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又大粗又爽又黄少妇毛片 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村妇

“是!”侍卫风暮即上前将木清洢拖起,带了出去。

木清漓急白了脸,还要上前,手腕一紧,已木正霖扣住。“父亲,清洢她……”

“不会有事,”木正霖脸色铁青,“太子殿下可能是对咱们木王府有所试探,不可轻举妄动!”

朝中之事牵一发而动全身,木府又处在一个比较敏感的境地,如今更是当着群臣的面,万不可莽撞行事。

“可是木清洢会吃亏的!”木清漓这个急,“她现在什么都不懂,能说出什么?”

“就是因为她什么都不懂,才不会有事,”木正霖摆摆手,神情间也是难掩焦急与烦躁,“总之你别强出头,静观其变。”

木清漓焦急咬唇,对父亲的无情相当不满。

木正霖气一会儿,转身回房。

木清漓咬了咬嘴唇,终究还是不放心,悄然出府,往皇宫而去。

但愿太子殿下能看在与自己十几年玩伴,如今又是知交的份上,不要太为难木清洢才好。

马车上,木清洢被反绑了双手,靠着车壁坐着,思索着脱身之法。

苍澜渊武功奇高,周围又都是侍卫,而她又被制住穴道,使不出力气,一时半会的,还真找不到机会。

苍澜渊就坐在她对面,冷冷看着她。

毫不避讳地迎视着他的眼睛,木清洢同样神情冷酷,好不倔强。

蓦地,苍澜渊瞬间靠近她的脸,眼神冷厉如刀。

“做什么!”木清洢本能地一偏头,怒道,“离我远点!”

苍澜渊眼中现出嘲讽之色,掐住了她的手腕。

木清洢一惊,本能地挣扎,“放开!你要干什么!”

苍澜渊微皱眉,似有些不解:这女人内力虽还不错,但绝对比不过他,为何她昨晚潜藏在水底时,竟然感觉不到她的气息?

木家人天生具有召唤龙神的能力,自幼修练的是灵力,只不过灵力要讲机缘巧合,平时也不会显露,只有念动咒语,催动灵力才会改天换地,无与伦比,至于内力么,他们并不怎样重视。

难道木清洢已经修练大成,到了勿我两忘的境界?

“木清洢,别打逃走的主意,”苍澜渊甩开她,冷然道,“否则本宫会让木王府上下给你陪葬。”

拿那帮人来威胁我?木清洢冷笑一声,“多谢殿下成全。”

她又不是真正的木清洢,那些人的生死,与她何干……只是可惜了木清漓了,不过谁叫他姓木,活该倒霉。

苍澜渊眼里闪过一丝嘲讽,“你是真傻,还是装傻,该不会嚣张到连家人的性命都不顾的地步吧,嗯?”

我嚣张?

木清洢无辜地看着他,“你确定是在说我?”她不是犯病了,是傻的吗,跟嚣张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苍澜渊冷冷看了她一会,忽地冷笑,“本宫倒是要看看,你到底在玩什么!”

木清洢无声冷笑,懒得回答。

皇宫中一片金碧辉煌,红墙黄瓦,雕梁画栋,飞檐翘角,气势恢宏,亭台楼阁井然分布,清静却也透出几分寂寥。都说一入宫门深似海,不曾经历过的人,只怕是体会不到的吧。

苍澜渊一挥手,“让他们都下去,本宫有要事要办。”

“是,太子殿下。”贴身侍卫风暮将所有人摒退,站过一边。

木清洢警惕地后退两步,快速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说,是谁要你来行刺本宫?”苍澜渊冷声问一句,眼中杀机涌动。

“我没有,”木清洢坦然看着他,“太子殿下,不是我托大,我若要行刺你,有比昨晚那般高明一百倍的手段,你绝对躲不过。”

“呵……”苍澜渊低笑,“好大的口气!既然不是行刺,那你为何会躲在浴池?”

“我也不知道,”木清洢淡然回答,“我忽然就在池底了,而且还受了伤,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苍澜渊一手撑着膝盖,一手托着下巴,冷然不语。

这女人明显不似传闻中那般疯癫,若说她要行刺自己,却也不该如此鲁莽,到底哪里不对?

良久,木清洢冷声道,“太子殿下,你问完了没有,问完了我可回去了?”

“大胆!”风暮一声冷喝,“敢对太子殿下无礼,该当何罪?!”

木清洢皱眉,早知道宫中繁文缛节多,如今一见,果不其然。

眼前人影一闪,苍澜渊竟刹那间就站到了她对面,这一招“移形换影”,他竟使到如此地步,简直匪夷所思!

“你……呃……”咽喉被狠狠掐住,瞬间喘不过气来。木清洢刹时涨红了脸,快要背过气去。

这可恶的身体,怎的如此不经事,这不是在拖累她吗!

苍澜渊嘴角边一抹冷酷锐利的笑意,“还不说实话,你是一定要本宫下杀手了?”

“我……没……有……”木清洢咬牙,意识已经有些模糊。

比内比不过太子,还被封了穴道,手边又没有称手的兵器,凌厉如她,怎就落到如此被动的局面!

眼看她的气息越来越弱,苍澜渊眼中闪过一抹困惑,忽地一甩手,将她甩了出去。难道她真的犯病,无意间才到了浴池,并无心行刺?

可他的行宫表面平静无波,其实有暗卫守护,她又是如何避开所有人的耳目,潜进浴池的,岂非太过匪夷所思?

木清洢恍惚之间,“碰”一下,身体重重摔在还算柔软的床上,拼命咳嗽着,缓不过气来。

苍澜渊的身影落到床上,眼神森寒,“看来你并不傻,知道如果承认了,就必死无疑,是不是?”

木清洢狠狠瞪他一眼,暂时还开不了口。

“不过,本宫有的是法子,让你开口,看你能硬到几时。”苍澜渊眼中闪过一抹诡异的笑意,缓缓脱下外袍,松手,衣服掉到地上,发出轻轻的响声。

木清洢眼神一变,“你……”声音嘶哑,不会是嗓子被捏坏了吧?

更可怕的是,苍澜渊为什么要脱衣服?难道是想……

容不得她逃避,苍澜渊轻盈地跃上/床榻,一个俯身,压上了她。

“放开!”木清洢惊怒之极,挥掌就打。

怎奈她此时哪是苍澜渊的对手,“哧啦”一声响,衣服已被撕裂,露出雪青色抹胸和大片白嫩嫩的肌肤来,肩膀圆润,锁骨精致,很是撩人……

“说不说?”

苍澜渊眼神邪魅,原本是想逼她说出实话,可这女人不管是不是真傻,这绝美的相貌却很是入眼,肌肤更是如玉般白皙通透,衣襟散开,胸前高耸而柔软,散发出元贞特有的体香,相当具有诱惑力。

木清洢又羞又气,畜牲!

“放开……你放开我……不要……”

木清洢又羞又气,挣扎了两下,却被狠狠压制住双腕,动弹不得,“苍澜渊,你好歹是一国储君,如此逼迫一个弱女子,你胜之不武吧?”

“激将法吗?”苍澜渊低低一笑,眼神邪魅,周身的气息却越加冰冷决绝,“对本宫没用!木清洢,如果想活命,最好说实话,是谁让你来行刺本宫,否则……”

眼看苍澜渊慢慢低头,就要吻上自己,木清洢眼神一寒,就要下杀招。

万幸,就在这个时候,风暮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打破房内的僵局,“太子殿下,木统领求见。”

苍澜渊冷然一笑,就知道木清漓不会放心,方才他也不过是吓吓木清洢而已,否则,他要做的事,谁阻止得了。

“让他进来。”

说话间,他手一扬,搭在屏风上的披风飘扬过来,盖在了木清洢身上。

好功夫。

木清洢暗暗松了一口气,额上已有冷汗流下。如果不是木清漓来的及时,她假装挣扎之时,从衣领上咬下来的、淬了毒的暗器就要出手(口),任苍澜渊武功盖世,这样近的距离,只怕也是躲不开的。

只不过,她要真杀了太子,恐怕镇国将军府上下也将无一活口,无可挽回了……虽然她并不在乎那样的结果。

话说回来,苍澜渊的武功超乎她想像的高,绝不能轻举妄动,得找机会脱身才行。

谁知道她才动这个念头,苍澜渊眼神一利,右手中指一弹,一缕强劲的指风瞬间击中她胸口,一阵窒痛。

“你……”

“本宫的封穴之术,连木清漓都解不得,你最好别逞强,否则会筋脉尽断而死!”苍澜渊冷哼一声,气息已恢复。

该死!木清洢周身顿时软绵绵的,使不出力气,想不气都难。

门一响,木清漓走了进来,接着跪倒在地,“太子殿下,清洢绝不会行刺殿下,请殿下开恩,饶过清洢!”

木清洢咬牙坐起身,颤抖着手拉拢衣襟。

见此情景,木清漓大吃一惊,一时顾不得礼数,飞奔过去,一把扯住她,上下检查,“太子殿下如何欺负你了?哪里疼,告诉哥哥,哥哥给你做主!”

苍澜渊气结:好你个木清漓,眼里只有你妹妹,连本宫都不放在眼里了?你给她做主?你做得了吗?

木清洢从哥哥肩膀上看过去,对上苍澜渊森寒的眼神,冷笑一声,没有言语。

看到妹妹脖子上有几个指印,木清漓不由心疼莫名,“都青紫一片了呢……还有哪里?”

他是不放心,怕苍澜渊会把妹妹给……那个,这话又不好明着说,真是难为他了。

木清洢这个气,还有哪里?你还想有哪里?

木清漓紧张地检查了一会,见她除了衣服被撕开之外,没别的不妥,这才松了一口气,猛地想起什么,赶紧回身跪倒,”太子殿下……”

“本宫还要详查此事,”苍澜渊衣袖一挥,“未得结果之前,木清洢不得回府……来人,将木清洢关入天牢,容后再审。”

木清洢脸色一变:进天牢?还有完没完了!

木清漓大吃一惊,“太子殿下开恩!”

妹妹从小就是被家人捧在手心里长大,即使后来经常忘事,变得痴傻,却也没受过牢狱之灾,如何承受得了?

“我不去天牢,”木清洢咬牙,“太子殿下,你别欺人太甚!”

虽然没去过天牢,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吃跑吗,进了那里面,还想活着出来?

“木清漓!”苍澜渊怒喝,“你敢不听本宫的话?!”

“臣愿代清洢受过!”木清漓惶急,叩头不止,“清洢正值犯病之时,什么都不懂,若是进了天牢,只怕……”

“没有本宫允许,谁敢动她?”苍澜渊一把掐住木清漓的肩膀,“你若再阻止,休怪本宫不讲情面!”

肩膀嘎吱做响,木清漓知道太子动了真怒,立时冷汗涔涔,“臣……”

“带走!”

苍澜渊一声令下,侍卫怎敢怠慢,即刻上前,拖了木清洢就走。

“放开!”木清洢刚刚被封了穴道,根本就反抗不得,到底还是被带了下去。

“清洢!”木清漓追上半步,又生生被苍澜渊给拽了回来,右边肩膀疼得都快没了知觉,“太子殿下,清洢她……”

“本宫自有主张!”苍澜渊松手,甩袖道,“木清漓,你若敢擅自前去天牢劫人,休怪本宫出手无情!”

木清漓身心狂震,“臣不敢!”他不是一个人,木王府上下百十口人的性命,他不敢乱来的。

“很好,你先出去。”苍澜渊这才语气稍缓,“若查明木清洢并非行刺本宫之人,本宫自会放她回去。”

如今之计,也只能如此了。木清漓就算再不放心,也不得不施礼,“臣告退。”

风暮亦转身出去,苍澜渊只剩太子一人,半晌,他森然一笑,凛冽的气势,令人心惊……

第二日一早,一国储君被木府三小姐行刺之事即传遍皇宫,无人不知。自然,为了不至于引起京城子民非议,今上宣景帝严命不得将此事泄漏出去,以防不测。

本来宣景帝一怒之下,是想要问罪于木家的,苍澜渊却说要先行查个明白,不要冤枉了忠臣。何况木府三小姐时不时犯病疯癫痴傻之事,宣景帝也有耳闻,她的所做所为,也不该算在一向对国忠心耿耿的木正霖头上,是该好好但个清楚,也就准了太子所奏。

天牢内阴气森森,潮湿而脏乱,木清洢抱着膝盖,蜷缩在一个相对来说干净一点的角落,坐了一夜。

可恶的太子,明知道她根本就不是刺客,还得关她一夜,这是要磨她的性子是怎么的?

看看天牢这些狱卒,一个一个眼睛长在头顶上,连口水都不让喝,想方便也不准出去,摆明就是在羞辱她!

风暮冷着脸进来,对狱卒吩咐道,“太子殿下要提审人犯木清洢。”

“你才是人犯!”木清洢大叫,“腾”一下就跳了起来,“你再胡说试试!”

风暮上下看她一眼,这女人是真傻还是装傻,敢这么大呼小叫?关了一夜还这么有精神,倒真不愧是灵力在身之人。“少废话,快走!”

木清洢恨恨瞪他一眼,跟着他出去。

昨晚她试着用内力冲穴,结果真气一到胸口,就疼得想打滚,看来太子的话并非虚言,她没敢硬来。

虽说这次风暮没有让人押着她,可她半点内力也使不出来,身边又没带自己那套家伙,是无论如何也跑不掉的。

看来出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打造好自己的武器,以免像这次一样,被人欺负而没有还手之力。

走到半路,一名锦衣华服的男子迎面过来,大概十七、八岁上下,生的倒也很俊逸,就是神情傲慢,斜眼看人,绝对不是好相与的主。

风暮施礼,“参见三殿下。”

哦?木清洢微怔,这人就是传说中指使自己来行刺太子的三殿下?

苍澜凌看了木清洢一眼,脸上有明显的厌恶之色,“木清洢,你知道自己犯病,还跑进宫来,胆子还真大。”

对,我是傻的。木清洢心中有气,加上也想试一试苍澜凌到底是何许人,就装出一副傻呵呵的样子来,一把逮住他的袖子,“三殿下,救我,救我!”

苍澜凌立刻像是被蛇咬到一般,猛地甩开了她,“本宫救不了你!谁让你胆大包天,敢行刺太子哥哥,这可是死罪,你自己想死,别拖上本宫,听到没有?!”

昨晚他听说此事,自然大吃一惊,木清洢与他之间的事,朝中不少人知道,太子哥哥更不可能不清楚,若他指自己就是幕后主使,他岂不是解释不清?

虽说他是皇后亲生,可太子在朝中亦是有数位重臣一力扶持,加上父皇对太子的偏爱,若真要翻了脸,他怕是讨不到好。

所以,这般时候,跟木清洢撇清关系,不要引火烧身,才是明智的选择。

木清洢被甩了个踉跄,接着暗暗冷笑:原来是个缩头乌龟,这具身体的前世还真是有眼无珠,怎么就看上这么个混帐!

“三殿下,你一定要救我啊,不然太子殿下会杀了我的!”反正已经玩上了,木清洢所幸就玩得大一点,又喊又叫,“我不想死啊,我不想离开你!你不是说要跟我双宿双栖吗,只要你当上太子,就封我当太子妃,你忘了吗?”

苍澜凌悚然变了脸色,又惊又怒,“木清洢,你胡说什么,本宫何时说过这种话?!”

这么一说,倒真像他要太子死,自己当太子了……虽说他的确有此念想,但万不能当众说出来,这不找死吗?

“你就是说过,就是说过!”木清洢不依不饶,拽着他的衣角不放。

“滚开!”苍澜凌猛地甩开她,一脸嫌恶,“木清洢,你离本王远点,本王跟你什么都没有,也从来没说过那些话,你听到没有?!”、

可恶的白痴,死都要拉上他做垫背,她配吗?

“白痴。”木清洢低低骂一句,眼神嘲讽。

风暮眼中有隐隐的杀气,原来三殿下对太子殿下果真存有杀心,半点也大意不得。

“三殿下恕罪,属下要带木清洢去见太子殿下,先行告退。”

苍澜凌冷冷道,“风暮,这个疯女人胡说八道,分明就是居心叵测,想要挑拨本宫与太子哥哥之间的关系,该如何向太子哥哥回话,不用本宫教你,是吗?”

他眼神一利,右手紧握成拳,做了个灭口的动作。风暮虽是太子的人,可他想要风暮的命,也易如反掌。

风暮吸气,淡然道,“属下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