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下边塞冰棒感觉 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视频

发现她真没有什么事情,就放下心来。

“你这个是光明正大吃豆腐?”蓝二歌冒了出来。

“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夏洛封瞪了一眼蓝而封。

哪只眼睛看他占便宜了?

“哟呵,你居然还敢顶嘴了?”蓝二歌眼睛眯成一条线。

“你个小眼睛,不想和你说话。”夏洛封嘟囔着嘴巴说话。

“夏哥哥,蓝叔叔,你们在干嘛?”蓝天一蓝初二蓝落三楼上下来。

“这个老大叔,居然说我吃豆腐,哼。”夏洛封傲娇的扭转头。

“就是吃豆腐,阿离的身体,岂是你能碰?”蓝二歌就是看不惯,他和阿离的亲密动作。

“嗯?”顾离也懵了,敢情他们争辩是因为自己呀。

她注意力在电脑上,一时间都没有注意他们。

“还有,宝贝们,他年龄和我差不了几岁,为什么叫他夏哥哥,叫我蓝叔叔呢?”蓝二歌不承认自己老。

“偷偷跟你说哦,哥哥是同辈的,叔叔是长辈,我叫他夏哥哥,那他不就是你侄子了吗?”蓝初二自认为很小声的说。

其实在场的都听得一清二楚。

特别是夏洛封,脸瞬间黑了一半,他才不要当这个老男人的侄子,虽然他长得很好看,完全不输他这个小鲜肉。

“我才不要叫他叔叔。”

“夏哥哥,我在给你们牵线啊!”蓝初二无辜的小表情,让人想抱起来,狠狠亲一顿。

“咳咳咳……!”这下是蓝二歌被呛到了!

这什么跟什么?

牵线?做媒吗?

“那个,我性取向非常正常!”蓝二歌倒一杯酒喝着。

“噗嗤!”顾离没有忍住,笑了出来!

“你们……,几个臭小子,知道什么是牵线吗?”顾离哭笑不得。

腐眼看人基的看着蓝二歌和夏洛封,嗯嗯,这下,顾离也觉得他们好配。

“你们就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蓝二歌宠溺的看着母子四人。

此时的他,非常庆幸,当初心血来潮,去长江底潜水。

不然,怎么会遇到他们。

蓝二歌想起那个神秘古医的话,阿离的身体,她的胃癌,就像是定时炸弹,随时都会复发。

到时候,孩子们就太可怜了。

虽然现在已经转为良性,蓝二歌还是担心。

这个也是他跟来华国的主要原因,怕顾离病发的时候,自己不在身边。

蓝二歌忽然想起了什么,皱起了眉头,因为他发现了,这三个宝贝,居然长得跟那个司辰一模一样,完全就是他的缩小版。

司辰发现蓝天一三兄弟,,就知道阿离就是他前妻顾离了。

“蓝初二,你上课干什么?好大的一个红字,八分!”顾离看到桌上的试卷。

“咳咳咳……!”蓝初二这才想起,自己忘记把试卷藏起来了。

蓝二歌听到,把试卷拿了过来说:“啧啧啧,蓝初二,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怎么成功把这选择题的答案完美避开,买彩票都没有这么准吧!”

“蓝叔叔,给我啦。”蓝初二囧的想挖个洞藏起来。

他也不想,自己对这文字理解,怎么都搞不懂。

特别是什么多音字,多音节,这些都是什么?

都是多,为什么意思就不一样呢?

“好奇怪,你和天一落三一个班,为什么一个老师教出来的学生都不一样!”顾离不解。

不过,她不会说孩子们的,他们也还小,而且成绩并不能说代表就不聪明。

初二的数学记忆能力,就是她都佩服的五体投地。

“哎,我知道了,为什么不一样了。”没有说话的蓝落三蹦出话。

“为啥?”蓝初二傻傻的配合。

“嗯,我打个比方哈,老师是以网络四g速度在上课,学霸是以歪坏速度去听,学神是以三g速度去记。

普通学生呢,是以二G速度去瞅,有的瞅着瞅着就自动掉线了,还有的甚至没有开数据流量。

学渣就是一直处于飞行模式,还有个比较特别的,就是上课跟梦游似的那种,一到上课时间,就自动关机了!”蓝落三总结!

“噗嗤,那初二宝贝就是那种飞行模式,数学是全级第一,语文是全级倒数第一吧!哦豁,双个第一,这个也是厉害!”顾离笑了,这孩子们的脑洞,也真的厉害了。

这比喻,真的恰到好处。

“那你们的语文老师,是不是很憋屈?”蓝二歌把酒一饮而尽。

“嘿嘿,蓝叔叔,果然厉害,语文老师的确很憋屈,甚至还特地找哥哥去谈心,问是不是跟他有仇?又或者他不够帅?”蓝落三开心的把哥哥的糗事抖出来。

“哈哈哈,你这老师也是个人才。”蓝二歌觉得,下次送孩子们上课,一定要见识下这个老师。

“你怎么回答老师?”顾离比较好奇,自己这个初二宝贝,怎么回答老师。

“妈咪,你这个问我呀,我知道哥哥怎么回答的。”蓝落三模仿能力也强。

“哥哥说……!不行了,妈咪,我会忍不住笑。哈哈哈……!”还没有说,蓝落三就笑个不停。

“弟弟是这样回答的,老师,你声音太好听,上课就像唱歌,我失眠症都被你治好了,所以老师您上课的时候,我就不由自主的做起美梦来!”比较少言寡语的蓝天一居然也凑过来了。

“哈哈哈,当你们的老师,真不容易啊。”顾离汗颜。

而一旁的蓝二歌看着他们母子四人,嘴角微扬,这个就是家的味道吧!

他也是一分子,蓝二歌满足的幸福感就这样爬满脸上。

“哼,落三,你这个臭弟弟,就知道抖落我的糗事,我都没有告诉妈咪,你偷偷给妈妈化妆品灌水呢。”蓝初二急了。

“啥玩意?”顾离一听傻眼了。

虽然自己很少用化妆品,为什么这几个瓜娃子,脑袋里想得啥啊?

“哥哥,你有证据吗?现在凡事都讲究证据,你能证明是我做的?”蓝落三丝毫不慌。

他怎么可能留下证据!

蓝二歌发愣,现在孩子都这么早熟吗?

给化妆品灌水?这个是多么皮的瓜娃子啊!

看来时代再进步,我还是不够骚,才会格格不入。

他们在开心笑了起来,一家人其乐融融。

这个时候,大门开了。

人还没到,就传来游思音的唠叨声。

“赵易诺,你是猪吗?让我说几遍,你才记得,又不是妲己转世吗?有九条命。

让你开车慢点,你就是不听,就算你当我说话是放屁,也能闻到一点味道吧?”游思音一顿机关枪模式,嗖嗖嗖的出来。

“怎么了?宝贝?”赵易诺的声音好委屈。

“赵易诺,你真的是猪,你那开车技术,就是攻无不克,过河拆桥,遇墙撞墙,遇山开路,遇河搭桥。

女人见了喊妈呀,男人见了抽搐,小偷见了直接喊爸,小狗见了让路!你就不能慢点,多活几年不行吗?你硬要开车去逆天改命,要不你问下阎王爷,你还有多少寿命,然后直接去报到就可以了。”

“哈哈哈,你这口才,不去讲脱口秀就真太屈才了。”顾离的嘴巴张得大大的。

她都不知道,原音音的口才这么好,这说话还不带喘气的。

不过说起赵易诺的开车技术,那顾离也是真佩服,他能把那方向盘当作降龙十八掌来操控。

不过就是奇怪,赵易诺开车,居然没有出过啥事情,这还真的应了那句,阎王不收你,你就算是躺火葬场也能活着回来!

“阿离,这个是我们工作室新接的单,你看看上面,奇葩吧?”游思音回归正传。

“卧槽,司雪柔居然是小三?”

“对,我刚接到,也是愣了下,这个司雪柔,凭她的条件,怎么可能去当小三,我还不信,可是,我和赵易诺去调查取证,居然发现,司雪柔真的是小三。”

游思音打开电脑,里面是她和那个男人的亲密照,还有开房的记录。

顾离看着日期,嗯?居然是六年前?

呀,这怀孕……!

居然是假的?

也就是说,六年前,她流产,居然是假的?

这个是怎样的心态,才这样玩她?

害她差点孩子没有了,司辰也在大冷天气,把她打跪地上,这一桩桩,一件件,顾离历历在目。

“阿离,现在这个司雪柔疯了,现在怎么搞?”游思音也不好做。

“嗯,我想下,那个元配为人怎样?她的意思是什么?”顾离问。

“嗯,她的意思是,想让渣男老公净身出户。”

“可是现在这司雪柔疯了,现在构不成证据,而且这些证据,都没有正拍到男人的正脸,看来是个情场老手。”游思音继续说。

“的确,这个在法律上,是不能做呈堂证据。”顾离皱了下眉头。

“我看那个元配和她的孩子太可怜,所以我接了。”游思音心比较软。

“你们觉得,司雪柔真的疯了吗?按照她这种性格,能做人家小三,而且,对司辰有着畸形的爱,你以为,她就这样精神崩溃?”蓝二歌忽然冒出了一句话。

“耶?蓝哥,你的意思是说,司雪柔在逃避法律责任?”顾离恍然大悟。

“你想,如果当时的情况,她不疯的话,她面临的是什么?”

“几条人命,多少个花季少女因为被她找人凌辱,然后轻生,这个已经触犯法律,她明白的很。”蓝二歌很专业,顾离为什么会有这个律师证,也是蓝二歌的要求。

蓝二歌曾经对顾离说过,他会的,她必须要学会,不用太精通,但是必须会,不然,会很丢他的脸。

顾离怎么会不明白,蓝哥在保护她。

让她多学点本领,危险就少几分。

“那现在怎么让司雪柔站出来?”

“而且,医院也开了证明,她真的得了精神病。”游思音感觉这事情挺棘手的。

“不急,蛇走必有路,我们先监视她,总会露出破阵,那位元配,已经忍了那么久,不会差那么几天。”顾离也希望司雪柔能绳之以法。

司雪柔是真的狠,狠的不像个人,都是女人,为什么要害那么多女人?

“好,那我派人,今天开始监视司雪柔。”游思音想想也是。

“阿离,你现在在帝辰做首席律师,感觉怎样?”游思音解决完问题,心情一下轻松好多。

“嗯,不怎么样。”顾离不提还好,一提脑壳就痛。

因为她的办公室,居然就在总裁办公室隔壁,不对,应该说,是隔了一道玻璃门。

对面的司辰,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她想浑水摸鱼都不能。

甚至,他说话的声音,都能隐约听见。

也明白,这玻璃门,居然不是隔音的。

唉,难受。

“蓝哥,我不想去上班。”顾离居然撒娇了。

委屈巴巴的求着蓝二歌。

蓝二歌摸宠物一样,摸摸顾离的头说:“乖,去上班,蓝哥给你买糖。”

“蓝哥……!我不是小孩,我是真不想跟那个司辰共处一室。”

“嗯?共处一室?你们同一个办公室?”

“不是啦,就是同一栋大楼,同一层楼,难道不是共处一室?”

“你怕你老板?”蓝二歌看着孩子们的脸,他明白,为什么阿离不愿意去上班。

可是,他没有办法,阿离必须去帝辰集团,那里有救她的药,这个是神秘古医告诉他的,只能让阿离先打入帝辰集团,在慢慢侵入他们内部。

蓝二歌心疼的看着顾离,心里说:“阿离,蓝哥没有办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