想起来是吧!”

“我没有……”她反驳但是还不敢太大声音,这听上去更像是某种邀约。

陆君耀大手一揽女人的腰肢,把她弱小的身子提到了面前。

黑暗中,女人带着几分惊恐的眸子闪了闪,如水般的温柔。

也让男人的喉间干涸了一片。

“二十万,有点亏啊。”

“什么?”

“既然生过孩子,也没那么多矫情吧!我可是听你那个表姐说,你空窗了许多年。”

“陆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马俪话还没说完就被反手压在了男人的腿上。

她不偏不倚的又蹭到了那个地方,本能的挣扎了一下。

“别动。”

“可是我……”马俪怎么可能不动,她被顶到脸了呀!她又强烈的反抗了一下,但被陆君耀死死的压着身体也挪不开。

马俪有点急,“陆先生,你能不能管住你的身体,你这样……”

吃疼一声,马俪下意识的嘤咛出声,她生怕被隔壁的孩子和老人听到,主动捂住了自己的小嘴。

但下一秒,身上的男人整个压了过来。

陆君耀在她的耳边吹开了热浪,“二十万,你敲诈我,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是只是做做饭的话,你是不是觉得我陆君耀的钱太好赚了一点?”

他打算坐地起价?

马俪一急,“那我还不愿意把孩子借给你呢!”

“孩子是必须留下,但是你也跑不了了。”

马俪惊恐的转过头……

“唔……”她的小口被男人堵了一个满,曾经那种被强迫的感觉瞬间就找上来了。

马俪意识到了什么,拼命的反抗,还是无声的反抗。

可她也就80几斤,挣扎了两下完全就失去了主动权。

陆君耀压着她的身体,把她砸进了柔软的床里,男人紧紧的桎梏住了她的双臂,在她面前喘/息着说道,“就一次,各取所需。”

说罢,男人腾出一只手探了她的身下。

马俪就羞愧难当的感受到了那男人的侵略还有自己极没出息的丝滑。

“呵。”

陆君耀一笑,让马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该反抗的,怎么会有反应呢?难道真的是生了孩子这四五年她也渴望一个男人吗?

真是丢脸到家。

陆君耀再次栖身上前的时候带着一些玩味儿,“和我,你应该不亏吧!脱了。”

马俪得承认,陆君耀是特别有魅力的那种男人。

几乎是从看见他的第一眼,马俪就有点拔不开眼睛,他带着拒人千里的气质,若远若近的感觉最致命。

尤其他说的明明是挑逗,却又毫无感情的话……

几句下来,马俪觉得自己的心都被攻陷了。如果不是要找球球的爸爸,她可能真的是第一眼就爱上了。

这样也好,五年了,她还没有真正的为过自己呢!就算眼前人,是她不可能爱,也根本爱不起的。

缓缓地,马俪闭上眼睛,她感觉到胸口处的那颗扣子被剥离开了。

一夜安静。

但大床上却波涛汹涌,没有任何声音的做狠致命,因为只剩了急促的呼吸和本性。

马俪以为,她再次在一个男人的身下会很紧张,会想起她恐怖的第一次,可不知道为什么陆君耀给了她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原本她对这个男人的身体不陌生。

甚至连他闷哼出来的低吼声都像两个人曾经相识似的。

不知过了多久,她睡了过去。

这一切可能是许多年来最安稳的一夜,她没有做那个恐怖的梦。

而陆君耀是睁眼到天亮。

激/情冷却后,房间里有一点冷,男人渐渐冷静下来。

他侧头看躺在身边的马俪,心底划过诧异。

许多年来,女人如流水般的在他眼前,陆君耀最自信的就是他的控制力,否则做了这么多年的总裁,早就孩子满天下了。

他总是能遇到失落女或者纯情告白,他一个都没选过,但是却在一个宝妈的身上破了戒。

陆君耀对自己有点震惊。

这个叫马俪的女人做了什么?不过就是不小心靠在了他的身上,他居然把持不住,甚至用商量的口吻对一个孩子的母亲。

“呵!”

晨起,迎着第一缕阳光照进窗子,他不屑的翻身下地。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这时,房门外又有了动静。

“儿子!你起来没呀?”

陆君耀第一反应是看床上,而马俪也在睡梦中被惊醒,一下子坐起来怔怔的看着那扇门。

他们忘了,这隔壁是住着老人的,怎么就睡在了一个房间里?

马俪咬着下唇看过来。

陆君耀闭了闭眼睛,更觉得头疼,“嗯,醒了,你们先下楼吃饭吧,我马上就下去。”

“好,那你快点啊,你爸可是早就起来了呢!”

门外终于没了声音。

马俪下床,快速的往自己的身上套着衣裳,她脸色涨红的,偶尔偷眼过来和陆君耀的目光撞在一起,两个人又迅速的别开。

谁的心里都懂。

男人需要性,而马俪当了单身妈妈这么多年,说没有生理反应就不是正常人了。

所以这件事很明显,一夜之后尘归尘土归土,他们什么关系都不是。

如果非说有点变化的话,就是马俪那20W收的心安理得了。

说白了,她给自己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