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头看我是怎么弄你的视频 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小说

“爹爹……不要……”

少女挣扎着想要往后退,却被两边的婆子一把按住,婆子不由分说地捏着她的下巴将汤药粗鲁地往里灌,很快,她的腹中传来一阵剧烈的绞痛,身下涌出大片大片的鲜血。

少女颤抖着朝男人伸出手,声音凄哑,“好痛……爹爹救我,我是清白的,我没有怀孕……”

男人站在少女面前,冷眼看着她惨烈的模样,却是不为所动,转身离去时,声音更不带一丝温度。

“我殷怀远没有你这么不知羞耻的女儿。”

“从外面把门窗都封死,一个月后再对外宣称病故。”

殷苒苒不可置信地看着男人的背影,惨白的脸上满是绝望,她不相信她的爹爹就这样放弃了她。

明明,她是被陷害的。

眼前已经陷入一片黑暗,她的耳边似乎又传来继妹那带着恶意的低笑声,

“姐姐不知道吧?平远候夫人上门退亲,爹爹已经决定由我代替姐姐与世子哥哥成婚。世子哥哥说了,似姐姐这般不知检点又水性杨花的女人,就算是送上门给他做妾,他也不要!”

不!珵睿哥哥不会这样对她的。

“姐姐说的没错,你确实还是清白之身,你也没有怀孕,是我娘买通大夫说了谎,爹爹让人给你灌下的药也不是堕胎药,而是……毒药。”

不……爹爹救我……

“不过是个丧母的长女,凭什么跟我抢珵睿哥哥,这就是你的下场。”

爹爹……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我好痛……

深夜,两个健壮的老仆将一个裹着草席的尸体从殷府的后门悄悄抬出,装上牛车后,将尸体送到了城外的一处山岗。

“啧,堂堂一个侍郎千金,居然做出未婚怀子这样的丑事,怪不得死后连祖坟都进不去,真是造孽。”

“别这么多话,赶紧将人处理了,真晦气。”

天边响起阵阵闷雷,眼见大雨将至,两人加快动作,将那尸体草草掩埋便匆匆离去。

不多时,大雨倾盆,一道紫雷划破天际猛地劈在那随意掩埋的土坑上方,下一秒,那原本被雨水冲刷平整的土层上,一只瘦削苍白的手突地破土而出!

……

五年后,雍京城。

一行十数辆的华盖马车自官道缓缓而来,绕过一旁大排长龙的入城队伍,径直停在了城门口。

一名身穿粉色绸衫的美貌侍女自为首的马车而下,款步走到守城兵跟前,从袖中掏出一块牌子及一小册文书递上。

“我家小姐乃岭南皇商,此番进京为皇后娘娘献寿礼,这是我们一行的通关文书,还请官爷放行。”

为首的城门卫觎一眼面前的少女,张嘴时嘴里带着些微的酒气。

“此处乃雍京城,皇城重地,岂可随意放行?”

说着,又看向那十数辆拉绸环饰的马车,看到那马车上挂着的“瑞”字,想起京中传言岭南瑞商的当家容貌极美,人称岭南第一美人。

城卫兵心头微痒,又喝令,“车上何人,统统下车接受查检!”

侍女见那城门卫不由分说便走到为首的马车前,忙将人拦下,“官爷,车内乃是我家小姐及一众家眷,实在不便……”

“还不给爷让开!爷这是在办差!”

侍女面露不满,还要再拦,就听身后的马车里突然传来一声轻唤,“银粟。”

声音不大,却如空谷玉泉,轻灵婉尔,于一阵吵嚷中,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闻声看去,就见为首的马车车帘被缓缓掀开。

入眼只见一抹白皙细腻,指节如葱,柔荑秀美,让人不由想要多看两眼。

顺着那双柔荑往上,便见一节白皙皓腕裹着一抹浅绿,那袖口绣着竹叶,清丽而爽直,却不似一般女子会绣的花样,而随着帘子掀起,女子的相貌终于落入众人的眼中,一时满堂艳色。

女子约莫十八九岁的模样,雪肤凝脂如玉,蛾眉螓首如画,五官精致得仿佛从画中走出,只见她杏眸清浅,神态略显慵懒,淡淡一扫,便叫人无法移开目光。

女子正是殷苒苒,只是灵魂却已换成了来自未来世纪的殷苒。

殷苒本是十三区中最受瞩目的天才配药师,二十六岁就获得多项新医学成果,五年前却因意外卷入一场风暴丧生,就此重生成了殷苒苒。

“官爷可是要查车?”

她的声音清懒,显得十分好说话,为首的城门卫心神一荡,他三两步上前,一双眼直勾勾盯着女子,脸上带起猥琐的笑。

“正是!皇后千岁诞将近,京中下令严密排查,还请小姐下车,我要亲自为小姐搜身。”

这话一出,银粟顿时一脸怒色,这人真是好不要脸!

从未听说过入城还要搜身的,分明是别有居心!若今日真的被当众搜身,小姐势必名节尽毁。

入城的队伍中亦有人愤愤不平,想要上前,却又被旁边人拉住。

毕竟这里是雍京,就算是城门小官,那也是个官啊。

众人反应各异,唯有当事人面上不见半分羞恼,杏眸轻转,嘴角似笑非笑,半晌轻吐一声,“搜身啊,我怕你后悔。”

那城门卫本是世家子弟出身,因为犯错才会被贬来看守城门,心中本就郁郁,如今酒气撞上这样的美色,哪里还想到其他,闻言更是哈哈笑,

“那你倒说说,你要怎么让我后……”

悔字尚未出口,就见女子身后的马车突然飞出一个小小的身影,身形极快,眨眼前便飞掠到了那城门卫的跟前,抬腿冲着那张脸就是一连串的飞踹。

城门卫尚未反应,脸上就被踹了足有十数下,连还击的力气都没有,直接就被踹翻在地。

而那道小小的身影在踹完人后便是旋身一跳,直接跳到了殷苒苒所在的马车顶上,众人这才看清,那竟是一个只有四岁左右的小童。

还带着奶膘的小脸是难掩的精致好看,此时却横眉怒对,威风八面得宛如一个小大人,冲着地上的城门卫,张口就是一串霸气的小奶音,

“谁敢欺负我娘亲?!就地打死!”

路人忍不住发出一阵惊呼,既感慨女子已经成亲生子,又惊羡这小团子简直是又奶又霸气。

然而还没等他们发出感慨,就见后头的车窗里竟又冒出另一个小脑袋,跟马车上的小团子竟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奶音很是不嫌事大,

“四宝,打死他!”

众人惊呆。

竟是双胞胎!

“这得是多大的福气才能生出这样一对双胎啊……”路人的感慨刚刚发出,就见另一辆马车内,再次探出一颗一模一样的小脑袋。

“四宝好腻害!”

紧接着又是一颗,“四宝!你又跟我抢!”

又一颗。

路人几乎都看呆了。

这这……

居然是五胞胎?!

这怎么生的?

众人还没从震惊中回神,就见最后方马车又走出一个小团子,小奶音略显严肃地命令,“二宝,三宝,四宝,五宝,六宝,都回车里坐好。”

“……”路人惊掉的下巴已经合不拢了。

这这这这?

六、六胞胎?!

殷苒苒看着地上俨然被踹成猪头的男人轻轻啧了一声,“就说你会后悔。”

这六只崽崽,连她这个当娘的都不太敢惹。

五年前,殷苒苒重生时继承了原主的全部记忆,自然清楚原主当时没有怀孕。

这几只崽崽,完全是个意外中的意外。

……

当时殷苒苒从土坑中爬出,发现那碗毒药的毒性猛烈,若不解毒恐怕得再死一次。

好在她的介子医疗空间也跟着她一起穿越到了原主身上,殷苒苒利用医疗系统扫描分析了毒素成分又做了药配,却不想,因为那毒药取自现代已经绝迹的毒物,成分过于复杂,殷苒苒按着相近的药理去解,结果导致部分药性相冲,反而激发了类似媚药的副作用……

为了自救,殷苒苒只能在山里胡乱找了个男人,睡了。

咳……

即便过了五年,她依旧记得当时的情景。

那时她在山里横冲直撞,本以为希望渺茫,结果却意外在林间发现一辆无人的马车,而马车里,还躺着一个男人。

男人显然也没想到突然有个人就闯进了他的马车,偏偏当时他因内伤正在运功疗伤不能轻易停止,就那样被殷苒苒直接扑倒了。

之后的事,就是马车持续一个多时辰的吱呀震动。

当时车内一片漆黑,殷苒苒也看不清男人的长相,但从轮廓和骨相来看,对方长相应该不差,更重要的是身材也好。

她当时认真摸了,不多不少八块腹肌。

嗯,小腰还特别有劲……

想起那晚,殷苒苒耳尖不由自主地微微发烫,没有注意到后方,一辆金顶缀玉的马车不知何时停在了人群之外。

车内,一道低哑沉敛的男声传出,语气冷肃却好听,“前方何事?”

身穿黑色劲装的侍卫骑马踱到窗边,恭敬回话,“回主子,是城门卫拦下了一行皇商。”

“聒噪。”墨景桁低吐一句,似有不耐。

“属下即刻处理。”

侍卫说着便要拉马上前,就听前方又是一阵骚动,车内,墨景桁耳尖一动,忽的开口将人唤住,“等等。”

……

地上,被踹翻在地的城门卫只觉得面上已经痛到变形,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打了,也顾不得追究出手的人到底是几岁,爬起身就怒喝,“大胆贼人!来人!来人!”

身后的城卫兵见状也纷纷拔刀戒备,周围人纷纷退让,殷苒苒已从回忆中恢复了一派淡定,心底在让四宝把人揍翻,自己把人毒翻之间犹豫了两秒,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低头在怀里掏了掏,最后掏出一块刻着虎纹的青色令牌。

“此乃骠骑将军令,谁敢放肆!”

令牌一出,原本还气汹汹想要上前的城卫兵都僵了僵,众人面面相觑,犹豫不敢上前。

骠骑将军是谁?

当年千里走单骑,凭一己之力杀入敌营并夺下敌方统领首级,尸山血海里闯出来的人物,大渊名副其实的第一悍将!

正因有他十来年的驻守南蛮,南蛮才得已太平,这人虽常年不在京中,京中却没人不知道这位的威名。

可据说骠骑将军唯有一女,两年前已嫁入永安伯府,这位小姐又是什么人?

季宏广,正是那被踹成猪头的城门卫,他出身永恩伯府旁支,姑堂姐乃是当今的太后的亲侄女,当今的贵妃娘娘!因着这层关系,他向来不将人看在眼里,如今虽然被贬成了城门卫,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踹成猪头,这事就不可能这么算了。

“你说骠骑将军令就是骠骑将军令吗?!老子还是永恩伯府的人!这令牌一定是假的!都给老子上!”

他扯着猪头脸喊了一声,周围有几个小兵动了动,但还有一些还站在原地观望。

殷苒苒似乎嫌坐着探身的姿势不舒服,干脆在丫鬟的搀扶下走出马车,就那样站在车架上,而直到她端端正正地站在众人面前,那一身高挑从容的姿态更叫人挪不开眼。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几人,一头青丝在阳光下仿佛散发着光亮。

“是不是真的,一验便能知晓,你们连验都不验,可见也没将这令牌放在眼里。”殷苒苒说着,忽然露出一个略显忧伤的模样,

“可怜骠骑将军多年来在外征战保卫家国,他怕是万万没想到,京中官员对他如此不屑一顾,所谓上行下效,区区城门卫就如此态度,可见京中乃至皇族对于十万边关将士都不看在眼里,既然如此,我会转告将军,从今往后,这雍京城的城门,不进也罢……”

殷苒苒声音不小,语气中的悲悯与愤慨毫不掩饰,说话间就把几人对她一行的态度拔高成了京中权贵对十万边关将士的态度。

这要是再让她说下去,季宏广说不定就成了挑拨大渊朝官员与将士的奸佞了!

“你、你你胡说八道!简直妖言惑众!我何曾……何曾……”

季宏广有些慌,这样的话若是传到上面人的耳中,只怕他这个城门卫都要到头了,许是怕什么来什么,只听一阵马车轱辘声近,季宏广睁着眼细看,便看到那金顶玉缀的马车,以及马车前标识性的一个“烈”字。

“本王听着,倒是不无道理。”

男人低哑的嗓音透过精致华贵的车帘传出,即便不曾露面,却也叫季宏广在内的一众城门小兵脚下一软,齐刷刷跪倒在地。

“烈、烈王殿下!”

烈王墨景桁,当今圣上唯一的胞弟,大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超品亲王。

据说十二年前,永王谋逆,皇廷内乱,先皇与还是太子的当今被困皇宫,是年仅十六岁的烈王带兵一路杀入皇城,于上千叛军之中成功救下先皇与太子,动乱平息后,更一路扶持太子助他顺利登上帝位,此后便成了大渊王朝最不能招惹的存在。

都说天家无亲情,但这些年看下来却并非如此。

宫中有传言,如果你惹皇上不快,皇上可能会出于各种考虑不会轻易处置你,但如果你惹烈王不快,不管你有什么理由都会被皇上处置。

这便是烈王在大渊最不可动摇的地位。

要知道烈王的名号,在雍京城乃至大渊都是如雷贯耳的存在,殷苒苒也没想到进个城还能偶遇这样的人物,眼见周围来往路人皆齐刷刷跪倒一片,当下伸手将马车顶上的四宝勾下来,带着四宝也朝马车的方向虚虚蹲下。

烈王的车架旁,随行的劲装侍卫练风扫见那利落跳下车马顶的小小身影,心下暗叹,这孩子年纪小小身手却很不错,再一看那孩子低头的侧脸,顿时眼眸轻颤,暗暗咦了一声,但又很快敛去所有表情。

马车内,墨景桁隔着车窗的纱帘同样看向了旁边跪在马车上的一大一小,虽然看不清那女子的面容,但听过对方刚才的一通言论,便可见是个伶牙俐齿的。

薄唇轻勾,墨景桁只道,“我大渊对于守卫边境有功之人向来礼重。”

他说到这里,故意顿了顿,又若有所指般,补充,“各别之人,并不代表全部。”

他声音不重,嗓音冷敛而清哑,却又带着不容质疑的威势。

在场众人都听出烈王话里所指,这个各别之人,说的可不就是刚才那出言不逊的城门卫嘛~

一旁的季宏广只觉得烈王的话就像一道道巴掌啪啪啪朝他脸上抽,让他本就肿到不行的脸一阵哆嗦,连带着整个人都颤抖着几乎想要缩进地底去。

殷苒苒嘴角忍不住好笑,心下对于这位烈王又多了几分好奇。

坊间都说烈王不爱管闲事,她瞧着,还好啊。

墨景桁却没有心思再继续逗留,朝外头沉声低唤,“练风。”

无需指令,练风已经会意,当即一抬手,高声喝令,“烈王回城,还不让行!”

一众小兵又是一阵哆嗦,忙不迭的让开路,请烈王马车通过。

马车绕过殷苒苒一行朝着城门而入,风带起马车的车帘,露出墨景桁那棱角分明得宛若刀刻的俊美侧颜。

剑眉入韧,鼻若悬胆,如远山挺直,冷峻中透着一抹难言的性感,只一眼,便能窥见其凌冽外表下那精致的骨相,凤眸轻转,恰巧望见了旁边马车上殷苒苒微垂着的灵秀而精致的脸。

微微挑眉,这个女人,他似乎在哪里见过?

殷苒苒似有所感,微微抬头,却只来得及看到车帘掩去的男子的下颚以及那抿薄的唇,沉敛着,透着些许的冷峻与凉薄。

两辆马车就此交错,却不知,就在刚才车帘全部掀起的一瞬,后方马车内悄悄探出一个小脑瓜,看着墨景桁那一闪而过的侧脸,一双大眼忍不住眨巴眨巴。

咦?

这个王爷,长得好像我爹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