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岳交换玩3p 24小时日本在线观看完整版

看着君落兮期待无辜的眼神,饶是君落恬也被这模样骗了过去,因为这与以往的她是一毛一样的。

小盒子打开,露出的是一半的梅花发簪,发簪通体漆黑,只有顶端伸出一小枝梅花,简朴又不失大气,君落恬的眼前一亮,迫不及待的将发簪拿出来。

没想到这个小废物还有这么好的东西,还以为她那儿的好东西都让她给送完了呢,嫡小姐就是不一样,即使是废物,待遇就是比她高级。

“这是什么?”很快君落恬就感觉到了发簪上有什么滑润的东西,一股血腥之气涌入鼻尖。

低头一看,她的手心里已经粘上了血,一松手,发簪掉在地上,可血渍却留在了她的手心里,红艳的颜色,很是刺眼。

“血?”

她身旁的丫鬟也是一愣,二小姐什么时候居然会做这样的恶作剧了,而这又是谁的血?

君落恬拿出手帕,狠狠的擦掉手心里的血渍,咬牙切齿的瞪着君落兮,“兮儿妹妹这是什么意思?”

为了显示自己很有教养,君落恬哪怕是生气,也要让自己带着三分美丽。

“大姐你在说什么,我不懂,你不喜欢这发簪么,为什么呀,它可是能作为武器杀人呢,喏,那上面沾着的是小香的血,不信你问问诗情。”

诗情早就被君落兮这腹黑又无厘头的搞怪给震惊了,听到自家小姐喊她,只有点头的份儿。

笑容很是无辜的君落兮低下.身去,将发簪捡起来,慢条斯理的从盒子里拿出手帕擦掉血渍。

“因为发现这发簪是好武器,妹妹我就立刻送来给了大姐你,都忘了要擦拭血渍,喏,现在干净了,送你。”

簪子咔嗒一声放入小锦盒内,而君落恬捏着盒子的手有些泛白。

“大姐你果然最喜欢妹妹送的东西了,喜欢得都不撒手,那妹妹我就开心了,大姐,我还有事儿,先走一步,改天再来找你玩儿!”

君落兮似笑非笑的扫了一眼一副见鬼模样望着自己的君落恬的下人,扬长而去。

绿荷咽了下口水,看着自家主子,“大小姐,二小姐这么嚣张,要不要奴婢帮您去………”

“闭嘴,你还嫌本小姐不够丢脸么!”要是能在君家光明正大欺负君落兮,她早就动手了,哪里还轮得到旁人来做。

“大小姐息怒,奴婢知错!”,身后的丫鬟们呼啦啦的跪了一地。

恨恨的扫了一眼手中的盒子,君落恬气得浑身发抖,可愣是没把这盒子给扔出去!

一个废物居然敢捉弄她,很好,她记住了!

花园里的这么一幕都尽数的落入了某个人的眼中,令他对君落兮的改观又多了几分。

那个野丫头疯癫了点,但似乎还是蛮聪明的,这与传言有些不符。

果然,传言不可信!

废物白痴君落兮么,本尊倒要看看你这层皮下藏得究竟是什么。

某个充满深邃眼瞳中散发这浓浓的兴味与好奇,身形一闪,无声无息的离开了此处。

气恼的回到自己的屋内,君落恬一脚踩碎了这盒子,手一挥,桌上的茶杯掉在地上,噼里啪啦碎了一地。

跟随她进屋的绿荷迅速将门给关上,“大小姐息怒,奴婢这就将这碍眼的东西丢出去!”,为了要面子,气成这样,何必呢,哎。

“不必了,派人监视君落兮这个废物,她如今变了!不得不防。”

“是变了,她都不亲近大小姐您了,肯定是小香那个贱人告状的!奴婢早说过…….”

君落恬一巴掌拍在桌上,声音带着尖锐,“别跟我提这个人!”一想到自己的手上还沾着卑贱之人的鲜血,她就觉得作呕!

小香肯定已经凶多吉少!也不知道小废物如今知道了多少。

满脸愤怒的君落恬快速的跑到水盆边,奋力的擦拭自己的手,眼中满是恨意。

而绿荷只能默默的站在一旁,内心无力吐槽,不就是血么,至于么。

不是血的问题,而是因为君落兮,君落恬打心眼里瞧不起她这个废物,如今被废物摆了一道,就像是掉进茅坑一样令她难受。

“该死的贱人,我一定要你好看!”擦拭着已经泛红的手,君落恬精致的脸变得完全扭曲了起来。

另一边的君落兮却心情大好,带着事情悠哉悠哉的出了门。

“小姐,您这么做就不怕大小姐生气么,大老爷目前暂代家主之位,万一她给您穿小鞋怎么办?”诗情有些忧心忡忡的。

可君落兮却不以为意,“怕她我就不会这么做了,就算她去告状,大爷爷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付我,放心吧。”

暗地里来,她更不怕,在君家,她要出了问题,自家爷爷出关第一个收拾的就是他们!

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费尽心思的将原主骗出君家,跑到城郊去杀掉,不就是为了撇清干系么,现在她回来,他们反而不好动手了。

嘿嘿,有个家主爷爷就是好,跟免死金牌似的。

“可我还是担心,你不知道大小姐她……..”

君落兮摆摆手,“安了,我当然知道,你以为你家小姐还是那个废物,随意让他们欺骗么?”

诗情摇摇头。

“那不就得了”说完君落兮大步朝前走去,悠哉得不行,根本不像是个身陷囫囵的人,也忘了还有个随时想杀自己的危险男人。

“小姐你等等奴婢”,诗情一顿后快速跟上,自家小姐容易迷路,可不能跟丢了,弄丢了小姐,她这条命也甭要了。

跑入人群之中的君落兮没有发现,不远处的地方跟着两个人,正是惊风跟惊云。

“惊风,你说主上让我们跟着这丫头是几个意思,保护她么?”自家主上该不会是真的爱上这个野丫头了吧。

惊风微微蹙眉,“主上这么做自然有主上的意思,你难道不发现这君府很不一般么?”小小的安洛城,居然有人会使用这么强大的禁制。

没错,君落兮跟君家家主所在的宅院这两处分别设有禁制,其强悍程度在这里几乎没有,除了皇宫,而如今居然会在一个世家中出现,不得不令人感觉到意外。

“的确!”

“行了,别的确了,快跟上,别把人给跟丢了”主上好像还没有拿到玉佩,这个野丫头不能有事。

惊风跟惊云两人对视一眼,走进人群之中,焦距丝毫不曾离开君落兮的身上。

才没走几步,君落兮便感觉到身后隐蔽的两道视线,眼神一下子就沉了起来。

莫非君落恬他们还不死心,打算在这种地方耍手段,可看起来又不大像。

“小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自家小姐以前不喜欢往热闹的地方来,难道感觉不舒服了?

君落兮眼珠子一转,拉着诗情往前走,在一处卖胭脂的摊子面前停下,附耳跟她说了什么,诗情纠结中带着紧张。

“小姐,我不行的,要不还是算了吧。”

“你不是说要听我话的么,去吧,放心大胆的去,本小姐保证不会失败”,君落兮笑得那叫一个狡猾。

狠狠吸了一口气,诗情点点头,答应了自家小姐的请求。

原本紧紧盯着君落兮的惊云忽然一愣,“人呢,怎么不见了”胭脂的摊子面前只有丫鬟,君落兮却不知所踪。

“去看看”,主子说了,要观察她的一举一动,最好看她把玉佩藏哪儿了,可不能有一丝的马虎。

两人来到胭脂摊旁,环顾了一圈四周,可这时候,在旁边观赏胭脂的诗情身子一歪,扑到了惊风的怀中,然后就是一阵尖叫。

“啊,非礼啊,有流氓!”然后后怕委屈的抱住自己,豆大的眼泪一下子掉下来。

惊风跟惊云顿时蒙圈了,怎么回事。

这时候,消失的君落兮从旁边的大风筝后跳出来。

“放开那女孩!”

噗!他们又没有做什么,一脸平静的惊风跟惊云不屑的瞥了一眼君落兮,也懒得跟周围的人解释。

见状,诗情哭得跟来劲了,哇的一声捂着自己的脸,大喊一声我不活了,跑进远处人群中。

君落兮邪笑,“没想到两位仪表堂堂,光天化日,竟然做出此等之事,简直……..”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她拿出一把小青菜砸在惊风的身上。

然后看向诗情离开的方向,焦急的呼喊:“姑娘,姑娘你可别想不开啊姑娘”,然后撒开脚丫子就跑。

围观的群众内心唏嘘:没想到那个小丫头还很有同情心,希望她能拦住那可怜的姑娘吧,至于这等败类,现在不收拾,更待何时。

不知道谁起的头,什么鸡蛋了,馒头碎菜叶了,一股脑的往惊风跟惊云两人身上砸。

这时候他们俩连连皱眉开口解释,“误会了,我们什么都没做,是她们胡说八道!”

“小伙子,你羞不羞,人家女孩子还能不顾名节来污蔑你不成,依我老太太来看,你们心肠大大的坏!”

有苦难言的惊风跟惊云想要挣脱,却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包住,因为这里许多人都是平民百姓,修为极弱,他们又不能出手,怕将敌人引来,只能默默承受。

等到众人离开,两人眨巴着无奈的眼神,身上那个狼狈,真是无法形容。

这时候,他们瞧见不远处的君落兮跟诗情正看着这边,笑得前俯后仰,毫无形象。

“啊,可恶的死丫头!”惊风再也忍不住,跑向君落兮。

什么仇什么怨,居然要如此陷害他们,就算自家主上占了她的便宜,也不能殃及无辜好么。

更何况似乎还是这个疯丫头调.戏他们主上在先,惊风受不了这委屈,一脸怒容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