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男生被老师摁着调教 林静公交车被做到高C

“你……你竟敢骗我们?”男人猛地跳起来,愤怒的瞪着苏禾。

“有什么不敢的?我不是已经骗了吗?”苏禾摊手,“你们能把我怎么滴?”

“臭婊子,你给我们等……”

砰砰两声。

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再次被霍司凰踹晕在地上。

苏禾:“……”

她眼神幽怨的看着他道:“年轻人,你不讲武德。”

“不是说好一人一个的吗?啊?”

年轻人霍司凰:“忘了!”

“呵呵……”

霍司凰侧头对上她的眼眸,挑了挑眉,“有意见?”

“没有!”苏禾摇头,在这位爷面前,她哪敢有意见?

就是……就是心里有一眯眯的不爽而已。

又深深的看了她两眼,霍司凰收回视线,走到男人面前,抽出他们的皮带,把他们绑了起来。

呼……霍司凰的眼神真的太有威压性了,吓死她了。

苏禾拍了拍胸口,跑过去踹了两脚男人,笑眯眯的问:“现在是不是要送他们去警察局?”

“不,你先去还车,再去警察局。”

“行,你在这里看着他们,我这就去还车。”

话刚说完,苏禾已经坐上小绵羊,飞快的窜进了巷子里。

霍司凰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的背影,掏出手机上微信,给助理陈威发了个定位。

【霍司凰:十分钟来到这个地方。】

【陈威:好的,老板!】

准时十分钟,陈威气喘吁吁的跑到霍司凰面前,“老……老板,我没迟到吧?”

幸好他还没睡觉,不然就错过老板的信息了。

“嗯。”霍司凰指了指还在昏迷中的男人,“他们交给你了,查一下他们以前做过什么坏事,拿到证据后再扭送警察局。”

“好的,老板你还有别的吩咐吗?”

“没了,你可以走了。”

再不走,苏禾就要回来了。

陈威应了一声,强忍下心里的好奇,走上前去像拖死狗般的把男人给拖走了。

他刚离开,苏禾就急匆匆的跑回来了,第一时间发现男人不见了。

“嗳……霍司凰,他们人呢?不会是逃走了吧?”

见她满头大汗,霍司凰微微蹙眉,“我已经让人送去警察局了。”

边说边转身往车子走去,“走吧,我送你回去。”

既然他说送去警察局了,苏禾也就不再多问,笑呵呵的跟他上了车。

二十分钟后,苏家。

霍司凰有点头痛的看着呼呼大睡的苏禾,冷声道:“苏禾,到了。”

然而睡得正香的苏禾,完全没听到他的声音。

抿了抿唇角,霍司凰伸手推了推她,“苏禾,醒醒。”

咚的一声响。

苏禾的脑袋直接撞到了车窗,痛的她嗷了一声,捂着脑袋怒吼:“哪个龟孙子想要害老子?”

龟孙子?老子?

霍司凰气笑了,“苏禾,你说什么?”

哟嚯……这声音真的是该死的熟悉。

苏禾迷糊的脑子彻底清醒,她鸵鸟般的不敢看向霍司凰,偷偷摸摸的想要推开车门偷溜。

我推……我再推……

车门纹丝不动。

完了,逃不了了。

苏禾心里哀嚎,慢吞吞的转头看向他,谄媚的笑着喊:“四爷~~”

眼神淡淡的睨着她,霍司凰冷笑:“继续推啊,怎么不继续推了?嗯?”

不气不气,这是她要抱的粗大腿,粗大腿,粗大腿。

苏禾在心里默念了三遍,脸上的笑容越发的谄媚,“四爷,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一次好吗?”

她双手合十抵在下巴,拼命的对他眨眼,“好不好嘛?”

呕……

这话说的连她自己都要吐了,真的是太恶心了。

“你的眼睛抽筋了?”霍司凰抬手推了推眼镜,“要不要我载你去医院看看?嗯?”

是谁说这丫头老实听话的?

她分明就是一只狡猾的小狐狸,很会审时度势。

你的眼睛才抽筋,你全家的眼睛都抽筋。

苏禾呵呵笑了两声,决定改变策略,“四爷,看在我还要早起去上课的份上,您能不能原谅我一次?”

“我以后绝不口误了,真的,我发誓。”

她举起了三根手指。

听到她说还要上课,霍司凰就不再为难她,只道:“记住你说的话。”

要是以后还敢在他面前自称老子,哼……后果自负。

苏禾点头如捣蒜。

咔嚓一声。

霍司凰开了锁,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苏禾快速的推开车门,像只兔子般窜了出去,瞬间窜进了苏家。

霍司凰:“……”

她是属兔子的吧?

窜的那么快。

兔子禾的速度确实快,现在她已经窜回到她的房间门口了。

打开房门,她正准备走进去,黑暗中就响起了一道幽幽的声音。

“你终于回来了。”

“嚯……”

苏禾被吓了一大跳,啪的一声打开了灯,在光亮中发现苏念坐在她的床上,正用怨念的眼神看着她。

顿时她就来气了,“苏念你是有病吧?三更半夜的不睡觉,跑来我房间干什么?”

“姐姐你呢?三更半夜的出门干什么?”

“关你屁事!”苏禾嗤了一声,手指指着门口,“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以后不准再来我房间。”

话音刚落,苏念的眼泪一下子滚出了眼眶,哽咽着问:“姐姐,你是还在生我的气吗?我不是已经按照你的意思向你公开道歉了吗?你还想怎样?”

她最讨厌的就是这句话,说的好像是她的错一样。

苏禾的脸色沉了下来,语带嘲讽:“霍承恩不在这里,也没有别的观众,你掉那点猫尿给谁看呢?”

她们都已经撕破脸皮了,还演什么戏?累不累?

苏念:“……”

她用力的抿了抿唇角,站起来走到苏禾面前,死死的盯着她看。

“姐姐,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陌生了?前天你还不是这样子的,怎么一下子就变了呢?

“你……你真的是我姐姐吗?”

“不是……”苏禾突然出手掐住她的脖子,转身把她抵到门板上,脸上露出阴森森的笑容,“我是鬼,回来向你索命的恶鬼。”

眼前的苏禾仿佛真的是从地狱里爬上来向她索命的恶鬼,吓得她脸色一白,挣扎着去扳她的手。

“姐……姐姐,你想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想要干什么?呵……当然是想要弄死你。”

对上苏禾充满杀意的眼眸,苏念的心狠狠地颤了颤,“你……你不敢的,杀人是犯法的。”

苏禾桀桀的笑了起来,附在她的耳边轻声道:“苏念,你要不要跟我打赌,看看我敢不敢?嗯?”

背脊猛地窜起一股寒栗,苏念浑身抖了抖,眼里露出恐惧,“苏……苏禾你……你疯了,你……你放开我,快放开我。”

看着像疯了般的苏禾,她是真的害怕了,害怕她一时冲动就掐死了她。

“是,我是疯了,被你们逼疯的。”苏禾掐着她脖子的手逐渐加大力气,“苏念,我再次警告你,不要再来招惹我,否则我直接让你下户口本。”

警告完,她的手用力一甩,直接把苏念甩到了地上,“滚……”

“咳咳……”

趴在地上的苏念,心有余悸的捂着脖子,她不敢再停留,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砰的一声。

苏禾关上房门,心情愉悦的拍了拍手掌,转身走到床头柜前,拿起一把剪刀进了浴室。

她看着镜子里留着黑长直发的自己,轻轻地扯了扯嘴角,“外婆,这辈子我不想再懂事了,只想做回我自己,希望您知道后,不要生我的气。”

说完她深吸了口气,抓起头发咔嚓咔嚓的一顿剪。

剪完后,她抬手摸了摸利落的齐耳短发,满意的笑了起来,“不错,这样打架方便多了,不会轻易被人拽头发了。”

苏禾对着镜子自我欣赏了半天,最后甩了甩头,“啧……我这该死的魅力。”

连她自己都要爱上自己了。

……

次日一早,苏禾背着书包下楼吃早饭,刚走到饭厅,就听到苏念惊呼的声音。

“姐姐,你……你的头发怎么剪得这么短?好丑!”

苏禾冷眼瞥了她一眼,“是吗?我倒是觉得挺好看的,至少比我留长发好看。”

她的长相是属于那种明艳而有攻击力的,之前留着黑长直发反而把她的这种优点给压下去了。

现在她把头发剪短了,露出了她整张脸,被遮住的优点一下子释放出来了。

想必苏念也是知道她这张脸的优点的,要不然也不会经常在她的耳边说霍承恩喜欢她留长发的样子,劝她千万千万不要去剪短发。

上辈子她就是听信了她的鬼话,留了一辈子的长发,这辈子……呵……别想再误导她。

苏念眼里闪过妒忌,伸手扯了扯祝水芸的袖子,“妈妈,你快看姐姐的头发,是不是很难看?”

抬眼看去,在看到苏禾那张雌雄莫辨的脸时,祝水芸的瞳仁猛地一缩,恍惚间好像看到了那个男人。

之前苏禾留着长发,她完全没这种感觉,现在剪短了头发,乍眼看过去就觉得很像。

祝水芸压了压心里的慌乱,对着苏禾怒斥:“谁让你把头发剪得这么短的?”

苏禾拿起包子咬了一口,轻飘飘的回了一句,“我的头发我做主,我爱怎么剪就怎么剪,别人无权干涉我。”

“好好好……你的头发你做主,那你三更半夜的跑出去野又是怎么回事?你外婆就是这么教你的吗?啊?”

“祝女士!!”苏禾阴沉着脸猛喝了一声,“在这个世界上,唯独你没有资格责怪我外婆。”

当年外婆不同意祝水芸嫁给苏英武,但她执意要嫁,甚至不惜要跟外婆断绝母女关系。

这让她们的关系变得很紧张,直到后来她被送到外婆家养后,才有所缓和。

不过那个优雅的小老太太很爱面子,不怎么收祝水芸给的钱,凭着她自己的一身本事养大了她。

要不是……要不是外婆出车祸去世了,她也不会出现在苏家,会一直陪着她的小老太太过一辈子。

想到这里,苏禾的眼眶红了起来,再次警告祝水芸,“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听到第二遍。”

说罢,拽起她的书包,转身就走。

“苏禾你给我站住!!”

祝水芸脸色铁青的对着苏禾的背影怒吼,“你今天要是不向我道歉,以后就不要回来了,苏家庙小供不起你这尊大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