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爽~~~~嗯~~~再快点明星 我把她下面日出了白浆

“不是。”

傅云玺脸上一脸的得意,靠近白苏,自夸,“例如我,就是一个专一的人。”

“面相上没表现出来。”

白苏看了傅云玺一眼,忍不住说道。

傅云玺也不在意,咳咳两声继续解释,“好啦,我不逗你了,傅老爷子有过三个妻子,生活比较混乱,在出轨我妈之后,老二的妈妈生气住院,之后一病不起,离世之后,傅老爷子就改了。”

他思考了一下,又解释,“所以,傅老爷子对我们这一代的要求都是感情干净。”

这句话说完,白苏忍不住皱眉思考了。

感情干净……傅云霄明显不是吧,他外面那么彩旗飘飘,这个傅云玺也不像。

“所以,你们里面就你大哥感情干净?”

白苏忍不住问。

傅云玺笑了一下,“我们啊,最不干净的就是大哥了,至少我和老二看起来乱搞但是心里还是比较注重感情的。今天要来的这位大嫂,儿子已经很大了,却一直不被傅家承认,如果不是因为傅老爷子这两年有些稍微重视亲情了,他们不可能进傅家门的。”

这句话刚落,结果那边门就开了。

一个长得比较像傅老爷子的男人先进的门,一边冲着身后的女人说道,“进来吧,二弟三弟应该已经到了。”

“好。”女人一边应和着,一边冲着身后的吩咐,“快来把我买的东西都拿进来。”

这个人虽然还没进门,但是阵仗已经很大了,搬了一堆礼物放进来。

白苏只觉得这个女人的声音有些熟悉,可是,她都没抬头的时候,就已经听着女人在招呼自己的儿子了。

“景淮,快进来。”

景淮!这家又姓傅!傅景淮!

白苏忽然愣了,她连忙的抬起头来去看,却见着傅景淮和徐长舒已经走了进来了,而旁边的傅雷铭正在看着下人们归置那些礼品。

白苏和傅景淮已经都看到彼此了,傅景淮看着白苏的样子里是有些惊讶的,但是更多的则是冰冷。

白苏只觉得自己的浑身都像是被定住一样,不知道该藏起来,还是该怎样。

就在这个时候,楼上传来了声音,是傅云霄和傅老爷子慢慢的走下来了。

白苏简直是更尴尬了……

就在这个时候,傅云霄慢慢的走到了白苏的身边,伸手不着痕迹的便挽上了白苏的胳膊。

“我带你上楼看看我小时候住的房间,让你更了解我。”

傅云霄说这句话说的很深情。

白苏连忙点了点头,快速的跟着傅云霄上楼了……现在的场景太尴尬。

她不知道傅云霄有没有认出来傅景淮,只希望这里面的人物关系能稍微的简单一点。

可是,刚一进傅云霄的卧室,白苏都没来得及松一口气的时候,傅云霄已经看着白苏开了口。

“小前男友?是傅家新认进门的孙子?”

“……”

完蛋!傅云霄已经认出傅景淮了。

“我也是才发现的。”

白苏咬了咬唇,简直不知道该再说点啥。

之前为什么她就没有想过傅云霄姓傅,傅景淮也姓傅,可能就是一家人呢!

傅云霄看着面前的白苏,她尽管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像工作中一样,很镇定,但是她的眼神出卖了她。

她的内心还是有些慌乱的,这些慌乱傅云霄不知道这个小女人是因为什么,但是她的慌乱让他心里略过一丝悸动。

他靠近了白苏,将白苏揽入身边,说道,“放心,有我。”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抬头看了一眼时间的,才说,“好了,咱们下楼了,一切有我。”

白苏点了点头,她没办法再在傅云霄的面上装着乖巧的再去喊一声老公了,她的手被傅云霄攥着,但是她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在渗出细汗。

下楼的时候,傅家其他人已经开始坐到餐桌周围去了。

傅雷铭见到白苏和傅云霄过来之后,伸手冲着徐长舒和傅景淮介绍道,“长舒,刚刚已经给你介绍完了我们家的别的成员,这个是我二弟,傅云霄,他旁边的是弟媳,叫……”

显然,傅雷铭有些忘了白苏的名字。

傅云霄说道,“白苏。”

“哦,对对对,白苏……白苏。”

白苏抬起头来,看着徐长舒,装作不认识的点了点头。尽管她想装作自然,但是她还是无法直视傅景淮的目光。

“这是你的新大嫂,徐长舒,这位是我儿子,傅景淮。”

傅雷铭讲起来是一脸得意的。

只见着傅云霄只是冲着两个人点了点头,便直接坐在了餐桌上去,开始吃东西。

因为傅老爷子在场的原因,这场家宴吃的异常安静肃穆。

只是,傅云霄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倒是对白苏格外关照,以往都是白苏给傅云霄剥虾又夹菜的,今天的傅云霄看起来格外殷勤。

一直到家宴结束,傅老爷子直接便上楼去休息了。

白苏赶紧找个机会出去透透气,直接走到了院子里。

可惜,她刚站在院子里的时候,身后便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白苏,真是挺小看你的,竟然有本事嫁入傅家。”

白苏转过身来,看着徐长舒走过来,微微挂了些笑容,毫不客气的开口,“还好,谢谢徐院长给我机会,如果当初徐院长不拆散我和景淮,不把我赶出医学界,我也不可能会遇见云霄。”

“哼。”

徐长舒冷哼一声,不屑的看了白苏一眼,“所以,你还是个想要靠着男人上位的女人,当初你想接近景淮就是不怀好心。”

白苏也不恼,认真的回看着徐长舒,“如果说嫁给傅云霄就是想要上位的话,那徐院长您嫁给傅雷铭呢?是不是也不怀好心?”

这一句话彻底把徐长舒激怒了,她直接伸手就要扇白苏。

白苏却抓住了徐长舒的手,直接给她甩下来了,“虽然徐院长现在是我大嫂,但是我比徐院长要早进傅家门,徐院长,注意收敛吧。”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白苏一抬眼正好看到远处的小凉亭,傅云霄正倚着柱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她急忙的挂了笑,朝着傅云霄的方向走进去,栽进了他的怀里。

“老公,你什么时候来的啊,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听到了?”

“你不想让我知道,我可以装不知道。”

傅云霄眼睛里全是包容。

“无所谓了!”白苏笑着说,“那老公咱们还有什么事情吗?咱们可以回家了吗?”

她不想再耽误下去了,以免一会傅景淮出来。

“我进门去拿钥匙,你等我,我带你回家。”

傅云霄笑着和白苏说了一句,便转身进了房间。

白苏在小亭子里等着傅云霄的,徐长舒在刚刚发现傅云霄也在的时候就已经气的进了房间。

微风习习,白苏紧绷的神经才稍微得到了一点放松。

只是,这个时候,忽然一个男人伸手便将她拽入了怀里的。

她都没来得及反应,对方的吻便落了下来。

这个吻是带着愤怒的来得很急,白苏想要挣扎,但是对方却把她钳制的紧紧地。

他身上有着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夹杂着阳光的味道,是来自傅景淮的。

白苏紧紧地咬着牙关,可是偏偏对方却一直在探索着,急不可耐的要撬开她的牙齿占有她。

几次不行,白苏找准机会才推开了傅景淮。

“傅景淮,你疯了!你不要命了!这是什么地方……”

她是想要提醒他,他们两个此时的身份的。

但是傅景淮却满眼怒火的看着白苏,“我看你才是疯了!你为什么要嫁给傅云霄!你爱他?”

“对啊,我爱他。”

白苏盯着傅景淮,面前的男人因为激动说话的声音都是有些抖的,尽管他在极力的掩饰,可是,白苏还是能看到他此时眼底是有眼泪在闪的。

他在极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甚至气愤的眼泪。

白苏从来没有见过傅景淮这个样子,以前的傅景淮开心的时候是太阳,不开心的时候是冷傲的冰山。

他一直是一个控制情绪控制的很好的人,几乎很多时候可以做到不动声色。

跟不要提他为她哭了。

傅景淮哪里会哭过,白苏最早和他在大学的时候,像普通情侣那样吵架,白苏吵着吵着就会哭的,但是傅景淮可都是那个理智的在给她讲道理的人。

此时傅景淮的眼神打在了白苏的心里。

她咬了咬下唇,别过脸去不再看傅景淮。

“你爱他,可是他不爱你,你难道不知道有个叫慕晚晚的女人存在吗?”

傅景淮冲着白苏说道。

白苏没有回这句话。

傅景淮又上前一步,他伸手便抱住了白苏,只是这一次开口的时候,语气收敛了一些的,他轻柔的说道,“苏苏,我不知道你这几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嫁给傅云霄,但是我知道你肯定不会是因为爱他。”

“给我机会,也给你自己机会,回我身边吧。”

白苏的整个身体都僵硬颤抖着的。

她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牙齿在打颤。

如果不是看到傅景淮的眼泪,她想她肯定可以强硬的拒绝的,可是,她现在却不知道能做什么反应。

男人熟悉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脖颈,这个男人的怀抱曾经让她贪恋,而这个男人的爱……

傅景淮是爱过白苏的,甚至,在傅景淮出国之前,他们都是最美好的爱情。

如果没有徐长舒的设计,如果没有那些事情她肯定还会在傅景淮身边的。

“苏苏,我爱你,我不可能没有你。跟我走吧,我可以不回傅家,不要傅家长孙的身份。”

这些话都太动情了。

白苏的眼泪不自觉的就流了下来。

她是真的爱过傅景淮的,她对这些话没办法无动于衷。

傅景淮抱了白苏好一会,见白苏没有反抗,才将白苏的身子转过来的,他看到白苏此时早就流泪了。

他急忙的伸手帮白苏去擦眼泪,后来直接改成吻去了她的眼泪。

白苏忘了要推开傅景淮。

她也忘了,傅云霄只是去拿一下车钥匙,很快便从门口走了出来。

白苏远远地看着傅云霄在盯着自己,他的眼神中酝酿着的情绪深不可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