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互换高H乱P 浪妇…呻吟嗯啊

封氏少奶奶?

将她赶出国内吗?

温暖暖看着江静婉那张嚣张跋扈的脸,心里嗤笑。

当年她不就是被江静婉逼的无处可去,在国内呆都呆不下去吗?可惜,时过境迁,江静婉现在再想肆意对待她,那是不可能的。

温暖暖俯下身,靠近江静婉低声道:“果然是视后,口气就是大!恢复能力也强,昨天订婚宴才被男人抛弃,今天就满血复活了?”

江静婉订婚宴大受刺激,晚上脱光都没能达成目的,现在竟被这样当面羞辱,她气血翻涌,伸手猛推温暖暖一下。

“你怎么知道这些?滚开!”

“啊!”

温暖暖顺势跌倒在地,捂着脸委屈的大声道:“江小姐,我不小心撞了你,是我的错,我马上道歉了,你却……我无故被打,当然要还回去这才看清楚是打了爱豆,我都跟你解释还又诚恳道了歉,你为什么还要推我,还说恶心我这样的粉丝,让我滚……”

温暖暖一脸的不可置信,还有被爱豆伤害的伤心欲绝模样。

江静婉都惊呆了,这女人在说什么鬼话。

她扭头才发现,竟有人在对着她们拍视频,显然是认出她了。

她慌乱极了,忙捡起渔夫帽戴上,看着还软在地上的温暖暖恨不能上去踹她两脚。

“怎么回事?”

这时一道熟悉磁性的男声响起,江静婉转头竟看到了封励宴。

男人穿着笔挺的深灰色西装,宽肩窄腰,身姿如松,携着令人畏惧的气场。

今天的他神情格外冷峻,却也更加英俊让人着迷,他站在医院这种嘈杂环境中鹤立鸡群,更显惊为天人。

江静婉莫名惊慌,她一点都不想要封励宴看到这个和温暖暖长相肖似的女人。

她冲过去挡住了男人的视线,“阿宴,你怎么来这里了?你是不是知道我来看我弟弟,所以来找我的?”

一定是这样,不然封励宴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想到封励宴来找她,江静婉心里有些欣喜,她伸手去挽封励宴的手臂,说道:“江鸣住楼上VIP病房,我带你过去。他看到你亲自来探望他,一定非常开心。”

封励宴是接到封老爷子的电话,代替爷爷来医院探望他一个老战友的,谁知竟碰上了江静婉。

他本是想躲开江静婉的,待看清地上倒着的竟是酒店那女人,他动作一顿,任由江静婉挽住了手臂。

虽然之前从身形没看出什么来,但不知为何,每次一见到这女人,心头那种强烈的怀疑和熟悉感就又翻腾了上来。

她若是温暖暖,看到他被别的女人挽着便不会无动于衷。

温暖暖看着并肩而立的两人,听着江静婉的话,双拳紧握,恨意盈满了双眸。

好,真是好啊。

她弟弟小瑾还在警局被关着,封励宴却来看江鸣了!

是不是所有对她温暖暖好的人,都该被这对狗男女踩进泥里去,狗男女才会满意!

“你那是什么眼神?”

封励宴一直都在注视着温暖暖,根本没看江静婉,此刻他突然抽出被江静婉挽着的手臂,来到温暖暖面前,居高临下死死盯着她,不放过她脸上一丁点细微变化。

温暖暖被他俯视,感觉糟糕透了,她扶着墙便站了起来,冲男人扯出一个冷清的笑来。

“鄙视,厌恶,看到垃圾的眼神咯。怎么?你是软妹币,还非得所有人都用爱的眼神注视你?”她翻了个华丽丽的白眼。

这女人竟敢如此讽刺他。

封励宴眸底阴霾,薄唇抿起凉薄弧度,抬手便攥住了温暖暖的手腕。

“你还真是牙尖嘴利不怕死!上个敢这样挑衅我的人,坟头草都两尺高了。”

男人声音阴恻恻,一般人早就被吓的腿软跪下了,若是从前绵软的温暖暖,也早温顺乖觉的大气不敢喘了,然而对现在的温暖暖来说,男人算个屁?

无爱则刚!

她冷笑一声,毫无畏惧的和他对视。

两人之间好似有火花碰撞,简直自成一方天地。

那边江静婉被封励宴甩开就有点慌,此刻见他不但和温暖暖对上了话,他竟然还主动抓住她,两人之间的感觉也完全不像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江静婉顿时如临大敌。

这女人……

该不会是昨夜和封励宴在一起的贱人吧!

她两步过来就又挽上封励宴,“阿宴,虽说这位小姐刚刚欺负了我,对我很不友好,可你也不必这样,你快放开她!你把人家手腕都捏红了!”

她说着上手去抓封励宴的手,封励宴却扫了眼温暖暖的手腕,率先松开了,他看向江静婉,似对她刚刚的话颇感兴趣,问道。

“她怎么欺负你了?”

江静婉立马眼眶一红,端的是楚楚动人,告状道:“她撞到了我,还打了我一个耳光,阿宴你看,我这边儿脸都让她打肿了,她竟然还冒充说是我的粉丝,还污蔑我推倒了她!”

封励宴微眯眼眸,目光犀利看向了温暖暖。

那就是不但对他敌意很大,对江静婉也是如此了,她若非温暖暖,为何会这样?

封励宴看着温暖暖的目光越来越幽深莫测,这让江静婉更不安了,她从没见过封励宴用那样专注的目光看过自己。

她上前拉住封励宴,急切又识大体的道:“阿宴,算了,跟这种没素质的人没什么好计较的,我们快上去看鸣鸣吧,他肯定在等我。”

然而封励宴却站着没动,男人身高一米九,体型是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他不动,江静婉哪里拉得动半分?

她咬唇瞪向了温暖暖。

这个狐媚子!

“看来你对我们敌意很大,为什么?”这时封励宴淡淡开口,质问温暖暖。

我们?

温暖暖尽管早已对狗男人没任何期望,还是被他的用词给刺了下,她冷笑。

“真搞笑,你们一个绑架我,一个不由分说打我耳光,我不对你们有敌意,难道还笑脸相对?”

封励宴这才留意到温暖暖的脸颊上竟也有红痕,她被江静婉打了?

他伸出手,无意识想去触碰查看她的脸。

江静婉脸色大变,上前一步挡在两人之间,“什么绑架?你认识我家阿宴?”

难道他们并非第一次见面?

她的直觉没错,这女人跟温暖暖长的那么像,果然也是骚狐狸一个!

温暖暖觉得太讽刺了,江静婉这个小三现在是在怀疑自己勾引封励宴吗?

她没说话,封励宴却突然扯过温暖暖转身便走。

“你干什么?放开我!”

温暖暖甩着手,可她力气和男人比实在太小了,只能被男人拖着往外走。

江静婉都被这一幕惊呆了,封励宴那个洁癖症患者竟主动触碰那女人!他还撇下她,拉着那女人走了!

“阿宴!你们站住!”

江静婉恨的跺脚就要追,却被助理彤彤拉住。

“婉姐,别追了,我们快走吧,好多人在拍……”

江静婉往四周瞧,果然刚刚才零星两个人在对着这边拍,这会儿好多人明显都认出她了。她再追上去纠缠被拍下来就太难看了,她可是国民女神,这视频发网上对她影响很不好。

她愤恨又不甘的瞪了眼封励宴两人离开的方向,匆匆戴好帽子口罩跟着助理离开,不忘厉声吩咐道。

“那些拍照录像的都处理好!”

彤彤见她神情阴鸷,忙道:“婉姐放心,我已经让保镖留下处理了。”

温暖暖挣不开男人拉扯,还指望江静婉能阻止呢,谁知她回头竟然瞧见江静婉离开的背影,她眉头皱起来。

江静婉这个白月光怎么回事,竟然眼睁睁看着她的男人拉别的女人离开?这也太让她失望了。

不过盯着江静婉的背影,温暖暖耳边又回荡起当年她说过的话。

“告诉你个秘密,你养母车祸并非意外哦。”

这几年,温暖暖也曾雇佣几家私家侦探在查这件事,然而却什么都没查出来。

当时江静婉这样说,到底是真另有阴谋,还是她只是故意激怒自己,好叫封励宴看到。

这个问题直到温暖暖被男人推进车里,也没想明白。

直到男人将她的手腕攥的微疼,她才回过神,看向了身旁浑身都散发着老子不爽气息的封励宴。

“你在走神?”封励宴气极反笑道。

他的语气带着几分不可思议,他头一次遇到能当他不存在,在他面前毫无心理负担走神的女人!

尤其他现在还在生气,这女人简直狗胆包天!

男人浑身冷冽气息,几年不见,他面容更俊美,气质也更沉淀,冷冷看人时周身所散发出的属于上位者杀伐果断的气息能让人轻易胆怯。

温暖暖竟有些不敢于他对视,她低头甩手,“你到底要干什么?我和你不熟,能不能不要拉拉扯扯?”

封励宴却没松开女人,掌心下女人的腕骨纤细柔软,这个粗细程度和温暖暖也太像了,他从她的身上能感受到熟悉的气息。

然而眼前女人从样貌到衣着却又和温暖暖不尽相同,性子和气质更是南辕北辙。

他盯着女人的目光犀利,仿佛能看透她一般,温暖暖手心都渗出了汗,挣扎的更为剧烈。

“你再不放开,我报警了!”

封励宴却忽而靠近她,男人气息陡然接近,温暖暖吓了一跳本能往后躲,结果竟被他顺势压在了车厢一角,他抬手撑住车门,温暖暖退无可退,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一张俊颜越凑越近。

“你做什么?”

空气都稀薄起来,空间逼仄,满满都是他身上侵略的气息。温暖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如临大敌。

封励宴盯着女人紧张僵硬的模样,薄唇缓缓勾起,他记得温暖暖那女人特别容易害羞,身体更是敏感的不行,每次稍微一碰就面红耳赤。

无论多少次,她在床上总有些放不开,娇羞青涩的模样能将人逼疯。

“温暖暖……”

他薄唇微启,唤出她的名字,嗓音沙哑似带着醉人的情意,很容易让人迷醉其中,卸掉心防,彻底掉进他的陷阱。

幸而温暖暖早有防备,看着男人半点温情都没有的黢黑眼眸,她蹙眉冷笑一声。

“我不叫温暖暖,先生,你怕是一直都认错人了。你如果是因这个人一再为难纠缠我,我建议先生去挂个眼科。”

温暖暖推开男人,转身去拧车门把手,这个男人目光太犀利,攻势太强,她感觉快顶不住了。

这样不行,再被他来几次保不住就得露馅。

然而她落在车把上的手却被封励宴倾身按住了,也因此他靠她更近,声音似在她的耳畔呢喃发出。

“既然不是她,你心虚什么?”

女人清冷无波的反应让他很失望,但是封励宴并没有就此打消疑虑。

当年那女人坠江,他紧跟着也跳了下去,然而当时是夜里,水下能见度很低,江水又急,他并没有找到她。

后来搜救船在那片江域搜找了两个月,一无所获。

所有人都说那女人早葬身江?喂了鱼虾,可他始终不愿相信,没有发现尸体,那就有可能还活着。

“谁心虚了!我都说了我不叫温暖暖,你也看到了我叫迟爱,需不需要再拿证件给你看?你到底还有完没完!”

温暖暖怒目回头,却因男人靠的太近,唇瓣差点擦到他线条分明的清隽下颌线,她皱眉靠在了车门上。

封励宴却蓦然抬手,竟去撩拨她披散在右肩的长发,“你是谁,自己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

温暖暖指尖微颤,她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她的右耳后靠近脖颈的地方有颗米粒大的红痣,这男人好像有什么红痣迷恋症,从前最爱亲吻那里,他这是要查看那颗痣!

“流氓!别碰我!”

温暖暖突然激烈挣扎起来,长发都散乱开,浑身都是抗拒。

她反应这么大,封励宴的眸光越发沉暗,男人抬手便压在了女人单薄的肩上,将她固定在车椅上,再难乱动。

“疼!”温暖暖左边肩膀动不了,半个身子都被他按麻了,便又扬起右手去打他。

男人强行攥住她手腕,“反应这么大?你在遮掩什么?”

温暖暖脸上都是乱发,一双眼眸从散乱的长发间愤恨的瞪着他,“哪个女人被欺辱了,都会奋力反抗!你以为你是谁?是个女人就要扑你才正常吗?自恋狂!”

封励宴嗤笑了声,不和女人再废话下去,右手大掌攥着她双手手腕固定在车顶,伸出另一只手便不由分说撩开了她的长发。

温暖暖气恨的咬牙,立马缩起了肩,夹起耳朵,像较劲般就是不给他看后耳那里,男人嗤笑了一声,竟冲她右嘴角亲了上来。

温暖暖惊吓不已,本能偏头向左边儿躲,顿时整个右颈项线被拉直,耳后肌肤就这样完全露了出来。

封励宴目光落在那里,瞳孔微缩。

男人盯视耳后的目光那样灼热,让温暖暖眼前晃过从前床上的亲昵。

而如今那些缠绵都成为尖刀,刺进她的心腹又被血淋淋的拔出。

一股克制不住的愤恨和怒火烧起来,温暖暖猛然挣脱开他,一巴掌朝着这狗男人扇了过去。

“够了!你太过分了!”

啪!

清脆的巴掌声落下,车厢里空气都死寂了。

前面驾驶座的罗杨在温暖暖冲自家总裁冷嘲热讽时,还瑟瑟发抖的坚持着,现在彻底不行了。

他感觉再被迫围观下去,他马上要被灭口了。罗杨哆哆嗦嗦伸出手,将挡板升了上去。

车厢里光线更暗了,封励宴却依旧死死盯着她的耳后,男人眼里充斥着不甘。

那里明明本该有一颗红痣的,可此刻却覆盖着一小片难看的伤痕。“没有红痣!你把那颗痣弄哪里去了!?”

他脸色极为难看,一双眼眸似蕴了一层血,即便挨了一巴掌,也似没有红痣消失带给他的冲击大。

他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温暖暖对上男人冷若鹰隼的嗜血眼眸,有那么一刻她感觉自己要死在这里了。

她咬着唇,死死忍住颤栗的恐惧。

“你有病啊!本来就没什么痣!你专门看别人伤疤,有没有点绅士风度!”

她愤怒的将头发又盖回去,将那处难看的伤疤遮挡的严严实实。

封励宴的目光却依旧盯着那里,男人眸光沉沉,像是想穿透发丝穿过疤痕,看到其下的皮肤组织才甘心。

“那伤疤怎么来的?”封励宴抬眸,清冷眼神盯视着温暖暖。

温暖暖撇嘴,不耐烦的道:“五岁时不小心被开水烫到了,你是查户口的?现在我能下车了吗?”

女人说的半点不犹豫也不心虚,封励宴似是相信了,他坐直身体,远离开她,冷声吐出一个字。

“滚!”

温暖暖攥拳,立马扭头拉开车门就下了车。

几乎是她刚甩上车门,车子就呼啸而去,喷了她一脸尾气,气的她咬牙切齿。

她抬手摸了摸自己耳后凸凹不平的肌肤,有些庆幸当时想到那颗红痣,心里一阵难受,就没给那里做植皮手术。

温暖暖呼出一口浊气,正准备拦辆车,柳白鹭的电话打过来,她接起,柳白鹭焦急的声音响起。

“暖暖,柠柠和檬檬有没有和你在一起?”

“他们在M国啊,你……”

“不是!他们回国了,昨天还来家里找我了!还在家门上贴了纸条留了电话,我昨天在T市有活动,才刚回来……”

温暖暖一听,只觉脑袋轰的一声都炸开了,她身体晃了晃,连忙拦了一辆车吩咐去翡翠湾。

而那边车里,气氛自温暖暖下车就一直充斥着火药味。

封励宴俊面沉寒,罗杨战战兢兢,直到车子开过一家药店,他才小心的提醒道:“总裁,需不需要我去买冰袋?”

封励宴的脸被温暖暖扇了一巴掌,虽然没落下掌印,但是那边脸明显有点泛红。

封励宴抬眸扫向罗杨,那眼神让罗杨瞬间后悔自己多嘴了。

就在他承受不住油门都踩不稳时,封励宴收回了视线,却是冷声道:“去查那个女人!”

接触的越多,他越觉得那女人可疑!

罗杨应声,还没松口气,便见后车座封励宴松了松领带,又道。

“昨天让你找的那个小鬼,你给我找去哪里了?”

他声音寒凉,心情明显不好到了极点,罗杨脚下一滑,车子差点追尾前车,他稳了稳忙道。

“总裁……那小孩很机灵,离开酒店时还故意躲开了酒店监控,好在最后还是通过路面监控找到了他……“

“重点!”封励宴不耐烦的打断。

罗杨忙道:“他最后进了翡翠湾就没再出来,应该是住那里,已经派人守在那里了,总裁现在要过去吗?”

封励宴正要点头,公司电话打来,他只好暂放下此事,吩咐回公司一趟。

而此刻,柠檬宝贝正坐在封老爷子餐桌上吃早餐。

“封爷爷家的牛奶真好喝!”

柠柠咕咚咚的喝掉大半杯牛奶,小嘴上沾了一圈白胡子。

昨天他在柳白鹭家门上贴了便签条,让干妈回来就找他们,谁知干妈竟一夜未归,好在被封老爷子收留。

被拍彩虹屁,封老爷子笑道:“你小子嘴倒甜,牛奶还不都一样?”

檬檬胖胖小手捏着个奶黄包吃的两腮鼓鼓,她摇头替哥哥回答,“不一样的!爷爷收留我和哥哥,食物都是善意的味道,所以才格外好吃!”

“对,要不是爷爷,我们现在就得在街上流浪了。”

封老爷子被哄的哈哈笑,直夸两个宝贝是小可爱开心果。

吃过饭,柠檬宝贝勤快的帮佣人一起将餐具送到厨房,就在这时封家的门被砰砰拍响。

柠柠跑过去开门,竟见柳白鹭一脸着急站在门外。

“干妈?”

柳白鹭打两个小家伙的电话也打不通,都快急疯了,还是查了小区监控才找过来。

此刻看到完好的柠柠站在面前,她伸手就拉过小孩抱住。

“你们真是反了天了!”

“干妈别担心,我和哥哥好着呢,爷爷对我们可好了。”檬檬牵着封老爷子的手过来。

柳白鹭冲封老爷子连连道谢,才拉着两个孩子离开,离开时封老爷子还不舍的让两个宝贝经常过来玩。

下了楼,柳白鹭又回眸看了眼楼上,总觉得那老爷子有点眼熟,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她给温暖暖发了微信,告诉她柠檬宝贝已找到,将孩子拎回家,让他们坐在沙发上就是一顿审讯。

五分钟后,听到小包子将做的事说完,柳白鹭顿时原谅了他们偷溜回来的罪行。

她哇哇尖叫着抱住檬檬和柠柠就是一顿爱的揉搓,“宝贝们你们太棒了!怎么那么聪明,木嘛木嘛!”

“嘿嘿,说不定现在全国人都知道封氏总裁是个大渣男了。”柠柠仰着头眼睛亮晶晶。

柳白鹭一听激动了,连忙拿手机翻找新闻,然而全网搜索个遍,竟一点爆料都没,倒是看到了她自己的最新花边新闻三两条。

“可恶!肯定是渣男施压全网封锁信息了。”

柳白鹭气的拍桌子,檬檬也无比失望。

柠柠攥住拳头,想不到那个臭爹地这样有手腕,昨天那么多宾客,竟还能搞定不让丑闻爆出。

他不甘心!

“看我的!哼,我要将丑闻发到封氏官网上去!”

柠柠打开行李箱抱出笔记本电脑,开机后小手噼里啪啦在键盘上就敲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