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小说 被几个男人下药绑着玩调教

她的声音惊醒了翠儿,翠儿也慌里慌张的起来。

屋里的烛火昏暗,夜轻舞与翠儿起身,一同困惑地看向门口,突得“咯吱”一声,门开了。

身穿紫色罗裙,梳着中分双髻的碧绿提着灯笼缓缓进来,灯笼暖橘色的火光将屋子照得稍微亮堂了一些,也将她狰狞可怖的脸照得益发吓人。

“碧绿?”

夜轻舞深深皱眉,还没回过神来,碧绿跟疯了一样的失控地咒骂起来。

“别叫我,你个贱人,你个凶手,杀人犯,你居然敢害李侍卫,今夜我就要你不得好死。烧死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

说着她提着笼络一步一步的往后退,清秀的面容上透着诡异的笑容,在夜色下显得格外渗人。

夜轻舞半眯着眼眸,神情淡淡地看着发疯的碧绿。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谋杀我,你全家都要跟着陪葬。”

碧绿失笑。

“陪葬,谁会在乎你,王爷根本不在乎你,王爷任由你自杀自灭,即便你被烧死了,也没人知道,你死了,旁人也只会以为是意外。”

“哼,李侍卫被你害死了,你这个恶毒的贱人,黑心肠的凶手,老天不收你,我替它收,我现在就一把火烧死你。”

看着失去理智的碧绿,夜轻舞突然明白了什么,碧绿无父无母,她自幼在王府长大,与李侍卫的关系甚笃。

碧绿心里一定是爱慕李侍卫的。

不过是身份的悬殊,碧绿不敢表露心迹。

而今太医都说李侍卫要死了,碧绿以为夜轻舞害的,自然要为心爱的人报仇。

夜轻舞抓住时机,兴许碧绿可以帮她,所以她优雅地坐了下来,不与碧绿起冲突,她朝碧绿认真说道:“李侍卫没死,他还要有救,只要你肯帮我,他一定可以活着。”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这个凶手,为什么要听你的安排。太医都说了,李侍卫没得救了。你拿命来。”碧绿讽刺一笑。

翠儿紧张地提醒道:“碧绿,你别做傻事,你烧死我家小姐,你也要偿命的。”

“我不怕,大不了同归于尽。”碧绿已经疯了,咬牙切齿,决绝地道:“贱人,今日你必须死。”

她一面愤然地说着,一面往后面退。

夜轻舞依旧优雅地坐着,一双美眸看着碧绿,郑重地说道:“碧绿,你听我说,我真可以救他,我确实没那么好心,但是我真的可以帮你,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目标,我也不想李侍卫死,我立了军令状,如果没救活李侍卫,我也要偿命,我还不想死,我自然想救活李侍卫。”

碧绿愣住了,心思被人戳穿她又惊又怕又羞,越发坚定自己的想法。

她狰狞一笑。

“哼,王妃真是好手段,巧舌如簧的坑骗我,我告诉你,我是不会信你的,你去死吧!”

夜轻舞没想到碧绿如此顽固,她只好出杀手锏了。

“碧绿,我知道你喜欢李侍卫,只要李侍卫活过来,我替你做主,将你许配给李侍卫,这样你就不用饱受相思之苦,更不用与李侍卫分开了,这样的结局何乐而不为。”

翠儿惊愕地看着自家小姐,小姐这也能看出来。

简直神了。

果真碧绿站直了身躯,面色有些迟疑,似乎在考虑夜轻舞承诺的可信度。

夜轻舞见碧绿犹豫,继续说道:“你相信我,即便我不能让你做李侍卫的正妻,最坏的结果,我也可以让你做李侍卫的妾,李家这点面子还是肯卖给我的。即便我不能帮你,我还可以进宫让皇后给你赐婚。”

夜轻舞虽然觉得做妾很委屈,可碧绿是不在乎的。

爱一个人就会失去理智,只要陪在心爱之人身边,她就满足了。

因为,原主也是有这样该死的想法。

在这个时代男人三妻四妾是正常的,并不违法,而且还是大家崇尚的制度。

碧绿之所以不敢表露心迹,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低下,进不了李府。

但如果夜轻舞肯帮她,那就不一样了,夜轻舞就是碧绿的半个娘家人,是她的靠山,自然能进入李府当妾。

碧绿有些心动,不过她依旧不敢相信,喃喃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夜轻舞郑重地回答她。

碧绿皱眉思虑了一会,便困惑地看向了从容淡定的夜轻舞。

“你要我做什么?”

夜轻舞正色道:“帮我给李侍卫送药,你给他服下。”

夜轻舞优雅起身,疾步转到屏风后取药。

夜轻舞用意念将美林(特效退烧药),美林止痛痛退烧,氨甲环酸止血,还拿了消炎药之类的东西出来,郑重地交到碧绿手中。

“红色的药给李侍卫服用下去,李侍卫差不多半个时辰就可以退烧,你在给他服用白色药,三个时辰以后,李侍卫还发烧,你继续给他服用红色药,这样反复,他没几天就可以好。”

碧绿将信将疑的拿走了药,正欲走,夜轻舞叫住她,严肃地嘱咐道。

“千万别让人发现了,不然你知道后果。”

“知道了。”

碧绿走后,翠儿有些担心,紧张地握住夜轻舞的双手。

“小姐,您这样做若是让王爷知道,小姐在王府的处境更难了,碧绿与二小姐交好,若是她告诉二小姐,那……”

“相信我,李侍卫他会没事的。”夜轻舞反握住翠儿颤抖的双手,“行了,别担心,睡觉吧。”

“嗯嗯。”

主仆两人很快又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翠儿替夜轻舞梳头发的时候,却发现夜轻舞脸上的黑斑了少一大块,她不由惊喜的捂嘴。

“小姐,你的脸好像好了一些。”

夜轻舞看向铜镜,深深凝视着镜子的鹅蛋脸、

其实原主底子不差,算是一个美人,可惜这黑斑影响了她的面容。

她轻轻抚摸了一把,淡淡道:“这才好了一点而已,等过几天,我就可以痊愈了。”

一整天,两人被锁在屋里没事干,夜轻舞用意念空间里拿了一些医书给翠儿看。

看书的时间过的快,很快到饭点。

陈长史居然没让人给她们送饭。

不用说,夜轻舞也明白,肯定是某些人交代的,她好歹也是皇后的亲侄女。

即便真的犯了错,陈长史也不敢饿着她。

翠儿饿的肚子咕咕叫,一脸难为情地看着夜轻舞。

夜轻舞记得她的实验室里备有吃的,她立即躲到一旁用意念拿出来,几包泡面冒了出来,可房间里没开水,只能委屈自己就这么吃了。

翠儿看到夜轻舞手中的泡面。

“小姐你?”

夜轻舞笑着解释。“有个朋友送的,一直忘记拿出来吃了。”

翠儿不疑有他。

这样没饭吃的日子,夜轻舞与翠儿吃干泡面饱肚。

整整过了两日,房门才被缓缓打开,陈长史恭恭敬敬地进来。

“王妃娘娘,李侍卫已经醒了,王爷请你过去。”

夜轻舞抿了抿檀唇,看来那个碧绿真的照她说的做了。

杏眸微转,她朝陈长史颔首,点头。

随即三人一同过去。

夜轻舞几人到了李侍卫住的屋子。

远远望见长身玉立的楚云寒。

王太医等人跪在他的面前请罪,碧绿也跪在哪里。

身袭华服的男人姿态慵懒地坐在上首,玉冠下的俊脸透着平静无波,深邃幽冷的眼眸半眯着,令人看不出他的喜怒,白色华服衬得沉稳高雅的他是那样的迷人妖冶,犹如谪仙,风姿翩翩。

而他的身边站着面带笑意的夜清红。

见夜轻舞来了,她笑吟吟地迎了上来,亲昵拉住她白皙的手腕,轻柔柔地说道。

“姐姐,李侍卫醒了,没想到姐姐真的会医术,妹妹该死,不知好歹的怀疑姐姐,妹妹给您赔不是,还望姐姐不要生气。”

她朝她嫣然笑着,面上亲和温柔,心里却扭曲了,她嫉妒的要命。

这个贱人什么时候会的医术,造诣还这么高,还救活了李侍卫。”

夜轻舞很不适应她这种亲昵的姿态,她轻轻抽回自己的手,淡淡地看了笑意盈盈的女人一眼,檀唇微微扯动了下,真是会演戏。

不过她现在没空搭理她,缓缓走到王太医等人面前,优雅站定,她淡淡追问道。

“那日你们太医们都在看守着李侍卫,你们确定没给李侍卫吃什么食物?依我的经验来看,李侍卫是吃了某种食物导致伤口感染,才发烧的。”

“没有,下官绝对不会做这等谋害人之事。”王太医不敢撒谎,磕头如捣蒜,“更不敢陷害王妃娘娘。”

那就奇怪了。

夜轻舞秀眉深深皱了起来,认真思考着。

楚云寒俊眉微扬,冷冰冰地看了从容淡定地夜轻舞一眼。

“你认为有人要害李侍卫?”

夜轻舞美眸微转,轻飘飘地环视了屋里的人一圈,目光最后放在楚云寒俊美的脸上,一字一字郑重地说道。

“按我的吩咐照做,李侍卫不会半夜发烧,这中间肯定有人在李侍卫食物方面动了手脚。”

楚云寒深邃冷幽的双眸危险一眯,一张俊脸沉得犹如幽深的寒潭黑沉沉的,浑身散发着令人窒息的寒意。

王太医等人吓得脸色发白,战战兢兢的匍匐在地。

“王爷,下官即使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加害李侍卫。”

楚云寒双眸眯得更甚了,眼眸深处凝着风暴,浑身散着令人胆颤的怒意。

屋内的气氛顿时变得格外凝重,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生怕触怒楚云寒。

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

夜轻舞缓缓走到楚云寒跟前,清清冷冷地说道。

“此事非同小可,一来此人肯定是想针对我,二来也想谋害李侍卫,王爷,必须查清楚是谁做的手脚。”

楚云寒无意撇了身边的夜清红一眼,狠狠挥了挥衣袖,俊脸透着几分怒意,冷声道。

“将李侍卫昨日吃剩的食物,拿上来。”

“是。”

“等等。”夜轻舞忽然开口,郑重的嘱咐道:“将吃光的碗也一并拿来,不许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