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每晚被弄得嗷嗷到高潮 两个人的视频高清在线观看免费

第二天天还没亮,就有人开始忙上忙下了,李希依稀听见有人喊她,就迷迷糊糊的醒来了。

她醒来发现自己已经睡在楼下的床上了,外边的敲门声渐渐变得急促,李希不得不下床开门。

进来的是一个年龄跟李希差不多的女人,她面带笑容,“李小姐,我们少爷吩咐了,您今天穿这件衣服,外边有专业的人来给您化妆,你抓紧时间洗漱吧,再晚些可就来不及了。”

李希想起来今天是记者发布会的日子,那个录音笔还在韩信的身上,他说他会帮自己。也不知道是个怎么帮法。

她没有办法,只能走出去看看情形,这个事情尽早处理了好,毕竟自己的爸爸那里也不可能瞒太久。

小别墅人多势众,李希几下子就被收拾的大方出挑,一点也不像个刚刚流产的人,反而神采奕奕,红光满面。

“李小姐,走吧,少爷在那边等你呢。”那个女人说道。

李希清楚的知道那边的含义,于是什么也没有说就跟随着这些人来到了大别墅。

一进门就看到了一个优雅大方,亭亭玉立的女人,看起来大不了韩信几岁,这个女人后边没有多远也站着一个女人,不过年龄要稍微大个十岁,李希十分好奇,这别墅里边的女人也未免多了些,多的快要装不下了。

“楼上。”韩信看见李希进了屋,只一句话就叫所有人的目光转向了楼上。

李希知道今天这个重要时刻不能太过分,也就紧接着上了楼。

“今天事关重大,所有事都要听我的,不然多做一件事都会让你死的很惨。”韩信严肃的警告李希。

李希也知道了事情的重要性,于是她点了点头,表示答应。

大别墅里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她们两个人的事情,也就是因为这个记者发布会才凑到一起的。

这时,楼下传出了韩震说话的声音,韩信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拉着李希不耐烦的下楼了。

韩震看见他儿子拉着李希的手,心里有一点宽慰,这小子从来没有把女人带回家过,这下也许要安稳了,只不过,这个女人要是没有结过婚,或者说没有和杨氏发声点什么事情就好了。

“姑娘你来了。”韩震面带微笑的说。

李希没想到韩信这么粗鲁,他的父亲却是这么的文质彬彬,根本不像父子俩。

“伯父你好。”李希礼貌的回答。

韩震莫名其妙的喜欢这个丫头,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也许这就是人的心吧。

韩信倒是一句话都不说,拉着李希就往外走。

这时刚好被那个年龄略大的女人叫住了,“你爸爸还没有问你话,你怎么就要走了。”

“关你屁事儿!”韩信脱口而出,根本没有看那个女人一眼。

韩震这个时候气不打一处来,却又碍于面子,还是强忍着说:“跟你妈妈怎么说话的呢。”

韩信没有听到这句话还好,听到了之后脸上变得更加阴冷:“她不是我妈,只是你老婆,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也不需要有任何关系。”

李希没想到,平时韩信是冷冰冰的样子,似乎谁也不会惹怒他,怎么偏偏在家里就是这么的暴跳如雷,阴晴不定。

“那你至少也要告诉我今天的计划,别到时候给我们奥蓝丢脸。”韩震更是一脸严肃。

“是啊,我们奥蓝的名誉可是不能丢啊。”那个年长的女人跟着就说。

韩信本来都要出去了,谁知道又返回来,盯着那个女人狠狠地说:“奥蓝是我妈辛辛苦苦打拼出来的,跟你没有关心,说话小心点。”说完扬长而去。

韩震心里也很是无奈,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如果当初自己不犯错,也就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了。

“老爷,你看看你的儿子,什么时候才能承认我。”那个年长一点的女人有点埋怨的味道。

那个年长的女人就是韩信的后妈杨乐,而那个年轻一点的女人正是韩信的亲姐姐,奥蓝的设计总监韩沁。

“杨阿姨,他这样对你态度已经是好的了,你就迁就迁就他,毕竟他比你小很多。”韩沁说完也走了出去。

韩震看着这姐弟俩一唱一和,心中未免有些难受,可是谁让自己就偏偏生了两个害人精,摇摇头,也只好作罢。

李希和韩信的车刚刚停到发布会地点门口,早已经有大片的记者在那里等着了,大力忙的事情比较多,今天换了一个经纪人来协调。

很快李希和韩信都已经坐在了会场上,不一会儿韩家所有的人也已经到位了,有的坐在嘉宾席,韩震、韩沁、李希三个人坐在记者发布会台前。

不一会儿,记者发布会就开始了,底下的记者都开始蠢蠢欲动。

韩信穿着正式,他很有底气的站起来,面带微笑,与刚才暴跳如雷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今天,很感谢大家能够来到我的记者发布会上来倾听我的诉说,我也很开心大家能够喜欢我,同时我也希望大家能够给我最大的信任与帮助,今天我将给与大家足够的时间来提问那天的酒店事件,希望大家能够知道事情发生的真相。”韩信说完不紧不慢的鞠了一躬,然后正襟危坐。

这个时候底下的记者也已经沸腾了。

“那么请问,那天在酒店床上的是不是今天在座的这位小姐。”天道娱乐的记者问。

韩信点点头,“正是这位小姐。”

底下人声鼎沸,拍照的声音咔嚓作响。

“请问这位小姐是不是如今杨氏集团的总经理杨飞男士的妻子。”花语娱乐紧追不舍。

李希知道这一切的矛头都是指向自己,不开口也不行了,“杨飞是我的前夫,我们两个已经和平离婚,从此没有瓜葛。”

“那么请问李小姐,是不是因为那天早上的事情,杨飞先生跟你提出离婚的呢,你们两个现在还有什么联系呢,请问您是怎么出现在那家宾馆的,您和韩先生是不是有些特殊的关系呢。”华娱娱乐对于这些问题好奇的紧。

韩信一把搂住李希,面带微笑的说:“不好意思啊各位,我之前没有说明,李希女士现在是我的女朋友,我们两个已经打算订婚了,那天她出现在我家里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她们已经离婚了,我们两个在一起并没有什么不妥。”

李希知道韩信在替自己解围,低头不语。

“真的吗,请问你和李小姐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是因为李小姐怀孕了吗?”又有一个记者紧追不舍。

韩信仍旧保持着谜一样的微笑,李希保证,如果韩信不是伤害自己的人,那么她一定会沦陷下去的。

“为了别人对我未婚妻进行不必要的骚扰,上次的新闻对我们的企业伤害很大,我们希望通过结婚这件事情平定所有人对我们的伤害,奥蓝并不是随意的企业,韩家也并不是随意的人。”韩信信誓旦旦的说出一切。

记者又进行下一波的攻击,“请问韩少爷,那天杨家明明是冲进去捉奸的,请问这件事要怎么解释。”

李希淡淡的笑了笑,果真这件事还是放不过。

“我是被下了药送进去的,杨氏想害我,那个时候我和韩先生并不认识,她们想利用我毁了奥蓝,如今我和杨氏经理早已经离婚,也希望大家不要再提起此事。”李希实在是说不下去了,她真的决定了不在想之前的事,那样愚蠢的事情这辈子只做一次。

记者又不安分了,“这种事情你们有证据吗,杨氏企业也是个十分重量级的企业,这样随便说出来不怕遭到别人的起诉吗?”

“事实如此,无需多言,如果杨氏起诉我将奉陪到底。”韩信微笑的说,然后又一把搂着李希。

所有记者的焦点就有转移到了李希韩信的订婚上边去了,毕竟娱乐新闻要比一些行政案件具有吸引力的多。

李希一直在闪光灯下坚持,刚刚亏了身体,这样的长时间站立还是让她有些吃力,韩信不由得抱紧了李希,让她有一个支撑点。

记者发布会开了四个小时左右,所有人已经精疲力尽,最后的关头,韩信还是拉着李希上了车,上车之后,李希离着韩信八丈远。

“离我那么远做什么。”韩信直言不讳。

李希才不要告诉他离他太近会觉得恶心,这下好了,小别墅是别想出去了,最起码要等到订婚宴结束,这一场风波结束也不知道需要多久。

不一会儿,韩信的电话响了,他低头一看,笑容溢于言表。

接了电话,韩信心里默默的听着,只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了大力的声音:“哥,你今天什么事情都不要干了,现在家里待着吧,今天有些事情是不好处理,你都不知道杨家这边都快闹翻天了,看着你的记着发布会的直播,差点儿冲出来。要不是我拦着,他们肯定集体都冲过去找你报仇了。”

韩信笑了笑,“回来再说吧。”就挂断了电话。

李希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听见有关杨家的消息韩信就这么开心。

韩信看了一眼李希,明白了李希的疑惑,只是拉了李希一下,就把李希整个人拉到了怀里,李希想挣扎,可是白天的疲惫已经让她没有力气在做别的挣扎。

只得任由这个男人把自己放在怀里,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李希觉得自己犯贱似的喜欢这种感觉,踏实,稳重。

想到这里,李希终于挣扎的挣脱了韩信的怀抱,“你放开我,现在的我对于你来说没有用了,明天我就回去。”

“你以为我是在替我自己做这些事情吗,你以为你出去那杨家就会放过你?”韩信双手抱拳,一脸镇定。

李希一想,韩信肯定是在骗她,这个社会怎么可能有人会猖狂到这种地步,一定是谎话。

李希不禁又坐的远了些,这样的人以后自己千万不能招惹,不然一定没有好果子吃。

韩信冷不丁将手放在了李希的额头上,确定不在发烧才把手放了下来。

李希当然不明白韩信的用意,那个录音笔还在韩信的手里,得想办法拿到那只笔才能去公安局报案,不然就凭这个小小的记者发布会,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车子没有停,一路开到了大别墅,韩信眉头紧锁,本来想掉头回去,这时韩家其他人的车也来了进来。

韩信知道一定是老爷子的意思,所以也没再说什么,跟着静静地走了下来,仿佛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李希也跟着下来了,这个地方她不熟悉,下了车也要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了。

谁知韩震对她格外喜欢,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一下车韩震就奔着李希过来了,还笑呵呵的说:“孩子啊,今天辛苦你了,这个记者发布会开的有作用,我奥蓝的面子也挽回的不少啊,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李希也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毕竟这个老爷也是和自己没有什么瓜葛,所以她一切表现的只是淡淡的。

韩震邀请李希去家里坐,李希也没有拒绝,跟着走了进去,这个时候杨乐心里早就不开心了,本来一个韩信都够难搞定了,又多了一个人,今天晚上又没什么好觉睡了。

一路进来的还有韩沁,只是她一句话也不说,只听着一大家子人对李希的客套话,她走过来只坐在了李希的旁边。

韩信看了一眼韩沁,没好气的说:“别的沙发没有地方了吗,你少坐那儿。”

韩沁从小就和这个弟弟关系好,只是他们示好的方式不太一样,总是这么阴阳怪气,你争我抢的时间长了,也都习惯了。

“我就看见这个地方能坐,别的人能坐的地方也都坐满了,坐你那儿我怕不是人坐的地方。”韩沁一边坐下来一边用余光审视了李希,看着是个不错的孩子,就是脸显得苍白了些,即使化了妆也能看出来。

李希感觉被韩沁一直看着,心里莫名其妙的紧张起来,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莫名的低下了头。

“韩沁你什么意思,最近又活的不耐烦了是吧,我告诉你,我收拾不了你,总有人能收拾你。”韩信突然间从大人变成了孩子,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依稀还是能听出来两个人要好的味道。

韩震坐不下去了,站起来说:“你们两个真够让人伤脑筋,一个也老大不小了,另一个好歹是奥蓝的设计总监了,怎么在家里还是一副长不大的样子,真不省心。”

两个人听了韩震的话倒是安静了许多,他们知道父亲接下来绝对要展开一次口头教育。

“今天多亏了李小姐,我们家我们奥蓝才能有所起色,所以先谢谢李小姐,还有你小子给我听好了,你的卡我已经给你重新激活了,以后别再闹出什么丢人的事情来让别人给你擦屁股,还有明天就给我回公司去,好好看着你的奥蓝。”

杨乐听见这句话一百个不愿意,可是也没有办法,谁让自己到现在也没有给韩家生下一子半女,否则奥蓝绝对有她一份儿,她撇撇嘴只能算了。

“不用,奥蓝有人盯着就行了,我不在乎。”韩信说的满不在乎,嘴角却因为说重了话略微抖动。

韩沁知道他的意思,只看了一眼杨乐,就把话题转到别的地方:“我可给你看不了什么,我只是个小小的设计总监,别什么都拖我的后退。”

韩信一听姐姐这样说,立刻明白了,这个时候韩信很看中杨乐,怎么会怜惜自己,如果怜惜自己,当初母亲也不会就无缘无故的被逼死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韩信在这里一刻也待不下去了,还是去小别墅舒服些,否则久了某些人会讨厌的,与其这样不如离开了自在。

说着,韩信起身准备要走,韩沁看着他这个样子就知道这弟弟的倔脾气又来了,也赶快说:“你要回去把我也叫过去,我拿点我以前的东西就走。”

韩信看着韩沁,两个人准备要走,韩沁一把拉过李希,三个人一起离开了别墅。

李希真的觉得自己像个孤魂野鬼一样,尤其是在韩沁面前就像一个小姑娘,一点主见也没有。

她看见韩沁处事大方,做事周到,真的就像邻家大姐姐,李希莫名的有些伤感。

回到小别墅,韩沁立刻正经了起来:“信,这是什么情况,你也提前不说明白,合着你这是拉着我们一大家子去演了一场戏,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穿开裆裤的时候我就了解你了。”

“话别说的那么难听,你知道什么呀,等会大力要来,我们两个要处理一些事情,不然你先回去。”韩信摆明了不想告诉他姐姐。

韩沁眼看问不出来这些事情了,只有等着大力来,到时候再看看这究竟是怎么一会事儿。

就在这时,韩沁看见了一直低头不语的李希,就拉了一下李希得手。

李希错愕的看着韩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些事情你千万不要跟这个愣小子生气,他说话从来不带脑子的,有什么地方说错了你要包容他,跟他好好处啊。”韩沁突然间就变得像邻家大姐姐了。

李希觉得好温暖,以前从来都是自己照顾自己的,这个时候突然有人站出来替自己说话,李希感觉自己都快要慌了。

“姐姐,不是这样子的,我只是……”李希急于解释她和韩信的关系,没想到话到嘴边反而说不出来了。

韩沁温柔的看着李希,仿佛就是李希亲姐姐一样:“没关系,不用解释,我都懂,你今天看起来身体不太好,楼下有客房,你好好休息吧,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啊,那两个小子就是什么也不愿意告诉我,你记得替我监视他两个,我走了。”韩信说完就要离开。

李希也觉得奇怪,韩沁摆明不是来慰问她弟弟的,怎么这个时候和自己说这么多话。

李希觉得自己都快要糊涂了,自己还没有和陆丽他们说清楚,怎么这边也就说不清楚了,那个韩信明明使自己讨厌的,怎么他姐姐却对自己这么好,叫她以后怎么还。

李希坐在沙发上,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大力和韩信黑着脸回来了,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

李希又强忍着坐了起来,她准备离开,这儿已经没有她的什么事情了。

“有事?”韩信疑惑的看了一眼李希。

“我明天要去上班了,你可不可以……”李希明明是有骨气的人,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今天的记者招待会她就开始变得不自信起来。

“想要录音笔是吧。”韩信脱口而出。

李希没想到自己想的他韩信一猜就能猜到。

大力有点看不下去了,“嫂子,你怎么能这个样子,过河拆桥啊,就算你们两个之间没有协议,你也不能在我哥最需要你的时候退缩啊,你不知道,娱乐圈都疯了,她们都想看你们两个结婚呢,如果你走了,这个谎言不就不攻自破了,到时候你还想把宾馆风波再闹一遍吗,嫂子,求你了,留下吧,就在帮下他。”

大力真心觉得李希不错,如果能用这个谎言留住她也不错。

韩信没想到大力这个小子居然编谎话骗她,转身狠狠瞪了大力一眼,谁知道大力根本不理他,还在李希面前装委屈。

李希知道,韩信暂时是不会给他录音笔了,这个男人城府太深,她太年轻,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只有妥协。

“等风波结束,协议立刻作废。”李希就是这么想的,她不想和这个男人再有任何瓜葛。

李希说完转身回屋子了,这不是她家,到总算有个栖身之所,李希身体疲惫,简单收拾收拾就进入了梦乡。

“大力,你要将我一军是吧,说,你今天居心何在,是不是让我揍你啊。”韩信看着李希进去,才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大力走过来,看了一眼韩信,然后故弄玄虚的说:“我今天说这话不是帮我自己不是帮李希,你猜猜我是在帮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