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互换高H乱P 娇门吟(H)全文

“来了,坐下吧。”见到顾洛成走进来,顾老爷子点了点面前的椅子,脸上看不出半点波澜,深不可测。

微笑着坐下,波澜不惊,他也在社会混迹多年了,对于各种深城府的人也能够游刃有余的去应对,但是面对顾老爷子的时候,还是有一丝紧张。

“沈星月是你的助理?”漫不经心的摆弄着手里的钢笔,看似不经意的询问,眼神时不时的掠过顾洛成。

顾洛成点了点头,“学校安排的。”他早就想到了老头子会这么问,虽然老家伙不坐阵,但大家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老家伙的眼睛。

“别以为你小子打什么歪心思我不知道,这天底下这么多的女孩儿,你怎么就偏偏选上她了呢,你说,是不是有什么目的。”抬起头,靠坐在椅背上,轻笑着看着顾洛成。

眼角微微抽搐,但随即也松了一口气,“可是我就是想要她,怎么办呢。”身体前倾,嘴角依旧挂着微笑。

眯起眼睛,同样前倾过身体,双眼紧盯着顾洛成的双眼,那目光似乎能够直探人心,叫人慌张。

四目相对,顾老爷子轻笑了一声,“你是愿意了,可是人家女孩儿是怎么想的啊,你总不能强人所难啊。”

对于顾洛成他还是十分欣赏的,他总觉得这些孩子里,只有这小子最像自己,所以对他的关切就更多了几分。

“那你就问问她吧,不过晨阳做的那些事你应该也听说了,您认为他和星月可能会幸福么?”

“他们俩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管好你自己就得了,你就赶紧说,你有什么目的。”顾老爷子挥了挥手。

顾洛成轻笑了一下,身子靠向椅背,翘着二郎腿,神态悠然,“我现在是沈星月的老师,也算得上她的顶头上司,所以她的事我就得管。至于我有什么目的,那就是我自己的事了,不方便和您说。”

“哦,不方便说是吧,那可以,现在只要我不松口,晨阳和星月的婚约也没办法解除,而你,就哪来的给我滚回哪去。”见顾洛成和自己耍起无赖,顾老爷子直接用起了杀手锏。

看着顾老爷子认真的神情,顾洛成怔了一下,双手紧握起来,这个老头子还真是会抓人的小辫子。“没什么目的,我就是喜欢上她了。”

点了点头,顾老爷子笑着从雪茄盒里拿出一个雪茄点燃,“行了,把星月叫上来,我和她聊聊,不过我和你说啊,人家要是不愿意和你在一起,你也不能强求。”

起身,走出书房,站在门口的一瞬间,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爷爷,我想解除和顾晨阳的婚约。”刚一进门,沈星月就单刀直入,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她站在迫切的想要离开顾晨阳,一刻也不愿耽搁。

顾老爷子没想到沈星月会这么突然的和自己说这件事,“理由呢?”拍了拍身旁的沙发,暗示沈星月坐下来。

“我们俩不合适。”坐下来以后,沈梦沈星月坚定的看着顾老爷子。

“那你觉得和谁合适啊?”

“额……”沈星月一时无语,其实她心里还是不想留在顾家,她不愿再留在这个城市,而是想到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小镇,安安静静的和孤儿院的孩子们度过余生。

“你觉得洛成怎么样?”顾老爷子看似漫不经心的问。

沈星月愣了一下,紧握着双手,良久,才抬起头,“沉稳大气,为人谦和,人还是不错的。”

“孩子,你应该明白我问的是什么。”哈哈大笑后,顾老爷子轻轻拍了拍沈星月的肩膀,心里已经有了几分把握。

“这个我就不太了解了。”羞涩的笑了笑。

“那就是不喜欢了?”

“怎么说呢,作为教授他对我一直都挺好的,所以不讨厌他。”

“那作为恋人呢?”

“这个”沈星月低下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想了一阵以后,才抬起头,“爷爷,这样吧,我先和他相处一段时间,再给您答案,不过您还是先答应解除我和顾晨阳的婚约吧。”

顾老爷子点了点头,不再说话,房间瞬间陷入了一片沉默,沈星月紧握着双手,不安的坐在一旁,等待着顾老爷子的回答。

良久,顾老爷子才缓缓起身,“走吧,下楼吃饭去。”

沈星月忙起身,想要询问顾老爷子的意见,可是老头子快步走了出去,完全不给她再说话的机会。

坐在餐厅上,沈星月不停的看着顾老爷子,可是老头却看都不看他一眼,头都不抬的吃着自己的饭。

“晨阳,明天你去公司上班,让你大哥好好管管你。”顾老爷子终于打破了这片宁静,放下手里的餐具,靠坐在椅背上。

顾晨阳愣了一下,不敢相信的抬起头看着顾老爷子,“您不是不想让我参与公司的事情么?”从小到大,顾老爷子从不让他参与任何的有关公司的事情,突然间让他去公司,他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你不用干什么重要的事情,做点杂物就好,不给你找点事做,又该到处给我惹麻烦了。”声音低沉,语气不容反驳。

见老爷子这么说了,顾晨阳也就不再反驳,他怕自己再说下去,爷爷又会发脾气。

“洛成,你好好的看管这个小子,他要是再惹什么事,我就拿你是问。”转过头,看向顾洛成时,语气明显有所缓和。

“好,我知道了。”优雅的擦了擦嘴角,靠坐在椅背上,轻点了下头。

沈星月眉头紧皱着看向顾洛成,有些不明白爷爷这么安排是什么意思,老爷子交代完以后,就没再提沈星月的事情,而是起身离开了餐厅。

“对了,晨阳,你和星月的婚事暂且搁置一段时间,你先安心的给我做好你的小职员。”走到门口,顾老爷子忽然站住了脚步,侧过头。

扔下一句话,便快步离开了餐厅,可是在坐在餐厅里的三个人却是一脸的难以置信,面面相觑。

“沈星月,你是不是和爷爷说什么了?”愣了一怔,顾晨阳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怒气冲冲的瞪着眼睛。

虽然顾老爷子的决定同样震惊,但当听到顾晨阳的话是,便被恼火覆盖了,“你自己做了什么事心里应该清楚,我不说爷爷也同样会了如指掌,再说,我对你那些烂事没兴趣。”

“你…你又干净到哪去?”气急败坏的顾晨阳狠狠地拍了下桌子,虽然他并没有亲眼看到沈星月和顾洛成搞到一起了,可是他却有了这样的预感,这两个人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冷笑着看着顾晨阳,没有再说什么,看了眼顾洛成,起身向客厅走去,她不愿再和这个胡搅蛮缠的人共处一室。

一个跨步,握住纤细的手臂,“把话说清楚,爷爷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决定,你到底在中间搞了什么鬼!”

沈星月吃痛的皱眉,用力想要摆脱那双强有力的大手,可却发现自己无论怎样挣扎都是于事无补,“放手,你弄疼我了。”

顾晨阳不肯放开,大手像是钳子一般,死死的握着,他认为这一切都和沈星月脱不了干系,突然手腕上有一股力量让他不禁皱眉。

“是爷爷做的决定,如果你有什么不满,那就自己去找爷爷,别在一个女孩儿身上发脾气。”顾洛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一脸冷峻的瞪着顾晨阳。

手上的力量越来越紧,顾晨阳只好不情愿的松开钳住沈星月的手,冷哼了一声,匆忙离开了餐厅。

揉着酸疼的手臂,看着顾晨阳的背影,瞬间感觉他的背影看起来十分的凄凉,轻轻摇了摇头。

“没事吧?”担忧的看着她手腕上那几个显眼的红指印,眉头紧皱着,应该让孟潮抓点紧了,这小子太猖狂了。

收回视线,笑着看着顾洛成,“没事。”看到那眼中的担忧时,沈星月感到一阵愧疚,她并没有按照预定的方法和爷爷说,这算不算是欺骗?可是,自己还是给了彼此一些机会,所以可以功过相抵的吧。

“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发觉到了沈星月眼中的异常,并没有立即挑明,眼眸又暗了暗,根据爷爷的话,他大概猜到了两人的对话。

点了点头,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餐厅,餐厅里陷入一片寂静,一张挂在墙上的古罗马年代画上一颗红点轻闪了几下。

另一间房间内,一个精神烁莅的老者,若有所思的看着显示屏上两个人离开的身影,良久,嘴角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

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深邃的眼眸久久的看着厨房的方向,嘴紧抿着,双手紧握在一起,若有所思。

“天色不早了,我也就不留你们了。”苍老的声音在静悄悄的房间内响起,顾老爷子缓缓从楼上走下来,微笑着凝视两人。

“那我们就走了,您有事就给我们打电话,一定会第一时间回到您身边的。”沈星月上前挽着顾老爷子的胳膊,笑着向门外走去。

“好,记得有时间就回来看看我这个独守空房,没人疼没人看的老头子。”顾老爷子可怜兮兮的看着沈星月。

站在车旁,看着老头子那副模样,不禁冷笑了起来,这个老狐狸总是知道怎么抓住别人的软肋。

恋恋不舍的告别了顾老爷子,两人驱车离开,看着后视镜渐行渐远的顾家老宅,沈星月忽然想起来,从餐厅出来顾晨阳就不见了,可是他的车还停在院子里。

“怎么了?”发现沈星月的疑惑,降下车速,关切的问。

转过头,眉头紧皱着,“顾晨阳去哪儿了?”她已经领略过那个家伙睚眦必报的性格,担心他会因为今天的事报复自己。

“听老爷子的意思,这小子是闯下什么大祸了,估计是被老爷子关在家里了。”得知沈星月是在担心顾晨阳,他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不再多过问什么,忽然手机轻闪了几下,“怎么样啊?还顺利么?”是方浅发来的微信。

“一切顺利,不用担心啦。”手指快速在键盘上飞舞着,微笑着回复。

“那就好,明天的兼职你能去么?”

“可以,你把地址发给我吧。”

收到地址以后,两人互道了一声晚安,沈星月就发觉困意渐渐袭来,眼皮越来越重,头渐渐靠上座椅,昏昏沉沉睡去。

耳边响起一阵轻微的鼾声,转过头,发现娇人已经入眠,体贴的关上所有的车窗,拿过自己的外套盖在了她的身上。

回到公寓,安置好了沈星月以后,他便起身,回到了房间,“查一查顾晨阳这小子最近是闯了什么大祸。”拨出号码后,下达命令。

打开电脑就看到一连串的邮件轰炸着自己,无奈的笑了笑,一个个的打开,一张稚嫩的面孔映入眼帘。

欣赏了一会儿小宝发来的照片,便开始立即着手处理工作,自从接下了顾氏,自己的大部分时间就全都被占用了。

安睡了一夜,慵懒的伸着懒腰,从床上爬起,看着窗外明媚的太阳,脸上满是享受的神情,“美好的一天开始了。”

快速的梳洗过后,换上一身轻便的休闲装,拿起背包,心情轻松的走出门,刚走到楼下,就看到餐桌上早已经准备好的早饭,还有一张字迹清秀的便条。

“我有个会,就不等你了,饭已经准备好,起来后先喝杯热水。”

一遍遍的看着便贴上的内容,一个叫做幸福的东西悄悄爬上脸颊,享受过早餐后,迈着轻松的步伐走出门。

站在广场上,微笑的看着对面‘洛羽集团’几个大字,自己的以后能不能奔小康就看今天的面试了。

“月儿,在这儿。”方浅站在马路对面兴奋的向她招着手,点了点头,紧盯着对方,快步向前走去。

因为太过兴奋,完全没有留意路上疾驰而来的车子。

“星月,小心。”方浅大声的呼唤着,快步向前跑去。

惊讶的转过头,目瞪口呆的看着渐渐靠近的轿车,一时间站在原地慌了神。

“吱”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在喧闹的街上响起,引得路人纷纷驻足,看向声音的来源。

只见一个宛若天仙的女孩儿站在路中,紧闭双眼,身子不住的颤抖着。

“星月,你没事吧。”方浅慌忙跑过来,担心的上下打量着早已经吓呆的沈星月,看到她毫发无损,方浅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听到熟悉的声音,她才敢睁开眼睛,战战兢兢的看向身边的人,轻轻摇了摇头,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你没长眼睛啊!这么……”一头飘逸长发的,蓄着不修边幅胡子的男人从撞上防护栏的车里走出来,看了眼被撞瘪了的车头,怒气冲冲的指着沈星月破口大骂,可是当看到那张哭的梨花带雨的娟秀的脸颊时,他一时间怒气全无。

“喊什么啊,谁让你在马路上开的那么快的!”方浅揽着身子抖如筛糠的沈星月,不满的瞪着眼前的男人。

不知所措的搔了搔头,“小妹妹,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带你去医院。”语气变得缓和下来,轻声细语的安抚着。

“我没事,对不起,害你的车撞坏了。” 平复了下自己的情绪,尽量淡定的向对方表达着自己的歉意,确实是她太大意了。

“是我开的太快了,这样,作为赔礼我请两位美女去咖啡厅坐一坐怎么样?”继续陪笑着,眼底一闪而过的狡黠。

抬头看了对方一眼,又看了看身旁冷着脸的方浅,“我们还有事,这样,你看看修车需要多少钱,我赔给你。”距离面试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自己不能再耽搁。

“这…”迟疑的看着眼前这个俊俏的女孩儿,忽然眼睛一亮,“我也不知道修车多少钱,你看这样行不行,你把微信留给我,等你忙完咱们再联系,怎么样?”

看着眼前大叔一脸真诚的模样,没有半点迟疑的拿出了手机,留下彼此的联系方式以后,方浅扶着沈星月匆忙的离开。

注视着女孩儿离开的背影,笑着握紧了手机,这个女孩儿,他要定了。

站到马路边,方浅再一次的确认沈星月没有受伤,才放下心来,“要不咱们别去了?”看着沈星月还是有些发白的嘴唇,她还是放心不下。

方浅并不缺钱,她出来兼职完全是为了陪着沈星月,虽然她一再告知对方没有钱自己可以无偿支援,可是沈星月还是一心想要自力更生,她也就只好陪着一起,就当做体验生活了。

“去啊,为什么不去,我真的没事,刚才就是受到些惊吓,现在已经完全没问题了,不信你看。”转了一圈展示着自己真的没什么问题,距离毕业的时间也不远了,自己还和顾家退了婚,这件事一旦被武微知道,她一定会停止供养自己,并且还会收回孤儿院的地皮,为了阻止这一切发生,所以她很需一份工作。

了解沈星月的性格,看着她眼神中的坚毅,方浅也不再说什么,无奈的摇了摇头,任由她拉着自己走进了办公楼。

面试已经开始了,两个人气喘吁吁的走到最后面,打量着周围的环境,门外等待的人很多,有的胸有成竹,有的神色紧张。

“我看起来怎么样?”气喘匀了以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刚刚跑的太过匆忙,头发都被吹乱了。

细心的帮沈星月整理好头发,满意的点了点头,“美翻了,放心吧,我们沈大美女一定没问题。”

笑着整理着方浅的衣领,扫平她衣角的褶皱后,退了几步,上下打量了一番,“嗯,完美,我们俩一起加油。”

面试的进程很快,很快就轮到了沈星月,落落大方做过自我介绍以后,静静站在一边,等待着面试官的提问。她完全没有留意到,从她进门的那一刻开始,就有一双眼睛盯上了她。

当沈星月走进来时,孟潮就惊讶的快掉了下巴,坐在房间暗格静静观察的他,全程都在满脸吃惊的看着对方,心里思量着自己要不要告诉大哥这件事情。

还没等孟潮从震惊中走出来时,沈星月就已经走了出去,他急忙起身,要过沈星月的资料,“她直接录用了。”把资料放在桌上,扔下句话,便冲出了房门。

面试结束,两个人兴奋的坐在咖啡厅,就在两个人离开的时候,就接到了通知,面试通过,明天就去上班。

“没想到,竟然这么顺利。”轻饮了一口面前的咖啡,沈星月满面兴奋。

方浅点了点头,她本以为自己不会过,这一次来,全是为了给沈星月加油打气,毕竟自己并未做过任何准备。

“晚上有事么?咱们吃点什么庆祝一下吧。”终于找到了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兴奋之情久久难以消散。

沈星月以前做过其他兼职,可是都是一些服务员之类的工作,并不和她所学的专业对口,可如今这个公司正好对上了她的专业,建筑设计。

以她的成绩完全可以报送清华大学,可是武微为了把她拴在身边,故意改了她的报考志愿,把她留在了泉城。

虽然学校不是自己喜欢的,但好在专业没有受到干涉,她选择了自己父亲曾从事的职业,并立志要成了一个建筑设计师。

“好啊,你想吃什么?”方浅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毕竟家里就只有她自己,回家除了打打游戏就没什么事了。

话音刚落,沈星月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看到顾洛成的名字时,她迫不及待的接听了起来,“今晚可以回来吃饭么?”电话接通,充满荷尔蒙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迟疑的看了眼方浅,抱歉的回答,“我约了方浅一起,抱歉啊。”

“这样啊,那方便再带一个人么?”听到她的声音,嘴角不自觉勾起了一记微笑,一天的疲惫也不见了踪影。

楞了一下,捂住话筒,轻声询问起方浅,“顾洛成和咱们一起,可以么?”

方浅怔了一下,笑着看着沈星月点了点头,从她们俩相识以后,就从没见过她眼中出现这样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