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当着他兄弟的面上我

两人坐在沙发上聊了起来,一边吃着水果,各种零食,地上也掉了许多垃圾。

保姆做好饭之后,出来见到这一幕,有些无奈。

两个人大爷一样,完全是依照在乡下的习惯,鞋子脱掉,穿着袜子两只脚都放在沙发上,拿着水果在上面吃。

裤子上分明还有灰尘,吴赛花时不时到处看,也不知道所谓的礼貌,主人房也推门进去。

看见梳妆台前面的那一大堆高档化妆品、护肤品,也不经同意,走过去就打开在脸上抹。

程小雨回来的途中,接到周祈安的电话,说是要给她一个惊喜。

她以为是什么惊喜,神神秘秘,没想到是惊吓。

因为她推开门发现,家里头突然多了两个女人,那两个女人自然就是周母跟她表妹。

两个人岔开大腿,一只脚放在沙发上,手里还抓着水果饼干,吃个不停,沙发上掉满了饼干碎屑。

周祈安的电话又来了,这回他解释清楚了。

周母过来是照顾怀孕的自己,可是看这架势,怕是要跟自己打起来才行。

不得不说,程小雨的直觉是非常准的,不久之后就出现了以上那一幕。

她挂了电话之后,本着做做样子,笑眯眯的走过去叫了一声婆婆,又看了一眼旁边那位有几分姿色的表妹。

只不过身上的衣服实在有些太土,脸上都化的什么妆,乱七八糟。

她当然不知道,吴赛花是进了她的房间,用了她的化妆品。

“表嫂。”

吴赛花见程小雨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也叫了一声,手里还抓着一把饼干。

周母白了一眼,说:“坐下吧,听说你怀着孕呢,我的宝贝孙子,可要小心了,以后别动不动就出去,该在家好好养着,生出我给你带。”

程小雨原先不知道她是这么个人,对周母印象非常不好。

坐没坐相,吃没吃相,以后孩子给她带那还得了,丢尽脸面,心中已经有一把火了,周祈安擅自将她们弄过来,却不跟自己商量。

晚上等他回来一定要说清楚,尽快将这两个女人给弄走。

“妈,你们也累了吧,时间也不早了,祈安哥今晚可能要加班,你们要不要先休息呢?”

周母罢手:“还早呢,我们先看会儿电视,你要是累了就去睡吧。”

地上已经有一堆的瓜子壳,保姆打扫过一次了,可耐不住两人这么随便丢啊,程小雨忍了又忍,最后直接上楼去。

她一肚子的火,拿起手机就给周祈安打电话,谁知那边却无人接听。

她气得甩了手机,坐在梳妆台面前,这一看,不得了,东西乱七八糟,肯定是有人动过。

再一想吴赛花脸上那惨不忍睹的妆,马上就猜到了罪魁祸首是谁。

她真是要疯掉了,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没有经过主人同意就进房间里头乱翻。

于是她愤怒之下,一挥手,将所有的化妆品都弄到了地上去。

周母跟吴赛花两人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看电视,不亦乐乎,周母觉得,是儿子有本事,赚到大钱,住这么豪华的房子,她过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谁叫他是自己的儿子呢,娶个儿媳妇也是要侍候自己的,否则娶来干什么。

都说城里的姑娘娇生惯养,她才不管那个,当初她怀着孩子,还要下田干活,什么辛苦的事情没做过。

所以她都打算好了,在这期间,好好的教育这个儿媳妇,可不要像以前那个,不会生孩子不说,骂了也只会躲在一旁不做声。

反正她觉得现在儿子有出息了,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离婚了也能找到更好的,现在可是大公司的总裁,一听说这个身份,就多少姑娘前赴后继。

大概是每个妈妈心中都将自己的儿子当做了天下无敌。

“姑姑,我们在这里住到什么时候呢?”

“你想住到什么时候就住到什么时候,这可是我儿子的房子。”她得意的说。

“那我跟姑姑先住一段时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房子,回去告诉他们,肯定要羡慕死。”

“哼,那是当然,你表哥有本事,念了大学有出息,不然哪里来的好房子住,改天让他到公司里头给你找个好工作。”

吴赛花一听,心花怒放:“谢谢姑姑,姑姑对我真是太好了。”

“一家人说什么呢,反正请别人也是请,还给那么多钱,不如请自己人。”

她想也是,又想到自己待业在家的哥哥,忍不住问:“姑姑,表哥这么大个公司,肯定要不少人吧,要不将我哥叫过来怎么样?”

周母一听,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反正儿子的公司,都是亲戚间帮忙更靠谱,外人总是多些别的心眼,最信得过的还是自己亲戚。

“来当个经理什么的,也不错,多帮帮你表哥,他公司这么大,肯定很辛苦。”

“一定会的,姑姑,那我现在就给我哥打电话,让他明天马上就过来。”

“快打快打。”

周祈安是半夜回来的,一个重要的客户必须要陪着,反正家里妈也熟悉,知道小雨怀孕,一定不会怎么样。

他很放心的推开门,此时都已经睡着了。

只是自己房间的门怎么灯是亮着的?

他放下公文包就走了回去,没想到程小雨还没睡,穿着睡衣坐在床上,双手抱着枕头,一张脸鼓起来,怒火中烧的模样,地上满是散落的瓶瓶罐罐,化妆品,护肤品,有些已经溢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结婚前他从来不知道程小雨是这样的人,她一直温柔体贴,柔柔弱弱。

程小雨见他回来,也不管他疲惫,冷哼一声,指着他鼻子就骂:“你妈跟你亲戚来了,你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一下?”

周祈安微微皱眉,在她身边坐下:“我这不是想要给你个惊喜嘛,妈一直想着抱孙子,这次你怀孕了,她主动要求过来照顾你,还不是担心你的身体。”

他伸手去抱她,被程小雨一把甩开,冷着脸说:“照顾我?你难道不应该跟我商量一下吗?”

“小雨,你这是怎么了?我妈来照顾你还不高兴吗?她辛苦了一辈子,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听说你怀孕,想要过来照看着再好不过了,何况她是我妈,该过来享享福。”

他一辈子从小到大,几乎是什么事情都听母亲的,包括当初跟程潇潇在一起,母亲也是听了她的背景才同意。

可是后来没想到一直没怀孕,她也就渐渐不满意了,挑拨离间一多,感情自然也就会跟着动摇。

“你妈过来可以,但是我不跟她一起住。”

程小雨怒气冲冲,一想起那满地的垃圾,倒胃口的形象,心里就堵了一把火。

乡下出来的女人果然,没教养没素质,还有那个什么表妹,更极品。

“不跟她住住哪里?我妈好不容易过来,就是为了照顾你的,小雨,有什么事情好好说不行吗?”

程小雨已经气死了,以前怎么不知道他有个这么极品的妈。

“怎么好好说,我不用你妈照顾。”怕是最后气死自己。

“那也不能让她现在就回去啊,她过来怎么着也要住一些日子,你就多忍耐一下吧。”

周祈安好声好气的哄着她,又去收拾了地上的那些化妆品。

程小雨站起来,把他捡起来的东西一脚踢开,说:“这些我不要了,拿去垃圾桶丢了吧。”

“这是又怎么了?化妆品也惹我老婆了?”

程小雨火气更大:“你那个什么表妹,到底懂不懂礼貌,有没有教养,难道进去别人家不能乱翻都没人教过吗?她私自跑到我们的房间来,拿我的东西来用,你明天好好说说她吧。”

这些丑陋的习惯,简直无法忍受。

“好了,别生气了,气坏了身体对孩子不好,我明天一定好好教育她。”

周祈安也非常无奈,这个表妹从小就在村里头长大,估计是没见过这么好的东西,才会好奇忍不住。

“哼,如果再是这样下去,她们不回去,我回去跟我妈住。”

周祈安揉着太阳穴,还以为让妈过来是好事,没想到才一个晚上,就出了问题,婆媳关系果然是最让人头疼的。

当初妈不满意潇潇,因为她没能怀孕,可现在小雨不同啊。

“姑姑,等下我们吃完饭去逛逛街吧,听说大城市的商场里头好多漂亮的衣服呢,我们去看看好不好?”

周母也是没见过什么世面,一听也有些心动。

程小雨本来就打算做做样子,听见他们都这样说了,就提议等下一起出去。

周祈安听了有些高兴,他将三个女人送到了万达广场之后,直接就去了公司,周母跟吴赛花开启了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模式。

不仅如此,一些习惯简直让程小雨无法忍受,丢进脸面。

例如吴赛花说想喝一杯奶茶,于是程小雨只能站在旁边等,但这就算了,周母也站在吴赛花旁边。

不一会儿,就听见了一个拔尖的高音以高于五十分贝响起。

“什么?一杯奶茶要15元,你怎么不去抢,乡下一杯才两块钱,你这是讹人吧,我给你五块就不错了。”

周母手中还握着奶茶,吸管插在上面,一边说一边吸两口。

“阿姨,这就不对了,我们这个可是连锁品牌,不管是品质还是味道,都有保证的。”

周母皱着眉头嫌弃的说:“什么品质味道,还不是跟乡下那两块的味道差不多,你们这就不对了,一杯奶茶15快,我们两杯就是30,比下个馆子还贵,有这么做生意的吗?”

那奶茶妹妹无奈,一看两人装束就知道是从乡下出来的,撒起泼来这么厉害的也是少。

“阿姨,我们外面都标了价格的,如果觉得贵,您刚才可以提出来的。”

“欺负我不识字吗?我就没看到,反正我就给你五块钱,要不要随你。”

一吵架,附近的人都围了过来,纷纷用一种鄙视的眼神看着周母跟吴赛花两人,人家那么大的牌子上写着奶茶15一杯,喝完才开始耍无赖。

纷纷开始指责,周母一看人多,撒泼更起劲。

“关你们什么事,15一杯就是讹我这个老婆子,别以为我不知道。”

“15嫌贵就别喝啊,乡下来的吧,喝不起就别来这种地方。”

人群中纷纷开始指责,吴赛花觉得十分丢人,扯了扯她手臂:“姑姑,要不就给钱了吧,城里东西估计贵。”

周母本来就火大,听见那些人这么说,马上反驳:“哼,谁说我喝不起,我儿子可是大公司的总裁,手下几千上万人呢,你们这些有眼无珠的东西。”

“阿姨,既然这样,那么麻烦您付款吧,一共是30元。”

“就是啊,说谎的吧,30块钱都嫌贵,还说什么儿子是大公司的总裁,如果是这样那您可真丢人了。”

周母急了,怒气冲冲指着那路人,愤而骂道:“你知道个狗屁,我儿子可是盛天国际的总裁,知道吧。”

“都别吵了,这是50,不用找了。”

程小雨一张脸都气得冒烟,带周母出来真是个错误,丢人丢到姥姥家。

“你给那么多干什么呢,那可是50啊,都够吃一顿饭的了。”周母一看程小雨付钱,马上就要去抢。

奶茶小妹妹已经伸手接过,生怕周母扑过来。

“妈,走吧。”

程小雨已经不想丢人了,大步就走了。

周母舍不得那20元,沉着脸说:“快找钱。”

奶茶小妹马上拿了20出来,周母这才按着奶茶跟吴赛花追上了程小雨的脚步。

“小雨不是我说你,钱可不是这么花的,你说一杯奶茶15块就算了,你还这么大方给50块,不用找?”周母冷哼一声:“你真以为这钱是大风刮来的啊,我儿子天天起早贪黑,累死累活的赚钱,你怎么能这么败家呢?”

程小雨差点一口血没吐出来,周母可真是十足一个封建社会恶婆婆。

要不是周祈安让自己忍耐,真想马上走人,跟这种人走在一起都掉价。

“妈,这些钱都是我自己的,祈安哥赚来的钱,我没有花。”她真想说,陆家不缺钱,她自己也不缺钱。

“那也不能这么花啊,你以后还有孩子要养呢,凡是都要节约点,能省就省。”

程小雨懒得理她,周母也有些生气,在商场里头的时候,程小雨一句话都不说,周围人投过来异样的目光让她十分不高兴。

真是掉价!

“姑姑,你看那是什么呢,好漂亮啊。”

“姑姑你看那么多好看的衣服。”

“姑姑要不我们进去试试吧。”

程小雨只是凉凉的看了一眼,懒得理,眼角扫了一眼店门口的招牌,心中暗暗鄙视。

试一下?

试了你买得起吗?

一身乡巴佬的气息,穿着龙袍也不像太子。

里面的导购员一看两人穿着,脸色就有些变了,周母视而不见,反正儿子现在是大人物了,她看上什么,肯定买得起。

“姑姑,这些衣服会不会很贵呢?”吴赛花低声问。

周母不以为然的笑:“百来块难道我们还买不起吗?”

她说完就拿着衣服开始试了,对着镜子不断比划,大品牌的衣服果然不一样,穿在身上十分有范。

就算是一直都在乡下种地,此刻周母也觉得,自己摇身一变,就成了贵夫人,跟城里那些女人没什么两样了。

她越看越喜欢,又试穿了四五件,导购员最后也有些傻眼了。

难道是自己看走眼了?这才是大鱼?

“这件我要了。”

“这件我也要了。”

“这件也好看。”

女人都有一个天性,购物的时候简直血液都在奔腾,不然为什么说双十一那么多女人该剁手呢,这就是天生的,男人也别抱怨啥,努力赚钱才是王道。

马云就是太了解女人了,专门搞出这么一个轰动的日子来,让你想勤俭持家都不行。

一年就败那么两次,够呛的了。

导购小姐一听,这老妇人穿得那么低俗,可没想到,竟然是个爽快的主,一下子要那么多,态度简直是三百六十度大转变。

马上就端来了水,拿来了更多好看的款式,热情周到,让她慢慢试。

周母也非常享受这种别人捧着的感觉,导购小姐几句话下去,就飘飘然了。

有钱就是好,有个有出息的儿子,她这个样子,乡下的人是羡慕不来的,看吧,出来买个衣服,都能让别人当皇太后一样侍候。

一口气试下来五六件,周母看了一下,没找到程小雨,心里是有些气愤的,第一次儿媳妇陪自己逛街,买个衣服就不见人了。

难道不应该孝敬孝敬自己吗?

“姑姑,真的要买这么多吗?”

周母笑眯眯的:“当然了,这些衣服多好看啊,穿着一走出去,那铁定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到了村子里头,还不得羡慕死那些人啊。”

不久前黄家大妈就来跟她炫耀,说自己女儿嫁了个好老公,给自己买的衣服多贵,多漂亮。

她觉得自己穿上身的这些,比她那个一千块的,漂亮多了,回去一定要好好的将她比下去。

“阿花,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喜欢的,合适就买了。”

“真的吗姑姑?”

吴赛花心花怒放,眼中都是光芒,这里的衣服,她一摸就知道手感非常好,真的比去城里见到的那些女的还要漂亮。

没想到姑姑这么大方,竟然答应送自己。

最后吴赛花也拿了一条裙子,两人站在收银台前面,周母身上带着一千元现金,她觉得在这里买几件衣服,是卓卓有余的。

“阿姨既然穿得这么好看,不如就换下来,穿着身上这一套走吧,这多适合您啊。”

这么一说,周母也觉得是,马上就同意了,还对着镜子照了几下,频频点头,十分满意自己的新衣服。

“阿姨,您是付现金呢还是刷卡呢?”

“现金。”

导购的眼神更热切了,真是真人不露相,土豪啊!

“谢谢!六件衣服,一条裙子,一共是五万八千九百三十六元。”

“什么?”

吴赛花跟周母同时捂住嘴巴,惊恐得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这几件衣服,竟然要好几万,她以为不过一百多块钱一件,想着身上带着一千多块,也足够了。

可没想到要几万块,这是什么衣服啊,贵得这么离谱,都赶上乡下盖一套房子了,吴赛花手脚发软,她从来没有买过这么贵的衣服。

刚才看见姑姑这么大方,真的以为衣服便宜,没想到,哪里是一百多一件,是一万多……

“这才几件衣服,这么贵?”

导购也懵了,敢情人家压根不知道价格呢。

“阿姨,我们这个可是国际大品牌,在国际上都非常有名气的,您穿出去,绝对能让人眼前一亮。”

虚荣心归虚荣心,她可没舍得花几万块钱来买衣服。

这一块破布,哪里值得这个价钱,这里是什么鬼地方,什么东西都这么贵,还让不让人活了。

“算了,不要了不要了,这么贵的衣服,有什么用。”

“阿姨,可这些……”

导购员傻眼了,被周母狠狠一瞪:“几万块,你以为是金子做的吗?穿在身上又不会生钱,我还不如留着钱给自己养老呢,真是晦气。”

“阿姨,可是您身上这一件,掉牌已经拆下来了,我们不可能再卖给别人的。”

周母一听就怒了,指着身上的衣服开始骂导购员:“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们不事先说清楚,现在赖我?怎么,想讹人这是?大不了喊警察过来,让他们好好看看,你们这些为富不仁,一个破衣服,一万多块钱。”

“阿姨,这可是您的不对了,衣服试的时候上面都有价格的,而且您身上的这一套,已经不能出售了。”

“意思就是要我给钱?”

导购员点头。

周母愤怒的指着自己的衣服:“这身衣服我最多给你两百块,爱要不要。”

两百块还买不到一颗扣子呢,导购面面相觑,今天是碰到传说中的钉子户了。

“阿姨,两百块怎么可能呢,这件衣服原价是一万三千九百九十九元。”

“一万三?”

“天啊姑姑,好贵。”

“想得美,你说一万三就给你一万三啊,今天我还就不买了,难道你们还准备强买强卖不成?”

“阿姨,可是这件衣服您已经穿上了。”

周母一屁股就坐在沙发上:“是你们让我穿的,怎么,刚才笑脸相迎,现在就露出真面目了?”

“妈,你是不是喜欢这身衣服呢?”程小雨只想迅速将这两个丢人的家伙带回去。

“哼!是他们讹人,这件什么破衣服,一万多块钱,当我老不认识啊。”周母指着其中一个导购员:“就是她怂恿我先换下来,现在还说不能退,这分明就是强制购物啊。”

亏您老还懂得强制这个词儿!

程小雨一看,吊牌都拆下来了,还在这里大声嚷嚷,丢人现眼,她真想打个电话给周祈安,看看你妈是多么让人厌恶。

“小姐,这些真的是夫人让我们打包的,可是我们这个牌子的衣服您也知道,享誉国际,这个价格绝对物有所值的。”

“我呸!乡下地摊上十几块就能买这样的了。”

那你怎么不到乡下去买。

程小雨脸色越来越难看,冲手提包里抽出一张卡:“这件衣服买下了,刷这张卡。”

“你是疯了吗?这什么破衣服一万多啊,你真的要给钱?”

“妈,这些国际大品牌都是这么贵的,你开始难道没问价钱就让人家给你打包吗?”身无分文还来装阔,却不知来错了地方。

“这能怪我吗?我哪里知道这么贵。”

要是事先知道价格,打死她也不来这里,一万多,要来做什么,不如把钱换成黄金。

“刷卡吧。”

程小雨已经不想解释,那些导购员看着自己的眼神,她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偏偏周母还来阻止,一把将卡夺过来,嚷着:“给她们这些骗子做什么,这衣服我不要了,我脱下来。”

周母也是个彪悍的主,说了脱衣服,试衣间都不去,直接就在众人面前开始宽衣解带。

一干人等满头黑线,程小雨更是差点吐血。

吴赛花情急之下将她按住:“姑姑,表嫂都说付钱了,买下来吧,反正你现在是总裁的妈妈,有个好衣服,出门什么的,才有面子啊。”

“可是一万多……”

“姑姑,一万多而已,那些有钱人都是十几万的。”

最后周母终于妥协,刷卡之后,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出去。

“小雨啊,不是妈说你,以后不能随便乱花钱了,你难道不知道我儿子赚钱辛苦吗?这么随便一个衣服就要一万,以后别来这种地方了。”

“妈,这是我的钱。”

“你们都结婚了,还分什么谁的钱啊,以后还不都是要留给孩子们的?”

“妈,那你们还要逛吗?”程小雨巴不得她们马上回去,说:“这里这样的衣服也不算贵,还有更贵的呢,吃饭什么的,都不便宜。”

周母一听,心都在滴血,可是身上穿着这么贵的衣服,不在这里走上两圈显摆显摆,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不回去,我还想四处逛一下呢。”她指着前面:“我们再到那边去看看吧,反正时间还早呢。”

程小雨只能跟在身后,一路上,简直将这辈子的气都忍受了一回,这种没素质的女人,罪该万死。

周祈安,你再让这个老东西一起住家里,我就必须搬出去。

她看着又开始疯狂去试衣服的两个女人,心中怀着无限的怨念。

“姑姑,这里的衣服比刚才的更贵。”

吴赛花看了一眼吊牌,偷偷的附在周母耳边说。

“哼,我试试而已,又没有说要买。”其实就是怕别人不识货,身上穿着一万多的,纯粹四处溜达得瑟。

不然回到乡下,谁认识这个大牌子啊,反正钱都已经付了,不显摆一下岂不是浪费。

程小雨什么都不说,最后借口说自己累了,到旁边的一个咖啡厅坐下,让周母跟吴赛花两人逛完再过来找她。

周母本是有些不满,一想到她肚子里还怀着自己的孩子,马上就同意了。

程小雨还没来得及走,周母忽然又说:“算了,我也有些累了,我们去前面坐坐就回去吧。”

于是只能继续带着他们去吃东西,程小雨全程自己点菜,没有让周母看菜单,否则上面的单价,一定会让她大吵大闹。

菜一上来,又是一阵世界大战,看着两人那吃相,她真是半点食欲都没有了。

“怎么不吃呢?你肚子还有宝贝孙子呢,就该多吃点。”一边说一边用自己那沾满米饭的筷子去替她夹菜,程小雨简直崩溃。

吃饱之后,她又偷偷过去埋单,周母竟然还不甘心,说是有精神了,还要再逛逛。

程小雨的脾气已经是完全冷静,跟在身后干脆什么都不说。

有道是冤家路窄。

程小雨也没想到竟然会碰到程潇潇,周母自然是认得她的,还打从心底里认为,这个女人跟儿子离婚更好。

否则的话现在哪里能抱上孙子,她就是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

“哟,这么巧啊,你也来这里逛街?”

这个时候程潇潇正在店里看包包,听见声音一回头,没想到竟然是周母跟程小雨。

看样子关系不错啊,她从前没少被周母刻薄的辱骂,现在已经不是婆婆了,当然也没必要隐忍。

不过看程小雨那样子,好像也不是那么高兴,难道是终于体会到这个极品婆婆的撒泼功夫了?

“阿姨,您好啊,真巧。”

“是啊,刚好我儿媳妇陪我逛街呢,她可真是孝顺,还怀着孩子都肯陪我出来,也不嫌累,不像有些人,动不动就找借口,现在找个好儿媳妇,真是不容易。”

“是吗?”程潇潇放下手中正在看的包包,站直身影:“那真是恭喜阿姨了,娶了一个这么好的儿媳妇。”

程小雨可不是省油的灯,这周母更不是好欺负的,这两只母老虎碰到一起,哈哈,马上就有好戏看了。

她心中这么想着,脸上不动声色观察着程小雨。

“妹妹,身体怎么样了呢?”

“妹妹?”

周母一下子就愤怒了,指着程潇潇:“我儿子跟你已经离婚了,以后就不要随便乱攀亲戚,免得别人还以为你对我儿子没死心呢。”

程潇潇一听,就知道她肯定不知情,笑了笑,摇头:“阿姨,这您可就有所不知了啊,小雨是我的亲妹妹呢,现在您的儿子,正是我的妹夫。”

周母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看看程潇潇,又看看程小雨,问:“是不是真的?”

“妈,你听我解释……”

周母不想看见程潇潇得意,暂时忍住了没有发火,强迫自己笑了出来。

“既然是这样,你更不要做出什么让人误会的事情来,免得以后别人戳我儿子的脊梁骨。”

“你儿子要是没做错事情,谁能害他呢?”程潇潇不想跟这样的女人浪费唇舌,转头拿起原本看好的包包:“小姐,帮我将这个包起来吧。”

周母也不知是发什么疯,一下子就将包抢了过来。

“这是我看中的,我要买。”

“阿姨也喜欢这些年轻人的东西吗?”这个包包的款式确实比较适合相对年轻的女性。

但是周母真的敢买?

程潇潇不是不知道她的抠门程度,这个包的价格可不低,差不多两万块了,一会儿看她是不是要哭出来。

“哼,我就是看中怎么了,难道只准你买吗?”

“好,反正也是限量版,独一无二,阿姨既然看中,那么我也只能割爱了。”

当听见导购小姐用甜美的声音报出价格的时候,周母脸色别提多难看,她以为只是衣服贵,可没想到一个包,竟然比那衣服更贵。

“阿姨如果不买的话,那么我就要了。”

“哼,你是故意的吧?”周母冷冷看着她:“一个不下蛋的母鸡,有什么能耐。”

“阿姨,请您说话尊重点。”

“那也是对该尊重的人尊重,你是什么为人,我现在还不清楚吗?”她将包一丢,扔到了程潇潇怀中:“既然这么喜欢,还是还给你好了,我儿子现在可已经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接近的了。”

程潇潇家破产她也是听说的了,所以才肆无忌惮。

“您儿子出-轨在先,对不起我,阿姨还想说什么呢?”

“那是你自己不争气,女人不生孩子娶回来干什么?当大爷一样侍候你吗?”她越说越刻薄:“别说是出-轨,就是生了孩子让你带,也是应该的。”

“不可理喻。”

程潇潇不想继续跟这样的人争吵,免得掉了自己的身价。

这个时候去外面接电话的陆谨言也回来了,他并不认识周母,听见程小雨喊妈才明白过来。

只一眼,他对这个妇人就充满了厌恶,眼中那势利的光芒,毫不掩饰。

他大方走过去,看也不看程小雨一眼,直接从程潇潇手中将包拿走,到收银台去结账。

“小姐,包得好看点,这是送给我老婆的礼物。”

“好的先生。”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男人,周母也愣住了,当看见他亲热的挽着程潇潇的腰,冷冷一笑。

“原来是勾上了别的男人,怪不得那么爽快跟我儿子离婚呢。”

她认真打量起这个男人,气势不凡,举手投足风度翩翩,长相也十分出众,比她儿子更好看,那派头,非富即贵。

那个包包这么贵,他竟然眼皮子都不眨一下,就这么买了,还是送给这个女人,心里十分膈应。

陆谨言刷卡之后,看见周母还在气呼呼的瞪着程潇潇,就走过去问:“您是哪位?”

“我是她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