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小说 新婚熄与翁公老张林莹莹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林菀看着地上的酒液,再回过头看见大卫的表情,总感觉好像没那么自然的样子。

“你的丈夫很帅气,”大卫笑着摸了摸鼻子,“看来我的出现打扰了你们,很抱歉。”说完也不等林菀回应,便直接转身走掉了,独留下目瞪口呆的林菀。

“我什么时候变成你老婆了?”林菀回过神来,看着悠闲的翘着二郎腿的安明问道,“玩笑开得也太大了吧。”

安明看着怒气冲冲的林菀,表情有些严肃,“你知不知道刚才你差点就中招了?我不是在开玩笑,只是在救你。”

林菀不信的瞥了瞥嘴。

安明努了努嘴,说道:“刚才那个人可不是什么真的努力好学的外国友人,而是纯粹跑过来猎艳的,而且用的手段相当下流。”至于怎么下流,安明看着地上残留的酒液的鄙夷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林菀还是不怎么相信,明明看起来那么阳光的一个人,怎么会用下药这么下流的手段,“你怎么知道?莫非你见过?”

安明点点头,“你这边失败了,他大概会换一家酒吧再找一个对象,你想不想去看看?”

“才不相信你,”林菀翻了个白眼,“酒是我自己点的,之前也喝了半杯了,到现在都没事,怎么可能就被人下了药。”

安明也不恼火,只是幽幽的问道:“酒是你点的,你之前也喝过没错,但是在他跟你聊起来之后,你有时时刻刻注意过你的酒杯吗?”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谁会在跟人聊天的时候还时时注意自己的酒杯什么情况啊,林菀连回答的意思的没有。

“那这样,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情可做,不如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安明也不多做辩解,笑着跟林菀做出邀约。

经历过飞机上的事情,林菀直觉的就不想跟他做什么赌约,就跟鸡永远不想跟狐狸有交集一样,她也不想跟这人有什么交情。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很危险,最好还是远离的好。

“你不是觉得我冤枉了那个男人吗?”安明像是看不出林菀表情里的拒绝,“但是我这人在美女面前最讨厌做了好事没人领情了,怎么都要洗脱自己的冤屈才好,你觉得呢?”

言下之意,如果林菀不答应,他就会一直缠着她的意思。林菀在不理会他,接下来身边一直跟着一只狡猾的狐狸与只是跟他完成一个赌约之间犹豫了一下,“如果我赢了呢?”

“如果你赢了,我答应你一个要求,无论是什么样的。”安明自信满满,完全不担心自己会输,“但是如果我赢了,我要求接下来跟你在一起,一起度过整个假期。”

这么胸有成竹?林菀心里有些没底,难道那人真是个人面兽心的混蛋不成?不过:“如果我的假期只剩下明天最后一天了,你说话也算话吗?”

安明点头,脸上狐狸一样的微笑要多明显有多明显,“哪怕只剩下一个小时,我也心甘情愿。”当然,今天才到的普吉岛,再怎么短暂的假期,也不可能明天的到期的。而且赌约说的是接下来的整个假期,可不是在普吉岛的整个假期。

林菀还不知道自己给自己挖了多么大的一个坑,心想大不了明天就订机票换一个地方度假,便没怎么犹豫的就答应了。

安明满意的结了账,带着林菀径直往酒店外面走去。林菀这才知道,除了酒店附带的小酒吧,外面的酒吧其实更多,而且,从走到酒吧街,到一家一家走过来,发现之前对于这边的酒吧的印象又被颠覆了。原来并不是这里的酒吧有多么的具有地方特色,几乎没看见色情的发展,而只是也许因为那家酒吧是在酒店的管理之下的,外面的酒吧其实跟国内区别并不大,从事色情行业的也不少。至少自从走进这家街道以来,她就在好几家酒吧外设的玻璃外面隐隐约约看见了脱衣舞表演之类的东西,还有一些明显是从事某些工作的女郎,用勾人的眼神勾引着进入店里面的男客人。

“你好像对这些很熟悉?”林菀不想看太多这些东西,只好跟目前唯一看起来有几份熟悉的安明搭话,“而且知道这里挺多的小秘密。”

安明看了尴尬的林菀一眼,说:“称不上多熟悉吧,来过几次,不过纯粹是来度假的话,还是第一次。”

林菀点点头,这时候对于赌约的输赢已经心里有数了。光看安明这么熟门熟路的样子,指不定都已经撞见大卫这么给人下套好几次了也说不定,倒是对于去证明事情真相的兴致降了下来,“既然你知道大卫的事情,那为什么还放任他继续这么做?还有,既然你都知道,那当地警方就不管管吗?”

安明停下脚步,故意歪曲重点:“看来还没开始证明,你就已经认输了?那我是不是可以跟你商量一下我们接下来的行程了?”

林菀叹了口气,不允许他偏离话题的中心,强硬的扭回来:“如果你不解释清楚的话,我还是不会跟你一起度过接下来的行程,谁知道,你会不会是第二个大卫,只是手段更加高端罢了。”

安明还是笑,举手做投降状,“好吧,其实这个大卫在当地还是有几分背景的,这里的警方不太敢得罪他背后的人。而且他下手的对象又都是一些……”他顿了顿,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且不说东方女人对这些东西本来就有着比较偏执的坚持,真的被骗了,大多数也会选择不声张,忍气吞声了事,就算有那去报警了的,游客游不可能长时间停留,到最后最多也就是落得一个雷声大雨点小的结果,自然也就没什么人能管得了他。

林菀皱着眉头,完全不敢相信还有这样的内情。毕竟在中国,对于对待外国人的违法事件还是非常重视的,毕竟这牵扯到的是国家的形象问题,没想到到了国外,居然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大使馆也管不了这些事情吗?”

能管,”安明说,“不过到最后的结果无非就是赔偿了事,他家并不缺钱,他做这些事情也不过是为了满足他变态的欲望而已。”

林菀停下脚步:“那我现在跟着你去证明也没什么意思,反而还影响心情,我先回去了,你自己好好玩。”说完,转身就想离开。

安明却拉住了她的手,说:“可是这次不一样,我保证,你可以看到他得到教训。”

林菀疑惑的回头看他。

安明只好无奈的举手投降:“其实我这次遇见你也不算偶然,而是就是跟踪大卫才遇见了被他当做目标的你,嗯,本来只打算看一个热闹的。”

林菀问道:“你不是说他有些背景?”

安明点了点头,“但是背景也有靠不住的一天,他做事情这么嚣张,几乎算是毫不掩饰,那可想而知他背后的人的行事风格,被人盯上只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林菀说:“那你又是什么身份?还是我被卷进了一些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里?”

安明点头,“对,逆卷进了我的事情里,所以我才要一直跟着你。”

林菀不着痕迹的离开了他几步,在两人之间拉开了安全的距离,“什么事情,或者是我无意间动了,或者拿了你们什么东西,你说出来,我马上拿给你们。”不过回忆起来,好像她从遇见安明一直到现在,并没有任何拿了什么东西的印象,总不可能是他们趁他不注意暂时放了什么东西在她身上,借她弄了进来吧?想想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林菀后退几步,安明就往前走几步,将林菀的手重新抓在手里,邪魅的笑道:“已经晚了,东西你已经拿走了,也还不回来了。”说完,也不顾林菀的挣扎,拉着她径直进了不远处一家酒吧,“乖,事情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现在你乖乖看戏,等这件事情完了,我们再来解决我们的事情好不好?”

林菀看着自己被抓的紧紧的手,“你就不怕我坏了你们的好事?”

安明很笃定:“你不会。”

她确实不会!林菀撇嘴,一个以迷奸少女为乐的人渣,不管是什么人要找他的麻烦,她都乐见其成,即使这人算计她并没有成功也一样。

两个人各点了一杯果酒,坐在角落里安静下来,看着吧台那边正在跟一个东方女人聊天聊的正起劲的大卫。

“你看,他刚才就是这么给你的酒动手脚的。”安明凑到林菀耳边,轻声提醒,“人高兴的时候,自然也就不会想到注意观察自己身边的一些小东西,是最方便他下手的时候。”

林菀顺着他的指点仔细观察,果然发现那个东方女人被大卫逗得哈哈大笑,根本没注意到大卫原本一直只是虚虚搭在吧台边缘的手轻轻的拂过她的酒杯,有什么东西被撒了进去,泛起一些微小的气泡,很快消失不见,要不是有心留意,谁都不知道这时候这杯酒已经是一杯有问题的酒。

之后等女人笑够了,大卫举起酒杯示意了一下,率先喝光了自己手里的酒,说了一句什么,果然,那女人也跟着拿起了酒杯。

林菀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脚步一动就想上去阻止,结果却被拦了下来,安明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身后,在林菀站起来想走过去的瞬间一把抱住了她,两只手紧紧的扣住她的腰,嘴唇几乎贴着她的耳朵,说话的气息直直的吹进了她的耳朵里,“嘘,别激动,那女人不会有事,我保证。那个药我朋友调查过,只是喝了会让人浑身无力,没其他作用,乖,安静下来。”

林菀忍着浑身因为安明的亲近泛起的鸡皮疙瘩,挣扎了几下完全不懂动他分毫,只好放弃的放松了浑身的力道,这样的距离,这样的接触,已经让她无法全心关注那个女人的安慰,以前郑平这样搂着她,也并没有让她像今天这样觉得浑身酥麻,起鸡皮疙瘩的反应,先不管那个女人的处境,她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被安明下了药,“你放开我。”

谁知道安明就跟一个无赖一样,仿佛抱上了瘾,脑袋下移,居然用鼻尖拱了一下林菀的脖子,嘴里说着轻佻的话语,“平时真的没看出来,你的腰居然这么细,身上的味道也让人闻着这么舒服。”

林菀皱眉,“你该不会带着我来看大卫被教训是假,想趁机跟他做一样的事情才是真的吧。”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即使拼了这条命,也会让这男人有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如果可以的话,”安明仿佛感觉不到林菀周身冒出的危险气息,“我保证,我会很温柔,你会很快乐。”

身体被束缚住,脚可还是自由的,林菀怒极反笑,“是吗?”话音刚落,穿着尖尖的高跟鞋的脚已经一脚踏在了安明的脚趾的位置上。

脚趾头被高跟鞋的鞋跟砸一下那可不是说着玩的,疼痛快速传到大脑,安明的表情都扭曲了,手自然也因为疼痛条件反射的放开了。

林菀一眼都懒得给他,一获得自由就快速向门口跑去,不过穿着高跟鞋速度就不可能有多快,还没跑出去多远就被安明追到了。两个人很快拉扯起来,引来了周围人的注意,不久前才在安明手里吃过亏的大卫甚至给了安明一个调侃的眼神。

“我错了亲爱的,你别生气,有话好好说,”安明这一招看来是用不腻了,故技重施的摆出一脸深情的样子,“我不该乱说话,也不该看那些舞娘的,我心里只有你,你相信我。”从神态到表情,无一不在显示着一个在哄闹脾气的苦逼男朋友的形象,尤其长得还这么帅,路人对他的好感度就更高了。

有些听不懂中文的,有那懂中文的八卦者在旁边解释了一通,便都露出了然的表情,兴致盎然的看着他们两个拉拉车型和,丝毫没有上前帮一把的意思,甚至还有人起哄这在旁边用英语说着什么拖回房间上一次就完事了,小情侣吵架床头吵床尾和,有什么事情么么哒一顿就完事了,比什么都有效。

林菀差点没被气死,更气的是安明真的强行将她抱了起来,随意给服务生丢了结账的钱,便带着她大摇大摆的离开了现场。

“你不要害怕,”感觉到怀里人的身体都僵硬了,安明苦笑着将她逮到一个不起眼的街道角落放了下来,“我只是开个玩笑,嗯……看来确实太过了,对不起。”

林菀用力从他的怀里挣脱了出来,拖后几步,看着他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不信任,姿势戒备,好像只要他敢有异动,就随时会在给他一脚的样子。

安明条件反射的缩了缩之前被踩到的那只脚,说:“好吧,接下来我保证不会再有任何过分的举动,咱们还要不要继续跟着大卫?”

这时候再跟他在一起,那就是脑子有坑。无论大卫的事情是真是假,现在她也已经没有丝毫的兴趣去管去看了。林菀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不用了,你跟你朋友自己去就好了,我累了,想回去睡觉了,不用你送,我自己回去!”

说完,警惕的看着安明,防备的后退到确定安明追不上她了才转身大步离去,快速的消失在了人海里。

安明看着林菀落荒而逃的背影,兴味的舔了舔嘴角,护理班的眼睛半眯着,“明天再见。”

“真的感兴趣了?”确定林菀的身影已经完全看不见了,街角杂物的阴影处传出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出来吧,她走了。”安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玩世不恭的靠在墙壁上,“林家到底怎么得罪你们了,要花那么大的代价来整他们?”

男人瞪了他一眼,“拿了钱就只需要好好办事就行了,其他的,没必要多问。”

安明对于他的威胁不以为然,说道:“要是只是为了盗取商业机密,以我的能力,只要进了林氏,可以说根本不需要花费多大的力气就能弄到,何必要绕这么大的一个圈子?”

“仅仅只是整垮林氏,又怎么能消我的心头之恨?”男人的声音充满阴霾,“我要他林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安明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可怜还是嘲讽的说:“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跟林氏又怎样的深仇大恨,但是为了这个,将自己卖给那样一个魔鬼,你真的丝毫不后悔?”

男人对于安明的话丝毫不以为意,反而鄙夷的瞥了他一眼,“如果我没有卖了自己,还是一个一贫如洗的穷小子,你会为了我的事费心费力?现在还出卖色相?”

安明搓了搓手上的鸡皮疙瘩,“别误会,我答应你的计划去追求林小姐,可不是因为钱,只不过是为了还那人一个人情而已。我劝你也不要太相信他,免得到最后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男人满不在乎,“我早就已经是一滩烂泥了,还会害怕失去什么?无非一条贱命而已,我才不怕。倒是你,我告诉你,管好自己的心,别忘了你是为谁办事的。”

安明翻了个白眼,“我办事,你放心。小爷万花丛中过,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还要你来操心。”

男人撇嘴,“你自己知道分寸就好。”说完,人又完全隐身入了黑暗里,脚步声渐行渐远,慢慢的消失在了这条不起眼的小巷子里,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

安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一转身换了一家酒吧钻了进去。夜还那么长,那么早就睡去,实在是太浪费这精彩的人生了,还不如找个乐子,玩个筋疲力尽来得好。

而林菀回了酒店也没有真的睡觉,今天晚上一晚上的经历实在太过于刺激,先是差点被人下药,虚惊一场,然后因为一时的不谨慎跟着安明出去完成所谓的赌约,又被调戏或者其实案名当时确实也有那个意思,简直就是不断地在被人调戏中度过了普吉岛的第一晚。

深深觉得这个所谓的蜜月岛屿其实跟她气场不和,从飞机降落到现在就没发生过一件好事,林菀觉得再多呆一天都是受罪,当下就忍不住开了电脑查看最近的航班。不管是去哪里都好,总之只要能离开这个鬼地方,躲开似乎无处不在的安明,那么就哪里都是安全的。

无奈这次出门在外就好像是被打上了不顺的标签,无论做什么都无法顺顺利利的完成。林菀面无表情的盯着屏幕上现实的航班,无论去往哪里,无论那一个时间节点的机票,居然全部显示的是已经卖完的显示。听说过公交车、地铁火车之类的有挤爆的场面的,就没见过飞机还有全部满员的!

林菀又打了个电话到了航空公司,那边的客服显然对于这一情况觉得很是诧异,仔仔细细的又比对了一下购买信息,遗憾的表示这确实是实实在在的卖完了,并不是系统显示错误,林菀要是想要离开普吉岛,最快的飞机也至少要到后天了。

林菀:“……”她已经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来表达自己现在的心情,只好定了后天的航班,然后扣掉电话,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爬上床用被子将自己紧紧包裹住,假装自己还是在家里,而不是在这个天生跟她不对付的普吉岛。

一夜无话,前一晚的经历实在太糟心,林菀便不想再出去, 免得又遇到什么糟心事,早上起来简单洗漱了一下,叫了客房服务,让他们将早餐送来,便打算随便找点什么事情把这一天打发掉。

电话打出去没多久,客房门就响了,林菀打开门,站在门前的却不是酒店的服务人员,而是安明。

“早上好,我美丽的林小姐。”安明行了一个中古世纪骑士对公主的礼数,“愿你昨晚有一个好梦。”

林菀直接退后两步就想把门关上,就连为什么安明会知道她住的酒店还有酒店房间号都知道都不想问了。

“将客人拒之门外可不是一个美丽的淑女会做的事情。”安明用手撑着门,笑得非常欠揍,“我是来实现咱们昨晚的赌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