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边吻奶边挵进去视频免费 老板在车里要了7次

“我再问你一遍,到底什么意思!”江小鱼瞪着猩红的眼,字字铿锵地问。

高文洁何曾见过这样的江小鱼,本就小产后身体虚弱,脸色苍白,气焰顿时消了一大半。

“文洁,你胡说什么!快回房去!”方兰推了高文洁一把。

“好啊,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当年我妈答应收养你,是因为你爷爷给了我妈一笔钱!”高文洁没有听方兰的话。

“多少钱?”江小鱼第一次知道自己被收养的背后还有这样的事。

“文洁!”方兰怒喝一声,可是高文洁根本就不怕她。

“十万!”高文洁说着嘴角抽动了一下,“二十年前,十万好像不是个小数目!足够养大你了!所以说,我妈养大你,其实是平等交易,你不亏欠我们高家什么!”

江小鱼有一种晴天霹雳的感觉,这番话,她从不曾听到过,更加不知道姨妈拿了十万块钱!

“小鱼,你别听文洁瞎说!”方兰见兜不住了,连忙解释。

“哎呦,我说方阿姨,您每次都说自己省吃俭用才勉强把小鱼供出来,原来是假的啊?就小鱼从小到大的那个伙食待遇,十万块钱,恐怕能供两三个吧!”舒童在一旁挖苦道。

“小鱼,你听我说……”方兰知道现在解释什么都没用了,可是好不容易江小鱼能挣钱了,又傍上了陆渊,她怎么能轻易放手呢。

“那咱们,算是平等交易了吗?”江小鱼克制情绪,保持着平静的语调问方兰。

方兰知道说不过她们,文洁又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不跟自己一条心,气的直跺脚。

“感情,我付出的是感情!这么多年了,多少有点感情吧!”方兰气的说话都不连贯了,“我是你亲阿姨!你总不能不认我吧!”

“方阿姨,您放心,小鱼不会不认您的!以后您有个三病五灾的,如果没人管您了,小鱼肯定会去看您的!”舒童说着胳膊肘戳了戳江小鱼。

江小鱼没有说话,心里跟刀戳一样的难受,转身,继续收拾自己的行李。

方兰突然觉得自己失去了一个大靠山,这么多年给江小鱼洗脑,以为成功了,却最终毁在自己的女儿手上!

“江小鱼,我还是要感谢你,感谢你在经过昨天晚上那样的屈辱之后,还能为我丈夫在陆渊面前求了个机会!我已经决定以后和他好好过日子了,他飞黄腾达了,我也能享福了!”高文洁的语调格外的平静,连方兰都觉得不正常。

“能不能飞黄腾达,那要看他的本事了!”江小鱼呛了她一句,拉上行李箱的拉链。

“他有没有这个本事,你当然比我清楚了!”高文洁恶狠狠地说。

江小鱼瞪了她一眼,没有反驳,提着行李箱,从她身边走过去。

“江小鱼,就当我们家从来就没有收养过你!咱们以后什么关系都没有!”高文洁还不忘补上一句,转身,回了她的房间。

江小鱼很想回一句“好”,但是话在嗓子里终究没有说出来。

舒童走到一半,突然停下来。

“方阿姨,不要怪我没提醒您哦,厨房的东西糊了!”

方兰连忙奔去了厨房。

江小鱼将自己的行李塞进后备箱,东西并不多,两个拉杆箱,三个打包袋,这就是她二十年的青春。

这就是她这二十年来的所有家当。

“走了!”舒童拍了拍她的肩。

她这才回过神来,笑了笑,上车,走人。

陆氏集团,总裁办,下午三点。会议室的门打开了三次,又关上了三次。

韩靖在接待室,等了六个小时。他甚至怀疑江小鱼是不是在耍他,说好的上午九点,他连公司的门都没进,一路超速赶到了陆氏集团,结果却被卡在一楼的电梯门口,若不是他说自己和陆渊有约,他连电梯都进不了。

“韩先生,陆先生要见您!请跟我来!”

韩靖刚犹豫着要不要放弃时,有人进来通知他。

“好的!”他说着连忙起身,跟着那人一起出了接待室。

办公室,陆先生坐在办公桌前,漫不经心地翻看着手中的一份文件。

“陆先生!”韩靖进了办公室,连忙向他打招呼。

在舒城,大家都知道,陆渊喜欢别人称呼他为陆先生。

“坐!”陆渊眼都没抬一下。

韩靖有些心虚地坐下来,从他决定来这里时,心里就有答案:陆渊要是个重视利益的人,或许会给他个合作的机会;他若是个重视感情的人,那么这次上门,就是龙潭虎穴。

各占一半的几率,他当然要赌一把。

“陆先生,您这次约我见面,不知道是不是在考虑和海山集团合作的事?”韩靖当然要先发制人,如果不是合作,他也早做好其他打算。

陆渊放下手中的文件,这才抬眼看了看眼前这个男人。

“你觉得我很健忘吗?”

韩靖不解地看着他。

“昨天晚上你那样羞辱我的女人,今天就要来和我谈合作?还是你认为,我只认利益,不认人?”陆渊故作生气状。

“陆先生,昨天的事,我真的是酒后乱性,好在没有伤害到小鱼!”韩靖心底发慌,连忙起身道歉,手都在发抖。

陆渊的眼神倏地收紧,眉心微锁,十指交叉放在桌上。昨天的事,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这个人!

只是,不是现在。

“我听说韩先生是海山集团的大客户部经理?”陆渊缓缓地松开手,眼底闪过一丝狠意。

“我只是个副经理!”韩靖点头哈腰地说。他要是经理,怎么会落魄成这样?

“哦?副经理?”陆渊当然知道他的身份,“副经理就这么嚣张,连我的人都敢动?”

“陆先生!昨天的事是我不对!我已经向小鱼道过歉了!我保证以后不会伤小鱼一根头发!”韩靖说着急忙奔到陆渊办公桌前,“陆先生,我向您保证!”

陆渊的眼底尽是不屑,但是他需要这个人。

“没关系!一个女人罢了!”他唇角轻启,好像所有的一切他都不在乎。

韩靖愣了愣,没明白过来,难道这么快,事情就有了转机?

“想和我陆氏合作是吗?”陆渊轻蔑地说。

韩靖连“是”都不敢说出口,目光急切地看着陆渊。

“我同意了!这种小事,明天我会直接派人去海山集团找你谈!”

陆渊的突然变脸,让韩靖措手不及。

“陆先生,我不明白,您为什么要这么做?”韩靖小心翼翼地问,因为他不敢相信,事情会转变的这么快。

“不明白?”陆渊笑了笑,坐直了身体,“那我来告诉你!”

韩靖也跟着站直了,眼睛定定地看着他。

“我要你成为我的人!”

韩靖惊得睁大了眼睛。

他不是职场新人,这句话当然明白。

“陆先生,这个,这个好像有点不妥吧?”韩靖虽然明白他的意思,却不敢直接拒绝。

“我早就听说海山集团想和我陆家合作,如果你能促成这次合作,在海山集团,你一定是个大功臣!”陆渊说着灵敏地瞥了他一眼。

韩靖知道陆渊不可能绕了半天是让他成为海山集团的功臣,但却不敢轻易地打断。

“当然,如果海山集团给不了你一个功臣该有的待遇,我这里,正在筹备一家新能源公司,正好缺一位总经理!”

韩靖听到总经理这几个字,眼睛里几乎要冒出光来。他在海山集团可是受尽了冷遇。

“陆先生,我现在就可以上任,我在海山集团轮过岗,各个部门都很熟悉,新能源这一块,我熟!”他当然巴不得立刻从海山集团辞职出来。

“海山集团待你很差吗?这么着急想要离开?”陆渊白了他一眼,试探性地问,“新公司筹备这一块,目前遇到很多技术难题,推进的很慢!”

陆渊把话说到这个份上,韩靖再傻也该懂了。陆渊这是要他去海山集团做卧底!只是这种出卖公司的事,他怎么能做!如果被林总知道了,他还能活着出海山集团吗?

但是自己在海山集团快十年了,从底下的分公司一步步爬到总公司,兢兢业业,到现在却还只是个副经理,一直被人压着,确实憋屈。陆渊开出的条件那么诱人,但是因为江小鱼的事,他得罪了陆渊,谁知道这会不会是个坑?

“陆先生的意思是?”韩靖小心翼翼地看了看陆渊。

“以你的聪明才智,应该不难理解我的意思吧!”陆渊目光如炬地看着他,显然不是在开玩笑。

“出卖公司利益的事,我不能做!”韩靖倒是老实起来了,一本正经地说。

“商场如战场,本来就是尔虞我诈的事。你可以回去慢慢考虑,我并不着急知道答案!”陆渊说着将放在眼前的文件合上,像是有意给韩靖看似的。

韩靖仔细地看了看文件的封面,海山集团四个大字抓住了他的目光。

怎么,陆渊在研究海山集团?他真的想让自己成为他在海山集团的人?

不行,他不能犯这样的错误,出卖了海山集团,也不会有其他企业要他这种背信弃义的人,说不好还要背上官司。

“陆先生,那明天……”韩靖生怕到手的生意会黄掉。

“我说过了,这种小事,明天会有人亲自去海山集团找你谈!”陆渊说着脸上拂过一丝玩味的笑。

韩靖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若是能拿到陆渊的这笔单子,他在海山集团就可以扬眉吐气了。

看着韩靖离开的背影,陆渊阴狠地笑了笑,他不会轻易给人甜头,这次既然给了,就一定会要他双倍还回来。

“陆先生,这么快就把自己的底牌抖给他,不怕他原话送给林峰吗?”一直躲在休息室的陈青铜,这才打开门出来。

陆渊看了看他,嘴角滑过一抹轻蔑的笑容。

“不给他看到后路在哪里,万一他撑不住,病急乱投医怎么办?”陆渊笑着说。

陈青铜点了点头,一年多没见陆渊,他的做事风格倒是一点没变。

“林峰要是知道,你要在他身边安插人,不得气死?”陈青铜走到陆渊桌前,斜倚着办公桌,抓起海山集团的文件,随意翻了翻。

“谁又知道,他有没有在我身边安插人呢?”陆颜抬起眼看了看他。

“怎么突然对新能源感兴趣了?”

陈青铜一句话,问的气氛凝固住了。

陆渊没有回答他,陈青铜自知说错了话,连忙岔开话题。

“我突然想起来,明天晚上有个酒吧开业,老板是我朋友!”

“这种场合,我没有兴趣!”陆渊语气变得阴冷起来,“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倒是可以去丽人指导指导陆颜,她在公司管理这一块,还需要个师父!”

陈青铜本来还想继续说什么,但是他太了解陆渊,林家是他的心病。

“还没有忘?”陈青铜试探性地问。

陆渊的眼底隐隐地泛出寒光,却没有回答。

“行,不说这个了!”陈青铜只好作罢,林家和陆家的恩怨,也不是他三言两语就能化解的。

陆渊闭上眼睛,让自己不去想那些事情,听见陈青铜缓步离开的脚步声,他轻轻地开口。

“什么时候回公司帮我?”

陈青铜本来想拒绝,他和陆渊太熟了,熟到分不清公和私。

“我还有半年博士毕业!”

“公司的财务总监干的时间太久了,也该休息了,我最多留他半年!”陆渊故作无谓地说。

陈青铜倒是愣了一下,看来自己是想跑也跑不了了。

他刚刚出了办公室,就发现陆颜满脸堆笑地在等他。

“青铜哥哥!”

这声青铜哥哥,听起来怎么那么别扭。

“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这么叫我!”陈青铜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其实我是个王者!”

陆颜知道,每次陈青铜回来,陆渊都会相陪,所以她很早就在这里等着,她不想错过他们的任何一次聚会。

“我知道!那就王者哥哥吧!”

“是不是又想做跟屁虫?”陈青铜也早就习惯陆颜的套路。从小到大,只要他来找陆渊,陆颜必定跟着。

“你们有什么活动吗?”

“今天没有!我要回去倒个时差!不过,明天我有个朋友的酒吧开业!”

陆颜听到明天有活动,激动极了。

“那我去准备一下!明天我也去!”陆颜刚激动没多久便想起了什么,“可是酒吧这种地方,我哥从来不去啊!”

陈青铜神秘地笑了笑,陆渊的软肋,谁能有他清楚?

“你放心,只要你想让他去,我一定有办法让他准时准点出现!”

陆颜这才开心地笑了。

翌日晚上八点,夜色酒吧,灯红酒绿,人头攒动。

陆渊向来不喜欢这个场合,无奈陈青铜告诉他,林峰也会出现,所以他才会来。

“陆先生,这是我的朋友!”陈青铜将酒吧老板带过来介绍给陆渊。

陆渊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算是认识了。他的目光始终在人群中穿梭,期待看到林峰的影子。

突然,他的目光锁定在一个女人身上。

那个是,江小鱼?

江小鱼坐在沙发椅上,第N次郑重地告诉舒童,她和陆渊什么都没有,干净的连手都没牵。

舒童依旧不信。

“你要是真的跟陆渊没什么,那就喝了这杯酒!”舒童将酒杯递给她,颇有几分挑衅地说。

江小鱼赌气地接过杯子,刚刚准备喝,就被舒童抢了过去。

“你还真喝啊!”她将杯子放在桌上,“我信了还不行吗?”

江小鱼倒是不愿了,憋屈了太久,早就想发泄一番,却一直没有时间和机会。她端起酒杯,便硬是将酒灌了下去。

“好姐姐,这是高度酒,你这样就喝了?”舒童吃惊地看着这个平时很少喝酒的人,“心里再不爽,也得等我给你介绍完了帅哥再发泄吧?”

“喝酒不影响我认识帅哥!”江小鱼说着,将酒杯放下来,“你不是说,今天会有很多大人物给老板站台吗?在哪儿呢?我怎么一个没看见?”

“哪个大人物也不可能在脸上写着‘大人物’三个字给你看的啊!”舒童说着指了指正在忙着招呼人的酒吧老板,“看见没,那就是老板,是我大学同学!怎么样,帅吧!”

江小鱼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一个扎着长发的男人,正在人群里交谈着什么,看起来倒是有几分姿色,可惜不是她喜欢的款。

“嗯,还不错吧!”她说着打了个酒嗝,“没有陆渊帅!”

“再帅,人陆渊也不是你的!谁知道他是不是在利用你!那种男人往往为了甩掉一个女人,会找另一个女人出来做挡箭牌,运气好呢,另一个女人还能上位得宠一段时间,运气不好的,就像你喽!连手都牵不上!”

江小鱼嗯了一声,发现舒童分析的竟然很有道理,怪不得她总是猜不透陆渊为什么三翻四次帮他,摆出一副是她男朋友的姿态,原来,有这样的目的呢。

“走,我带你去认识认识帅哥!”舒童说着便起身要带江小鱼走。

江小鱼喝了点酒,有点迷糊,意识却比较清醒,起身便要和她一起。

“美女,认识一下?”

未等她们离开座位,便有男人凑过来。

舒童扫了他们一眼。今天酒吧开业,她知道老板邀请了很多有点头脸的人物,所以也不好轻易得罪人。

“帅哥,我们和那边的人约好了,要不要,等一会?”舒童说着拉着江小鱼便要走。

“我们和老板很熟的,要不要介绍给你们认识?”男人倒是不死心。

舒童翻了个白眼,酒吧里她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人,看到美女就狗皮膏药地粘着不放。

“我们和老板也很熟的!”江小鱼却接了话。

“既然这样,大家就是朋友了!”男人说着便借机扶着江小鱼的肩坐了下来。

江小鱼本来就有点晕乎,就这么坐了下来。

舒童刚想发作,男人的几个同伴一起坐了过来,几乎将她们围了起来。她只好坐了下来,今天是朋友开业的大日子,她也不想搞得太难看。

“喝一杯?”那男人的话音刚落,服务员的托盘便递了过来,好像是精心准备的一般。

“我朋友不能喝酒,我来陪你喝!”舒童说着拿起酒杯。

“巧了,我也不能喝!”男人说着端起另外两个酒杯,“那就用饮料代替吧!”

男人说着将酒杯递到江小鱼面前。

舒童只是担心这男人会不会占小鱼便宜,所以将江小鱼往身边拉了下,好让男人不能靠她太近。

“饮料?来酒吧喝饮料?你太小瞧人了!”江小鱼本就想来买醉,没有接过酒杯,而是端起托盘里另外的酒水,“谢谢你的酒了!”

她说着便一饮而尽,舒童看得惊住了。她不担心喝醉了会吃亏,今天出来,本来就是带了两个司机,只是没想到江小鱼这么豪爽。

“我就喜欢这样豪爽的人!”男人说着使了个眼色,很快便有新的酒送过来。

“不要小看我!”江小鱼喝的上瘾了,索性全豁出去了。

“小鱼,别喝了!我们还有正事没做呢!”舒童拉住她,不让她再去触碰酒杯。

“不就是认识帅哥吗?我不是正在认识吗?”江小鱼甩开了她,“我叫江小鱼,很高兴认识你!”

男人知道她喝醉了,一脸的兴奋。

“我们该走了!”舒童大喊一声,声音却很快淹没在嘈杂的人群中。

刚刚还在视线里的酒吧老板,此刻已经不知去向。

“小鱼!”舒童拉住她想将她拽起来,“你喝多了!”

“这位小姐,你好像一直都没有喝呢?”男人的同伴说着也给舒童递过去一杯酒,“既然大家是出来玩的,就该玩的尽兴点,你的朋友还没有玩好,这么急着走做什么?”

“想仗着人多欺负我们是吗?”舒童知道这几个人难缠,索性不顾面子了。

“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们只是想请你们喝杯酒罢了!”那人说着便往舒童旁边凑,将两个女人挤在了沙发中间,无法动弹。

“你们在这里?让我好找!”一个陌生男人突然闯进了大家的视线。

刚刚还嚣张的几人,立即站了起来。

“林先生!”大家的态度立即毕恭毕敬起来。

“这两位是我朋友!”林杨说着朝她们点点头。

那群人立即退到两边。

“原来是林先生的朋友!”为首的男人说话声音都开始颤抖,“打扰了!”

林杨的嘴角只是轻轻扯了扯,似笑非笑。

那群人便立即散了去。

舒童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人,好奇地盯着他。

“你的朋友喝醉了,该回去休息了!”林杨说着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江小鱼。

醉了?江小鱼的意识很清醒,她知道自己没醉,腾地一声从沙发椅上站起来。

“我没醉!”

话音刚落,她便脚下不稳,往一边跌去。

林杨眼疾手快,快步往前,接住了她。

“你没事吧!”他关切地问。

刚刚还嘴硬的江小鱼,突然觉得头格外的晕,她好像失败了,头重的站不起来了。

林杨只好将继续将她扶着。

“林先生,今天怎么这么闲,帮我照顾女朋友?”

林杨的身后,突然传来男人阴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