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小说 男女XXOO后进式真人动态图

顺着大长腿往上看,苏禾看到了一张熟悉的俊脸,她诧异的眨了眨眼,“霍司凰?你怎么在这里?”

霍司凰意味深长的看着她,“承恩他被人打进了医院,我过来看看。”

嗯?不会吧?

她把霍承恩打进了医院?

苏禾有点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呵呵笑了两声,“不知道是哪位英雄好汉打的,我去给她送锦旗,表扬表扬她。”

呵……她真以为他不知道真相么?

霍司凰眼里闪过暗芒,语气淡淡的反问:“知道承恩受伤住院,你这么高兴?”

“当然!”苏禾敛眸,毫不犹豫的点头,“仇人受伤住院,我不高兴,难道要哭吗?”

上辈子霍承恩杀了她,这辈子她得要慢慢的折磨他,让他失去最在意的东西,这样他会比死还难受。

捕捉到她眼里一闪而过的恨意,霍司凰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直接在她旁边坐下来,干脆转移了话题。

“你在上课时间跑来医院干什么?是哪里不舒服吗?”

“你看我壮的像头牛犊子,怎么可能会生病?”苏禾说着,嘿的一声笑了起来,“是苏念她受伤进医院了,说起来她跟霍承恩还真的是挺有缘分的,连住院都能在一起。”

话音刚落,一道人影快速的跑到她面前,扬起手就往她脸上甩,“苏禾,要是念念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赔命。”

只是巴掌还没落下去,就被霍司凰伸手截住了,他轻松的神情一收,眼神冷漠的看着她。

“苏夫人,注意你的身份,不要动不动就打人。”

“四……四爷?”

祝水芸没想到霍司凰也在这里,她有点不自在的后退了两步,“四爷,你要是知道苏禾她做了什么事情,也会气得想打她的。”

要是念念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就不是打这么轻松了,她是真的会让她赔命的。

苏念受伤跟这丫头有关?

霍司凰转头看向面无表情的苏禾,不知道怎么的,感觉心里有点不舒服,忍不住抬手拍了拍她的脑袋。

“方便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吗?嗯?”

抬头对上他平静的眼眸,苏禾的神情有片刻的恍惚,呐呐的问他,“我说了,你会相信我吗?”

在全世界的人都不相信她的时候,他会相信她吗?

“嗯!”

就这么简单的一个嗯字,却让苏禾的心狠狠的颤了颤,眼眶瞬间发红,要是上辈子她跟他有所交流,她的结局会不会变得不一样?

这丫头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的哀伤绝望?

霍司凰眉头紧蹙,握着她的手腕往电梯走去,准备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再慢慢听她说。

看到他的举动,祝水芸满脸震惊的愣在了原地,霍……霍司凰他不是不近女色的吗?他……他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等她反应过来想要追上去时,霍司凰跟苏禾已经进了电梯。

“你要带我去哪里?”苏禾疑惑的看着他。

“放心,不会卖了你的。”

“哦~~”

苏禾拉长了语调,整个人又恢复了元气,很是八卦的瞅着他,“霍司凰,你是不是恐吓过祝女士?她看起来好像不怎么想见到你?”

见她有心情八卦了,霍司凰的神情缓了缓,故意逗她,“你想知道原因?”

苏禾狂点头。

“嗯,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霍司凰朝她笑了笑,“那我不告诉你。”

其实祝水芸会不想见到他,是因为当年她向他大哥霍司景表白的时候,恰好被他看到了,所以……

苏禾:“……”

她抽了抽嘴角,眼神幽怨的看着他,“霍司凰,你这样会没朋友的。”

“是吗?”霍司凰抬手摁了摁她的脑袋,拎着她的衣领出了电梯,“走吧,小好奇!”

脖子被勒得难受,苏禾双手扒拉着他的手,“霍司凰,你是不是想要谋杀我,替你侄子报仇?啊?”

狗男人真的是太坏了,竟然用这种阴险的手段来对付她。

霍司凰见她的脸涨得通红,连忙松开了手,还帮她拉了拉衣领。

啪的一声。

苏禾拍开他的手,斜眼瞪了他两眼,“哼……再见!!”

珍爱生命,远离狗男人。

霍司凰垂眸瞟了一眼被拍红的手背,无奈失笑,真是个……脾气暴躁的丫头。

他把手插进裤兜里,抬脚跟了上去,“事情都还没说清楚,你跑什么?嗯?”

“我现在不想说了,要赶回学校找证据。”

她得要回去看看二楼转角处有没有摄像头?

要是有摄像头,事情就好办多了。

要是没有,她就得要另想办法了,

见她不想说,霍司凰也不勉强她,只说送她回学校。

对于这种事情,苏禾当然不会拒绝,她乖乖的跟着他上了车,笑眯眯的跟陈威打招呼。

“威哥,咱们又见面了。”

“苏禾小姐,你怎么也在这里?”陈威的眼里闪烁着熊熊的八卦之火,“你跟老板真有缘分。”

哦呵呵……看来老板真的要铁树开花了。

他太激动,太兴奋了。

缘分?孽缘?

苏禾瞄了一眼霍司凰,笑呵呵的转移了话题。

见他们两人聊得这么开心,霍司凰心里莫名的不爽,身上不断的释放着冷气。

他抬头看了一眼陈威,打断他的话,“专心开车。”

陈威顿时打了个冷颤,“是,老板。”

我的娘嘞,没想到老板还是个大醋桶,他不敢再跟苏禾小姐搭话了。

啧,暴君就是暴君,霸道!

苏禾撇了撇嘴,干脆拿出手机玩游戏。

霍司凰瞥她一眼,拿起文件,开始处理公司的事情。

听着耳边传来翻阅纸张的声音,苏禾侧头看去,看到的是密密麻麻的英文。

她的眼睛亮了亮,伸着手指戳了戳霍司凰的手臂,“霍司凰,你的英文是不是很好?”

霍司凰签下自己的名字,抬眼看向她,“有事?”

“有有有……”苏禾狗腿的笑着,“你可不可以辅导一下我的英语?”

原本她还发愁该怎么把英语给补上去,现在好了,有机会摆在她面前了,只要她紧紧的抱住就行了。

这丫头真现实,只要是有事求他,就会对他露出狗腿的笑容来,没事时,呵……

霍司凰捏了捏文件,狠心拒绝,“我没空。”

“四爷~您不要酱紫嘛!”苏禾挪了挪,挪到他旁边,对他嘿嘿的笑着,“您每天晚上帮我补一个小时的英语,我就给您做宵夜吃,怎么样?”

“不管您想吃什么宵夜都可以,饭,面条,甜品什么都行,我都会做,而且做的贼好吃,真的,不骗您。”

甜品?

霍司凰的手指不由得摩擦了一下文件,点头嗯了一声。

“要是您不喜欢,我……嗯?”苏禾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您……您答应了?”

“嗯!”霍司凰再次点头,“时间可能会比较晚,你能等吗?”

他下班的时间不定时,她能等最好,不能等就没办法了。

“能能能……”苏禾狂点头,给他发了一张好人卡,“四爷,您人真好,您一定能长命百岁的。”

嘿嘿~

她抱得粗大腿真不错。

以后她再也不骂他是狗男人了,再骂的话就有点亏心了。

好人霍司凰:“……”

他伸手把她的脑袋推开,“边儿去,不要打扰我。”

“是,爸爸!”

霍司凰的脸一黑,“你叫我什么?”

他有那么老吗?

虽然他是跟她爸爸同辈,但年纪是差了一大截的。

见他黑了脸,苏禾赶紧改口:“四爷,我叫你四爷。”

“以后不要叫错了。”

“好的,我记住了。”

哎……不懂网络梗的老男人真是惹不起。

这还差不多。

霍司凰满意了,微微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坐远一点。

苏禾二话不说的挪到车门边坐着,拿起手机继续打游戏。

可还没等她打完游戏,车子已经在学校门口停了下来。

霍司凰头也不抬的道:“下车,学校到了,有事情发微信给我。”

“收到!”

苏禾利落的把手机往口袋一揣,推开车门头也不回的离开。

不跟他说声谢谢?

霍司凰抬头看着她的背影,心里不爽的低骂:“小没良心的。”

而没良心的苏禾还没回到教室,就被叫去了级主任办公室。

她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汪琴尖酸刻薄的话,“主任,像苏禾那种毒瘤必须要开除她,不能继续让她留在学校,谁知道她下次还会做出什么恶毒的事情来?”

?

“我不同意!!”劳永丰板着脸反对,“在没有证据之前,谁也不能开除我的学生。”

他相信自己的眼光,苏禾是不可能随意出手伤人的。

汪琴斜眼睨着他,脸上挂着嘲讽的笑,“谁说没有证据的?王雪燕同学亲眼看到了,就是苏禾动手推的苏念。”

“像她那种毒瘤,劳老师你干嘛还要保她?是觉得13班还不够乱吗?啊?”

闻言,劳永丰气急,只是还没等他出声反驳,门口就响起了苏禾的声音。

“主任,我建议提高一中招聘老师的门槛,不然连一些阿猫阿狗都能来一中做老师,这教坏学生不说,还影响了一中的声誉。”

“苏禾!!”汪琴转头瞪着苏禾,怒喝了一声,“主任,你听听她说的是什么话?”

“像她这种不尊师重道,不团结友爱的学生,有什么资格留在一中?”

自从苏禾挑衅她之后,她心里就更加厌恶她了,遂想要趁此机会,直接把她赶出一中。

劳永丰见级主任沉下了脸,连忙对苏禾使了个眼色,“苏禾同学,快向汪老师道歉,这种事情你心里有数就好了,嘴上不要说出来,懂吗?”

这孩子就是年轻气盛,胆子大,什么都敢往外说。

不过他很欣赏她这种性子,跟他年轻的时候有的一拼。

噗……劳老师怎么这么搞笑呢?

要不是场合不对,苏禾真的会笑出来,她伸手掐了掐自己的大腿强忍着笑意,没什么诚意地向汪琴道歉。

“不好意思啊汪老师,我就是想跟主任提个意见而已,没想到你会对号入座。”

“说起来这确实是汪老师你不对,苏禾同学只是好心的跟主任提提意见而已,你干嘛要对号入座呢?

劳永丰说完这句话,赶紧转移了话题,“好了,言归正传,咱们继续说苏念同学不小心摔下楼梯的事情吧!”

哼……在他面前,汪琴休想欺负他的学生。

汪琴被他们气的差点吐血,她忍不住砰砰的拍着桌面,“欺人太甚,你们简直欺人太甚。”

她边说边看向级主任,“主任,这种事情你不管吗?”

这一个个的真的是太不省心了。

级主任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抬眼瞪着苏禾,想要拿她开刀,可随即想到苏英武捐给学校的东西,到了嘴边的话又硬生生的拐了个弯。

“苏禾同学,你老实回答我,苏念同学是不是你推下去的?”

见级主任没站在汪琴那边,苏禾松开了攥紧的手,摇了摇头道:“我干嘛要推她下去,我又不是吃饱了闲得没事干。”

“因为你嫉妒苏念同学跟霍承恩同学在一起了,所以就对她动了手。”汪琴见一招不行,又来第二招,“这些都是王雪燕同学亲眼看到的,不会有错的。”

“不错不错,汪老师的想象力这么丰富,要是去写小说,保证能一书封神。”

苏禾啪啪啪的鼓着掌,脸上的笑容却不达眼底,“其他废话我就不多说了,还是去看监控吧!”

她上来的时候已经看过了,二楼转角处是有监控的,完全可以通过监控来证明她的清白。

说到这个,汪琴眼里快速的闪过得意,幸灾乐祸的道:“那里的监控刚好坏了,看不到了。”

坏了?

这么巧?

苏禾眼露怀疑的盯着汪琴,“监控是什么时候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