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精品无码专区免费首页 鳏夫粗大高H繁交

“不,不够,慕予这个野种怎么不去死?”慕小柔眼圈通红,虽然妈妈跟她解释了爸爸的计划,可她还是忍不住讨厌怨恨慕予。

凭什么她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可以和苏启凌结婚,凭什么她能和苏启凌睡在一起?凭什么她要长得那样好看?

慕宁溪恨铁不成钢:“我怎么生出了你这么个没脑子的女儿?易怒易爆,装不过三秒钟,真不知道像谁去了!”

“妈妈……”

看着她委屈的样子,慕宁溪狠的话又说不出来了,能怎么办呢,女儿是她最大的希望了。

“小柔,爱情和男人都只是生活中的一小部分,你只有牢牢掌握了权利,才会得你想要的一切。区区一个苏启凌而已,没了苏家,他什么都不是。”

……

慕予回到房间里,两个新来的佣人早已经等候在她的房间里了。

两个女孩不过二十四五的样子,一个看起来活泼好动,一个看起来稳重踏实。

经过介绍,活泼的叫莎莎,特长是武术和计算机,稳重的叫白杏,特长是武术和做饭。

慕予非常满意,将两人安排在隔壁房间,并且要求她们除了她以外,不准听任何人的吩咐。

自从来了慕家,慕予睡眠特别好,好像要把前世欠缺的睡眠全都补回来,除了吃饭时间以外,她都在睡觉。

慕小柔多次找她,都被两个新来的、油盐不进的佣人拦在了外面。

在而姜楚河夫妇,自从拿到U盘里的内容,也忙得不可开交,几天没有出现在家里了。

慕小柔好几次要找慕予的麻烦,都被她找来的两个佣人拦在了外面。

这天,慕予接了个电话,带着莎莎出门了。

慕小柔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眼睛里闪过了一起狠厉。

咖啡厅里,苏嫣然透过窗户见到慕予的第一眼,就被惊艳了。

这还是那个穿着粗鄙、化着浓妆,搞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乡下土包子吗?

她一身暗黑色牛仔连体裤,长发高高束在脑后,明明是很普通的装束,落在了她的身上,却无比的光彩夺目,比大牌模特秀穿着还要好看。

“对不起,我来晚了。”嘴上说着对不起,苏嫣然却半点没看出她的歉意。

向来只有别人等她的份,第一次有人让她等,还是那个她曾经看不起的乡巴佬,苏嫣然很想骂上几句,话到嘴边,却不知为什么她一句话也骂不出来。

“咱们开始吧,想必这位就是苏小姐的律师吧!”

苏嫣然盯着她没有说话,坐在她旁边的律师微笑着自我介绍:“你好,我叫程晨,是苏小姐的私人律师。合同我都按照慕小姐的要求拟好了,请过目。”

拿过合同,慕予认真的看了起来。

所有人都觉得她在乡下长大,高中毕业后就没上学了,想当然的觉得她没知识没文化,没见过世面。

包含苏嫣然,所以她让律师故意在合同里设了几处陷进,想空手套白狼,不花一分钱把苏家股份从慕予手中拿回来。

然而,她不知道,慕予虽然没好好上过大学,没见过世面,可她有个数理化领域的天才奶奶,有个样样精通、又神出鬼没的师父。

只不过,前世她谨遵奶奶和师父的谆谆教诲,肉要埋在饭里吃,做人要低调,不能在任何人面前彰显出一丁点的本事。

她被姜楚河关在废弃工厂里时,她身无它物徒手开了锁,身怀六甲还打败了他不少手下,这才被姜楚河发现了她的一些才能,还挑断了手脚筋。

这一世嘛,她不会再藏拙,也不会再把肉埋在饭底里吃了。

把合同丢在了苏嫣然面前,慕予笑着说:“既然苏大小姐没有诚意购买我名下苏氏集团2%的股份,那咱们也不必浪费时间。我还约了黄总,再见。”

“姓慕的你给我站住!”苏嫣然看着她决然转身的背影,急得站了起来,黄世成不安好心,这是苏家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这个女人敢把股份卖给他!

然而慕予像是没听见一样,继续往前走。

“慕予,我叫你站住,没听见吗?”

慕予依然不为所动继续往前走。

苏嫣然急忙跑过去,双手伸出挡在了她的前面:“姓慕的,我叫你站住,没听见吗?”

慕予掏了掏耳朵:“全世界那么多姓慕的,谁知道你叫谁?再说了,你以为你是谁,你叫我,我就得站住?”

“你……”

“没事的话请让开,我很忙,忙着卖股份。”慕予推开她指着的手,大步向前。

苏嫣然大吼:“你敢把股份卖给黄世成,就不怕我哥找你的麻烦?”

慕予一阵搞好笑:“私人财产圣神不可侵犯,没听过吗?离婚后2%的股份归我,自然是我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了,他只是我的前夫,有什么资格管我的私人财产?”

“别忘了你们还没有领离婚证!”

哦,是了,这倒是提醒了她,要尽快转手手里的东西,不然谁知道苏启凌会不会为了这些东西不离婚。

程晨走上前来,推了推眼镜,笑的十分温和:“慕小姐真是个暴脾气,买卖自然是双方有买有卖,有争议的地方咱们再协商就是了,买卖不成仁义在,何必伤了大家的和气呢。”

“我和一个乡巴佬之间有什么和气?要不是她拿着我家股份招摇撞骗,我才不会和她有什么交集呢!”苏嫣然嗤之以鼻。

“既然认为是我招摇撞骗了,那咱们也没什么好谈的了。走吧,莎莎。”

“慕小姐请留步……”

慕予理都不理,转身离开。

“我就不信她真敢把股份卖给黄世成!”苏嫣然剁了跺脚,这个乡巴佬那么爱她哥,她还真不信。

但身为局外人的程晨律师却觉得按照慕予展现出来的性格,她是真的敢卖!

好说歹说,终于把这位苏小姐劝住了,两人驱车追上了慕予的车子。

隔着远远的,苏嫣然就看见黄世成坐在临窗的位置了,她简直不敢相信,慕予真的约了黄世成!

她跳下车一把拽住了刚要进门的慕予,愤怒至极:“你明明知道我哥正在想办法要把他手上持有的苏氏股份拿回来,你还真敢把股份卖给他?”

“你哥是你哥,我是我!我有什么不敢的?”慕予眨着眼睛,好似真的不明白她的意思。

苏嫣然要被气炸了,她从来不知道慕予这个乡巴佬会那么难搞。

眼看黄世成站了起来,似乎朝她们走来了,苏嫣然一把拽着慕予往自己车边走:“我已经答应你所有要求了,你还想怎么样?”

慕予瘪瘪嘴,“明着答应我的要求,暗地里却改合同动手脚?”

“你别胡说八道,谁动手脚了?”

慕予冷笑:“合同第五条第三款,第七条第六款,第九条第一款……什么意思需要我说明吗?”

这几条暗戳戳的表示,股份为苏家的,慕予须先把股份转到苏嫣然名下,苏嫣然分期支付十个亿的款项。

但是,一旦慕予做了一件对不起苏启凌或者苏家的事情,苏嫣然就不用支付剩下的费用,而且苏嫣然还可以主张慕予违约,慕予必须把离婚所得所有财产归还苏家。

慕予不用想都知道,这个合同一签订,不出三天,按照合同要求她必须归还苏启凌给她的所有离婚财产了。

苏嫣然一阵诧异,她看了好几遍合同,都没发现程律师隐含在里面的意思,要不是程晨一条条指着告诉她,她都不知道合同里还有这层意思。

而慕予却只看了一遍,就知道了,还能明确的说出是哪几条有问题。

“那又怎么样?那些东西本来就是我们苏家的东西,凭什么都给你?”

慕予笑了:“你信不信,如果我坚持不离婚,还能分到更多苏家的东西?”

她又笑了!还笑的那么淡定操蛋!

苏嫣然恨的咬牙切齿,但不得不说,慕予说的没错,她可以选择不离婚,如果等哥哥回来,她又不离婚了,那可怎么办!

苏嫣然一咬牙,“程晨,把她说的哪几条内容都删了。乡巴佬,这下总行了吧?”

慕予摇头:“不,我改变主意了。”

“你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乡巴佬,你到底想怎么样?难不成还想着和我哥复婚?我告诉你,想都别想,你已经签字按手印了……”苏嫣然咆哮着。

“股份,房子,车子,捆绑销售,二十个亿!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你不要,有的是人想要!”

慕予说完,不再看她一眼,带着莎莎走了。

莎莎坐在车里有些不解,经过这几天的查探,她知道有很多人想要苏氏的股份,别说十个亿,就是二十个亿,也会有人很多人抢着买的,但她为什么非要卖给苏嫣然呢?那个女人明明很讨厌她。

这样想着,她问了出来。

慕予脸上没多少表情,她说:“因为这些东西本来就是苏家的。”拿那些钱,就当是苏启凌还了前世的债吧。

后一句她没说出来,脑海里却想到了前世,她被抓走之前,顶着个大肚子找到了苏启凌,求他救救她和孩子。

他怎么说?

他冷冰冰的说:“我为什么要救你的野种?”

那时的她天真的以为苏启凌再讨厌她,也会为了孩子顾念一二。

她哭的撕心裂肺:“他不是野种,他是我们的孩子,是我和你的孩子,不信你可以做DNA检测。”

可是后来,苏启凌还是没有救她,反而还给姜楚河打了电话,造成了她后来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