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欲亲伦96部分阅读 征服艳妇系列短篇500目录

凌晨,冷风萧瑟。

顾瑾汐刚刚下了夜班,走在小路上,突然,听到“嘭”的一声,几辆车子连环追尾,将一辆轿车撞翻!

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汽油味,还未等顾瑾汐回过神来,她便亲眼目睹男人被摁在车子上,匕首狠狠的捅进了他的身体!

她伸手捂住嘴,死死压抑着自己的声音。

直到那群男人肆虐完开着车离开后,顾瑾汐才缓缓的迈着小步走过去。

地上全是鲜血,混杂着烟草味。

烟头掉在地上,汽油瞬间被点燃。

顾瑾汐靠近男人,男人费力的睁开眼睛,额头上的血顺着眼睛滴下来,格外触目惊心。

他一双眼眸漆黑如深渊,浑身散发着不可抗拒的威慑,带血的手瞬间紧紧拽住顾瑾汐衣角,“救……我。”

“救我,我会报答你!”

就在这时,火势突然烧到报废的车子上,警戒系统连续发出滴滴声!

顾瑾汐眉目一蹙,不好,要爆炸了!

她正要伸出手去拽受伤的男人,就见他突然强撑着力气起身,直接向她扑过来。

“嘶……”

两人撞倒在一旁的草丛里,往下翻滚着。

砰的一声爆炸后,火光冲天,那辆豪车化为残骸灰烬。

草丛里,男人撑着最后的意识,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女孩,许诺道,“救我,我会报答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男人身上血流不止!再这样下去,迟早会死!

她是医生,救死扶伤,天经地义。

顾瑾汐很快冷静下来,看着他的伤口,她深吸了一口气,先撕开自己衣服绑住他的伤口,让血流的慢点。

而后起身用力想将男人背起来。

他很重,她只能拖着他往前艰难的走。

“你稳住,我家就在附近,很快。”

送医院太慢,还不如先带回家给他急救。

然而,男人早已昏死在她的身上。

好不容易回到出租房,顾瑾汐看着地上的鲜血,神色凝重,她快速拿出自己的医药箱,回到沙发前,跪坐在地上开始给他处理伤口!

好在刀口未伤及要害!但流血过多也会死亡的。

顾瑾汐面色认真,有条不紊的缝补,她没来得及打麻醉,腹上的剧痛让男人眉头紧皱,冷白的面上布满冷汗!

真能忍!

“终于好了。”

顾瑾汐放心的松了一口气,这个人的命救回来了。

但下一秒,沙发上昏睡的男人骤然睁开眼睛,极具压迫的看向顾瑾汐,眼底危险蔓延!

他瞬间扯着顾瑾汐的手腕带上沙发,两人姿势调转,男人重重的压在她的身上!

声音更是冷如寒冬:“你是谁?”

“我刚刚救了你,你忘了?我是云星医院的医生,你放心,我不会害你!”顾瑾汐连忙道。

云星医院?

战霆肆微微放松了一点警惕,但手却掐向了女孩子的脖子,威胁道:“不准告诉任何人我在这里!否则……”

“啊……你的伤!别乱动,又渗出血了,我好不容易救活的你!”顾瑾汐口吻严厉,做医生的最讨厌不配合的患者了。

闻着血腥味,战霆肆瞬间头疼不已,他的病又犯了!

强大如他,再被体内毒素肆虐时,也只想发疯。

身下的女孩,五官精致小巧,稍稍化了点淡妆,衬得脸蛋更加绝美,头发乖顺的披肩垂落,她色泽红润的双唇更是如同解药一般,引他坠落。

他眼眸猩红,理智渐失,低头狠狠咬了上去。

“啊!”

顾瑾汐的惊叫被他彻底堵住,她瞪大了眼眸,不敢置信的看着身上的男人!

她万万没想到救回来的男人会在受伤严重的时候还能发情对她耍流氓!

她的初吻!

女孩滋味甜美,竟然能缓解他的燥郁,竟然激起了他以往到现在不曾有过的悸动。

他放轻动作,难得温柔起来,可顾瑾汐却冷若冰霜的抬手就给了男人清脆的一巴掌,低骂一声:“混蛋,流氓!”

“我救了你,你却亲我!你恩将仇报!”她愤恨至极。

熟料战霆肆却邪肆的勾唇,“你救了我,我以身相许报答你怎么样?”

“你想得美!你好老,而且还被追杀,谁要你以身相许啊!”

被京都女人趋之若鹜的战霆肆第一次被嫌弃,瞬间沉了脸。

他不喜欢女孩厌恶的脸庞,燥郁的情绪又随之升起,干脆一把摁住女孩,又覆上了嘴唇。

“挺软的,我喜欢,能止疼。”

我又不是止疼药!

顾瑾汐更加黑了脸,见他开始动手动脚,顾瑾汐毫不留情的对着他后颈一劈。

只见男人目光越来越暗,两眼一黑,彻底倒在她身上。

顾瑾汐更加面红耳赤,他瞅准了部位倒下的是不是!

她抬脚一踢,男人瞬间倒在地毯上,正面朝上。

顾瑾汐气喘吁吁的整理着衣服坐起来,又看了一眼他的伤口,好在没有裂开。

睡地板吧你,混蛋!

一夜过去,顾瑾汐又要去赶早班。

走到客厅时,还在男人还在沉睡着,她正犹豫着要不要将他丢到家门口,等他醒来自己走人?

电话铃声急促响起,顾瑾汐刚刚接听,那边就急匆匆的道:“顾瑾汐,快来医院,这有个急诊病人!”

“好,我知道了,马上过去。”

顾瑾汐扫了一眼男人,快速离开,算了,回来再处理这个大麻烦吧。

五分钟后,一辆拉风的豪车停在了出租房前。

车上走下来一个精致漂亮的女人,她穿着一身法式洋装,打扮精致,头发微卷,宛若一个精致的洋娃娃,只是,虽然化了妆,可还是掩盖不掉她脸上病态的苍白。

宋温雅从小就患上了冠心病,是在药罐子里长大的,尽管现在医疗发达,她还是找不到合适匹配的肾源。

唯一能匹配的,就只有她那个天生灾星的双胞胎妹妹顾瑾汐!

因为克父克母,一出生就被弃养的顾瑾汐!

但顾家给脸不要脸,竟然不同意顾瑾汐移植。

宋温雅眼底掠过一丝狠毒,这一次,她一定要换成功!

只有成功换肾,她才能有一个健康完好的身体!才能嫁给战总!

“把门给我踹开。”手下立即听命上前踹开了门。

她嫌弃的抬步走进去,刚靠近门口,就闻到一股血腥味。

一抬眸,她就看见了躺在客厅里的男人。

顾瑾汐那个贱人竟然在家里藏野男人!

但下一秒,她就看清了野男人的脸……

那英俊矜贵不可侵犯的脸,她经常在杂志上看到,是她梦寐以求想嫁的男人!

他手指上还带着狼徽戒指!

没错,他就是京都首富战霆肆,战家铁血无情的掌权人!

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怎么会在顾瑾汐这个贱人家里!

等等,他受伤了?是顾瑾汐救得他?

就在这时,地上的男人逐渐有了动静,他缓缓坐起来,正对上宋温雅的眉眼。

战霆肆倏地闭上了眼,头很痛……

“您没事吧?”宋温雅顿时跑过去,极其温柔的开口。

昨晚他只恍惚记得女人容貌,眼下他淡声问,“昨晚是你救的我?”

宋温雅心跳加速,浑身细胞都在蠢蠢欲动。

“是,昨晚是我救得你,但你伤的太严重了,现在我送你去医院吧。”她毫不犹豫的冒领了顾瑾汐的功劳。

她伸手搀扶起他,战景肆没有拒绝,他此刻的确没有力气。

一路疾驰,宋温雅搀着战景肆直接走进云星医院,谁料,刚出电梯,便看到刚下了一台手术的顾瑾汐。

她还穿着手术服,脸上沾了一丝鲜血。

一模一样的容颜,截然不同的气质。

宋温雅娇柔精致,顾瑾汐柔美大气。

两人目光瞬间在空气中交汇,宋温雅忽然很紧张的挡住身后的男人。

该死,怎么就遇见了!

她不能让战少看见顾瑾汐!

顾瑾汐微微怔了一下,便看到了宋温雅身旁的男人。

他不是……

她立即转过身,“战少,您快进去检查身体,我在外面等您。”

战景肆还没看清被宋温雅挡住的女人,就被医生搀进了急诊室。

“刚才那人……”顾瑾汐开口询问,宋温雅眼底闪过一丝心虚。

但很快,她便扬着下巴,盛势凌人的走过去一把拉住顾瑾汐的胳膊往楼梯间去。

这是她唯一能和战家产生联系的一次机会,宋温雅昂起头,有些骄傲:“他是我未婚夫。”

未婚夫?

那昨晚……

顾瑾汐脸色瞬间变得难看,她救得竟然是宋温雅的未婚夫!

还被夺走了初吻?

晦气!

“虽然昨晚你救了他,我劝你不要自作多情,我未婚夫很爱我,如果让我知道你和他偷偷联系的话,我保证……”

不等宋温雅冷声威胁,顾瑾汐就直接打断:“我不屑和你未婚夫联系,宋温雅,你的东西,我更不稀罕碰。”

“你最好是这样!”

“还有,别以为这几天你不接电话就没事了,你要是还想救你弟弟,最好乖乖移植肾给我,我没那么多耐心,这次你弟弟受伤,下次可就不一定有命了!”

“啪!”

顾瑾汐脸色一冷,毫不犹豫的甩过去一巴掌!

“你是人吗?我弟弟才高中生,你竟然找人撞他!”

宋温雅被扇的有些懵,她顿时就要抬手甩回去!

可手才刚扬起,就被顾瑾汐攥住,她收紧用力,宋温雅顿时疼的嗷嗷叫,形象全无。

只见宋温雅咬牙切齿的道:“我命令你快点松手,否则我要你弟弟死,顾瑾汐,谁给你的胆量打我!”

“因为你欠打!”顾瑾汐面无表情的回道。

“我要报警!”

“好啊。”

顾瑾汐拿出手机,刚刚的录音全都被她录了下来:“看看警察叔叔帮谁,你连杀人都说的那么简单轻易,饶是宋家家大业大也保不了一个杀人犯吧?”

宋温雅气得心口疼,上气不接下气!

贱人,她竟然还敢录音。

“你要是再敢动我弟弟一下,我让你牢底坐穿!”

顾瑾汐威胁完,就听见远处传来一道浑厚的男声。

“瑾汐。”

顾瑾汐快速走出楼梯间,“老师?”

“立刻换上新的手术服,现在有台很重要的手术,不得马虎!”

“是。”

宋温雅在原地气得要命,待她再进去急诊室的时候,发现战霆肆已经被转移到手术室了。

战霆肆病情扩散了。

而好巧不巧的,那台手术正是顾瑾汐和她的老师执刀!

宋温雅紧攥着手,从现在开始,她绝不能再让顾瑾汐和战少有一丝一缕的联系!

她忽的看向一旁经过的护士:“把你们院长叫过来!”

见是云星医院的董事宋家大小姐,护士连忙跑步前进,不敢有一丝懈怠。

手术室内

顾瑾汐洗干净脸上的血,戴上口罩,走到教授身边,刚刚站定,就听到教授沉声道:“你看这病人的伤口。”

“老师您说?”

“缝针技术像不像你的手法?”

顾瑾汐一顿,不再否认:“老师认出来了。”

“昨天你给做的简单处理?不错,不愧是我最心仪的学生,现在在云星实习,以后,我争取帮你调到更厉害强悍的京都首医院里,既然这样,今天你来操刀,我帮助你。”

顾瑾汐一怔,这是她实习以来,第一次老师让她放手去做。

教授皱眉:“怎么,不敢动手了?”

“没有,我会做好的。”

虽然眼前这个臭混蛋是宋温雅的未婚夫……

她知道不能带有任何私人情绪,所以强压下那些作祟的感情后,顾瑾汐开始专心手术。

手术到一半时,顾瑾汐有条不紊的扫着旁边的仪器检测。

“继续加麻醉。”

她抬眸看向教授道:“老师,他体内有毒素,导致病情扩散了。”

教授面色沉重了些。

“先给他处理伤口,你检测好是什么毒素。”

这时,男人却好似有了些意识,听到熟悉的声音后,他下意识伸手抓过去。

顾瑾汐看到自己的左手被人轻轻握住,她看了一眼,正对上男人惺忪睁开的眼睛。

头顶灯光的照射下,顾瑾汐脸上像是被打了一层光,皮肤细腻无瑕疵,脸上的镇定莫名让人安心。

她轻轻开口:“我会救你的,放心。”

下一秒,麻醉生效,战霆肆不受控制的昏睡过去,但手还是紧紧握住她的,一刻都不想松。

即将到了手术的尾声,手术室的门忽然被人猝不及防的推开!

只见宋温雅穿着一身手术服,大步迈着向顾瑾汐走来。

教授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抬头,便见院长十分严肃的向顾瑾汐招手:“你出来。”

“院长,我还在手术。”

“不用了,把手术交给宋医生!”

顾瑾汐抬头,便看到宋温雅眼里一闪而过的得意。

她心中已有几分猜测,顾瑾汐让出位置,走了出去。

来到院长办公室,院长深吸一口气,“今天你就收拾东西走人吧。”

“院长,辞退我的理由是什么?”

“我进云星医院实习以来,跟着老师做过数台手术,写的论文得奖无数,马上就要转正可以评职称了……”

“顾瑾汐,一个职称算什么?你也不看看你得罪的谁,你只是个实习生,我不能为了你跟资本对抗,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家医院是宋家开的,这一切都是宋小姐吩咐的,别再问了!”

顾瑾汐唇角轻勾,满是讽刺。

有钱真好啊。

她走之前,嘲讽了一句:“不过院长,下次最好不要做出打断手术的事情,您从医应该知道,无论是金钱还是权利都比不上人命重要!”

“呵,不过云星医院这种玩弄职权的医院迟早倒闭。”

这番话一落,院长便坐在椅子上一句话都说不出!

顾瑾汐换上自己的衣服出院后,打开手机看了眼缴费金额。

弟弟的手术还需要太多太多的钱。

眼底暗流汹涌,顾瑾汐轻叹一口气,她不能就这么服输!

可悲催的事接踵而至,当顾瑾汐回到出租房,行李被房东打包丢出来的时候,她满脸冷漠:“我们的合同还有半年才到期,为什么将我赶出来?”

“还租什么租,已经有人高价把我房子买了!你赶紧带着你的东西滚吧!这屋里都是血,我还没向你要钱呢,晦气,滚!”

房东不耐烦的换上新的门锁,准备离开。

顾瑾汐倏地拦住他的胳膊,“是宋温雅买的吗?”

房东顿时怒目圆睁,狠狠的甩开她!

她毕竟敌不过一个壮汉的力气,一时支撑不住跌倒在地上。

“别问那么多,赶紧带着你的东西走人!”

顾瑾汐望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从不爱哭的她,此刻眼圈都红了!

不,她不会认输的,只是没了工作而已,她还有家啊!

她擦擦眼泪,将行李送回家里后便急匆匆的赶到小医院里。

推门走进病房时,她的养母苏如青正削着苹果,脸上闪过惊讶:“瑾汐你来了?今天不是在医院上班吗?”

顾瑾汐隐瞒了被医院辞退的事情,温声道:“今天有人跟我换班了,我晚上在过去,弟弟怎么样了?还没有醒吗?”

“刚刚检查的时候怕疼,医生给打了麻醉,现在刚睡着没一会儿,妈妈无聊,就削了个苹果,正好,你快吃了。”

苏如青拉着顾瑾汐坐下,轻轻握着她的手:“妈妈知道你心里压力大,但你别总怪自己,你弟弟就是一场车祸意外。”

“对不起,妈妈。”

顾瑾汐垂下头,是她给家里带来厄运了,因为被算命大师说是灾星,所以二十年前亲生父母毫不留情的抛弃了她。

“哪来的话!不过你要答应妈妈,千万不准做肾移植手术,知道吗?那对你以后的身体特别不好,这点,妈妈坚决不同意!大不了我们离开这里,换一座城市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