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视频 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

连裳瞪了又瞪他,脸色早已涨红,挣扎几秒钟还是收起她针包,没好气的又撑起他,一步一步走向浴室。

直到水声响起,时靳晏才转头朝她的方向道:“你怎么还在这?”

“帮你洗澡啊!”

他掀起唇角,“我是看不见,又不是废人。”

身后,门砰地关上。

直到这时,男人才瞥向门口,摘下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英俊的脸。

从衣服口袋里取出耳塞塞进耳朵里,里面传来一阵窃窃私语。

“椒盐,怎么没声音了?是不是设备坏掉了?”

“我这也没声了!这什么情况啊?怎么才进浴室就听不到了,这不是耽误事嘛!”

“就是,四哥这万年铁树开一次花也不容易……”

时靳晏咬了咬后槽牙,声音皮笑肉不笑:“说说看,怎么就不容易了?”

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

陈奇:“错……错了。”

焦言:“错了。”

连裳回到房间,茶几上摆着新鲜的水果和糕点,她起得早没吃什么东西,刚好这会饿得慌,便坐在那一边吃一边等里面的人。

她初来乍到,对时家一无所知,既然时靳晏已经醒了,那就顺势从他身上入手好了。

“怎么这么快就醒了?是不是检查错了啊?睡这么久,醒了有什么用?怕不是早就睡傻了吧!”

门外响起个骂骂咧咧的声音,接着门就被人不客气地推开。

见屋子里没人,只有个小姑娘坐在沙发上,嘴巴里正咬着一块糕点,不解地看他。

时威宇停下来,又退后一步,放肆的目光从上至下打量她一遍,真是连根头发丝儿都没放过!

“你是……护工?”

连裳漫不经心地将糕点咽下,想了想,还是摇头:“不是。”

“那就是保姆!”

时威宇一副笃定的架势,接着就凑过去坐到她旁边,盯着她细腻如雪的皮肤,耐看出挑的五官,他阅女无数,一眼就看出这还是朵新鲜的小花,深嗅一口,都能闻到她身上的少女幽香!

时威宇有些蠢蠢欲动了。

“你叫什么名字?”他情不自禁地挨得更近了。

连裳皱眉,“……连裳。”

“连裳连裳……好名字!好听,就跟你的人一样……”

身为时家的大少爷,再加上长得帅,时威宇自认就没他搞不定的女人!

他故作魅力的一笑,嘴角邪肆上扬:“知道我是谁吧?”

连裳侧开身子,摇头:“不知道。”

“呵呵,你刚来,我不怪你。以后看到我,要叫我一声三少爷,记住了吗?”说话间,已经伸手要去抓连裳的,“三少爷我啊最擅长看手相了,来,把手伸出来我给你瞧瞧姻缘。”

连裳缩回手,马上起身,“不用麻烦了,我的姻缘不用看。”

“那怎么行呢!”时威宇跟着站起来,一手扯住她的手腕,就要把人拽进怀里,“这里光线不好,不如到我房间,我给你好好看看……”

连裳用力挣脱出他的怀抱,奈何力气没他大,顺势抬脚狠狠踩了他一脚!

“哎哟!”

时威宇叫了声疼,气急败坏地把怀里的人用力甩出去!

连裳身子轻,经不住他这么大力道,直接撞到了角柜上,额头瞬间瞌得又红又肿,隐约还现出血丝,疼得她直吸气。

“能让我三少爷看上,那是你的造化!装什么贞洁烈女呢!”

时威宇没在女人这吃过瘪,上前去一把拽起连裳,抓住她的长发就要往墙上撞:“贱女人!敢踩我!”

连裳双手抓住他的手腕,指甲狠狠抠进他的手背,疼得他大叫着松开手,同时回手就是一记耳光——

啪——

连裳倒在地上,嘴角尝了血腥。

双手撑着身体,她咬着唇,屈辱的回忆夹杂着不甘与憎恨,快要将她吞噬!

空气开始变得稀薄,胸口是窒息的痛,这些都不及在她心口烧的那把火——

她慢慢站了起来,头发凌乱着,两眼发红,就像头刚刚苏醒的小野兽……

“你、你干嘛?你……你疯了是不是?你别过来啊……啊!!”

时威宇一声惨叫。

时靳晏从浴室里出来时,就看到这么一幕。

时威宇伸着两只手,手背上扎着一排针,身上到处都是抓痕跟咬痕,痛得在地上打滚。

而连裳则环起双膝坐在角落里,脸颊埋进手掌里,身子瑟缩着发抖。

时靳晏皱起眉头。

他深呼吸,慢慢摸索着前进,声音寒若霜:“发生什么事了?”

一看到他,时威宇便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两只手就这么伸着不敢动,“时靳晏!你真是养了条好狗啊!你看看她给我咬的……哦,不对!我怎么忘了呢!你这个瞎子根本就看不见!”

连裳这时抬起了头,盯着时威宇的目光,阴恻恻的,像只随时都会亮出爪子的小野猫。

时威宇是时家最小的儿子,受尽万千宠爱,家里人连根指头都不舍得碰他,更别说是被个疯女人打成这样了!

他平时只与大哥亲近,跟时靳晏接触得时间少,根本没把这个不受待见的二哥放在眼里。

时靳晏伸出手,朝前摸了摸,“人呢?”

知道他在找自己,连裳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这才压下心底的惶恐和愤恨,起身走过去握住了他的手。

大手突然收紧,将她的手收进掌心,同时扯到自己身边来,完全是下意识地侧过身子将她挡住。

“怎么回事?”他问。

“你是真的眼瞎……”

不待时威宇吼完,时靳晏倏地抬起腿,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

“唔——”

时威宇痛得弯下腰,虾米一样缩在地上,“你、你敢踢我……”

连裳一惊,这一脚力气不轻,可不像是个卧床半年的人该有的力量。

时靳晏面朝他的方向,视线笔直,声音慵懒凉薄,“没问你。”

侧头,他问:“你说。”

连裳垂眸,说话时的声音还是抑制不住的微颤,“我……打了他。”

“原因。”

“……他对我不老实。”

“怎么打的?”

“就……拿针扎他了,又抓了他几下还……咬了他几口。”

连裳越说越是后悔,随便扎他几下让他痛个几天就行了,怎么就失控地留下满身痕迹呢?这不等于告诉所有人,这伤是她弄的?

脸颊突然一痛。

时靳晏竟捏住了她的脸蛋,手劲还不小,她的嘴巴强迫缩成了O型,两只眼睛瞪得溜圆,难以置信地看他。

头顶是男人嫌弃的数落:“随便什么玩意都咬,也不怕得狂犬病!”

连裳:“?”

时威宇:“!!”

时威宇忍着疼爬起来,“时靳晏!我是看在你是个废人的份上,才不跟你计较!你别以为我是真的怕了你!”

连裳不着痕迹地侧过头,阴沉得好似泛着绿光的眸子定定地看他。

废人?

这个人好歹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再怎么不济也容不得别人一口一个“废人”地叫着他!

触到她的视线,时威宇一滞,想起这丫头刚才的疯劲,跟个神经病差不多,这会后背还在冒着冷汗!

她幽幽开口:“手上的针,不要乱拔,拔错了顺序,手就废掉了。”

“……”

时威宇倒吸一口凉气,疯子!

一定是个疯子!

正常人谁会随时都备着这么一把针!!

“我信你的才有鬼!!”

他吼着,在她一瞬不瞬地注视下,几乎是逃着离开。

直到他的身影再也看不到,连裳才收回视线,脸上还残留着一丝丝苦楚。

也许就因为对面的男人眼不能视,所以她才会这么肆无忌惮将情绪外露。

这是第二次在她脸上看到这种表情了。

她究竟有着怎样痛苦的回忆?

时靳晏并没有将目光在她身上多作停留,而是状似漫不经心地侧过身,摸索着要坐下,连裳见状立即扶住他。

“刚才……谢谢你了。”

对个“护工”都能仗义出手,这时家二少貌似心地还很好。

他冷笑:“胆子挺大,连时家三少爷都敢咬?”

连裳狐疑地抬起头,视线所及是张生冷的面具。

这口吻……好熟悉啊。

连裳回房后,时靳晏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把大虎二虎弄进来。”

“是。”

对面的人应一声后,电话正动挂断。

连裳额头上的伤又红又肿,脸上的巴掌印那么清楚,他又不是真的瞎,怎么会看不到!

且不说她是他的“冲喜”小新娘,即便她真的是护工,那也是他的人,容不得别人动一根手指头!

时靳晏沉着脸,睨着在院子里正围着时老夫人打滚撒泼的人。

“奶奶,您看看我这身伤……”

“我不管!我就要打死那个贱女人!”

面具下的那张脸,现出一丝嘲弄。

时老夫人虽然也很高兴时靳晏苏醒过来,不过她这三个孙子里最偏心的却是时威宇,最器重的则是时家大少爷时镇元。

所以看到时威宇被抓咬成这样,不免皱起眉,对连裳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好感,也在那一瞬通通消失殆尽。

说到底,就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乡下女人。

就算时威宇做出些出格的事,也不一定要用这么激烈急进的方式解决问题啊!她这么做,日后要他们兄弟二人再怎么相处?无形中,不是离间了他们兄弟的感情嘛!

虽然时威宇告状的时候,时老夫人什么也没说,他走后却是越想越气。

“她不会真的以为,靳晏能醒,是她的功劳了吧?难道,她就没想明白,靳晏既然已经醒了,她的价值也就所剩无几,时家随时都会把她赶走。”

她浇着花,状似漫不经心地说。

李管家在她身后,“连小姐是该学学规矩了。”

那边,有人匆匆过来汇报道:“李管家,不好了,你快去看看三少爷吧!”

“怎么了?”

时老夫人把水壶一丢,跟着人就去了时威宇的房间。

他正在床上痛得打滚,其中一只手肿得跟个冬瓜似的,另一只手上的针还扎着,即便疼成这样他也不敢动这两只手。

“好疼啊!救命!救命啊!我要疼死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时老夫人也吓住了,赶紧叫道:“医生!快找医生!”

一抬头就看到时家的家庭医生就在旁边,连忙问:“刘医生,我孙子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呢!”

刘医生抹着额上的汗,一脸尴尬地说:“三少爷手上扎着针,让我来给他拔针,我就……拔下来两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痛成这个样子。”

说起来,他是医生,却不晓得病因,的确是汗颜啊!

“不知道?!”

时老夫人也拔高了音量,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满意。

“刘医生,你可是我时家重金礼聘的!这个时候,你跟我说‘不知道’?!”

刘医生的脸色都变了,一旦这件事传出去,对他在业内的口碑一定会产生影响,他连忙解释:“老夫人,不是我才疏学浅,而是……这术有专攻,我是西医,这三少爷手上的扎的针,明显是中医手法!还有,这针看上去也不像是普通的银针,一定大有来历,倒不如问问三少爷,这伤……是怎么来的,找到根源我才能想法啊!”

这番话虽有推卸责任的嫌疑,但眼下倒也只能这么办了。

刘医生的话时威宇也听到了,他扯着脖子怒吼:“是那个贱女人!一定是那个贱女人!她骗我说,这个针不能随便拔,一旦拔错了,我的手就废了……”

直到这时,他才开始后怕,“怎么办?我的手要废了吗?奶奶,奶奶救我,我不要做个废人,咱们家已经有了二哥那个废物……我不要变成跟他一样!!”

时威宇已经吓得六神无主,跳下床就抱住时老夫人的腿,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奶奶……”

李管家上前,在时老夫人耳边小声说:“还是去找连小姐吧。”

时老夫人也是气得直跺脚:“还等什么!快去叫人啊!!”

“是。”

李管家马上去找了连裳。

李管家出现时,连裳并不意外。

“请连小姐跟我走一趟吧。”

“他自己动针了?”连裳倒不急,只是淡淡道:“不是叮嘱过他,针不能随便乱拔,否则容易废掉的嘛!”

李管家依旧不卑不亢,“三少爷虽然荒唐惯了,不过总归是二少爷的亲弟弟,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二少爷不好交待,连小姐恐怕……麻烦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