鳏夫粗大高H繁交 老头扒开粉缝亲我下面

冷微曦醒过来时,房间里已经有了丝丝亮光,到底是白天,就算完全没有阳光照耀,也还是有点光线的。

当然,这光线完全是因为那窗帘不是纯黑色的,只是深紫色的,虽然不是很亮,不过,足以让她看清楚这间房间。

昨晚肆虐她的鬼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

床上整洁的一尘不染,根本看不出曾经发生过欢爱的痕迹。

如果不是她身体的不适提醒她,她几乎自己都怀疑昨晚经历过的事情。

房间很简陋,整个房内看上去很陈旧,几乎没什么装修,就连墙壁都是水泥的。

房间除了这张床,还有一个简易衣柜,

她拉开简易衣柜,里面有好多她的衣服,看来是易家准备的。

随便拿了一套衣服穿上,边换衣服边叹息

还好,昨晚那个男人或者男鬼没有在她的脖子处留下什么印迹。

否则,她今天就没脸见人了。

赶紧到隔壁的洗手间去洗脸。

还好,洗手间里有牙膏牙刷,洗脸用的洗面奶,还有沐浴露。

只是,沐浴露拿来干什么?这里有热水吗?

她看了看水龙头,不是那种可以调温度的,而水管也只有一根进来。

像是不甘心的拧开水龙头,用手试了一下,水是冰凉的。

呵呵呵,原来,易家连起码的热水都不给她,看来,以后她洗澡都只能用冷水了。

而且,看样子,这里就是她的起居室了,想必,以后她就住这里吧?

呵呵呵,这就是席家少夫人的住处,这就是豪门媳妇的待遇?

还真不是一般的待遇,规格——够高的了。

那天早上,她没有再见到婆婆百里明媚,好似又是出去了,只是一个比较肥胖的佣人告诉她,每天要到百里明媚住的这栋楼来吃饭。

而她以为自己是自由的,于是照样去上班,照样下班去医院照顾妈妈,那知道三天后被百里明媚知道了,被恶狠狠的给教训了一顿。

“工作必须辞掉,作为易家的儿媳妇,易家丢不起这个人,出门见朋友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不能让人知道你是‘远望’集团的总裁夫人。”

微笑当时听到这样的话好笑,她并不觉得当这个‘远望’集团的总裁夫人有什么好自豪,所以,不用百里明媚警告,她都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她不是傻瓜,她这样的婚姻其实是不合法的,因为没有去注册过,而且连新郎的面都没有见过,这算那门子的婚姻?

只是不能工作了有些遗憾,不过她可以多点时间去看妈妈,妈妈做了手术其实也需要人陪的。

不过很快她就知道她这样的想法太天真了,百里明媚嘴上说着她是易家的儿媳妇,其实根本就没有把她当儿媳妇看待,经常差使她做这样做那样的。

好在她原本就是穷人家的孩子,从小就做事做惯了,只要不是特别的为难她的事情,她一般都会尽力去做好的。

只是,她不能让百里明媚知道她有一个长年病在医院里的母亲,因为她是以冷清水的女儿的身份嫁过来的,冷清水的老婆三年前就死了。

于是,就不能每天都去医院看妈妈,她只能尽量抽空,尽量找机会出门的时候偷偷的去看一下。

还好,总算有一百万在医院里,于是医生说她如果不能每天都来的话,可以请一个看护的,一个月也就是两千多元钱。

于是她帮妈妈请了看护,妈妈可以得到很好的照顾,而她,却在易家那豪华的金丝笼里过着别人不知道的豪门少夫人的生活。

住着连佣人都不如的破旧的房子,还美其名曰别墅,因为是一栋独立的房子。

每天和普通的佣人一样做事,唯一能分出来身份的时候就是只有吃饭的时候,那时候,百里明媚会像个女皇般施舍的让她坐在她的下方陪她吃饭。

而且,这个易家的家规特别多,有时,她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犯了家规了,然后莫名其妙的就被罚去鬼佛堂。

百里明媚是否很喜欢佛堂那个地方,只要是她不高兴或者觉得冷微曦不顺眼了,总会找出点岔子来,然后让冷微曦去跪在那个地方。

刚开始微曦还对跪佛堂什么的有些害怕,多跪几次,她就开始麻木了,而且也觉得跪佛堂不是什么坏事,至少可以躲避魔鬼的骚扰。

如果日子就这样平静的过着,苦点累点偶尔跪下佛堂什么的其实她无所谓,百里明媚那横眉冷眼蛮横无理根本就伤害不了她。

只是,就算她这么累,夜里的魔鬼却从来都没有放过她,几乎隔几晚上就会光顾她一次,而每次,她都无法看清他的脸。

怪只怪她的房间没有电灯,怪只怪她的房间连蜡烛都没有,怪只怪每次她准备好要抓住魔鬼时,魔鬼却不来,而每次她以为他再也不会来时,他就像幽灵般的出现。

第一个月,微曦的日子就是这样过去的,真正的新郎一直没有回家来过,她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反而是魔鬼,一个月里光顾了她四次,每次都让她束手无策,最后还是被魔鬼吃得一干二净。

第四次是在深夜一点多来临的,那是微曦也睡得迷迷糊糊的,然后就听见了了房间里有脚步声,然后就感觉到了床上多了一个身体。

微曦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摸出了枕头下的手机,迅速的按了一下,手机屏幕亮了,只是,就那么一秒,她的手机被魔鬼迅速的抢去扔进了房间里角落,她清楚的听见了手机四分五裂的哭泣声。

只有那么一秒,她什么都没有看清楚,只感觉到魔鬼不是一个老头子,应该是一个年轻人。

那一晚,魔鬼像是发怒了,明显的对她拿出手机来照他不满,于是,他不仅只是像第一晚上那样刺穿了她,而且还变着法子要了她整整一晚。

从那以后,魔鬼没有再来过,整整一个月过去了,她的日子变得清净起来,除了每天要帮着做家务,就是偶尔要忍受百里明媚的冷眼冷语。

今天一早,吃早餐的时候,百里明媚就对她说,今天是她的生日,晚上易云玄要回来,让她白天帮着做点事情,晚上打扮漂亮的,因为今晚家里要来客人。

其实最近一个星期她都不舒服,吃东西老是吐,她想抽空去医院看看的,哪知道一直都没有时间。

今天就更加了,因为百里明媚要在家里举行宴会,而听说那个结婚就出了车祸的易云玄也要回来,所以事情就特别多,也就特别的忙碌。

微曦从早上开始就没有吃东西,因为吃了总是想吐,她心里隐隐约约有种不好的感觉,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去证实。

终于忙到了晚上,她却一口饭都没有吃,然后六点钟的时候,宾客们开着车来了,男男女女来了不少,一看那穿着都是有钱的主。

啊敏让她别帮忙做事了,说礼服已经帮她放到房间里去了,让她赶紧去换了过明园去,百里明媚吩咐她打扮漂亮点去见客人。

微曦觉得有些头晕,其实她不想去,因为她在易家的地位的确不像什么少夫人,说穿了,也还没有啊敏的地位高。

啊敏做事至少有工资,至少住的房间里有电有空调有热水,而她是个免费的用人,住的地方没电也没有热水,简直和几百年前的古代差不多。

不,还不如以前的古代,那时的房间至少还有蜡烛,而她的房间连蜡烛都没有。

但是,她知道,她不能说不字。

在这个易家的叫着水云间的别墅大院里,百里明媚就是至高无尚的女皇,她的话就是权威。

而她,冷微曦,作为百里明媚明着的儿媳妇,暗着的免费佣人,没有说不的权利。

尽管头很晕很沉,微曦还是坚持着换好了房间里的这件礼服,然后对着厕所里那张贴在墙壁上的简单的梳洗镜化了个淡妆,然后忍受着头晕沉的难受走向百里明媚住的明园。

只是,微曦完全高估了自己身体的支撑程度,她走进人声鼎沸的明园大厅,还没有走到百里明媚面前,就觉得眼前突然一黑,然后整个人就完全的晕了过去了。

“少夫人,醒醒,快醒醒!”啊敏用手推着昏睡的冷微曦。

微曦用力的睁开眼睛,看清是啊敏,赶紧坐了起来,“啊敏,门打开了是吗?我可以出去了吗?”

“按道理说你是不能出去的,”

啊敏左顾右盼的看了看:“不过,现在是早上七点钟,还没有人上班,你赶紧跑吧,去医院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吧,听说先生上午就要回来了。”

“不是说昨晚就要回来的吗?”微曦赶紧站起来,一天没有吃东西了,脚有些软。

“这个我不知道,这里有三个馒头,你赶紧吃了,我现在走开了,你赶紧去换了衣服就走,百里夫人要8点才起床的,时间来得及的,千万不要留下这个铁的证据,孩子打掉了,就死无对证了。”啊敏赶紧推了她一下。

微曦一下子反应过来,看着啊敏那同情的眼神,她知道啊敏肯定误会了,一点以为她是怀着孩子才嫁进易家来的。

不过,现在不是和啊敏把这个情况说清楚的时候,正如啊敏所说,现在她必须去把肚子里这个魔鬼留下的种打掉才行的。

于是,简单的对啊敏说了声谢谢,她提起身上的礼服快速的跑向自己那栋破旧的别墅,快速的上楼去。

用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再用三分钟的时间洗漱梳头,然后在水龙头处接了杯冷水,把三个馒头咽下去。

看看手上从地摊上买来的手表,没时间了,抓起自己的包,快步的跑出去。

希望路上不要塞车,希望今天能顺利的赶到医院。

还好,天灵灵,地灵灵,今天她的许愿第一次灵

她赶到医院时,医院的医生也刚好上班,她是第一个走进医生诊室的。

医生对于这样的事情也许的见多了,听她说不想要孩子也没有多劝一句,直接开了B超单子给她让她去照B超,好确定今天是否能手术。

只是,这一次,她却排了好久的队,据说好多人都是头天的B超单子了,排到今天才来照。

一个半小时后,终于轮到她了,她几乎用跑步的速度走进B超室,结果被B超医生丢来一个大大的卫生球,外加一句:“那么慌做什么,既然轮到你了,就会等你两分钟的。”

微曦想说,我连两分钟都等不啊,我是一秒钟都不想等啊。

只是,她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听从B超医生的安排,乖乖的躺到了那张简单的床上去了。

五分钟后,B超医生说可以了,结果和昨天欧阳的结果一样,她怀孕7周了,适合做手术。

“先开药给你,明天来做手术,手术前两个小时吃药。”医生一边开手术单一边说。

“我今天就要做手术,不能等明天。”微曦赶紧对医生说。

“今天,来不及了。”

医生看看时间,“这药要提前两个小时吃,现在只有一个小时了,怎么做手术?”

“为什么要吃这药?”微曦有些糊涂。

“这是帮助扩宫口的药,如果不吃药,用扩宫器扩宫的话,那就很痛的。”医生虽然面无表情,不过还是耐心的给她解释了一下。

“我不怕痛,我只想赶紧把肚子里这孩子拿掉!”微曦坚持的说。

“不过,现在安排手术时间也有些紧了。”医生眉头皱紧了一下,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着急要做手术的人呢。

“帮帮忙。”微曦拿出500块钱来悄悄的塞到医生的手里。

医生看了她一眼,即刻把钱收起来,然后快速的把开好的手术单递给她:“赶紧去交费,今天上午原本没有位的了,现在加上你这一个吧。”

微曦赶紧说了声谢谢,快速的走出诊室,朝交费处走去。

冷微曦坐在医院的手术室外边,现在离中午12点还有四十分钟,而她是最后一个做手术的,她前面还有一个人在等着。

手里拿着的是她签了名的人流手术单,心情却格外的沉重。

这个孩子是个意外,绝对的意外

她没有想到,完全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怀孕。

而且,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怀孕。

易家的规矩,她早就耳闻过了,据说出轨的女人将被狗血淋头,如果肚子里有野种的话,据说要被浸猪笼的。

不,她不愿意浸猪笼,那是什么时代的家规了?为什么易家那个变态的百里明媚要守住几百年前的家规呢?

啊敏说得对,只要把这个孩子打掉,那么,就是死无对证,到时候那个倒霉的新郎回来审问她,她也就说是欧阳医生弄错了,她根本就没有怀孩子。

只是,不知道深夜里光顾她的魔鬼是谁,如果哪天被她抓到了,她一定要吃他的肉,喝他的血,把他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你怀孕多久了?”坐在她旁边的女子见她发呆,关心的问。

“一个多月,好像是7周,”

微曦看了看自己的病历,没错,是7周。

“那不会很痛苦啊,你在惆怅什么?”

旁边的女子又开口了,“以前做过吗?”

微曦摇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做过,

因为,以前的她都没有男女之事,怎么会做人流呢?

“第一次很痛的,你老公怎么不陪你来呢?”女子叹息一声。

显然,她是替她难过。

“我老公,我老公。”微曦不知道说什么了。

因为,她连老公的面都没有见过,何况,她才不希望她那所谓的老公知道她肚子里有孩子的事情呢。

如果知道了,恐怕,这辈子她就完了。

当然,瞒是瞒不住的,不过,等他回来,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没有了。

“呵呵呵,你还没有结婚吧?那就应该是男朋友了,”女子轻轻的笑了一下。

“现在的男人,都不想早点结婚,有了孩子,都是我们女人受罪,总是做人流,以后都不知道还能不能生孩子呢?”女子有些无奈的感叹着。

“什么,做了人流以后不能生孩子了吗?”微曦大吃一惊,

她怎么不知道这会事呢?

“不是,我是说可能,这个几率不是很大的。”

女子见她的样子显然是吓住了,赶紧解释。

“哦!”微曦拍了一下胸口,

看来,她应该多了解一下这方面的知识才行。

“蔡小芹!”手术室里的护士叫了一个名字,然后身边的女子对她笑了一下,站起来走进了手术室去了。

三十分钟后,手术室的门又开了,护士在门口喊了“冷微曦!”

微曦赶紧站起来,心里还是有些紧张,不过,想到这个孩子是深夜的魔鬼留下来的,她咬咬牙,义无反顾的走进了手术室。

“脱下裤子,躺上去!”护士没有表情的话语。

看了看磨蹭的微曦,显然很不耐烦。

“哦!”微曦应了一声。

赶紧把外边的裤子脱了爬上那个手术台,腿却在打颤。

“把内裤也脱了,没做过啊,这个都不懂。”护士在一边鄙夷的看了她一眼。

微曦明显的愣了一下,这是怎么了,难得没做过很丢人吗?

不懂难得比懂丢人吗?

乖乖的在手术台上又把内裤脱下来,脸已经羞得通红了,

她还从来没有在陌生人面前露出过自己的隐私呢。

虽然是在陌生的女人面前,但是,她还是感到自己的脸羞得火烧火辣的,非常的不自在。

“躺下来一点。”护士朝她的隐私部位倒了一杯冰凉的消毒水,

接着手里拿了一把沾了消毒水的棉签,立刻在她的隐私周围涂抹起来。

冷微曦乖乖的朝下移动自己的身体,心里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快点结束这一切,她实在是不能忍受这里了。

“你没有吃药吗?宫口怎么没有打开?”手术医生走了过来,她邹着眉头问。

“吃药?我是临时要求做的,医生说来不及吃药了。”微曦赶紧对手术医生解释着。

“嗯,看到了,”手术医生把她的手术单拿起来仔细的看了一下,然后表示知道了。

“是不是没有吃药就不能做了?”微曦小心翼翼的问。

“窥宫吧,阿文,把那边的窥宫器拿过来。”医生毫无表情的对自己的护士喊。

微曦立刻感到下面被塞进了什么东西,冰冰凉凉的,

接着是冰凉的机械的声响,一阵轻微的痛楚传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痛。

接着,机械声停止了,她松了一口气,这么快就好了,

看来,做人流并不是外边的人传言的那么可怕,这才不到两分钟就做完了,而且也不怎么痛啊。

“坐起来干什么?赶紧躺下,都还没有做呢。”医生看见突然坐起来的子君,语气非常的不好。

“啊,不是做完了吗?”微曦吓了一跳,赶紧乖乖的躺下。

“这位先生,你不能进来,这里在做手术呢。”护士看着冲进来的男士,大声的喊着着。

“没有我的允许,谁敢动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声冷冷的声音传进微曦的耳朵。

她在听到熟悉的声音时惊吓的直接从手术台上滚了下来,

接着就晕了过去,在晕过去之前,她心里唯一清楚的是。

这声音出自她一辈子都不愿想起的人——百里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