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伦云雨交融迎合下种 鳏夫粗大高H繁交

安成风尚的拍摄日期定在了三天以后,云沐瑶在原本的基础上将礼裙改进了一番,得到了傅影的深度认可。

要在这次拍摄中穿着由女主为灵感设计礼裙的,正是《故城遗事》的正牌女主尹南舒,因为契合度贴合,所以云沐瑶并未做出太多调整。

云沐瑶调整的重心大多在其他的模特服装上,比起礼服本身的华丽,贴合穿着者本身的气质显得更为重要,正因模特试穿后的惊艳程度,傅影才会如此看好云沐瑶。

眼看杂志首图的拍摄即将开始,负责调动模特的工作人员却心急火燎的赶了过来:“傅姐傅姐,出事了!你赶紧过来一下!”

“一惊一乍的,又不是刚入行的新人了,咱们这些年什么意外没遇见过?”

傅影与正在交谈的云沐瑶满怀歉意的笑了笑,转身与工作人员交谈起来,云沐瑶能看出傅影皱了眉,似乎的确遇见了些为难的事。

半会儿,傅影叹了口气:“模特的事情交给我,你去调动他们把拍摄时间推迟三个小时,三个小时以后无论如何,我们准时开始拍摄。”

看见傅影沉闷的表情,云沐瑶关心的问:“出什么事了?”

“扮演男女主小时候的两个童模早上一起吃饭的时候过了敏,现在还在医院打针,没办法赶过来正常拍摄。”

《故城遗事》的一条重要支线就是以男女主童年的回忆来穿插完成的,所以这两名小模特的存在十分重要。

但想要找到身型相仿,还得和定制好的衣服尺码贴合的童模,绝对不是容易的事。

至少不是三个小时就能轻松完成的事情。

傅影又说:“换平时也就算了,但今天有一场规模很大的童模走秀比赛,行业里有点名声的都会去参加,现在想找人实在是不现实。用素人?我又觉得不是那么靠得住,万一到时候大哭大闹更麻烦。”

云沐瑶想了想,问:“傅主编,你有今天两个小模特的照片吗?”

“有倒是有,但……”

傅影迟疑了片刻,还是用手机调出了两名小模特的模卡。

这两名小模特长相说不上有多惊艳,但气质着实是很贴合《故城遗事》的古韵风格,而且出道很早,在这个人均童星的行业里算得上“专业前辈”。

最重要的是,这两名小模特的身材和云想想与慕念念两个小团子很接近,改衣服会十分的容易。

云沐瑶见傅影始终没有进展,还是决定给傅影看了两个小团子的合照:“傅主编,你看这两个怎么样?”

“他们两个……”

傅影认真的打量着,“这个小姑娘我认识,慕氏的小公主啊,她那气质还真可以,但我们未必能请得动啊!这个小男生又是谁?圈子里长相条件不错的童模我都记得,怎么这个小男生我从来没见过?”

这是当然,因为云想想从来就没迈进过这个圈子。

云沐瑶欣然道:“这是我儿子,他叫想想。”

“什么?”傅影震惊的瞪大了眼,“慕总的?不对,你这么年轻都有孩子了?还长的这么可爱?慕念念我们估计是请不动了,沈小姐——你快帮我救救急!早说你有这么招人喜欢的儿子,我连童模都不用了,你不知道,就今天这个日子,我花了好多关系才定下来那两个童模的档期,结果还出了这么大的事。”

经过这几天合作上的相处,云沐瑶对傅影的印象还算不错。

云沐瑶轻笑两声,当即答应:你如果觉得没问题,那我肯定是要帮你这个忙的。不过他和慕总没有任何关系,我倒是没什么,但可别让想想听到,他会难过的。”

虽然同样负责八卦版面,但傅影自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八卦的人,对别人的私生活一向是不在意,更不会去询问太多不妥的话的。

但这个叫想想的孩子也和慕凌寒太像了!

简直就像是用了萌脸特效的慕凌寒一样啊!

傅影连连点头:“我懂我懂!这种事情肯定是不能乱说的,得等当事人同意才能官宣!”

她也不说懂了什么,就是连连表示自己在这方面很“专业”。

云沐瑶也没再多说,生怕越描越复杂,只打了个电话拜托云想想的幼儿园老师把云想想送来摄影棚。

而在云想想到来之前,云沐瑶先看见了另一位值得她侧目的“故人”。

秦海璐大大方方地走进了影棚后台,甚至从通勤包中拿出了一枚内部通行证,在保安的扫描下放行通过。

这次项目的内部通行证中都植入了独一的身份芯片,所以秦海璐的通行证不可能是假的。

难道慕凌寒根本没有开除秦海璐?

傅影追着云沐瑶的目光瞧了两眼,难免有些好奇:“你们认识?”

“勉强算认识。”云沐瑶冷漠地耸了耸肩膀,“我记得她已经被慕氏开除了,怎么有通行证能进后台?”

“谁知道呢,云氏那边因为投了些小钱,所以也拿了几张通行证,应该就跟这个有关系吧。”

傅影戏谑一笑,隐约有几分嘲弄秦海璐的深意:“说是云氏斥高薪巨资从慕氏挖来的设计师,还是云首席亲自挖回去的,可要我怎么说呢?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听说这秦设计师是因为诬陷某个刚入行的小可怜没成,反而把自己的事业生涯给搭进去了。”

而傅影怎么也没想到,在传言中被说的十分可怜又捂住的行业新人,正是眼前被她连连称赞“专业”的云沐瑶。

云沐瑶看着秦海璐走远的背影,好奇道:“傅主编,你们这里的后台有没有监控?尤其是存放重要物品的地方。”

傅影果断回答:“当然有,早些年后台出过丢东西的事,我们领导也不敢不上心,咱们这后台除了更衣室,全都有监控。”

云沐瑶这才小松了一口气,在傅影身旁低声提醒:“傅主编,最好是提前让人备份一下监控。”

半个小时后,幼儿园的余老师带着云想想快步走来,迭声给云沐瑶道歉:“想想家长,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带着想想在来的时候遇见了些小事耽误了,应该没有耽误到你们的事情吧?”

云沐瑶正好奇是什么事情既耽误了余老师,又让余老师准时赶到了摄影棚,甚至还比云沐瑶一开始预估的还要早了十多分钟。

但看到慕晃抱着慕念念走进摄影棚时,云沐瑶似乎是懂了。

慕晃一边嘴上“嫌弃”,一边在走过门框时细致地抬手护住慕念念的脑袋:“我的小公主啊,你爹地要是知道我奉命把你带这来了,你知道我会是什么下场吗?上次就是你出卖我,我才被迫当上了总负责人,差点累丢我半条命啊。”

“二叔,你怎么一点都不上进鸭?当上负责人难道不是很高兴的事情嘛?”

慕念念噘起嘴,抱住慕晃的脖子亲了两口慕晃的脸:“二叔最好啦,我们悄咪咪瞒着爹地,不让爹地知道!”

“这还差不多。”

慕晃接受了慕念念明目张胆的收买,决定逆慕凌寒而行。

这两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会惹慕凌寒生气。

这样的情景,云沐瑶已经不知道在慕念念突然打来的视频电话里见过几次了,而以往的视频电话,总会以慕凌寒眉头紧锁地出现在视频电话中仓促收尾。

傅影瞧见云想想本尊时,心都快融化了,与云想想闲聊了几句自我介绍,才发现慕念念的存在。

都说慕氏的小公主性格像极了慕凌寒,傅影很难不紧张。

坐在慕晃怀中专座的慕念念眸光一闪,指着云沐瑶小声指挥:“二叔,二叔!我找到妈咪啦,我们快过去!”

傅影轻咳两声,低声提醒云沐瑶:“沈小姐,慕念念这小家伙特别难照顾,尤其是对外,不是一般的难接触……而且我记得她特别讨厌和慕总认识的女人,你最好还是离她远一点,免得她是过来为难你的。”

可话音未落,慕想想就已经扎到了云沐瑶的怀里:“妈咪,念念好想你呀,想想还想抛开念念一个人来见你,真的好过分!我们都是妈咪的崽,想想怎么能抛下念念咧?”

“妈咪只说了要见我。”

云想想像个小大人,不仅要和慕念念吃醋,还要忍着醋意把慕念念掉下来的小花头饰重新别回慕念念的辫子上。

傅影对眼前这一幕大为震撼,嘴角忽然勾出了一个极高的弧度,促狭意味十足。

她又说:“沈小姐,别解释,我懂,我真的很专业。”

云沐瑶心情十分的复杂。

云想想勾了勾云沐瑶的手,好奇地歪头:“妈咪,你找想想来做什么呀?是不是妈咪需要想想的保护了?”

云沐瑶蹲下来抹了摸云想想的头:“想想不是一直在保护我吗?妈咪今天是有一件事想让想想帮忙,妈咪身旁的这位阿姨需要小模特来拍一组照片,想想愿意吗?如果想想不愿意,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云想想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我当然愿意!只要能帮上妈咪的忙,想想什么都会愿意做的。”

“妈咪要拍照片吗?”慕念念好奇的眨了眨圆眼,“念念也想一起拍!傅阿姨,傅阿姨,念念也想要一起拍照,可不可以带上念念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