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半夜摸亲妺妺的下面好爽 宝贝乖h调教跪趴sm

直接关闭屏幕,把短信也删了。

深知如果回复,那就是一场不可开交的争论。

索性不去招惹。

透过透明的玻璃墙,正坐在办公室倚上的沈耀能清楚的看到景夕的一举一动。

他突然发现,这个女人的多面性。

上班的她,下班的她,认真的她,和与他争论的她,都散发着一种魅力。

玩味的勾勒着唇角,拿起坐上的电话,拨打了过去了。

“景秘书,进来一下。”

正在和小雨交头接耳开小差的景夕,蹙眉,疑虑。

每次踏进那间办公室,就像是进了地狱,压抑的很。

半刻,办公室敲门的声音响起。

站在门外的景夕静等着大总裁说请进二字。

知道门外就是景夕,可沈耀却疑惑了自己的行为。

他为什么要叫她进来?

刚刚的一时兴起吗?

门外的声音又响了几声,沈耀才开口。

景夕疑惑,搞什么鬼,打电话让她进来,又迟迟不给进。

苗条的身材穿着一身西装款式的工作服,上身衬衫下身包裙,高跟鞋很有节奏的走了进来。

今天的她精神很好,淡淡的妆容显得很清晰脱俗,双手放在前面,“总裁有什么事吗?”

声音很淡,但是却让他的心一怔。

脑海里浮现了和她交织的画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还有点迷恋了。

景夕微微皱眉,久久没有听见声音,抬眸看着他。

“总裁,有什么事情吗?”

重复了一遍。

沈耀尴尬的回神,瞬间恢复起平时的表情,冷峻的脸上多了一丝惬意。

“怎么样,在公司还待的习惯吗?”

“啊…”

出乎意料的回复让景夕大为吃惊,她没有听错吧!这还是他一贯的作风吗?关心公司员工,难道他改性了?

沈耀脸色一黑。

清了清嗓子,试图来缓解一下尴尬。

刚刚说的话,他下一秒就后悔了起来。

不明白怎么了,为什么会想着突然去关心她,感到莫名其妙。

“我是说,好好干。”沈耀的解释道。

和刚刚的话完全是两个意思。

“嗯,好的。”

景夕平静的回应。

办公室突然一下,气氛冷了一下来,站在哪的景夕动了动久站着的脚。

不明白他的用意是什么?

叫她来,问了一句就没了下文,这也太不寻常了吧!

突然,脑海里闪现今早孟雪柔崴脚的事情,心里想着,他不会是要替她报仇吧!

两只手放在身后,紧握了几分,妥协。

“总裁,今早的事与我无关。”景夕淡淡的开口,目光看着正坐在那一本正经看文件的沈耀。

如果真为这件事,那她也很无辜,所以直言道。

“嗯?”沈耀抬眸,疑惑,看着她。

“什么事?”

他难道不知道吗?这让她更纳闷了起来,竟然不是为了替孟雪柔出气,那为什么让她在这干站着。

抬了一下脚,让它不那么麻木。

扯了扯笑,“没什么,总裁,还有什么事吗?”

“出去吧!”

沈耀心里有所涟漪,不知为何,一看见她心情就愉悦了不少。

沈耀缓缓开口。

“嗯?”景夕一听可以出去了,也不管其他了,迈着有点麻木的脚,走了出去。

身为他的秘书,每天和他见面的次数比什么还要勤。

所以那一刻,景夕也感觉得到,公司的小了。

刚出办公室,迎面而来的是杜雨城的冰块脸。

出于友好,景夕微笑的朝他友好的点了点头,

他冷淡的点了点头,然后往办公室走去。

景夕也没觉得有什么,无所谓的走开。

相仿的是他火急火燎的模样。

“哎,景夕你知道吗?我刚刚听见了一个八卦,你要不要听。”

刚坐下,小雨的脑袋就凑了过来,小声的在她的耳边呢喃。

景夕丝毫不感兴趣的摇头,对于这些八卦什么的,她是最不感兴趣的了,相比之下,还是赚钱要紧。

果天橙投身在工作中,没有理会。

小雨嘟囔着,“你不听肯定会后悔的。”

小雨自顾自的说,深知,虽然她不想听,但是耳朵在哪,不听也得听。

“你知道咱们这总裁的前任秘书为什么走吗?”

小雨八卦性质开启,一发不可收拾。

景夕轻声的回复,“怎么走的,辞职?”

“NONONO。”小雨一脸嫌弃的双方否认,“你这太俗气了。”

景夕忍不住笑了出声,怎么正常辞职还成庸俗了,难道她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吗?被踢出局了?

“那为什么?”被小雨说的那么玄乎,也安奈不住心里面的好奇,扭过头看着一脸坏笑的小雨,不可思议的看着她的表情。

平时带点婴儿肥的脸蛋,此刻笑的有点奸诈。

“快说,别拐弯抹角的。”景夕催促道。

心里的好奇心,成功的给她带偏了。

“过来。”

小雨挥了挥手,示意她把脑袋伸过来。

景夕翻白眼,但是为了满足心里的好奇,凑了过去。

微热的声音呼呼的在她的耳边响起,让她睁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这个消息太劲爆了。

“**总裁?”景夕大声的叫了出来。

完全忽略了正身在公司,连忙被小雨捂住了嘴唇,硬生生的咽下了下半截话。

周围的同事那火眼晶晶的眼神朝他们两个人扫去,似乎又要有什么劲爆的消息了。

“小声点。”小雨放下捂住她嘴的手,紧张的说。

要是被沈耀知道他们在八卦他,估计后果不堪设想。

景夕请咳嗽了一声,让自己平复一下。

然后微微低头,“这也太劲爆了吧!竟然…咦哟,真的假的?”

她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前任秘书**总裁,被辞。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个总裁就真的太恐怖了,即使女有意,也不用这么绝吧!

“十有八九是真的。”小雨脸蛋一怔坏笑,掌握了八卦就像是掌握了大权一样。

景夕接连的啧嘴,不可置信,甚至有点怀疑,那大总裁的性格取向是否正常。

憋不住的笑了出声。

“聊完了吗?”声音从后面想起,让人没有一丝的防备,还正处兴头的景夕没有意识到不妥,接道。

“聊完了。”

然后时而咯吱一笑。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竟然聊完了,下班留下。”

话音未落,人就先走了。

景夕背后一热,突然意识到什么,猛的一下回过头,看着离去的沈耀。

汗颜,心里的所有细胞都快被吓死了。

刚刚竟然是……

“他什么时候来的…”景夕感觉的到这是暴风雨来临之际的宁静。

小雨也被吓得不清,没有了刚刚的平静,声音弱了起来,“刚刚。”

景夕黑线

“不会全听到了吧!”继而又问。

只见她点了点头,又点了点头。

让景夕的心彭通的跳个不停,整整一下午的时间都没有平复,不会因为她知道了秘密,给她处以死刑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一天似乎就这样没了。

下班后,人都走的差不多的时候,景夕的心几乎凉了一半。

看着办公室紧闭的门,迟迟不打开,而里面的人也迟迟没有任何的声音。

就连平时忙碌的杜助理,也不见有任何的举动,整个气氛,让身在办公室外的景夕感到拔凉拔凉的。

突然。

卡擦一声,门终于打开了。

景夕下一刻的站了起来,和走出来的沈耀对视,然后心虚的垂眸,再低头。

这样的表情落在他的眼底,让他扬起了一丝乐趣。

没想到她也有害怕心虚的时候。

“景秘书?”沈耀意味深长的拉着话音,走了过去。

感觉到步子越来越近,景夕手放在桌子上,紧了紧。

想退后一刻,却发现无路可退。

只能硬着头皮笑意的看着他,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他,他的眸子很深邃,又好眼熟,“你…”

景夕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和自己**的男人。

他的眸子好像也是这样的,深邃,让人看不透。

沈耀浅浅的勾勒一笑,然后退后了一步,和她保持着该有的距离。

从她表情里,他似乎有感觉到了,她意识到了什么。

虽然彼此双方都隔着面具,但难免露马脚。

“景秘书今天兴致不错。”沈耀饶味的开口。

他说的话,她当然知道指的是什么事情,扶额。

“总裁,嘿嘿,这不是业余爱好吗?”景夕失笑。

深知自己有错在先,也没有太大的硬气。

“上班也是业余?”沈耀看着她,深邃的眼眸里凌厉的浮现出一股恼怒。

让她心下一惊。

无法反驳。

清理了一下嗓子,景夕给自己深深地捏了一把汗,咬牙,“下不为例。”

不知为何,她能感觉到,这个总裁有种和她对着干的意思。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反正意识让她越来越清晰。

听闻,冷呵了一声离开。

留下一脸茫然的景夕。

坐在位置上,思考了半天,等到天彻底的黑了下去,才离开。

夜幕下,总会让人胡思乱想。

溜达在大街上的景夕不着急回去,突然之间,她想一个人静一静。

今天的事情,是她没有约束好自己了。

沉静一下,试图让自己的心平复下来,毕竟明天还得正常工作。

相比之下公司的气氛,还是外面的风景来的美好。

景夕踱步在路边。

公司对面就是一座大桥,没有高速公路那么多的车,相反的,都是一些老夫老妻或者单身狗走来走去。

或许是散步,又或许是散心,比如她。

公司离她住的地方,其实也不是很远,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试着走路能不能回去。

想着无聊的抬了抬手,岂料,甩到了旁边的路人。

景夕吓了一跳,接连几声的“对不起。”

然后看着她,生怕甩疼了人家,“你没事吧?有没有甩到那?”

她的声音很好听,感觉有点哑哑的,很细,又很清澈,“没事。”

她抬眸看向景夕,眼睛里面流露着笑意,对于刚刚她的失措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恼怒。

景夕看着她,被她的美,呆愣了一下,黑长直的头发,鹅蛋的脸,穿着格子裙,给人一种很仙的感觉。

她朝她笑了一下,然后离开。

景夕回过头看着她的背影,莫名的有点入神,女人都觉得美得人,应该不是一般的美了。

摊了摊手,回家。

A市的某个。

一个刚好合适的两室一厅的房子里。

本来是出去买东西的林婷,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以前上班的公司楼下。

她突然后悔了。

开灯

客厅不大不小,林婷把刚买回来的东西放在桌上,然后走进一间房间里。

从一进门的那一刻就很小心,生怕惊扰了谁。

轻手轻脚的扭开房间的门锁,然后打开室内的灯,步子很轻,走到床边。

“小意,感觉怎么样了。”

声音响彻在房间里。

躺在床上的人动了动身子,扭过头朝林婷这边看来,“姐,挺好的。”

刚出院不久的林意,脸上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了,看起来红润了些许,干净的脸上显得很俊俏。

听见最爱的弟弟的话,林婷的心里放心了很多,眸子底下,动了动,有着不甘。

看着她,林意心里产生了一丝内疚,他知道,从头至尾都是他拖累了她。

如果他不曾出车祸,那她就不会离开自己喜欢的事业和人。

“姐姐,谢谢你,也对不起你。”林意躺在床上,声音嘶哑的想起。

摸了摸他的手,看着他现在这副已经安然无事的模样,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说什么傻话,你是姐姐的最重要的人,没有什么可以比你重要”

说着,她的眼角流了一滴泪水下来。

像是这几个月的辛苦终于得到了回报。

林意浅笑,心里感到高兴,并暗自发誓,等他痊愈了,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自己的姐姐,绝不让她受任何的委屈。

“姐姐,现在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你回公司上班吧!”林意的声音微响,并不知她已经辞职的他开口。

为了不让他忧心,点了点头。

出了房门,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她似乎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她还是离不开他,她想反悔了,她想重回公司,留在她的身边。”

林婷望着夜幕底下的景色,从远处到底处的风景,心动摇了起来。

人不是应该往高处走吗?

为了安抚民心,沈耀下班,就直接去了孟雪柔的家。

因为顾慈云特意打了电话给他,让他去看看她。

拗不过她喜欢她的心情,只能去。

奔驰一路行驶,不急不快,就像他去看的人,不轻不重。

沈耀把车停在孟家门口,犹豫了片刻,还是下车。

拿着让杜雨城去买的水果,走了进去。

孟家也是A市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所以从外观来看就已经是不容小觑了。

一进去,就听见了那个让他有点厌烦的声音。

“沈耀,你来了。”

坐在客厅上一脸抱怨的孟雪柔,一看见是沈耀,马上换了好的一面。

孟爸坐在那,看见来人是沈耀,起身,伸出手,成熟的男人之间的交流,“沈耀,坐。”

有点肥壮的孟爸,笑了笑。

抿唇,沈耀礼貌的问候,“伯父你好。”

他们两家向来交好,所以可谓是看着沈耀长大的。

“才多久没见,沈耀又成熟稳重了。”孟爸很看好的夸赞着。

坐下来的沈耀,从容不迫的笑着,“伯父夸奖了。”

“爸,沈耀本来就很成熟稳重。”一旁的孟雪柔安耐不住性子,急切的想黏着沈耀,跳着一只腿,过来,坐在沈耀的旁边。

碍于孟爸在,沈耀没有反感,但就是这样反而让她得寸进尺了起来。

“好好好。”看着最宠爱的宝贝女儿那么喜欢沈耀,还站在他那边,无奈,又是一阵宠溺。

“你看看,姑娘家家的,那么不懂矜持,还那么爱黏着人家沈耀。”说着有意的看了一眼沈耀。

他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浅笑,对于孟雪柔的举动,虽然产生了一丝厌恶,但又不好发作,只能强忍着。

“爸,我就是喜欢人家!”孟雪柔傲气的说。

说着又往他身上靠了靠。

让他蹙眉

“你的脚伤怎么样了。”声音没有掺杂一点的感情,借机,推开了她。

嘟着上扬的嘴,“就那样,疼。”

脸上挂着几许不爽,“沈耀,都怪你那个秘书,你得好好的惩罚她一下。”

一听,提起了兴趣,景夕?

“她怎么了。”

挑眉,看着她,突然回想起刚下班那会儿她说的事情。

了然,原来如此。

“就是因为她,我才崴脚的。”气愤瞬间的挂在了脸上,小嘴微俏。

“嗯?怎么回事,柔儿。”闻言,孟爸蹙起了眉头,听她这一说的意思是,这脚伤是别人弄的。

“爸,今天我就和沈耀的秘书打了一声招呼,谁知道她就差点让我摔到在地,就崴脚了。”孟雪柔细碎的声音委屈极了。

让孟爸皱眉。

爱女心切的他怎么忍受得了。

见状,沈耀提了下声音,疑惑着她的话,“是不是搞错了?”

虽相处不久,但是依照她的为人应该不会这样做,尤其是她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透露了一句,与他无关的话。

“就是她。”

孟雪柔坚定的说道。

本来心里还有一点心虚的她在沈耀的那一句话过后瞬间就消失了。

对景夕的不喜又加深了一分。

“沈耀啊!这事情你可得弄清楚了,我们家柔儿可是受不了那样的委屈,你那个秘书,我看啊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孟爸叹了一口气,慈目的眼睛之中看着孟雪柔,心疼起来。

随后看向沈耀,希望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

从小就没有受过任何委屈和伤害的她,现如今听说被一个秘书欺负的崴脚,更是憋着一肚子的怒火。

那年,沈耀推孟雪柔下楼,折了腰,已经让他快心疼死了,可奈何他两家交好,她又爱慕与他,所以不好纠结,现在竟然还被他的一个小小秘书欺负,真的是不能容忍。

沈耀微微蹙眉,轮廓线条分明的俊脸上露出一丝戏谑。

事发之前他虽然不在场,但是他的秘书看的一清二楚,他又怎么会被她糊弄。

“伯父说的是,竟然这样,我叫杜助理过来说说当时的情况就好,毕竟他是目睹了全过程的人。”

眼神之中的余光冷峻的看了一样孟雪柔。

只见她的身子突然抖动了一下,似乎是心虚了几分。

“算了爸,这件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就不劳烦杜助理了。”

她有点急躁的又回到孟爸的身边,挽住他的手臂,撒娇了起来。

她没有想到,那时突然而至的杜雨城一直二楼目睹着一切。

心里气愤的要死。

闻言

孟爸心里也是明了了,突然觉得有点打脸。

他了解自己女儿的品性,所以当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就知道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沈耀没有任何表情的坐在那,薄唇微抿,看着这对父女你一言我一语的,只要是她的错,一切都没错。

“既然柔儿不追究了……就…就算了吧!”在孟雪柔的撒娇下,孟爸硬着老脸,说道。

沈耀眼神一扫而过,弧度上扬。

“怎么就能算了,毕竟有关雪柔脚伤。”

戏谑的话说出口,明眼人都听的出其中意味。

孟雪柔鼓着腮帮,一脸的不满意,“都说不追究了,不用麻烦你助理了。”

抬着眼眸,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孟爸拉了拉她的手,他当然知道沈耀话里的意思,即使她不追究了,那他的秘书也不能因此被冤枉了去。

几月没见,他的头脑越发的让人猜不透了起来。

黑眸深处有着让人寒颤的冷冽。

“这事柔儿也有错,俗话说得好,一个巴掌拍不响,我就替柔儿给你秘书道个不是了。”孟爸声音软了几分。

孟雪柔傻眼,这都什么跟什么,为什么要给她赔不是。

“爸,你干嘛。”

孟爸压制住她的手,试图让她别那么急躁,俗话说得好,退一步海阔天空。

沈耀他是看他长大的,他的性子虽然有时候摸不透,但是做起事情来,让人意想不到的决绝。

他还是有领教的。

或许就是这样,那么大的一个公司才会经营的井井有条。

沈耀浅笑,“伯父说哪里的话,竟然这样,诚意我就替景秘书收下了。”

孟爸回应,两人相互对视,男人之间的眼神交流,让一边的孟雪柔看不透。

“竟然这样,那就不提这个了。”

孟爸摘下眼睛,眉宇之间已经有了岁月的皱纹。

久经沙场的他,估计也失了一脚。

保姆端着茶水走了过来,一杯一杯的放在他们伸手可及的地方。

打破了宁静。

孟雪柔的心情始终没有恢复过来,有点怨恨的看着沈耀,他就那么在乎那个景夕吗?竟然为了帮她说话,让她爸为了维护她给她道歉。

气不打一处。

“沈耀,你就那么关心你那个秘书。”

沈耀刚抿了一口茶,手握住的茶杯还没放下,怔了一下。

关心?怎么可能。

“实事求是罢了。”简单明了的回复,然后放下茶杯。

孟雪柔一生气就想跺脚,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习惯,所以现在的她只能把气在心里憋着。

孟爸尴尬,本来话题已经过去了,又被翻了起来。

“雪柔,你的脚该上药了,让保姆扶你上楼。”

孟爸开口,随即命令道。

看着在保姆的帮衬下上楼的孟雪柔,孟爸摇了摇头。

这个女儿啊,真的是让他又气又爱。

失笑了一声。

“柔儿就这脾气。”

沈耀没有当一回事,淡淡的回复。

“没事。”

“怎么样,最近好吗?”孟爸关切的问。

年纪轻轻,就事业有成的他,让他这个已过中年的人都有了膜拜的心思。

心想,如果自己的女儿能和他结成对偶,那就是更好不过了。

本来双方家长都有意让他俩成婚,谁知道他拒绝,这不是前两天,沈民雄来了一个电话,说那小子固执己见,不听从安排,无奈他只能妥协,能不能成,就看他和他说了。

“挺好。”沈耀抬眸。

对于他的冷淡,孟爸到不以为然,反而哈哈大笑了几声。

“好就好,沈耀啊,什么时候有结婚的打算啊!”

明显这个话题让人敏感。

沈耀不是很想回答,毕竟这个是他的私事,他也不想让人议论。

但碍于他是长辈,回道“暂时没有。”

这个问题被他们问到已经麻木了,所以能敷衍就不会认真。

对于这样的回答,孟爸没有多大的惊讶。

性子冷的他,他是有所了解的。

随便的聊了一下,沈耀借还有工作,离开。

孟爸没有硬留,只是扬言,“工作为重。”

点头。

出了孟家

沈耀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开车离开。

第二天

景夕的心情很好。

不管每天下班后有多么的疲劳,在崭新的一天都会让自己精神饱满的去应对工作。

昨天的事情睡了一觉之后,已经过去了一大半了,干嘛非得跟自己过不去呢?

况且他也说的没错,上班时间聊八卦,的确是她的过失。

所以想了想,也就释然了。

刚走进公司,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叫她,听声音,景夕就知道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