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阳台做到了卧室h 被罚把筷子放屁眼里不能掉

震耳音乐,彩灯环绕。

景夕黑色性感的紧身裙,坐在吧台椅子上,轻轻摇晃着手中盛着红酒的高脚杯。

大波浪长发,光闪闪的火狐面具,灵动美眸,顾盼生辉,性感的红唇微微弯起,略尖的下巴和火狐面具搭配,给人的感觉就是神秘,性感,妩媚。

她身处的地方,是A市一家隐秘的高级娱乐场所,成人娱乐,少儿勿进。

来这里的人都会用道具掩面,寻找自己临时的性伴侣,安慰心灵寂寞,缓解欲望成疾,激情过后,管他谁是谁。

“小姐,约吗?”

景夕低头抿了口红酒,身旁就多出个戴面具的男人。

景夕眼角余光一扫,冷清的声音,吐出两个字:“不约。”

男人闻言,倒也识趣,只怔怔的看着她,没再说话。

景夕深吸一口气,把杯中酒喝光,起身后,踩着高跟鞋,腰身扭动着朝舞池走去。

她有些醉了,感觉灯光旋转的厉害,人影也重重叠叠,步入舞池后,火辣性感的身材,刚扭动了几下,脚下重心不稳,倒进一个男人怀里。

“滚…开,别碰我。”

一声烦躁的低声怒骂,头顶飘忽来一道邪魅男音:“这位小姐,约吗?”

声音真好听!景夕缓缓扭头,抬眼。

高个儿,黑狼面具后的双眸灿灿有神,微微含笑的薄唇,性感且迷人。

“额,你…是色狼吗?”

景夕傻笑着问出这么一句,沈耀一怔,接着便轻笑说:“对,不色谁来这里。”

“嗯!”景夕听了重重点头,醉意迷离道:“好,色狼好,我就…喜欢色狼,约…我约。”

沈耀见景夕约他,性感的唇笑的越发好看,低柔的声音,一字一句:“那好,去楼上。”

景夕星辰般的美眸轻轻闪动,干脆环住沈耀脖子,她身体被沈耀横抱起来,头靠在宽厚的肩膀上一动不动。

说是醉了,心疼且酸。

沈耀不动神色地向后看了一眼。

“加油!”远处安南用口型对他说。

沈耀没理会,径直走了。这下子他总不会再嘲笑自己是个老处男了。

就在一个小时前,对面安南的各种嘲讽,沈耀忍无可忍把安南骂了个狗血淋头,然后就被安南带来这种地方。

活了二十几岁,对女人一点都不感冒的沈耀,让他来这种地方找女人更是不可能,他现在只是对着安南演戏罢了。

走进房间,荧光灯明亮,景夕被沈耀放到床上。沈耀转身锁上门后,顺手关掉了房间里的灯。

突然陷入黑暗,景夕下意识的转动眼珠,紧接着床旁的暗灯亮了起来。

暗红色的光线,眼前一片朦胧,带着狼面具的男人,挺拔的身姿靠在墙上,只是她看不到他的表情,她有些懵了。

沈耀觉得自己身体越来越热,思绪也不受控制,摸了摸衣领上的窃,听器,好一会儿沈耀才想起安南给他的纸条上的话。

“说吧,喜欢怎么做?”按照纸条上的内容,沈耀对着景夕说道。

该死的,他肯定今天脑子有问题才会答应安南这种要求。

来这的路上,安南就给他列了一系列进房间要说的话,并且为了防止他作弊,安南还在他的衣领上安装了一个窃,听器。

景夕瞪大眼睛看着他,不咸不淡扔出两个字:“随意。”

沈耀唇角一僵,又很快笑了:“嗯?”

他的尾音拉的有些长,质感略嘶哑的男声,听的人心发颤。

尽管脸上带着面具,景夕可从他穿西装的身段和眉眼唇形来看,绝对是个长相耀眼的男人。

走到床边,沈耀的身体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了,抓住景夕肩上衣服往下退;景夕屏住呼吸,脸色微红,尽管眼神中划过一抹纠结,还是配合着男人的手,脱掉了身上的衣服。

“不错。”

带着热度的手指极轻的动作,自她颈肩一路往下,触电般的爱抚,景夕身体微微颤抖。

“你…别这样。”

景夕喉咙干涩,声音发颤,紧咬下唇,似乎害怕,又似乎被挑起了情欲。

“shit!”沈耀突然想起之前安南给他的酒还有他那复杂的笑,他活了这么久,竟然被这小子算计。

扯掉衣领上的窃,听器,往窗外一扔。

对于这一声,景夕迷惑地看着沈耀。

下一秒就被沈耀压在身下。

出乎意料,没有情人间的亲昵,没有事前的挑逗,沈耀大手用力,翻过景夕身体,掐住她纤细蛮腰,恨力挺进。

景夕跪在床边疼的直哆嗦,咬紧牙,小声道:“你…能不能轻点儿,疼!”

沈耀也怔了怔,她竟然是第一次?

景夕的祈求,并没换来他心软,似乎让他情欲更浓。

不知是她没用,还是沈耀太过强悍,她竟晕厥过去。

事毕,景夕瘫软在床上一动不动,沈耀翻过她身体,深眸中透出一抹探究。

虽然不知检点,但味道还不错,这是他用过她之后,给她下的结论。

扯过薄毯给景夕盖上,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转身走人。

伸手抓住门,又返回来。

双手撑在床边,稍稍犹豫了下,选择把景夕脸上的面具取下来,很认真的观摩了下她的长相,复把面具给她带上。

床边有景夕的手机,拿起来后,划开屏锁,输入号码,试着打了一下自己电话,一声震动,他唇角划过邪魅笑意,把景夕手机扔下后,不做眷恋的离开。

沈耀走了没多久,景夕就醒了过来,身体的疼痛,让她摇头苦笑。

终于,她再也回不去了,就这么把视若珍宝的第一次,给了个素不相识的陌生男人。

不过,她故意的,她就是要这么做。

穿好衣服后,手机一声短信声响,点开手机,竟收到一条陌生号码的信息“我的号码,约炮,联系。”

真是好笑,这家伙占便宜-没够。

走出‘久久情’娱乐会所,打车,回家。

……

“景夕,景夕,你开门,你把话给我说清楚,贱女人,说,你昨晚都干了些什么?”

“景夕,你给我滚出来。”

气急败坏的拍门声,景夕毫不在意似的,把梳子扔到梳妆台上,又慢悠悠的照照镜子,才缓缓转身,走出卧室,来到客厅开门。

“说,你发的信息什么意思?”

秦海洋见门开了,戾气十足的眼神,咬牙切齿的问。

景夕不屑的眼神冲他一翻,单手扶门,扬声大喊:“能什么意思?如你所愿,就是昨晚交了个炮友,做了一晚上激烈运动,有些累,没事走人,我要休息。”

“你…”秦海洋简直要被她的话气疯了,景夕意欲关门,他抬手使劲儿一推,上前两步抓住景夕胸前衣服,怒骂:“贱女人,你果真贱到了极点,既然如此,看我怎么弄死你。”

景夕奋力挣扎,脱离开秦海洋的大手,脚下不稳,直接摔倒在地,“秦海洋,你终于尝到背叛的滋味儿了,你在床上跟两个女人快活时,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咬咬牙从地上爬起来,使劲往外推搡他:“出去,别脏了我的地方。”

面对景夕的疯狂,秦海洋有片刻的怔愣,迅速反应过来,使劲儿甩开景夕的手,暴跳如雷大吼:“我脏,我是男人,不过是觉得一时好玩,你呢!下贱无耻,亏我把你当成干净女人,恶心,肮脏,今天就算你跪地求我,老子也不可能再要你。”

秦海洋骂完,低头整理了一下被採乱的衣服,气愤的转身,走人。

“一时好玩,亏你说得出口,秦海洋,你更让我觉得恶心。”

景夕眼中含着愤恨泪水,不让自己去在意他,关上门后,眼泪还是不受控制的滑落。

恋爱三年,她对他那么小心翼翼,拒绝和他同居,无非是想把美好留在结婚那晚。

没想到她省吃俭用,从商场给他买来名牌衣服跑去送给他,开门看见的竟是他和两个女人在床上鬼混。

她把两个女人骂跑了,质问他时,他竟然恬不知耻的说,人活着就讲究一个随意,她要有本事,也可以去找男人爽,只要记得回头,和他结婚就行。

可事实证明,他也只是嘴上说说,她真去找男人了,他知道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和她结婚。

其实,从看见秦海洋和两个女人在床上肮脏的画面时,她就打消和他结婚的念头了。

可她想不通,她气不过,她一定要用同样的方法,气他,气死他。

同时,她又怕自己太没用,因为太爱,她怕自己会原谅,与其这样,不如给自己来个不能回头,彻底决裂吧。

……

一连三天,景夕有些消沉。

她上班的公司,是秦海洋表舅开的,想了想决定辞职。

不断则已,断就断个干净彻底。

在网络招聘中,见A市的龙头巨企‘沈氏集团’正在招聘总裁秘书,便给自己递上了一份简历。

她的专业是公关文秘,沈氏集团,可是个不错的去处,不过,面试的人肯定多,自己机会有些渺茫。

面试定在周二上午,还有两天的时间,景夕趁机回了一趟家,没有留宿,当天返回。

亲妈在她十岁时就因为父亲**,得了严重的抑郁症,再后来妈妈在极度的痛苦中,选择了跳楼结束生命。

妈妈去世两个月,父亲另娶,后妈又给她生了个弟弟,还带来个拖油瓶的妹妹,她对那个家是没什么留恋的,要不是父亲三天两头打电话,让她回去看看,她是一辈子都不想回去。

“小姐,面试总裁秘书的都在面试大厅,往后走,食堂旁边就是。”

景夕闻言,对保安说了声谢谢,然后踩着高跟鞋,朝着保安说的面试大厅走去。

果然,面试的人不少,差不多有上百口人,景夕走进来后,选择坐在大厅角落的位置等着。

“听说这位沈总长的很帅,而且单身,瞧今儿这阵势,跟面试总裁夫人似的?”

“嗯,可不是,只要面试成功,还真有可能上位,当然得拼一把,我来就是这个目的。”

景夕眼角余光扫向坐在她身侧聊天的两个女人,差点儿笑喷,一个正在拿着化妆盒化妆,脸上扑了厚厚的粉,长的活像白无常。

另一个更逗,红色古装戏服,长发披散,唇红如血,跟从坟墓里飘出来的女鬼差不多。

再一扫大厅里来面试的众人,确实,今天面试很不一般。

个个打扮的稀奇古怪,花枝招展,不像面试,更像选妃。

算了,一百来号人,她今天穿的太普通,一身浅蓝色职业装,头发高挽,连妆都没画,等来等去,不知几时能轮到自己。

再说,她觉得自己没戏。

她更没兴趣勾搭那所谓的沈大总裁。

站起身后,就想离开,谁知门口一阵骚动,有人喊了声:“沈总来了,大家安静。”

喊话的声音落地,大厅门口多出来几道身影。

走在最前面的人,身高有一米八几,身着黑色西装,打着玫色领带,一脸冷峻,步伐沉稳的朝这边走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霸道总裁,身材好,模样好,高冷,腹黑,还禁欲?

看着女人们惊讶又崇拜的表情,景夕干脆重新坐下,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回去没事做,不如留下来凑个热闹吧!

不过,这位沈大总裁模样也不是盖的,一行人从眼前走过,景夕很认真的打量了下他的长相。

很符合美男气质,五官精致,皮肤干净,沈耀!人如其名,属于耀眼夺目型的,挺吸人眼球。

景夕不自觉拿他和秦海洋比,都是气质型男,心里苦笑,满脑子还是他。

“好帅,好帅,天呢!我的男神。”

“就是,我要追,一会儿面试,我一定要给他献花。”

大厅里花痴女人们一阵骚动,就听有个男人声音喊:“大家安静一下,现在沈总已经在里边准备停当,马上按序号,依次让大家进去面试。”

面试间门外,沈耀助理杜雨城喊完话,低头看看手中文件,又喊了声:“1号,刘婷,你可以进来了。”

喊完话,转身,紧接着有个身穿宝蓝长裙的漂亮女人,摆动腰肢随着杜雨城走了进去。

片刻钟后,女人出来,带着一脸的失望,紧接着是2号,3号,4号。

景夕在座位上等的困乏,渐渐的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她是被人拍醒的,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有点弄不清自己在哪儿。

“喂喂喂,你是景夕吗?人家杜助理都喊好几声了?”

身边女人焦急的问话,景夕才揉揉眼睛回神,赶紧站起来喊:“我是,我是景夕,我在这儿呢!”

站在面试间门口的杜雨城,略不不爽的眼神冲她一打量,才冷声道:“进来吧!”

景夕闻言,不好意思一笑,对刚喊她的女人道了声谢,又低头整理了下衣服,快步朝面试间走去。

沈耀胳膊撑在桌上双手揉着太阳穴,俊眉紧锁,有些头疼。

面试个女秘书,搞的跟选美似的,简直莫名其妙。

更可笑的是竟然有女人向他表白,说对他一见钟情,要以身相许。

现在的女人,他真是服了,脸皮比男人还厚。

“沈总,第五十六个,来了。”

杜雨城坐到沈耀身边椅子上,小声提醒,沈耀轻“嗯”了声,撤回放在太阳穴上的手,才抬眼看向刚走进来的景夕。

景夕走进来,见中间放着个椅子,缓步走到椅子前停脚,娇俏的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笑,礼貌含蓄的说了声:“沈总,您好,我叫景夕。”

声音甜柔,一身浅色职业装,显得干练又洒脱,面试到现在唯一一个没化妆的女人。

沈耀输了口气,感觉这张脸有些眼熟,随手一指凳子,不冷不热的声音:“请坐。”

景夕闻言,赶紧说了声谢谢,然后姿势优美的坐下。

“景小姐是文秘专科生,在别的公司有过工作经验?”

沈耀接过杜雨城递给他的履历表,低头一边看一边询问。

“是的,在一家中型企业,做过半年部门秘书。”

沈耀问什么,景夕答什么,问出的问题大致就是因何辞职,和对薪水待遇上的问题。

景夕自认入不了这位沈大总裁的眼,回答的都很敷衍,甚至因何辞职,她只回答说,不喜欢那个公司环境,想换一家试试。

最后沈耀只能摇头冷笑,这特么什么人?不像来面试的,倒像是来玩的,放在桌上的手攥紧拳头,脸色立刻阴沉下来。

这场面试必须终止,后面还有五六十口子人呢,等面试完了,他非得被气成神经病不可。

“沈总,如果没什么问题,我可以走了吗?”

景夕见沈耀低垂眉眼盯着桌面,知道自己没戏,倒不如赶紧出去,也好让后面的人继续,沈耀闻言,眉头一锁,就想说些难听的话,让景夕赶紧滚。

可嘴一张还没说话,面试间的门突然一响,走进来一个人,是个女人。

女人长发披肩,淡妆下面容精致,一缕紫色长裙,身材**有型,高跟鞋被她踩的很有节奏,一步一步朝着办公桌走去。

景夕看着美女从身边走过,不禁从心中感叹,这个长得确实不错,别说是面试女秘书,就是面试总裁夫人,怕也是绰绰有余,自己还是赶紧走吧。

“沈耀,我都说了,林秘书走,你不用急,过两天我来公司帮你好了,可你就是不听,瞧瞧,这来的都是些什么货色?”

清亮的声音,带着些许撒娇,最后一句什么货色?把意欲起身走人的景夕,气的不轻。

不禁从心里暗骂,长得像个人,怎么就不会说人话?

“你?”沈耀看着女人朝他走近,有些好笑:“我们孟大小姐,可是金枝玉叶,只适合被人养着,让你给我当秘书,实在用不起。”

沈耀脸上含笑,眼神却有些烦躁,孟雪柔假装听不出他的讽刺,干脆一屁股坐在他面前的办公桌上。

孟雪柔这一举动,引得沈耀越发反感,可他不动声色,脸上依然挂着笑:“喂,我说孟大小姐,本人正在办公,可否移移贵臀,到一旁椅子上?”

“不嘛?人家就是要坐在这儿看你面试,你知道的,我腰上有伤,坐低了难受。”

孟雪柔爹声爹气的撒娇,简直肉麻到了极点,景夕听了,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不可理喻的女人,沈耀干脆双手环胸,身体靠到办公椅上。

可以不用面试了,直接看她坐在办公桌上的屁股就好了。

坐在下面看热闹的景夕,见堂堂的沈大总裁,脸糗大了,一时没忍住,噗笑出声。

景夕的笑,孟雪柔才想起房间里还有个面试的女人!扭头看景夕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

“一看就不合格,笑什么笑,还不赶紧出去。”

语气间满是命令,就仿佛景夕是她下人似的。

景夕也向来心高气傲,就算她是沈耀的心肝宝贝儿,又关她什么事儿?

原本这场面试她就心不在焉,也没打算吃沈氏公司这口饭。

站起身后,小脸上扬,颇有气场的讥讽:“请问您谁?看您这‘随意’姿势,沈总上司吗?不过,就算我不合格,也得沈总下了结论再走,因为这是做人的基本素质。”

随意,随意,很好听的两个字眼儿,沈耀听了这两个字,心猛地一颤,不禁坐直身体,重新打量景夕。

娇俏白净的瓜子脸儿,亮闪闪傲慢的双眸,尤其唇间那一抹笑。

尽管她素面朝天,和那晚浓妆艳抹的性感女郎判若两人,可那两个字的尾音?

的确,是她!

站起身来,看景夕的眼神有些意味难明,低沉的声音,一句一顿:“今天面试结束,景夕,明天可以上班了。”

景夕有点儿傻眼,以为自己听错了,瞪大眼睛看着沈耀,沈耀唇角弯起一抹邪魅,缓声重复:“你被录取,明天上班儿。”

“喂!沈耀,你故意的对不对?我都说赶她走了,你非得留下她,什么意思?”

孟雪柔炸毛,从桌子上跳下来质问。

沈耀不以为然,看都不看她一眼,绕过办公桌,迈开长腿朝着门口走去。

和景夕擦身而过,看景夕的眼神,让景夕心里莫名慌乱,怎么感觉这道眼神有些熟悉?

“沈耀,你给我站住,沈耀,女秘书这么重要的职位,我不觉得那个女的适合。”

孟雪柔见沈耀开门走了,赶紧跟出去。

景夕依然傻站在那儿,不大相信,一百多口人中,她就这么脱颖而出?

“景小姐,你可以随我去人事部登记一下,然后好正式上班。”

杜雨城面无表情的走到景夕面前,实在不大相信这个女人被他家沈总看上,成为他的贴身女秘。

景夕闻言,深吸一口气,回应了一声,跟着杜雨城走出来。

杜雨城宣布面试结束,引起大厅内一阵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