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想弄湿你(高H) 被迫穿丁字内裤带着震蛋出门小说

奢华的卧房里。

莫亚笔直的贴着墙壁而站。

屋子里没有开灯,只有一束凉薄的月光从窗台上照射进来。

月光打在男人那张贵气倨傲的脸上,折射出冷凝的光。

莫亚凝视着男人的脸,就像是看到了可怖的怪兽!她不由自主的别过眼睛,不去看他那张漂亮得有些过分的五官。

倪孝生一步一步的逼近她,精壮的手臂越过她的肩头,搭在了墙壁上。

莫亚无处可躲,只能无力的困在他的怀里。

“莫亚,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倪孝生的嗓音嘶哑低沉,像是一只低声咆哮的恶兽。

莫亚不敢回答。

倪孝生将身子压得更近了些,火热的唇就贴在她的耳朵旁:“你这是在玩火。”

莫亚低声的说:“对不起……”

莫亚知道无论自己解释什么倪孝生都不会相信,所以干脆什么都没有解释。

她的沉默无疑让倪孝生越发恼怒。

倪孝生狠狠扼住她的下巴,灼热的呼吸喷薄在她敏感的肌肤上:“我看你是还不清楚现在是什么处境。你以为你去找倪彦司,他就能帮得了你吗?你错了,能一句话招来德国专家的只有我,如果你不表现得乖一点的话,我也不知道我一生气会做出什么事情。”

轻挑的语气里分明没有怒意,但却足以让人遍体生寒。

听到这些话,莫亚抬眸:“所以,那些德国医生是你找来的?”

倪孝生漂亮的眼睛里终于有了丝笑意:“不然呢?除了我,你觉得还会有谁?”

早在昨天晚上,他就已经打电话联络到了那边的专家,让德国方面的人员连夜坐飞机赶了过来,所以今天与海城才会这么及时就能得救。

倪孝生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他会这么自觉的去替她做事,他只知道,这个女人跟他从前所玩过的那些女人不一样,是他想紧紧抓住的。

虽然倪孝生没有解释,莫亚也知道他的确是用了心了。毕竟从德国飞到美国,并不是一两个小时的事。

莫亚顿时也不生气了,只平静的凝视着倪孝生:“阿孝,谢谢你救了我父亲。这一次,算是我欠你的。”

她这幅模样特别像是一只无辜乖巧的小白兔,让人忍不住想狠狠的疼惜她。

月光清冷,却清晰的照出了她脖子上那几个深深的吻痕,这全都是他昨夜留下的杰作!

倪孝生忍不住就动了情,腹部一阵灼热,身体重重的压在了她的身上:“很好,看来你开始开悟了。你自己说说看,你准备怎么好好感激我。”

浑浊的雄性气息迎面扑来,莫亚有一瞬间的失神。

倪孝生微笑:“我喜欢主动的女人。”

莫亚呼吸急促,身子里还留着昨晚那些疼痛的记忆,倪孝生太凶戾!她不想再尝试一遍了!

倪孝生却温柔的勾过了她如瓷器般冷白的脸,深邃的眼睛里满是潋滟的光:“还是说,你更喜欢我主动一点?如果是这样,我会如你所愿。”

说着,倪孝生再也忍受不了,低头采撷她那莹润饱满的唇。

莫亚有些窒息,她本能的开始挣扎,可双手却被倪孝生禁锢在了头顶。

“这么不乖的话,我可是会生气的哦。”倪孝生眼底掠过一抹吃人的寒光。

莫亚眼前蒙上雾气,眼泪汪汪的求饶:“阿孝,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是求求你,能不能放了我……”

倪孝生目光闪烁,神情却是出奇的温柔:“我说过,我只要你。”

莫亚承受着他汹涌的惩罚,脸色绯红:“阿孝!我不过是一个完全没有女人味的假小子,我不适合你的!”

“哦?是吗?”倪孝生凉凉的看着她,嘴角像是吃了蜜似的,高高扬起,“我看我们挺合适。”

他话中有话,莫亚也不是白痴,只能低声的咒骂:“你……你变/态!”

“这是正常人感恩的态度吗?嗯?”倪孝生好像被惹怒了,抓起她的手臂,愈发凶狠的惩罚她。

莫亚浑身疼得厉害,再也说不出话来,她已经摸透了倪孝生的性子,她越是反抗,他就越有兴致,相反的,她要是乖巧一点,他还能早点放过她。

莫亚干脆咬紧牙关,不再出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倪孝生终于满足的松开了她。

莫亚看着一地残局,她刚换上的新西装又破了,裹在胸前的布条也烂成稀碎,根本不能再用,只有T恤是勉强还能再穿的。

莫亚套上T恤,眼看着倪孝生准备走进浴室,她赶紧拎着一旁的包准备溜走。

倪孝生停住脚步,眼神飘向了她:“我让你走了吗?”

莫亚心有余悸的摇头:“没……没有。”

倪孝生一把将自己的衬衫扔在她的脑袋上:“不准走,今晚你就住在这里。”

衬衫上满满的全都是倪孝生的味道,是一种很青涩的青草味古龙水的味道,莫亚胡乱的把他拉扯下来:“可是,你不是说,你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吗?”

别墅里晚上没有佣人,但早上九点过后就会有佣人过来打扫以及做饭。

倪孝生似乎从她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丝委屈:“怎么?你是想让我给你一个名分?”

莫亚急忙摇手:“不,不是的。”

她急着想要跟他撇清关系都来不及……莫家一直把她当成男孩子来养,所以一直以来她其实也没有考虑过男男女女谈恋爱这种事,再说了,莫家那么一大堆破事等着她处理,莫亚也根本无暇去想其他事情。

倪孝生看着她清澈的双眼,用命令的语气说:“在房间里等我。你要是敢逃走的话,就试试看。”

莫亚哪里还敢逃跑,乖乖的坐在房间里等着。

出乎她意料的是,倪孝生并没有再欺负她,只是让她洗完澡好好休息,倪孝生则是一个人走出了卧房去打电话。

莫亚提心吊胆了一晚上,到了凌晨,终于抵不住一波一波侵袭来的困意,疲倦的睡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天色已经透亮。

莫亚起床四处走动了一圈,发现倪孝生居然不在别墅里,四周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

要不是她的手臂上还留着倪孝生留下的青紫的话,她真的还以为昨晚的一切只是个梦。

在楼下喝了点水解渴之后,莫亚又回到了倪孝生的房间里,走到沙发旁的时候她才发现,沙发上居然放着一套干净的女式套装。

她拿起来比划了一下,无论是大小或者长短都和自己差不多。

再仔细看了看吊坠上的品牌,莫亚登时被吓呆了。

“Marilyn.AJ!”莫亚双腿一软。

虽然这个品牌看上去很冷僻,但是莫亚曾经听说过,这是世界上最最顶尖的时尚品牌,这个品牌高贵到什么程度呢?他们从来不屑举办什么时尚展览,也不屑对外宣传,可即便是这样,它还是名声大噪,深受世界各地的贵妇的追捧。

即便莫亚见过不少大世面,也还是有些被吓住了。

要知道这个品牌的衣服从来不会便宜,随便一套定制少说也要十几万美金!

这是倪孝生给她准备的吗?

莫亚摸了摸那滑嫩的材质,最终还是把它放回到了沙发上。

昨天晚上她穿在身上的那一套西装已经不见了,莫亚没有办法,只能在倪孝生的衣柜里挑了一套衣服先穿上。倪孝生的衣服对于她来说不太合身,但是总好过让她穿Marilyn.AJ的那一套衣服。

这么多年来,她都已经习惯了每天以男人的样子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就连她自己也没有想过这样子的日子什么时候才会是个头。

只要莫家的公司一天没有站起来,她就必须还要以莫亚的身份存在着。

离开别墅,莫亚乘车径自去了莫氏公司。

她们家的小公司开在佛罗里达区,祖代都以经营丝绸生意为生,近几年来生意愈来愈不景气,他们这家只有不足百人的小公司还是依靠着倪彦司借给莫家周转的钱才勉强维持下去的。

莫亚整理了一番仪容,心情沉重的走进公司。

说现在是她人生中的低估也不为过,父亲莫海城刚越过鬼门关躺在医院,公司又欠了一大堆的外债,所有的事情只有她一个人扛着,她不知道该向谁诉说,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诉说。

莫亚才刚跨进公司,公司里的老保安老吴就笑吟吟的迎了上来。

“莫少爷好。”

莫亚勉强扬起一丝笑意:“吴叔叔。”

老吴算是公司里的老员工了,从莫亚爷爷那一辈的时候就已经在这儿工作,尽心尽力操持着,是公司里的大元老,莫亚看到他,都要尊称他一声吴叔叔。

“吴叔叔,公司里这几天怎么样?”莫亚强打起精神问。

老吴眯着眼,慈祥的道:“莫少爷放心,只要有我在,公司里肯定不会出什么乱子的。现在一切都好,有李副总支撑着呢。”

莫亚手底下还有一个副经理,名字叫李洹,算起来也是他们的远房表哥,只是这个李洹平日里游手好闲,不太做正事,总是和莫亚抬杠不说,还曾经私自挪用过公款。

莫亚也是没有办法才让李洹暂时顶替着的。

莫亚点头:“那就好。”

既然公司里没有什么特殊的大事,莫亚就打算去医院探望父亲。

才刚转身,老吴又唤住了她。

“哎,莫少爷!”老吴急急的唤道,“还有一件事……”

莫亚转过身:“什么事?”

老吴深吸一口气,面色凝重:“本来莫少爷最近琐事这么多我是不应该说的,但是事关公司存亡,我还是不得不告诉你,昨天下午B.S公司上门来讨债了,问我们欠下的一千万准备什么时候还。虽然李副总暂时把人给打发走了,但是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还会再闹上门来。他们昨天说了,要是莫家再这样拖欠款项的话,下个星期就带人来把公司给砸了!”

莫亚闻言,心中凉了一大截。

一千万……她现在哪里来的一千万?这些年为了医治莫海城,她的积蓄早就已经花的差不多了。哪里还有余钱去支付那些款项。

B.S的这个项目当初是她和李洹一起负责的,她接手的时候还好好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过了一段时间居然亏空这么多。

莫亚皱眉:“那公司里的可流动资金呢?”

老吴叹息:“李副总说了,不够这个数。”

总不可能为了一个B.S,就把整个公司给掏空吧?

莫亚无奈的垂下眸子,心情比刚才走进公司的时候还要更沉重了:“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

莫亚说着,魂不守舍的出了公司。

虽然嘴里是这么说着,可是她根本就束手无策。

无论是倪家还是莫家,都有一大堆的烂摊子等着她去收拾。

莫亚累了,她真的好想像鸵鸟那样蒙着脑袋,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问。

沿着长长的河道一直走啊走,莫亚的脑袋逐渐被冷风吹得愈来愈清醒。

河道边没有护栏,倒是有许多砌筑好的长椅,莫亚随便在一根长椅上坐下,双眼迷离的望着远处水天相接的地方,红彤彤的朝阳碎成了无数瓣,铺在那波光粼粼的水面上,莫亚有些失神。

她正想着一些遥远的事情,突然之间,怀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莫亚慌张的起身,掏出手机,可还没有来得及看,她陡然只觉身后有一股蛮力冲向了她,紧跟着莫亚身子一斜,整个人都跌进了河道中。

“啊!”身子跌进河里,莫亚忍不住慌乱的扑腾手臂,“救命!我不会游泳,我不会游泳啊!”

为了清净,刚才莫亚特意坐在了比较偏僻的角落里,所以此刻无论她怎么呼喊,茫茫的河道边根本就没有人发现发现她落水了。

绝望之中,她好像还听见岸边有个女人发出了一声冷笑。

莫亚的挣扎逐渐消停了,她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是漂浮在云层中,这个紧急的关头,她的脑海里竟然还掠过一个荒唐的想法——倪孝生,快来救我!

冰凉的水从鼻子、耳朵和嘴里不断的注入。

就在莫亚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会死在这里的时候,忽然,一阵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拉扯回了她的思绪。

接着,她听到有人扑通跳下了水中,拼命向她这儿游来。

冷,刺骨的冰冷!

莫亚浑身缩成一团,朦朦胧胧的,只觉得有一双强劲有力的手臂将她抱在了怀里。

没一会儿,她就从漂浮的状态中被解救出来,带到了岸上。

“喂,先生,你没事吧?先生!”耳边有人用急促的英文在叫她。

莫亚能感觉到有人正在拍她的双颊,按压她的胸口,莫亚胃里泛起一阵酸楚,一口苦水吐出,随后终于清醒了过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麦色的肌肤,精壮得恰到好处的身材,五官如同精雕细琢的雕像,一切都是那么完美。

磨牙吃力的撑着眼睛,眼前这个人的模样逐渐变得愈来愈清晰。

是个陌生人。

男人身上穿着略有些透明的白色衬衫,还有休闲的西装裤,此时衣襟全部被水浸湿了,若隐若现勾画出他那壮硕的胸肌还有腹肌。

莫亚清醒了过来,才发现自己的手掌竟然毫无意识的贴着他的小腹。

一阵阵灼热的热气从她掌心里传递到了心脏里,莫亚甚至还能感受到他腹部的筋脉在自己手中跳动。

“啊啊啊啊!”莫亚收回手,发出惊恐的尖叫,“你,你摸我胸部!”

气得她连中文都说出来了!

男人一怔,一头金灿灿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烁着光泽:“原来你是中国人啊。”

“你……”莫亚气急败坏,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男人却是笑着抓过了他的手:“不就是摸了你一下吗,大家都是男人,大不了我让你摸回来也就是了。”

说着,男人大方的解开自己的衬衫,将莫亚湿漉漉的手熨贴在他的胸口。

指尖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敏感部位,莫亚惊得要从他的怀里跳起来:“啊啊啊!”

男人大大咧咧的看着她,一脸天真单纯的取笑道:“你这个人真有意思,怎么跟个娘儿们似的一惊一乍的……”

莫亚欲哭无泪。

她不知道自己最近到底是走了什么霉运,为什么要被不同的男人这样玩弄!

正在她准备骂他臭流氓的时候,不远处有一个又矮又胖的中年男人跑了过来。

“亚希!呼……亚希你没事吧?”

正抱着莫亚的英俊男人抬头看了他一眼,活力四射的摆了摆手:“赵哥,我没事!”

赵哥急忙把亚希从莫亚身上给拉扯了起来,左左右右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我的小祖宗,你真是要吓死我了,没受伤就好,没受伤就好……我跟你说,我们来美国是来拍摄MV的,不是让你来见义勇为的!你说你也不想想什么后果就往水里钻,要是出事了怎么办?”

名叫亚希的男人无奈的说:“你看我这不是没出事嘛。”

赵哥松了口气:“好了好了,走吧,摄制组还在那边等着我们呢。”

说着,拉起了亚希的手。

亚希挣开他:“等等,我还有几句话要跟那个人说!”

一转头,却看见刚才还躺在岸边的那只小羊羔不见了,地砖旁只留下一大滩人形水渍。

亚希有些失落的喃喃自语:“居然被他跑了……”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有趣的人呢。

莫亚狼狈的跑出河道,拦了一辆车匆匆忙忙的赶回家。

掏出手机一看,进了水的手机已经没办法开机了,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孩子给她打的电话,竟然就这么阴错阳差的错过了。

不过莫亚仔细一想,又觉得自己才真的是那个倒霉孩子。

莫名其妙被陌生人袭胸了不说,还损失了一只手机,真的是有苦无处说。

不过脑子里面泡了点水,她倒是清醒了许多,整个人也重新振作了起来。

莫亚身上没有带钱,手机也开不了机,只好让司机师傅先把她送到家门口,自己跑到楼上去取钱。

莫亚家的洋房是花园式的,虽然比不上倪家的气魄宽敞,但是倒也算得上温馨精致,只是如今莫海城在医院里修养,母亲和莫禾也在医院里作为陪护,往昔和睦温馨的家里就显得格外的冷清。

莫亚抖了抖身上的水,从二楼的书柜里取出一张钞票,正准备下去付钱,耳边就只听见楼下的院子里传来了一阵动静。

莫亚顺着窗户看了出去,楼下是茂盛交错的葡萄架,正值春季,葡萄架生长得很是旺盛,透过缝隙,她能隐约看见两道纵横交错的影子,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耳旁似乎还有很轻的谈话声。

“奇怪……”莫亚狐疑的自言自语,“家里有人?”

难道是母亲或者是莫禾回来了吗?

莫亚正打算叫她们的名字,这时,她看到葡萄架下走出了一个男人。

男人身上穿着一件很大的风衣,整个脑袋都裹在了帽子里,只露出一双邪恶的眼睛,他向四下里环顾了一圈,最后才鬼鬼祟祟的推开莫家后门,匆忙离开。

莫亚眯着眼,感受到了一股阴冷的危机,她随手抓起房间里的座机,刚准备要报警,结果又只见莫禾从葡萄架下走了出来。

“莫禾……怎么是她?”

其实莫亚跟她这个任性刁钻的妹妹一直以来都不算太亲,因为严格的算起来,莫禾并不是她的亲妹妹,莫禾是莫海城和她现在的母亲所生,而她的生母……莫亚没有太大的印象,据说是在她出生不久之后就去世了,莫亚是由现在的继母带大的,继母对她倒也算温柔体贴,反倒是对莫禾要求比较严苛。

所以莫禾时常会在暗地里跟她较劲,莫亚身为长女,又扮演着莫家儿子的形象,向来都被莫海城教育要多让着点儿这个妹妹。

莫亚一直以来也是这么做的。

或许是莫禾新交的男朋友吧……

莫亚这么想着,也没在意,只是假装没看见,拿了钱下楼。

刚走到楼梯口,莫亚就和迎面走来的莫禾撞了个正着。

“啊!”莫禾吓得惊叫出来,“哥!你……你怎么会在家里。”

莫亚仿佛从她的脸上看出了心虚,她勾唇冷笑:“回来拿东西。爸爸怎么样了?”

“拿东西……你,你没有看到什么吧?”莫亚答非所问的问。

莫亚的手缩紧:“你是不是又闯祸了?”

“谁闯祸了!”莫亚的回答让莫禾确定了她什么都没发现,于是态度也愈发嚣张了起来。

“最好没有。”莫亚懒得和她吵架,肩膀碰了一下莫禾的肩头,大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