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被黑人强伦姧人妻完整版 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

盛誉的商务车开进天骄国际的时候,至尊停车场里,正停着一辆霸气侧露的黑色加长林肯车,这是老佛爷的座驾,阳光下,正熠熠生辉。

司溟拉开车门,盛誉锃亮的皮鞋落地,黑色手工西裤完美包裹着他的长腿,黑色名贵的衬衣,黑色的头发,男人深邃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林肯车上,好看的眉心一皱,还没走吗?

这风格太像奶奶了。

“盛哥。”司溟陪在他身边,请示地唤他一声。干站着不是办法啊。

“下午有会议吗?”盛誉双手插在裤兜,眉目深沉地问。

司溟回答,“这个点没有。”

盛誉又问,“有见面吗?”

“也没有。”司溟将头垂得低低的。

“那就去皇家一号。”

“来不及了。”司溟声音低沉。

盛誉眉心蹙了蹙,只见不远处,一个熟悉的中年男人朝这边迅速走来,盛誉深邃的眸子里掠过一丝不明的情绪。

那人走近了,站定在盛誉面前,他恭敬行礼,“少爷,老佛爷在楼上等着呢。”

“我没打算溜。”话音未落,盛誉往大厅迈开步伐。

男人跟司溟示意招呼后,忙抬步跟上。

司机李魁看着原地不动的司溟,“司特助,你不上去吗?”

司溟摇头,“还不是时候。”老佛爷和盛哥杠上的时候,自己还是避而不见为好,毕竟谁都要面子。

大厅里,总裁专属电梯前,盛誉印下指纹,镀金梯门一分为二,盛誉长腿迈入,他转身,目光沉沉地盯着门外望而却步的男人,“不进来?”

男人回神,忙跟进来。

指纹再次按下,梯门缓缓关上。

然后电梯开始上升。

一路上,谁也没有打破沉默。

这是通往22楼的总裁专属电梯,一般人没有站进来的资格。

22楼,简约华美的总裁办公室里。

老夫人拄着龙头拐杖站在落地窗前,在她的身旁站着四个保镖,其中一人手里端着一杯温茶,“老佛爷,您喝口茶吧。”

老夫人不答,她深刻皱纹的脸上满是阴云。

办公室门自动打开的声音传来。

盛誉站在门口便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背影,想到昨晚的一些事,他的脸色也不是很好。

“少爷。”

老夫人身后的四个男人恭敬地行礼,齐声跟他打招呼,然后步伐一致地转身离开。

盛誉抬步迈入。

偌大的办公室里,顿时就只剩下爷孙俩。

直到脚步声离去,直到关门声响起,老夫人拄着龙头拐杖闭了闭眼,一脸紧绷。终于肯回来了!

盛誉就这么站在她身后,他双手插在裤兜,面色如水。

办公室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最终还是老夫人转身,将目光锁定帅气逼人的宝贝孙子“你干嘛去了?”明明打了电话的!

承接着奶奶不悦的目光,盛誉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些什么,他紧绷着一张俊脸。

“誉儿,奶奶想跟你好好谈一谈。”看到宝贝孙子的冰山面孔,老人家语气一下舒缓了。昨晚的事情细细一想,也是过份呢。

盛誉英俊的眉宇间一片清冷,五官线条凝着丝丝冷硬,他抬步越过奶奶,径直往定制办公皮椅走去,并坐了下来。

“誉儿啊,沐氏这节能计划是和咱们天骄国际早就签订好协议的,你可不能说撤资就给撤资了,你这大笔一挥,叫人家可怎么办?人家都计划了五年,况且双方都投入了大量的心血。”

盛誉深靠椅背,优雅地交叠着双腿,目光凉凉地看向面前的老人。

求情?我就撤资你能怎么着?!

“誉儿,这样,奶奶先替沐家求个情。”

“他们自找的。”薄唇轻启,盛誉的语气不容商量,“这件事情别再跟我谈。”

老夫人眉头一皱,这拒绝得可真快,她想了想,叹了口气,转移了话题,“好好好,这事不谈,那咱们先谈另外一件事。”观察着孙子的脸色,老人家试着询问,“誉儿啊,昨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能跟奶奶详细说说吗?”

昨天晚上?

盛誉摆着脸色,想起昨天晚上,一张俊颜沉得可以滴出水来!

仿佛那种被药/性折磨的痛苦又回来了。

此时此刻,他的每一个表情都彰显着他的不悦。

“哎!” 老夫人也会察颜观色,她无奈地叹了口息,知道他这是恨上自己了,于是开始解释,“誉儿啊,奶奶这不也是……太着急了嘛,你看你都28岁了,不说结婚吧,你总得试着跟女人接触接触,总不能一辈子不近女色,那咱们盛家……盛家这香火可就真要断了,传出去也是一个大笑话。”

“您的想法我可以理解,但是这种做法,我就不敢恭维了。”盛誉冷硬地回应,明显,心里还有气。

孙子的评价让老夫人脸上有些挂不住,“誉儿啊,其实奶奶也知道这做法……有点不尽人意,伤了你的心,奶奶现在正式跟你道歉。”

“您的道歉根本不值钱。”说着,盛誉从抽屉里取出一份协议站起身,连同钢笔一同递到她面前,气定神闲地说,“奶奶,今天就把这个先签了!”

“这是什么?!”老夫人诧异,忙放下拐杖去接协议。

宝贝孙子居然要跟她签协议?这真是大大出乎了她的预料。

“我怕类似疯狂的事情还有下次,所以您先签一下,这种卑劣的手段就到此为止吧!”盛誉将钢笔塞她手里,十分认真地说,“这次的事情我很生气,还计划着十天半个月不回金峪华府呢,让你们都好好反省反省!”

你们都?明显还包括母亲双清。

“誉儿,你这自己不着急,还不让奶奶着急了?”老夫人扫过协议,严肃地说,“我可告诉你啊!你不给我盛家留个后,我死也不会放过你的!我就不死了!变黑山老妖!”

盛誉脑海里闪过时颖的样子,他皱了皱眉,为了防止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他坦白道,“如果我承诺在一年以内结婚,您可以不再抽手吗?”

“……”老夫人特别惊讶,简直不敢相信,“你再说一遍。”

“我说,如果我能在一年以内结婚,您可以别再撮合我跟沐紫蔚吗?”盛誉看向她,等着她的回答。

有那么几秒钟,老夫人都处于愣怔的状态,好不容易才恍过神来,“誉儿,你这是……有心上人了?”

盯着宝贝孙子这张颠倒众生的俊脸,老夫人浑浊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光,“宝贝誉儿,你老实交待!到底是不是有心上人了?!”

盛誉不答,那神色清贵优雅,轻轻瞟过来的眼光都带着疏离淡漠。

老夫人突然警觉,问道,“那誉儿,如果你一年之内结不了婚呢?”

“我说能结就能结。”盛誉向来很自信,奶奶说的问题,他根本就没思考过。

娶时颖,是迟早的事,一年足够了。

“不行,那万一你忽悠奶奶呢?可不就耽误一年时间?奶奶都80岁了,时间宝贵,等不起!”老夫人拢起了眉,她十分严厉地说,“万一结不了,你就必须娶沐紫蔚!刻不容缓!你能做到吗?以一年为期限!”

又是沐紫蔚!

盛誉抬眸与老夫人四目相对,那双深若寒潭的眸子里带着明显的陌生与不快。

“怎么?做不到吗?”老夫人威严地说,“如果你做不到,奶奶也做不到!奶奶这辈子最后的心愿就是能看着你结婚,并抱上曾孙子,为了这个目的可以用尽手段的!”

盛誉眉头一紧,脸色阴沉,“一言为定!一年期满的时候,如果我没有结婚,我就娶沐紫蔚!”他盯着面前的老人,嗓音又冷又缓,“但是,如果在这一年里,您还选择瞎撮合的话,那对不起,我就移驾美国!一辈子不结婚!”

“你……”老夫人锁了锁眉,“一言为定,我保证不再撮合,希望你记住自己的承诺。一年以内完成我的心愿。”

盛誉拿起座起拨出一个号码,“司溟,进来。”

然后,司溟进来拟好了协议,一式两份地打印出来,然后双方签字,还让证人司溟也签了字。

盛誉将协议随手扔入抽屉,老夫人却宝贝似地将协议折叠好装入口袋里。

不管怎么样,一年以内,她是肯定能看到誉儿结婚的!

直到现在,盛誉的心情仍不怎么好。

老夫人其实也看出来了,她拍拍宝贝孙子的肩膀,语气缓和多了,“誉儿啊,你先忙,注意好身体,昨晚的事情奶奶跟你道个歉,你也不要再放心上,毕竟也没整出什么大幺鹅子不是?”

就差一点不是?盛誉邃黑的眸骤然暗下。

然后老夫人转身准备离开,司溟送她走出了办公室。

等司溟返回来的时候,盛誉站在落地窗前负手而立,他将目光拉向窗外,墨眸内敛而深邃,闪烁着不容小觑的冷光。

“盛哥……”

“说。”

“时小姐她去了警局,我查了一下,她是撤销报案了。”

盛誉敛去眸中冷冽的锋芒,清贵俊雅得夺人心魂,他负手而立,薄唇轻启,“那个纠缠时颖的男人是谁?找他谈一次话。”

“已经在谈了。”

司溟之所以是盛誉的心腹,就是看得到事情。

此时——

某郊区新亮实业公司外,李新亮刚走出厂门,就被两个身材高大气色凛冽的男人迎上来。

来者陌生,李新亮边走边留意了一下。

那两人在他面前站定,明显挡了他的去路,李新亮被迫止步。

“你就是李新亮?”其中一个男人不善地问。

“是。”因为是站在自己的地盘,所以李新亮底气十足,“你们是谁?找我什么事?”

男人们将目光紧紧地锁定他,其中一个警告地说道,“离时颖远一点!如果再有下次,你这企业就破产了!”

“呵呵……”李新亮觉得听了一个年度大笑话,他转眸看了看这栋18层小楼,以及两个集装箱拼成的厂房,他不知死活地摸了摸下巴,“有本事现在让它破产试试?”

男人眸色一沉,他真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李新亮好笑地看着他。

电话接通,男人汇报道,“司特助,第一次警告没用,来点实际的吧。”说完,他便挂了手机。

李新亮轻蔑地瞅着他们,他双手随性地放在西裤口袋里,拢了拢眉,“你们吓唬谁呢?我这企业经营得好好的,你一个电话就能让它破产?你上帝啊!你主宰啊!”

男人们不答,只是凛冽地盯了他几秒。

另一个男人说,“李新亮,你最好给我记住今天的教训,如果再接近时颖,你家必定新添两座新坟!”

望着他们离去迅速坐入一辆越野车,李新亮还来不及追上去将他们狂揍,手机却突然想起,他看了眼来显,滑过接听键,“小张。”

“李总,财务电脑遭黑客入侵,跟华艺那边的合约他们拒签了,新出关的那批商品被莫名退了回来……”

李新亮脑海空白几秒,那辆黑色越野车绝尘而去!

他双腿都吓软了,他们说的是真的?

此时的沐氏高层,因为天骄国际突然撤资的事情,高管已经急成一团了。

节能计划被迫停止。

沐振阳做为公司一把手,自然受到了质疑与拷问,他深知原因,却不能明说。

只能一边面对高管,一边电话催问自己的女儿,“紫蔚,你有去金峪华府吗?老佛爷那边怎么说?”

“奶奶说尽量帮忙的,您再等等。”沐紫蔚也着急,她这些年虽然深居海外,却也了解节能计划于沐氏的重要性。

“你打个电话去问问。”沐振阳是真等不及了,“我已经没法给人家交待了。”

挂了手机,心急如焚的沐紫蔚内心挣扎了很久,才拨通了金峪华府的电话。

“你好,金峪华府。”手机那端传出管家的声音。

“您好,我是沐紫蔚,请问奶奶回去了吗?”她紧握着手机,小心翼翼地问,“我有急事找她。”

“是沐小姐啊,老佛爷刚回来,您稍等。”

然后听筒那端传来了沉默,沐紫蔚不禁有点紧张,她的红唇抿了又抿,不一会儿,听筒那端传来了老夫人的声音,“是紫蔚吗?”

“是我,奶奶。”沐紫蔚心情焦虑,声音柔柔弱弱的,“撤资的事,盛哥他怎么说啊?有回旋的余地吗?”

“在他那里没有。”老夫人表态地说,“这件事情奶奶也有责任,所以,这个单奶奶来买。”

“什么意思呀?”其实她已经猜到了。

“资我来注,节能计划毕竟是你们沐氏的心血,而且于我们天骄国际来讲也是有利的。”

“谢谢奶奶,我马上给爸爸回电话!”沐紫蔚喜出望外。

“好,一小时之内,资金一定会到账,注意查收,这件事情先别让誉儿知道了。”

“嗯嗯,谢谢奶奶。”

大约晚上十点的时候。

《嘉城晨谈》报社办公室仍灯火通明。

主编带着几个主导记者编辑在详谈,关于天骄国际总裁有可能涉嫌强/奸一事,到底要不要报道,其实已经决定出来了,必须报道,这么劲爆的新闻怎么可以放过? 那太对不起记者的素养了。

所以现在讨论的焦点是,这件事情该怎么报道?

将面临的后果可能是什么?

这个夜晚,这间办公室注定是灯火通明的……编辑和记者们例出了无数个方案。

这一晚,沐振阳因为老佛爷注资,节能计划得到了顺利的开展,他的心情就自然好起来,终于有了笑容。

对女儿沐紫蔚也没了怨恨,只是警告她,以后要离盛先生远一点。金龟婿到处有,不一定要攀上盛誉这种超级金龟婿,一个不小心,就惹到了自家企业,这太危险了。

因为担心女儿的行为会再次殃及到沐氏,在沐振阳的交待下,妈妈蔡柳还特意将女儿拉进了房间,这是回国以后,妈妈第一次跟女儿谈心。

沐家别墅,三楼粉色调的卧室里。

沐紫蔚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椅里,蔡柳给她倒了一杯养颜茶,递到她的手里,“紫蔚啊,你不要因为刚才爸爸的话就影响了心情,好不容易回国了,就安安心心地留下来,明天开始去自己公司上班吧,别再犹豫了。”

沐紫蔚的心情怎么可能好?

她出国留学,学跟天骄国际有关的专业,为了盛哥放弃了最爱的钢琴,学成归来,却被他拒之千里之外。

“还在想盛先生呢?”蔡柳坐到女儿身边,心疼地捊了捊她的头发,叹息道,“他有什么好的呢?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喜欢他?他……他都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只是长得好看了点,只是有钱了一点,咱们不嫁给他也不会饿死,为什么要被他给迷得死去活来呢?跟他在一起,是不会拥有正常婚姻的,夫妻关系都没有,双何来幸福呢?”

“妈妈,谁告诉你他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沐紫蔚秀眉微皱,为心爱的人辩解道,“传闻是假的!你为什么要相信呢?”

“你别再执迷不悟了。”对于盛誉不举,蔡柳深信不疑。

“我亲眼所见!”沐紫蔚迎着妈妈的目光,有点难过地说,“昨天晚上……在维多利亚酒店第38层,他跟一个女孩子……滚了床单,床上都有血,那个女孩子……腰都酸了,她扶着墙壁走的。”

“!”蔡柳错愕地睁大了眼睛!

沐紫蔚捧着茶杯颓然地垂下了眸,失落的情绪更浓,唇角似挂着一抹苦笑,“哪怕是算计他……我也靠不近。”她只觉自己的心狠狠地裂开了。

“算计?”蔡柳捕捉到些什么,她看向女儿。

女孩儿心下一紧,咬了咬唇。

“你说说,你到底做什么了?做了什么才会惹他如此生气?”蔡柳一颗心提着,“你算计他了?所以……他才会撤资?”

沐紫蔚有点心烦意乱,“不管做了什么,我都没有成功,不管给家里带来多大的麻烦,现在也都解决了,所以……可以别再提吗?”

“紫蔚,你应该清楚,那个男人是盛誉,他是危险的!他就像一朵罂粟,他吸引人,但他有毒!”

“可是我爱他!”沐紫蔚抬眸,眼含倔强,“妈,我爱他,从小爱到大,你能理解吗?”

四目相对,蔡柳难以理解女儿眼里的晶莹,她很心疼,“可是你爱他有什么用呢?人家并不爱你。”

这是事实,沐紫蔚不想认清的事实。

今晚的话题注定有点沉重。

“好了,紫蔚,别难过了。”蔡柳将女儿的脑袋按入怀里,“妈妈只是不希望你受伤,你这么优秀,一定可以找着爱你的人。”

闭上眼,沐紫蔚被长发遮住的眼睛里,泪花滚滚。

蔡柳走后,沐紫蔚就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全是盛誉的身影,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她梦见了一场婚礼,新郎是盛誉,新娘却不是自己……站在宾客间,她的点心慌,有点手足无措。

在梦里,她努力想要看清楚新娘的样子,努力想要看清……可是怎么也看不清。

新娘的笑容很绚烂,绚烂得让她睁不开眼。

直到她和盛誉拥吻,他们互换婚戒,她才看清那女孩的样子。

沐紫蔚惊得坐起身!

黑夜中,她额头冒着细汗,胸口剧烈起伏着,一种害怕失去的感觉油然而生……

她看清了,是昨晚那个女孩子!

这个梦是什么意思?预兆吗?

沐紫蔚很害怕,惶恐!

她在黑暗中坐了很久很久,想到昨晚在酒店里女孩腰酸扶墙的样子,想到总统套房里洁白的床单上那抹绚烂的红色,她的呼吸开始变得紊乱,双手攥紧了被子,牙齿也咬得咯咯响。

从这个梦后,她就没再睡着,而是辗转反侧在等天亮。

大约六点的时候。

一辆白色沃尔沃停在维多利亚酒店外,沐紫蔚下了车便走进大厅,她来到前台,“我需要调前晚第38层的监控。”

“您好,沐小姐。”前台助理很有礼貌,“请问是查人吗?”

“是。”

“时颖?”

“什么?”沐紫蔚不解,“什么时颖?”

“第38层前天晚上打扰走廊的女孩叫时颖。”前台小姐告诉她,“您也是想查她吧?她在我们这里兼职,是兰斯奥商学院设计系06级的学生。”

“你怎么知道我要查她?”沐紫蔚问。

前台助理笑着回答,“因为第38层前天晚上清场了,除了盛总,就只有您跟她。不查她查谁?”

“……”

“可以告诉您的是,司特助也来查她了。”

“……”

沐紫蔚离开酒店以后,她开车前往兰斯奥商学院,一路上她一直在想,司溟查她做什么?

很明显是盛誉的意思,盛誉在查她……为什么?

她根本琢磨不透盛誉的心思,但她越想越是不安,盛誉是她的,她不可以让昨晚的梦变成事实!

远远的,沐紫蔚就把车给停了。

吃早餐的点,学校门口学生超级多,大家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走着。

她下了车,从人群里敏锐地捕捉着时颖的身影。

“不会吧!天骄国际的总裁居然涉嫌强/奸!”尖叫声惊地响起。

沐紫蔚猛地回眸,看到几个女生站在梧桐树下抢着一份报纸看。

“我的天,维多利亚酒店第38层,20号晚上?人物跟地点都有了!而且那女的还是咱兰斯奥商学院的学生!”

“那女的还报案了?她是想出名吧!抢了便宜还报案,现在又透露给报社!”

“真的假的啊!盛总怎么可能涉嫌强/奸?他可是天骄国际的总裁!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

“……”盯着她们,听着她们高声谈论,沐紫蔚一副要气炸的模样,她冲过去扯过女学生手中的报纸。

“喂!你有病吧!!”

有人在骂她,她却紧拽着报纸盯着那行醒目的标题,然后一目十行地浏览内容!

“把报纸还给我们!有病!”

“妈的!要看自己去买一份啊!”

报纸被夺走,沐紫蔚摊着双手愣愣地站在那里,她的眸子渐渐失了焦距,全身的血液沸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