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男生被老师摁着调教 岳对准着粗大坐了下去

刘妈妈瞥见顾姨娘朝自己使了一个眼色,眼光闪烁了几下后,便扑在地上磕头,大哭道:“我是被猪油蒙了心,才做出这样的事情。求姑娘开恩,求二太太开恩!”

她偷拿邱如璃的首饰去变卖,为的是替自己那个烂赌成性的丈夫还清赌债。

她本以为邱若璃人小,首饰又挺多,少一两件真不算什么的。

她想若是自己供出顾姨娘,也掩盖不了自己偷拿主人首饰的污点。

这样不但自己得罪了顾姨娘和她的靠山,还落得个被赶出府的下场,甚至一点儿好处都拿不到。

若是不出卖顾姨娘,起码还会有人替她求情,甚至有人为了安抚她,给她银子……

邱如璃瞥见刘妈妈脸上的精彩,对她的想法早就心知肚明!

所以,她为刘妈妈编造了一个换药方的“原因”,否则依着周氏的性子,一定会拿刘妈妈去审问,到时候审出来顾姨娘,甚至三老太太,那又如何呢?

而且,三老太太和顾姨娘肯定会将一切推到刘妈妈身上,死不承认,又能耐她们何?

邱若璃暗暗叹口气,想起邱若玫所说的那些话,心里就暗自发冷。

上一世,她一直不理解为何祖母三老太太不怎么喜欢自己,却喜欢邱若玫,原来顾姨娘根本就是三老太太的外甥女;而且父亲与顾姨娘是表兄妹,早就暗结欢心……

上一世,她也不知道弟弟怎么死得那么突然,母亲朱氏为此大受打击,不过是一场风寒,就夺走了她年纪二十八岁的生命;一向人前谦谦君子的父亲很快将顾姨娘扶正……

她在心里发誓:

这一世,一定要想办法带着娘亲和弟弟离开邱家,而且还是带着朱氏光明正大地走,带着嫁妆走。

这一世,再也不会被周烨泽所骗,而且她要将当初的仇和恨一一在那些人身上清算。

“来人,将这个婆子先关起来!”周氏见刘妈妈终于承认了,便端起当家太太的气势,叫人将她押下去。

待人被拉出去后,周氏又转身对邱若璃道:“璃丫头,你放心,伯母去跟婶子说道说道,一定会为你讨个公道!”

邱若璃露出一个天真信任的表情,点点头。

周氏又安抚了她几句话后,便与顾姨娘一块儿去跟荣禧堂找三房的老太太禀报。

本来,依着周氏的性子,她恨不得直接去荣德堂,找自己的婆婆说这件事。可细一琢磨,她还是决定先去跟三房这位老太太说说,毕竟这是三房的事情。

“碧桐,秋芸,你们过来!”邱若璃道。

“姑娘,这个可恶的刘妈妈,居然真地偷换了您的方子!”碧桐目露恨意道。

“还好姑娘聪明,昨晚让奴婢拿了一包药渣藏到她屋子里。”秋芸也道。

原来,碧桐带着张妈妈在刘妈妈屋子里“搜”到的这包药渣,根本不是她给邱若璃换的药方。刘妈妈到底将药渣埋到哪里去了,重生归来的邱若璃也还是不知道的。

但是,她知道“做贼心虚”这个道理,于是昨晚让秋芸深夜将事先准备好的药渣偷偷放进了刘妈妈的屋里。

刘妈妈心里有鬼,一旦被搜到药渣,整个人就慌了,一时也想不到这么多。

邱若璃就在她脑昏心慌的这个当口,一举将她偷盗自己首饰的事情说出来,一锤定音,让刘妈妈再也无所逃遁。

果然,刘妈妈最终选择了保持缄默,也在邱若璃所料范围之内。

“她一定没想到,刚刚那药包并不是她处理了的药渣。现在,她已经承认了,这就够了。”邱若璃勾起一丝笑意道。

“姑娘,刘婆子手脚不干净,您怎么早不对我们讲。平日她就对我们吆三喝四的,想不到是个贼!”碧桐一脸不屑地道。

邱若璃忍不住开始打量起现在的碧桐,她记得上一世,碧桐死在了自己掩护周烨泽逃离三皇子追杀的时刻。

“碧桐,咱们从今往后,要好好过自己的日子了。”邱若璃一把抓住她的手道。

碧桐的娘是朱氏的陪嫁嬷嬷,两人自小一块儿长大,虽是主仆,却也情同姐妹。她也是四个丫鬟中对她最忠心的。

碧桐刚刚那句话,她也曾问过自己!

上一世,其实她就发现了刘妈妈手脚不干净,可因为顾忌她是邱老太太派来的,若是发难,折损了老太太的颜面,所以她就没闹。

可现在,邱若璃已经不在乎了。她知道自己无论如何努力,三老太太也会不喜自己。她根本就不喜欢自己的娘,连带着亲孙女和亲孙子也都不喜欢。

“嗯,姑娘这是怎么了?”碧桐看着邱如璃漆如点墨的眼眸里竟然泛起了泪珠,连忙道。

“差点就溺在那样冰冷的水潭里,幸好是你叫来了人。碧桐,你家姑娘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叫人欺负了去。你们跟着我,都要好好的,我也要你们快快乐乐,过好这一辈子。”

“哈,都过去了,姑娘福大命大,吉人自有天相。”碧桐大大咧咧地道。

“五姑娘倒是聪明,她自己怎么不去试试那冰层的厚度!”秋芸狐疑地说道。

呵!邱若玫演得这一出好戏!

虽然事隔十几年了,可邱若璃记得,自己上一世十三岁的那次落水。若不是邱若玫引诱自己去试那冰层厚不厚,自己也不会……

呵呵,自己上一世真心有点蠢呀!

“云墨和芊羽的伤势好了一些吗?”邱若璃眉头一蹙地问道。

原来,那日陪着她去后花园的两个丫头正是她们俩。

碧桐和秋芸赶过去后,她们俩也正匍匐在池边去拉水中的邱若璃。

事后,顾姨娘以她们照顾邱若璃不周为由,打了她们板子。

“刘妈妈不肯给上药,她们两个晚上痛得哭……”秋芸难过地道。

“碧桐,你现在就去找张大夫,让他给她们俩抓药。刘妈妈这事一出,她们就顾不上云墨和芊羽了。”邱若璃闭上眼眸,心底的痛仍旧刻骨铭心。

她虽然重活过来,可上一世的那些记忆全部都记得。

她甚至记得自己临死前的滋味,不由得握紧了藏在被子里的手:这一世,我绝不会再重蹈覆辙!一切都还来得及,一切都可以自己主导。弟弟不会死,娘不会死,外祖舅舅他们也还好好的,陪伴着自己长大的碧桐、秋芸、云墨和芊羽都还在。

“也不知道刘妈妈会是怎么一个下场?”碧桐心直口快地道。

“她不死也要去半条命!”邱如璃睁开双眸道,眼底寒芒一片。

“姑娘,二太太派人过来说长房老太太派了贴身姑姑到荣喜堂去了的,只怕是给三老太太递了什么话呢!”碧桐道。

原来,这邱家,祖上是有出过首辅的,被御赐为“长盛侯”。

传到如今的邱大太爷这里,已经是第四代人了。

邱家现在一共三房,三房的儿子皆都是邱大太爷所出。

邱大太爷有个兄弟,年轻的时候失了元妻,一双女儿也双双夭折。

邱老太爷不能看着自己兄弟没了香火,于是在族长的压力下,将自己的第三子过继给了自己弟弟,就是如今的邱三爷。

邱家小太爷后来又续弦,娶了顾氏,就是如今三老太太。

邱三爷自小就是由这个三老太太抚养长大的。

碧桐刚刚对邱若璃所说的那句话,意思就是说长房老太太过问刘妈妈的事了。

柴房里。

刘妈妈被绑了双手,盘腿坐在一堆乱草上。

她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脸上并不见任何慌张。因为她明白,三老太太一定会向着她的。

待过了一炷香的功夫,柴房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刘妈妈知道自己等来了救自己的人了。

果然,当柴门被人吱呀一声推开了,顾姨娘身边的大丫鬟银萍提着一盏灯出现在她眼里,后面果然跟着的就是顾姨娘。

“姨娘,你总算来了!老太太,她老人家可要救我呀!”刘妈妈连忙跪了起来,身子朝前倾道。

顾姨娘却没有理会她,只是走到她面前,睨视着刘妈妈,眼底尽是寒意。

刘妈妈心里咯噔一下,连忙道:“姨娘,都怪老奴无能。不过,她的身子这次可是大伤了元气,咱们五小姐真是聪明……”

“刘妈妈!”顾姨娘突然打断了她的话,“妈妈以前曾在老太太跟前信誓旦旦地说如何能干,如何能帮着制服四姑娘。可人家在你眼皮子底下找到了药渣!”

本来,她授意刘妈妈换了邱若璃的药方,是为了不让她快些好起来。

她要邱如璃因病去不成长公主府上的生日宴会,好让自己的女儿去。

“姨娘,奴婢也不知道那药渣怎么跑到我屋里去了。明明,明明是被我埋在了奴婢屋前的那颗桂树下的。”刘妈妈哭丧着脸道。

“刘妈妈,然道你的药渣长了脚,自己会走不成!”顾姨娘冷嘲道,“如今,你已经承认换了药方,再说这些又有何用!”

刘妈妈一愣,点点头,她也知道现在再说这些,为时已晚。

“姨娘,奴婢做的事情可都是为了老太太和姨娘呀。现在奴婢自知在府里头是难以待下去了,求老太太放我去庄子上吧。”刘妈妈望着顾姨娘,哀求道。

“你倒是为自己想好了退路!我问你,你什么时候敢动手她的东西了?今日若不是她说出你盗窃的事情,也不至于一败涂地!”顾姨娘终于露出一丝恼怒道。

“都是我那个糟老头子烂赌。奴婢这也是没办法。她娘给她置办的东西那么多,想不到她件件都记得。”刘妈妈后悔道。

“老太太说了,念在你以前帮她做了很多事情,让我来送你一程。你且喝了那杯酒,我就派人送你去庄子上。”顾姨娘看着刘妈妈道。

刘妈妈一疑,却不肯喝酒,说道:“姨娘这是让我喝什么?”

“喝了这个酒,老太太才放心。你也知道我们老太太的性子。若是你今日不肯喝这酒,明日可要横着被人抬出去了。”顾姨娘冷漠地看着她道。

“不,不,姨娘,求您去跟老夫人求求情吧。我家那老头子还指望着我过日子呢。”刘妈妈瘫软在地,哭求道。

“刘妈妈,你放心,老太太可不是要你的命。老太太只是不想再有人跟你打探这件事了。所以赐了了哑药给你后,她老人家就放心了!”顾姨娘勾起一丝笑意道。

可刘妈妈看着她的那丝笑意,却觉得刺骨的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