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床戏真进去了H 我和岳交换玩3p

“那我走了。”江芷湘开口,这才唤回了谢承启的思绪。

谢承启突然有种被抓包的感觉,胡乱的点了点头。

此时,外面的雨已经转小,江芷湘戏谑道:“那我就不请你进去做客了。”

谢承启自然知道江芷湘是在暗指那天自己和秦昊钰的剑拔弩张,也就笑了笑:“好,你回去好好休息。”

“嗯,那路上慢点,回去好好休息。”江芷湘说完,便打开了车门下了车。

看着江芷湘刷脸进了那铁栅栏样式的门,谢承启这才一打方向盘掉头离开。

“少奶奶?”小雪首先发现了走进来的江芷湘,连忙上前关怀的问道:“少奶奶您怎么不打个电话让冯叔去接你,看你淋的。”而陈妈在旁边递上毛巾。

江芷湘示意小雪不要大惊小怪,“是谢老板把我送回来的,也就是进门的这段路淋了一下不碍事。”

“那我去给您熬个姜水压压寒,您先去冲个澡。”见陈妈这副关心的模样,江芷湘心头一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于是点了点头,去了房间。

冲完澡出来,陈妈已经将姜水熬好了,装在杯子里,递给江芷湘,江芷湘道了一声谢,忙忙接过。

陈妈好笑道:“跟我说什么谢啊!”

便喝着姜水,小雪边关心的问道:“少奶奶,您这加了一晚上班饿不饿?吃饭了吗?我去给您做点饭?”说着就要起身。

江芷湘连忙拉住小雪道:“没事,饿倒不饿,就是有些困,一会睡一觉,一会儿起来吃中午饭就好,不用麻烦再做了。”

“这可怎么行。”陈妈似乎有些不放心。

江芷湘只能好说歹说,这才让她们放弃了做饭的念头。

“少奶奶,您一晚上没回来,少爷好像生气了。”小雪小声说。

“生气?他生什么气?”江芷湘有些疑惑的问道:“我又做什么坏事。”

小雪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少爷好像不太高兴。”

江芷湘捧着杯子的手放了下来,有些疑惑的皱起眉头,难道又是嫌弃自己丢了秦家的面子?还是说触碰了什么秦家的纪律或是家规?可是自己就是脸上加了一个夜班而已啊,至于这个生气吗?

“算了。”江芷湘手中的姜水吹了吹,喝了一口道:“想他做什么,我困死了,先回房睡觉了。”

说着,就起身回房。

中午,江芷湘是被敲门声喊醒的,似乎是小雪在外面喊江芷湘起来吃饭。江芷湘翻了个身,打算让小雪不用管自己,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却从门外传了过来:“这来了客人,怎么还躲起来不见人了?是见不到人了吗?”

一听这特有的腔调,江芷湘就知道是容云芸来了,江芷湘蒙住头心想:这容云芸三天两头往这边跑,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秦昊钰的妻子呢!

听着外面的声音还在响,江芷湘只能起床,稍稍做了打扮,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疲惫,这才打开了房门。

“秦太太好啊。”容云芸的“秦太太”三个字咬的特别重,听起来很是讽刺。

江芷湘一挑眉,没搭理容云芸,看了容云芸身后不远处的秦昊钰一眼,江芷湘走向厨房,挽起袖子打算做饭。

“少奶奶,您怎么来了?”小雪拦住要上手做饭的江芷湘问道。

“当然是自给自足做饭啊!你把我喊起来,我总得有起床的动力吧!”

“噗……”小雪笑出声,“少奶奶您就别忙活了,昨天……不对,千天,少爷说不让你打扫一楼了,饭也一起吃,让你好好工作就行。”当然,后面半句是小雪自己加上的。

“啊?”江芷湘莫名其妙的问道:“为什么啊?”

“不知道。”紧接着,小雪又道:“这样不是很好吗?少奶奶你就不用早起打扫卫生了,也不用辛苦自己做饭了。”

“可是……他这是什么意思?”

陈妈接口道:“估计少爷见您太辛苦,这才体谅您的。”

江芷湘却依旧一脸的惊讶和不可思议:这是良心发现,还是说要改政策了,打算换个方式继续逼我签字?

“奇了怪了,政策大改革啊!”江芷湘一边帮忙端菜,一边接着问:“你们少爷是不是人格有点分裂?”

小雪有点懵:“什么叫人格分裂?”

“就是受什么刺激了,脑子不太清醒,一会儿要这样、一会儿又要那样的。”江芷湘解释说。

“哦。”小雪恍然大悟道,“这到没有,但是受过刺激。”

“还真受过呀?”江芷湘还真有些好奇了。

“嗯。听说以前他有一个叫雨梦的女朋友,两人感情很好的,经常来这边玩,后来因为出了车祸去世了。然后少爷很伤心,性格就没有以前开朗了。”

“车祸……”江芷湘小声的重复了一声。

“不过听说那场车祸有蹊跷,当然,我也是听说的。具体什么蹊跷我就不清楚了。”小雪说着,把最后一碟菜端上去,“我去叫少爷吃饭了,少奶奶,你终于不用在房间一个人吃饭了呢。”

“好的,你去吧。”江芷湘自己抽了把椅子,觉得坐在餐桌旁正正常常的吃顿饭,还是很开心的。

不一会儿,秦昊钰就来了了,自然就坐到了江芷湘对面,而容云芸骄傲的像是孔雀一样,看了江芷湘一眼,然后坐到了秦昊钰的身边,一时间安静得不知道说什么。

“昊钰,陈妈的手艺还是和以前一样,这糖醋排骨还是和以前一样好吃。”

“昊钰,呐,你喜欢的竹笋。”

“昊钰,……”全程,容云芸一脸热情,仿佛这里是她家一样,而秦昊钰也没有说什么厌恶的话,而江芷湘全程冷不在乎,自顾自的吃着饭。

昨晚忙活了一晚上,再加上今天一上午,江芷湘现在可以说是饿的前胸贴后背了,眼前的饭菜自然比容云芸吸引力强一些。

而反观秦佳钰一直细嚼慢咽顺便观察江芷湘,心想这女人难道在外面没有吃饭吗,饿成这样,身为秦夫人,也不注意点形象。秦昊钰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吓一跳,什么时候自己开始有要承认他是秦夫人的想法了?

秦昊钰正在兀自纠结,容云芸却将话题转到了江芷湘身上:“据说江小姐前天晚上随着别人去了晚宴?”

容云芸喊得是江小姐而不是秦夫人,其态度可见一斑。孰不知江芷湘对于容云芸的称呼是一点恼意都没有,甚至可以说毫不在意。

江芷湘听着容云芸阴阳怪气的声音,默默的看了一眼秦昊钰,秦昊钰脸色如常,却皱了皱眉。江芷湘这才放下停下筷子道:“哦,跟着我老板有什么问题吗?”

容云芸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可你是昊钰的夫人,不是应该随着昊钰去吗?”明晃晃的讽刺。

若是稍稍对秦昊钰在乎一点,江芷湘怕是就要翻脸了,可是她却十分淡定的说:“设计界的晚宴我倒是没想到我这名义上的丈夫会去罢了。”

江芷湘这话,不但说出秦昊钰根本就只是自己名义上的丈夫而已,而且她也不知道秦昊钰要去,所以你容云芸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拿出来说事吗?

容云芸吃了一个哑巴亏,看了一下秦昊钰,见秦昊钰并没有说什么,也就稍稍放下了心。

然而不过片刻,容云芸又故作惊讶的问道:“据说江小姐昨晚一整夜未归?不知是……?”

江芷湘冷笑一声,语气也变得不善起来:“不知容小姐问这些是做什么呢?难道是替公安局录口供?还是说有什么特殊身份吗?句句询问?呵,既然这么关心我,索性辞了在秦家的工作来我们公司上班如何?”

“你……”容云芸被江芷湘怼的脸色十分难看,秦昊钰也放下筷子皱起眉头,看着有些不悦,江芷湘只当秦昊钰是不乐意自己跟容云芸这么说话,冷哼一声,看着秦昊钰说道:“不管怎样人要讲究平等不是?你在外面怎样我不管,我的事情您要是觉得与秦家的面子有什么冲突,您大可以直接询问,带着这么一个……算是什么?耀武扬威?还是让我知难而退呢?”

用着敬语,语气里却毫无半点敬意,一般只有在江芷湘十分生气的时候才会这个样子。

容云芸虽说是一家公司老总的女儿,可是却并不在自家公司反而去了秦氏。一开始是因为与秦昊钰、张雨梦三个人一同打算自主创业,可是却出现了张雨梦意外车祸的事情,使得三个人的计划落空,秦昊钰回去秦氏上班,拒绝了以前所有的同学交流。

而容云芸只是这公司老总的私生女,因为与秦家的大少爷交上了朋友,这才被认回了容家。而容云芸以替张雨梦照顾秦昊钰为理由,在秦氏、在秦昊钰身边做了一个人事副总,而秦昊钰看在张雨梦 面子上也没有拒绝容云芸的关心,只当容云芸是和自己一样惦记着这张雨梦。

而容云芸三番两次的来秦昊钰的别墅在江芷湘这正牌妻子面前与秦昊钰表现的暧昧不明,而且还总是出言讽刺、挑衅,虽说自己与秦昊钰并没有什么,可是秦昊钰三番两次的让这个女人来,这算是什么?难道这容云芸在公司与秦昊钰还没亲亲我我够吗?这是要登堂入室让自己知难而退?

江芷湘是不会就这样知难而退的,除非秦老爷子说自己与秦昊钰的确不适合,她才会离婚。毕竟,这不但是父亲临死前的遗言,而且还是为了报恩,为了报答当初秦老爷子对江家的帮助。

江芷湘并没有给秦昊钰说话的机会,继续道:“我吃饱了,谢谢你的饭!先回房间了。”

“江芷湘!”秦昊钰把筷子重重的拍到了桌子上。

“什么事?”江芷湘的语气也不是很好。

“虽然我现在不让你做那些粗活累活,你别以为就可以享福了,你夫人的身份我还是不会承认的,但是你在外面工作也要安分一点,不要招惹一些不三不四的人。”秦昊钰说道。

“你放心吧,我也没指望你能承认我的身份,我之所以会跟你结婚,也是为了完成父亲临终前的嘱托,我只想安心过好自己的生活,好好工作,至于你所说的招惹其他人,谢承启只是我的上司,再或者说是谈得来的朋友,没有其他!”江芷湘解释道。

而容云芸乐滋滋的看着两个人对话,两个人越是吵得厉害,秦昊钰就越不会喜欢上江芷湘,她怕的就是两个人毕竟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要是渐渐处出了感情,或是说发生了什么,那她可就更没有机会了。

“最好是这样”秦昊钰说。

江芷湘转过身,看了两个人一眼,神色莫名,“我可不像你。”说完,江芷湘潇洒的转身回房。

过了几秒之后秦昊钰这才反应过来,感情江芷湘是误会自己和容云芸有什么,然后丝毫不顾及秦老爷子还有秦家的面子,三番两次的带人回来。

“嘭”秦昊钰将筷子甩到了地上。

容云芸连忙握着秦昊钰的手安慰道:“昊钰别生气了,为她这种死皮赖脸的女人生气不值得。”

秦昊钰喘了几口粗气冷静了下来,却看到了容云芸握着自己的手,不动声色的将手收回来,而容云芸面色一僵,但是也就眨眼之间又恢复如常,似乎并没有在意。

回到房间的江芷湘,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卸下不必要的防备和坚强。

拿起桌上摆放着的父亲的照片,“爸,我真的好累,我也一直在努力的忍耐,可是维持承诺真的好难,每天回到这个所谓的家忍受那个人的冷嘲热讽,这样的生活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坚持多久。”

这个时候,江芷湘突然很想回家,不知道妈妈一个人在家好不好,有没有寂寞,有没有想自己,有没有思念父亲。

上一次回家江芷湘是在秦昊钰可以公开两人“度蜜月”回国的消息之后江芷湘匆匆回的家,却只是匆匆拿了几件自己的衣服和日常用品。

那个时候江芷湘虽说与秦昊钰互不搭理,但是却因为有了工作,生活有了调剂,心中也是开心的,对于妈妈关心的询问,江芷湘也就是挑好的说,只说一切都好,只是秦昊钰太忙,没时间一起回来。

而这次,江芷湘却想回家了,人在脆弱的地方,总是会去下意识的去寻找对自己来说十分安全的港湾,而江芷湘的安全港湾就是自己从小长大的家。

想着自己有两天休息的时间,江芷湘立马给江母打去了电话。

“湘湘啊。”电话不过响了几声,江母就接通了电话。

“妈。”江芷湘轻声喊道。

“怎么了?怎么突然给妈妈打电话了?”江芷湘与江母是每三天一个电话,而星期天的时候,江芷湘刚与秦母打了电话,并且告诉了江母自己要参加晚会的事情,今天不过星期二,江芷湘突然打电话让江母有些意外。

听到妈妈有些担心的话,江芷湘连忙说道:“没什么妈,就是觉得好久没回家了,明天回去看看您。”

“好啊。”江母很高兴的应下,可是又觉得不妥,“湘湘啊,明天不是星期三吗?怎么突然要回来,不上班吗?”

江芷湘走到窗前,看着外面院子中的场景,冯叔在指挥着几个佣人打扫庞大的院子,几个花匠在修剪花枝,江芷湘露出一个笑道:“昨天晚上刚刚赶完一个非常重要的设计图,老板大发慈悲准了两天假。”

“真的?那太好了。”电话那边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江母似乎站起了身,“那我去买菜,给你做你最喜欢的鱼香茄子还有红烧鲫鱼。”

“好。”江芷湘眉眼弯了起来,露出了真心的笑容:“妈,等过了中午再去买,现在天热。”

听着女儿关心的话,江母乐道:“好好好,听你的。”

“嗯,那妈我先挂了,去买票。”

“好,拜拜。”

“拜拜。”

听到那边江母挂了电话,江芷湘这才也摁了挂断键,心情也因为和江母打了电话而愉悦了不少。

江芷湘与江母并不在一个市,要想回去只能坐大巴或是火车,火车还要等点,而大巴却是流水线。

江芷湘在房间里看到容云芸离开,这才收拾妥当准备出门。

“你要去哪?”秦昊钰双手插在裤兜出现在江芷湘跟前,阻拦了江芷湘的路。

江芷湘懒散的抬头看了一眼秦昊钰,想着人家别人家要是有这么个总裁女婿指不定高兴成什么样呢,自己的妈妈却整天都在担忧。想着让秦昊钰陪着自己回去一定是不可能的,但是想着自己的行程怎么样还是告诉秦昊钰一声比较好。

“出去买票,回家一趟。”

“家?”秦昊钰不悦神色一闪而过,接着露出了一个邪魅的笑意:“怎么?你是觉得我这里住不下你,所以受委屈了?然后回家告状?”

江芷湘也同样不服输的挂上假意的微笑:“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是个离不开家的孩子吗?”

“你说谁是孩子?”秦昊钰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江芷湘温柔一笑:“离开家族一无所有,背后还要靠自己的爷爷、父亲,不就是个离不开父母的孩子吗?”

“你……”秦昊钰指着江芷湘的鼻子,很是恼火,自从接手这边的公司,爷爷退居二线,父亲去了总公司当董事而他做了总裁之后,还没人说他像个孩子离不开家长庇护呢!

江芷湘不服输的看着秦昊钰恼火的样子,退后一步:“好了,我要出去买票了,明天公司调休,我要回妈妈那边,拜拜。”

几句话,就将自己的行程交代了,对于秦家少奶奶的身份,江芷湘自认为已经十分尽职尽责了,至于秦昊钰交不交代他的行程,江芷湘却一点都不在意。

看着江芷湘离开的背影,秦昊钰怎么看都觉得江芷湘一定是得意洋洋的模样,这又让秦昊钰有股无名火。

“冯叔。”秦昊钰喊道。

“哎,少爷,怎么了?”冯叔来到秦昊钰身边问道。

“把家里的锁换了,重新录入脸谱。”

“啊?”饶是冯叔一向稳重,也被秦昊钰的要求给弄蒙了。

秦昊钰露出一个坏坏的笑意:“快去。”

冯叔满肚子疑问,却又碍于身份,没有询问,只是躬身领命离开。

江芷湘买了第二天的第一班车。

第二天一早,江芷湘好好收拾了一番,穿了身简单的休闲装便离开了。

回到家的时候,江母正在厨房忙乎的热火朝天,听到门响连忙关了火往外面客厅走来。

“妈!”江芷湘甜甜的喊道,边换鞋边将手中拎着的礼物放到地上,看着家里熟悉的摆设,江芷湘这才有种家的感觉。

江母系着围裙,手里还拿着勺子,应下江芷湘,然后又不自觉的往江芷湘的身后看去。即便是江母不说,江芷湘也知道江母这是在找秦昊钰。

江芷湘装作并没有江母异常的举动一般,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故意问道:“妈,你还做了鸡汤啊?”

江母回过神,边走向厨房边说道:“就你鼻子最灵。”

江芷湘笑了,像是一个得到母亲夸耀的孩子。

江母重新打开火:“先把鸡汤煲出来,然后再做菜,中午正好。”

江芷湘也挽起袖子来到厨房:“果然还是妈对我好。”

“妈不对你好,谁对你好?行了,你别下手做菜了,洗个菜行了。”

“好嘞。”江芷湘欣然应下。

小小的厨房里一片温馨,只有在这里,江芷湘才觉得心情舒畅。别人都说嫁入豪门有享不尽的清福,可是在江芷湘看来,秦家那大大的别墅还不如这简单的三室一厅来的舒服。

与江母说了好多,从工作上的懵懂到现在的受重视,还有与同事相处的一些趣事,让江芷湘与江母的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

不过,讲了半天,江芷湘却从没提过秦家,没有提过秦昊钰的一句半句,即便是偶尔提及,也只是一句话带过。

趁着江芷湘停下的空档,江母忍不住喊道:“湘湘啊!”

“嗯?”江芷湘不明所以的看向江母。

江母正在炒菜,而江芷湘正在她身旁弯着身子洗菜。

“那个……你和昊钰怎么样了?”犹豫了半天,江母还是开了口。

洗菜的手微微一顿,江芷湘若无其事的说道:“我们?挺好的啊。”

“那他怎么从没有陪你回来过?”

“他……他啊,秦氏的总裁,当然很忙了。”江芷湘拿起洗好的茄子掂了掂水放到盆子里,背对着江母似乎是在整理。

“就算是忙也没有不陪着妻子回娘家的道理。”江母小声的说道,房间里就两个人,又挨得那么近,江芷湘自然是听到的。

她难道能说是因为自己和秦昊钰一直不合吗?即便是平日里的交谈也是极少的,甚至还时不时的爆发争吵。

这些,她不能说,她怕江母担心。

“要是受了委屈,就离婚吧!怎么说,你也没有对不起秦昊钰什么,不用背负着你爸的遗言和秦先生和你爷爷的交情与恩情而委屈自己。”江母叹了口气继续道:“妈怕你委屈。”

在江母说出“妈怕你委屈”这五个字的时候,江芷湘差一点就要控制不住自己,她想要扑到江母怀里,像是小时候一样,被江母安慰而她则肆无忌惮的嚎啕大哭可是,现在的她不可以,她已经为人妻,不再是孩子,她现在更是一个女儿,一个要照顾妈妈而不是让妈妈为自己担心的女儿。

“没事。我和昊钰挺好的,你看他同意我出去工作,还同意让我去晚宴,我可是比其他那些人自由多了,而且还有秦家少奶奶这个身份。”江芷湘转过身,脸上笑意盎然,似乎一点悲伤和委屈都没有,“秦昊钰虽然有些大少爷的脾气,可是却也没束缚着我,吃得穿的喝的用的,都没有少着我,对我还是可以的。”

“可是……”江母还想说什么,却被江芷湘打断。

“妈,我们快点做饭,不然一会该忙不完了。”江芷湘撒娇道。

见女儿一副要马上吃饭的模样,江母慈爱的笑着说:“好好好,不说了,快点做饭。”

这边江芷湘与江母其乐融融的吃饭,那边秦家老宅却也在忙的热火朝天,原因不为其他,只是因为一直在国外读书的秦昊钰的堂妹秦诗语回国了,原因只是因为想要看一看自己堂哥给自己找的堂嫂合不合自己的眼缘。

秦诗语,秦昊钰的堂妹,因为父母工作转移的原因,便去了英国生活,没有按照爸妈给自己安排好的道路,而是选择了自己喜欢的音乐道路,学习小提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呼,还是国内的空气清新,好久没回来啦,都快忘记什么样儿了。”刚下飞机走出机场的秦诗语感叹着。

扫视一圈,却没发现来接机的秦家人。秦诗语在国外生活,讲究的是自立,所以想着估计是爷爷那边忙忘了,也就不在意的拖着行李自己去路口打车。

“不知道堂哥看到我会是怎样的表情,话说我还真有点迫不及待想见到大嫂,能让我哥放下对雨梦的执念,也算是给自己一个解脱吧。”秦诗语边在心里如此想着,边看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