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又黄又爽又刺激的小说 爽欲亲伦96部分阅读

一串串代码在屏幕上出现又消失,电脑屏幕的光亮映在小家伙脸上,他气质都变了,专注又严肃,眉宇间还有股清傲感,这样的柠宝就算不化妆竟也和封励宴有了几分肖似。

“哥哥加油!哥哥最棒了!”檬檬握着拳头,给哥哥打气。

柳白鹭是知道柠宝平时爱捣鼓电脑的,在电脑上也非常有天赋,但那可是封氏官网。

封氏是数一数二的财团集团,人才济济,官网防护之高可想而知,哪能随便就叫个小屁孩攻破?

“这靠谱吗?”柳白鹭不确定的道。

“当然靠谱,我哥哥最厉害!”檬檬对哥哥有绝对自信,是哥哥的终极小迷妹。

与此同时,罗杨急匆匆敲开总裁办公室的门,“总裁,有高手在攻击我们官网。”

封励宴头都未抬,声音冷极,“这种事现在也需要我亲自处理了?”

火气很大!

罗杨缩了缩脖子,平时也经常有攻击封氏系统的,安全技术人员早就搞定了,可这次攻势特别猛,防火墙被攻破一道又一道,技术人员有点顶不住才汇报上来。

罗杨硬着头皮道:“这次……防火墙只剩最后一道没被攻破了。”

闻言,封励宴才抬头。

他有些诧异,封氏安全系统他是亲自做了加强防护的,寻常黑客根本就别想突破第三层,这次竟有人能攻到最后防线?这是对手请了什么国际知名黑客?

“拿过来。”他沉声说道。

罗杨如释重负,忙示意后面技术组人员上前将电脑摆到封励宴面前。

封励宴看了两眼,眉梢微挑,只消一眼他就确定对手还是嫩了些,根本攻不破最后一道防线。不过能做到这种程度,也是不易了。

他活动了下手腕才在键盘上操作拦截,随着他的动作指令下达,对方明显也察觉到了,竟还不放弃试图再次强攻。

封励宴冷笑,修长手指敲击键盘的动作愈发流畅,指令似一把把剪刀将对方伸来的触手一一斩断,又顺手反击,锁定对方电脑,植入追踪木马。

“干妈快看,成了!我就说哥哥无敌!”檬檬看到柠柠停下,拍手欢呼。

她和柳白鹭两颗脑袋凑过去,期待看到封氏官网沦陷的画面,谁知屏幕上却跳出一张鬼脸,血盆大嘴要吞噬一切,吓的檬檬小脸一白。

“哥哥?”她回头看哥哥,就见哥哥小脸臭臭的,很是挫败的样子。

柠柠知道这是失败了,正要安慰哥哥,柠柠就气恼的拍上了电脑。

“干妈怎么办,我被对方反追踪,现在那人应该找到这个地址了……”

都怪他,明明觉察到敌方厉害了,却还一意孤行,要是被反攻时赶紧撤退兴许还跑的掉,他却自大和对方缠斗,结果被碾压,想撤退时电脑已不受控制,连关机都不能了。

与此同时,总裁办公室,封励宴看着IP显示出的具体地址冷冷勾唇。

翡翠湾1702号!

又是这个翡翠湾,封励宴眸光微沉,唇瓣挑起意味深长的弧度。

他不认为这只是巧合,男人忽而站起来,大步就往外走,他亲自去逮那只小鬼和他背后的人!

而温暖暖也气喘吁吁的拍开了柳白鹭家的门,她冲进来,看到好端端坐在那里的柠檬宝贝,心跳都还是失速的。

“妈咪,对不起……”

“妈咪,我们错了,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温暖暖冲过去,一把将两个孩子抱进了怀里,身体都在颤抖。

柠柠和檬檬感受到了妈咪的害怕,连忙伸出小手回抱着温暖暖,还学着温暖暖平时安慰他们的样子,如同心有灵犀一样,一起轻拍着温暖暖的背。

“你们真是!”温暖暖咬牙切齿的,她觉这两个孩子真是该好好教训一顿了。

这要是出个什么意外,她还怎么活?

她手扬起,然而却又舍不得落下,柳白鹭连忙上前抓住了她的手。

“暖啊,现在还有一大桩麻烦,很紧急,你可能要赶紧带着柠檬宝贝离开,先躲起来,因为封氏的人很快就要来了!”

温暖暖,“??”

柳白鹭飞快将柠檬宝贝接连干的大事说了一遍,温暖暖心里震动又惊愕,酸涩又感动。

她没想到她辛辛苦苦隐瞒他们的身世,这两个机灵鬼竟然都自己弄清楚了,她更没想到他们竟会为她做这么多。

她将两个宝贝抱进怀里,弯腰不停亲吻孩子柔软的发顶。

“对不起,是妈咪做的不好……”

看着抱在一起的母子三个,柳白鹭也不觉红了眼睛,心酸的不行。

看看吧,这都是封渣男做的孽!

这时,房门却被拍的砰砰响,柳白鹭和温暖暖对视了一眼,都皱紧了眉。

该不会是封氏的人已经到了吧,这也来的太快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当柳白鹭从猫眼看到门外的人,她吓的脸都白了。

“暖暖,你快带着孩子藏起来!是封励宴那狗男人亲自杀来了!”

温暖暖只觉眼前一黑,封励宴本来就对她有怀疑,再撞上她和柠檬宝贝在一起,那不是全完了?!

“快去!我来挡住他!”

柳白鹭着急的催促,明显,封励宴来势汹汹,不是不开门就能解决掉的。

“那你一定小心点!”温暖暖冲柳白鹭说完,拉着两个孩子飞快进了卧室。

柳白鹭确定他们躲好了,这才打开了门,当看到封励宴那张冰山般的俊颜时,她抱胸靠在门上,长腿一抬,直接挡住了门。

“稀客啊!封总来这里干什么?!”

她实在是不明白了,不就是网站被攻击了吗?这种小事封励宴竟然亲自来了,难道是封氏快倒闭了?

“柳白鹭!”

封励宴也一眼认出了眼前的高个子女人是温暖暖的好闺蜜,她和温暖暖是初中加高中同学,从前去过封宅几次。

他是吃惊的,没想到攻击封氏官网的,竟是柳白鹭?那个小孩呢,难道也是受这女人指使?

最近发生的事可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封励宴略抬手,两个保镖立马上前架开了挡路的柳白鹭,男人迈开大长腿,锃亮的皮鞋踏了进去,锐利眼眸扫视四周。

柳白鹭急了也气了,大声怒道:“封励宴!信不信我报警告你私闯民宅!你们都给我出去!”

一想到藏在卧房的温暖暖和孩子,柳白鹭就慌的一批。

谁知道封励宴只淡淡扫了柳白鹭一眼就冷声道:“搜!”

封励宴带来的几个黑衣人立刻便往房间里冲。

柳白鹭眼前一黑,挣扎着,“你们这是私闯民宅,封励宴你好歹也是高学历,竟然这么目无王法吗?”

“呵,柳小姐让人攻击我封氏官网的时候怎么不讲法?我是不是应该先告柳小姐一个窃取商业机密罪?”

这男人强硬的态度让柳白鹭脸色发白,他太可怕了,她根本就搞不定这个恶魔。

温暖暖那只小白兔怎么会喜欢上这样强势如狼的男人!

此刻卧房里,温暖暖抱着两个孩子就缩在衣柜里,听到动静,她咬紧了唇瓣。

这个可恶的男人!他是土匪吗,凭什么在她朋友家里耀武扬威!

欺人太甚!

看来是躲不过去了,她也不能让柳白鹭自己承受那男人的怒火。她松开柠檬宝贝,准备先亲自出去挡一挡。

谁知躲在她身前的柠柠竟然先一步推开她,“妈咪妹妹躲好!”

小家伙压着声音说完,推开柜门就出去了,都不给温暖暖反应时间的。

“放开她!有种都冲我来!”

保镖已冲到了卧房门口,柳白鹭正心惊肉跳,卧房门竟突然打开了。

柠柠身板挺直站在门口,他昂着小脸,恶狠狠的瞪着封励宴。

柳白鹭,“……”

这小子,还挺有范儿挺帅的。

坐在沙发上的封励宴看到柠柠,却一点都不意外,他唇边微微扯起凉薄笑意。

接着男人起身,迈步就冲柠柠一步步走了过去。

柳白鹭挣扎起来,“封总,他只是个孩子,你有事冲我来!喂,你是个男人就少碰他!”

然而她的话对封励宴半点作用都没有,男人来到小孩的面前,微微弯腰,用他那双冷沉的眼眸盯着那小孩。

不怕!他才不怕这个大渣男!

柠宝捏着小拳头,让自己挺起胸膛,像个战士,然而却还是受不住男人的威压,禁不住舔了舔小嘴唇。

封励宴轻笑了声,突然伸出大掌。

“你敢掐他,你会后悔的!”柳白鹭吓的瞪大了眼睛,嗓音都喊破了。

然而在她和柠宝惊悚的眼神下,封励宴的大掌却是捧住了柠柠的小脸,接着……

像揉面团一样揉搓起来。

柠柠的小肉包子脸在男人的大掌下简直像个减压小玩具,被揉捏的鬼脸频出。

“呜……你羞辱我!”

封励宴松开手时,柠宝眼眶一红,泪眼汪汪,像是受了颇大的委屈和打击。

这个坏蛋!

柠柠宁愿被这男人打一顿,他保证一定像个男人一样憋住不哭,他也不愿意受这样的侮辱!

封励宴没理会小豆丁,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掌心,确定手上没有任何化妆品的痕迹。

这张不像他的脸才是这小孩的原装脸,不知为何,他明明该松一口气的,可心里却只有失望。

浓重到他自己都忽略不了的失望,好像有什么埋藏很深的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期待被打碎了。

“羞辱你?呵,现在这样才是。”封励宴冲哭唧唧的小孩露出个凉凉的笑,突然就抓住了柠柠的脚踝。

下一刻,柠柠被他直接提脚倒着拎了起来!

“啊!混蛋!I hate you!”

柠柠气的英文都飙了出来,他在半空晃着,难以忍受这样赤裸裸的羞辱。

衣柜里,温暖暖听着外面的动静整个人都在颤抖。

不行,她不能躲着了!她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她凭什么躲着!?

可就在她忍不住要出去时,檬檬却往她怀里又钻了钻,“妈咪,再等等吧,哥哥有事会求救的。檬檬害怕,怕坏蛋抢走我们,檬檬不要离开妈咪……”

温暖暖像是被当头一棒,整个人都僵住了,她双眼发红,只觉自己在强权面前弱小的像只蝼蚁。

即便是五年的时间,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在封家的权势面前,她竟依旧没有任何可以保护自己和孩子的武器。

她抱紧了檬檬,有那么一刻甚至像冲出去,冲进厨房提把刀砍了狗男人!

“你放他下来!封励宴,你冲小孩逞威风算什么男人!”

外面,柳白鹭见封励宴提起柠柠,挣开两个保镖,冲了过去。

封励宴却已走到沙发前,他坐下来,将小孩放倒在他的大长腿上,头朝下,屁股朝上。

柠柠继续挣扎不停,像只翻了壳的乌龟,男人只轻轻按住小孩的腰,这只小乌龟就再难翻身,他警告的声音响起。

“小鬼,不想被当众脱掉裤子打屁屁,你就给我安静点!”

柠柠立马被当众脱裤子给吓到了,屈辱的咬唇将小脸埋进了沙发里,不动了。

封励宴这才抬眸看向了柳白鹭,“我想这两天的事,柳小姐该给我一个交代。”

“呵呵,交代?我家暖暖到现在都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你这个渣男凭什么得到幸福?想和小三订婚结婚?做梦!对,昨天的婚礼就是我指使这孩子去闹事的!今天也是我请了黑客攻击封氏官网,想把昨天订婚宴的视频在官网曝光!我柳白鹭敢做就敢当,封总想怎么对付我,只管放马过来好了!”

柳白鹭梗着脖子,一副老娘无敌,老娘王炸的模样。

封励宴的视线落在她身上,眼神不见多凶狠,可却森凉到让人头皮发麻,脚底生寒。

就在柳白鹭快顶不住的时候,封励宴突然放开柠柠站了起来。他一言不发,大步往外走。

柳白鹭倒懵了,紧张道:“你什么意思?”

难道这渣男是准备出去了,好吩咐人关门杀人放火一条龙?

封励宴脚步顿住,却也没回头去看柳白鹭,只淡声道:“五年了,还记得她的人不多了。”

“下不为例!”男人言罢迈步走了出去,保镖也忙跟上。

听到封励宴那句话,还有男人明显离开的脚步声,温暖暖不可抑制勾起嘲讽笑容。

什么意思,因为柳白鹭还记得她,所以他就原谅柳白鹭的造次了?

呵,封励宴这话,这逻辑太可笑了。好像他是个痴情种,对她温暖暖多情深义重一样!

真是能装!

“装什么好人!”

谁知她正腹诽,外头竟也响起柠柠愤怒的嘲讽声,接着是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惊的温暖暖浑身一抖。

封励宴这个王八蛋是不是打柠柠了?

事实正好相反,不是封励宴打了柠柠,而是柠柠突然追出了门,冲着封励宴就将烟灰缸砸了过去。

水晶烟灰缸砸到男人后背,在地上四分五裂。

男人脚步停下,背脊挺直,背影都是戾气,柳白鹭被爆发的柠柠吓的捂嘴,慌张上前想将柠柠给拽回来,可还是慢了一步。

等她跑到门口,封励宴已转身将小孩抗在肩上,大步流星进了电梯。

柳白鹭崩溃的抓了抓头发,正要追,卧房那边又发出动静,她回头就见温暖暖实在受不了跑了出来。

“柠柠呢?!发生了什么事?”

温暖暖没看到柠柠,急的想哭,对自己真是痛恨极了,她到底算什么母亲。

竟然躲在孩子身后,她还配做妈咪吗?她现在心里一万个后悔,刚刚就不该躲起来。

起码她要站在孩子的面前,就算被发现一切,就算鱼死网破,她也要拼命守护自己的孩子,而不是像个懦弱的废物一样躲着!

“暖暖,你先别着急……”

柳白鹭连忙安抚温暖暖,然而温暖暖已经失去冷静,失去理智,她冲进厨房抓了一把刀提着就一阵风般出了门。

那样子,像是立马要给封励宴来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柳白鹭吓的将檬檬安抚好,又送回卧房,就连忙追了上去。

楼下,保镖打开车门,封励宴弯腰将柠柠往车里塞,敏锐的察觉到有杀气从背后袭来。

“总裁,小心!”

保镖惊呼,封励宴及时回头,只觉眼前寒光一闪,他机警偏头避了下,同时紧紧攥住了女人的手。

咣当!

刀落在地上,封励宴虽避开了那一刺,却还是被刀锋轻划了下,下颌上多了一条两厘米长的血线。

“你这抢孩子的王八蛋!”温暖暖双眸猩红。

男人捏着女人的腕骨,浑身戾气。

待看清女人的脸,他双眸眯了眯,一瞬间的意外后,是浓浓的疑惑。

又是这个女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可别拿巧合当借口,我封励宴没那么好骗!”

封励宴伸手将女人拽到了身前,他的眼眸似探照灯一样锁着她,眼底是浓浓的探究和质疑。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我去哪儿你管得着吗?你把孩子放了!”

车里柠柠见妈咪竟然追了出来,只呼妈咪笨蛋,他都把大坏蛋引开了,妈咪怎么还自投罗网啊!

他撅着小屁股爬起来,探头看到大坏蛋竟抓住妈咪不放,小家伙直接就红了眼。

他从车里跳出来,扑上去便像小老虎,一口咬住了封励宴的手臂。

“嘶!”

小孩牙尖的狠,这一口咬的半点不留情,封励宴闷哼了声,抬高手臂,柠柠脚尖离地,竟都没松口,直接挂在了男人手臂上。

温暖暖瞪大了眼,她不怕狗男人被咬伤,就怕狗男人皮糙肉厚的会硌崩了宝贝儿子的小奶牙。

“小心!”

温暖暖挣开封励宴,立马就抱起柠柠,柠柠牙齿疼,一落进妈咪熟悉的怀抱,他就松口扭腰抱住了温暖暖的脖子。

温暖暖心疼的拍抚着儿子的后背,戒备的瞪着封励宴。

封励宴的手臂被咬出了血痕,血色慢慢浸透了白衬衣,保镖惊惶上前,见此立马面露凶色向温暖暖和柠柠走去。

男人却没在意手臂上的伤,他抬手,保镖立马后退。

封励宴冲温暖暖迈了一步,温暖暖立刻抱紧儿子后退,戒备紧绷的样子就像支棱翅膀守护小鸡仔的老母鸡。

看着抱在一起的一大一小,封励宴眼眸眯起,“这小孩是你的?”

温暖暖心下一紧,没想到她还没说话,柠柠就回头冲封励宴做鬼脸,“她是我干妈,你少吓唬我干妈!”

不是母子吗,可看小孩对女人的依赖模样,并不像这样简单。不过这女人看起来非常年轻,身材纤细,也完全不像是能生出这么大儿子的人。

封励宴勉强相信了,他的注意力更多还是在温暖暖身上,“你刚刚也在那里,你和柳白鹭是什么关系?!”

温暖暖心跳如鼓,否认三连拍,“柳白鹭是谁?我不认识,我也不是来找她的!”

反正渣男背后没长眼睛,应该没看到她是从哪里跑出来的吧。

偏偏这时候,单元楼跑出一个人,正是柳白鹭。

看到正抱着柠柠和封励宴对峙的温暖暖,柳白鹭生恐闺蜜吃亏,她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过来,抬手就将温暖暖拉到了身后,并关切问道。

“你没事吧?他有没有将你怎么样?”

温暖暖,“……”

姐妹,你倒看看我的眼色啊,说好的闺蜜默契呢!

看着温暖暖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封励宴的神色莫名缓了些,锋锐唇边甚至微微上勾起一点笑来。

他再度朝着温暖暖迈了一步,“你刚刚为什么要躲起来?呵,你还是不肯承认吗?”

“我承认什么?你这个人怎么莫名其妙的!”温暖暖决定装傻到底。

柳白鹭见此忙挡在了温暖暖的面前,拿出毕生演技来,她冲封励宴讽刺的笑。

“哈哈哈,笑死我了。封总该不会以为她是暖暖吧?你忘记了吗,当年可是你亲手逼死了暖暖!那么快的车速,那么冷的江水,那么深的夜,你觉得她还能有生还的希望?还是这样想,能让你的良心好过点?”

柳白鹭恨声说着,眼睛都红了,她又拉过温暖暖,捧着她的脸道。

“麻烦你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她这眉眼和温暖暖一样吗?呵,也是,你眼里只有小三真爱,什么时候看到过我们暖暖,怕是连暖暖长什么样子都记不清了!也就暖暖那傻子,死心眼,一颗心都系在你身上,最后落得个尸骨无存……”

“够了!”

封励宴突然出声打断柳白鹭的话,男人脸色铁青骇人,似修罗杀神,顷刻就能浮尸千里般。

柳白鹭脸色发白,腿软了。

毕竟这男人的能量不可估量,他一句话,即便她是国际名模,可能顷刻被封杀。

温暖暖担心闺蜜,连忙上前一步,她认真看着封励宴。

“我真的不是什么暖暖,不过我知道白鹭有个朋友跟我长得很像,也是因此白鹭才和我结缘成为朋友的,我从小在M国长大,你真认错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