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欲医院(双性产乳生子调教) 久久精品无码专区免费首页

莫亚的手机彻底报废了,在对着手机又敲又打十几分钟之后,莫亚终于决定重新买一个。

幸好手机号码可以补办,而通讯录她也早就备份在了网上,不至于让她损失很多的客户。

莫亚走出营业厅,才刚打开手机,系统自带的铃声便响了起来。

因为还没有来得及导入通讯录,所以上头显示的是一连串陌生号码。

莫亚虽然是不记得这个号码的主人名字是谁,但也能透过后几位辨识出来是倪家的人。

她赶紧接通电话。

几乎是电话接通的第一秒,喑哑魅惑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倪孝生冷冷的质问。

莫亚听出了他的嗓音,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顿了顿,才搪塞道:“不好意思,之前手机没电了。有什么事吗?”

倪孝生的语气缓和了些:“没什么事,只是想告诉你,这两天我要出远门一趟。”

莫亚正在街上行走,听到倪孝生的话,她的脚步登时停住了,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有一种错觉,仿佛她和倪孝生不是那种难以言喻的地下关系,而是光明正大的一对情侣。

莫亚收回思绪:“哦。”

倪孝生微笑:“你犹豫了,刚才在想什么?”

莫亚诚实的说:“我只是在想,你没有必要特意打电话告诉我的。”

倪孝生挑眉,像是被刺中了什么痛处,语气突然又恶劣了:“我、乐、意!”

隔着听筒莫亚似乎都能看到倪孝生那张覆满阴沉的霜雪的俊脸,以及他撕碎自己衣裳时的可怖场景。莫亚打了个哆嗦:“好的,你开心就好。”

倪孝生嘴角一弯:“乖乖等我回来。”

莫亚嘴里十分顺从:“好。”

挂断电话,莫亚心里却是着实松了一口气。

她终于可以暂时摆脱掉这个大恶魔了!她只祈祷倪孝生能够在外面多呆几天,最好是多呆几个月!

接下来的几天里,莫亚几乎都泡在医院里,母亲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被她打发回家里去修养,莫禾则是干脆不见人影,只留莫亚在病房里和莫海城大眼瞪小眼。

好在莫海城恢复的速度很惊人,在那几个德国专家的照顾下,伤口每天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一点点愈合。

这一天,趁着莫海城被专家们推出去做体检的空隙,莫亚百无聊赖的打开了病房里的电视机。

莫亚平常其实并没有看电视的习惯,只是在医院里待得实在无聊,只能找些事情来打发时间。

屏幕上正在播放的是当地的一个娱乐频道,此时此刻,屏幕上西方面容的主持人正一闪而过,转而切换到了另一张艳丽的东方人脸孔上。

“是他!”莫亚看着那个一头金发的男人,惊呼。

电视机里的这个男人穿着白色T恤,白色休闲裤,正踩着动感的音乐节奏跳着力量系的舞蹈,镜头偶尔切换到他的脸上,那张精致妖孽的五官仿佛随就近在眼前。

那花瓣般晶莹的薄唇,那勾人摄魄的妩媚眼睛……这个人不正是上一次在河岸救了她的那个亚希吗?

那灼热的触感再一次涌上心扉,莫亚吓得直接扔了遥控器。

镜头突然又从亚希跳舞的模样切换到了亚希拿着话筒的样子。

他已经换上了一件黑色的T恤,外面套着墨绿色的格子衬衫,那俊美的容颜足以让人窒息!莫亚见过很多花美男,但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亚希的美貌。

哦不,她好像忽略了一个人,倪孝生。

倪孝生的长相倒是颠倒众生,宛如妖孽,只是他的手段实在让人不齿。

等莫亚回过神,电视里的亚希已经开始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来自中国的歌手亚希,很高兴这一次在拍摄MV之余能受邀来参加《音乐电台》这个节目,希望大家能喜欢我的歌声!”

亚希说着,还不忘双手合十的对镜头鞠躬弯腰,这乖巧可爱的形态与刚才那个载歌载舞的时尚男生简直大庭相径。

他这副纯天然无公害的样子却让莫亚莫名联想到上一回被他袭胸的恐惧。

莫亚忍着恐怖的回忆,从病床上重拾起遥控器,赶紧在换了台。

她实在是不想看到亚希这张脸了!

不过仔细想来,那一天她无缘无故的掉进河里实在是有些蹊跷。

那个河道的确是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但她明明是受了一股推力才会掉进去的,到底是谁在背后推了她一把呢?

莫亚头疼得厉害,骤然又听见电视里传出另一道字正腔圆的播音腔:“据本台记者报道,于四日前在机场发生的轰炸案今日已经被警方破解,作案凶手乃是本市一名名叫史密斯的商界大亨。该大亨由于嫉妒由中国而来的倪家的业绩,故意指使手下伪装成恐怖分子去机场袭击倪某,现在,史密斯已经由警方控制,他将为自己的违法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下面请看当日机场爆炸案的回放画面。”

莫亚吃惊的凝视着荧屏上那炸开的一朵云烟,心中无比怔惊。

身为倪彦司的属下,她居然不知道倪彦司在机场差点遭遇暗杀的这一幕!

看来……倪家是要发生动乱了。

倪老还活在人世,这些觊觎倪家的人就这么沉不住气了吗?

她倒是想了起来,倪家的确有一个名叫史密斯的天敌。那个史密斯家族一直都是倪彦司的心头大患,曾经好几次抢走倪彦司的生意,被拉入华裔商界的黑名单。

只是在莫亚的印象里,史密斯的手段还不至于拙劣到这种程度。

莫亚深吸一口气,手机却在这个时候震动了起来。

低头一看,是她最最最不愿意见到的人。

但莫亚还是不情不愿的点开了短消息。

倪孝生:“今晚七点在米歇尔教堂有一个聚会,你跟我一起去参加。”

莫亚皱眉,紧跟着又收到了第二条短信。

倪孝生:“晚上穿的礼服我会派人送到莫家,记得穿。”

莫亚腹诽,倪孝生现在连她穿什么都要开始管了吗?

倪孝生仿佛是感应到了她此刻的想法,又发来第三条短信。

倪孝生:“你,没有资格拒绝。”

豪华的轿车正在柏油路上平稳的前进。

车载电台里在同步转播着机场爆炸案的那一则新闻。

倪孝生靠在汽车后座,手指一张一张的划过手机里的相片,相片里的人是莫亚。

如雪般清冷的眼睛里闪烁着睿智的光芒,鲜红的薄唇微微张开,扬起很浅的一个弧度。倪孝生的指尖停留在她的嘴边,毫无意识的摩挲着。

就连他自己也没发觉,他的嘴角也跟着扬起了清浅的笑意。

这些年来,在他身旁出出入入的女人要什么样的没有?可莫亚还是第一个让他有着要独占她的念头的女人。

这种宝贝,他怎么可能轻易让给别人?

一想到一会儿马上就能见到莫亚,倪孝生登时一扫心底的阴霾,冰冷如霜的眼底弥漫上了明媚之色。

坐在前座的男人仰头朝着后视镜里看了一眼,犹豫片刻,还是轻轻出声:“二爷……”

倪孝生在倪家排行老二,跟在他手底下的人大多都叫他二爷,只不过这些年来,因为老爷子把大权交给了倪彦司,有不少人都倒戈向倪彦司那边,倪孝生身旁的心腹所剩不多。

这个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男人就是倪孝生为数不多的心腹之一——夏明宇。

夏明宇刻意把车载电台的声音调大了一些:“二爷,这一次你把属下找回来,是真的下定了决心了吗?”

倪孝生眼底少有的柔情蜜意逐渐散去,转而是霜雪般的冰冷。

“当然是真的。”倪孝生挑眉,“因为我现在有了绝不可能让给倪彦司的东西。”

哪怕倪彦司不知道莫亚这块璞玉是个多么让人迷恋的女人,哪怕莫亚现在只是倪彦司手底下的一颗棋子,他也绝不可能会让给他!

夏明宇却是完全没有察觉出来他口中所说的那样“东西”是个女人,只雄赳赳气昂昂的附和:“好,如果二爷这次下定了决心,我一定追随到底!二爷放心,我会在最短的时间里把兄弟们全部都找回来!”

“嗯。”倪孝生微微眯眼,“明宇,麻烦你了。”

此时,电台里的新闻正在收尾的部分,夏明宇听着那惊心动魄的新闻案子,忍不住问:“二爷……那个机场的案子,是你策划的吗?”

倪孝生撩起额前的刘海,深邃的眼睛如海一般汹涌:“呵,我才不屑用他那种下三滥的手段。”

偷袭这种事情,也就只有倪彦司才做得出来。

他身上的伤到现在都还没有愈合呢。

更何况,机场爆炸案发生的时候,他正忙着跟他的小可爱调/情,哪里有工夫去关注倪彦司?

夏明宇抿了抿唇,心中落下一块大石头。

莫家。

果然如倪孝生所说,下午五点的时候,果真有人送了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过来。

莫亚穿戴整齐从楼上走下来之际,就瞥见莫禾正神色兴奋的抱着盒子在签收。

“替我谢谢倪孝生先生。”莫禾甜甜的微笑,模样实在娇俏动人。

送货员被电得七荤八素,憨笑着摇头。

“哥!”莫禾似乎心情不错,看到莫亚下楼,难得笑眯眯的弯起了眼睛,“今天晚上的聚会,你也会去参加吧?”

莫亚仔细打量莫禾,此刻的她已经换上一条性感的吊带连衣裙,低胸的V字领口若隐若现的展示着她胸前的美好,光洁的小腿又细又长,惹人遐想,别说是男人,同为女人大抵也会被莫禾所吸引,再加上莫禾又画了一个和她的金色吊带裙配套的彩妆,这样看着,完全不会把她和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联系到一块儿。

相比起莫禾,莫亚就要朴素多了——黑色燕尾服,白色衬衫,黑色西装裤。

自从她成年以来,莫亚几乎每天都是这个穿着。

只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即便是单调的西服也难以遮掩她那锋芒毕露的风华。

“嗯。”莫亚喝了一小口水,随口应道。

今天的这个聚会好像很重要,莫亚一家全都收到邀月了,只是莫海城抱病在身,莫母要留下来照顾他,所以只能让她们姐妹二人出席。

横竖这些年来外面的事也全都是由莫亚在照顾,莫母是相信莫亚的能力的。

莫禾突然拉着他,兴奋的说:“哥,你快来看!这是倪孝生刚才让人送给我的礼服呢,你快来给我参考参考,是穿我身上这一条裙子去比较合适呢,还是穿倪少爷送给我的这条比较合适?”

莫亚哪里有兴致给她看这些。

只不过莫禾的一番话倒是提醒了她,倪孝生分明说过下午会给她送来礼服的,怎么这会儿变成给莫禾送礼服了?

“要是准备好了,就早点出来,我在门口等你。”莫亚平淡的说罢,拎着包走出门去。

莫禾跺了跺脚:“哼,不看就不看。反正今晚聚会的焦点只能有一个,那就是我!我一定会让所有男人都为我疯狂,为我着迷!”

她莫禾发誓,一定要爬到的唐人街这个华裔贵族圈的最顶端!让倪孝生和倪彦司都只注视着她一个人!

莫禾想着,兴冲冲的拆开了手里这只沉甸甸的包装盒。

打开一看,却是Marilyn.AJ!当季最新款的鱼尾裙!这条鱼尾裙通体都是银色的,上面还用小小的亮片点缀着,光是这颜值还有那不菲的价格就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为之尖叫!

“哇!好美!”莫禾小心翼翼的提起裙子的领口,啧啧赞叹,“这么美的裙子,就应该配最美的女人!”

说着,莫禾扭捏的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发丝,羞涩的自言自语:“没想到倪孝生这么有眼光……”

既然倪孝生这么热情,她又怎么能够辜负他的一片好意呢?

莫禾决定了,今天晚上就穿倪孝生送来的这一条鱼尾裙。

莫禾温柔的把裙子取了出来,正打算要去房间里换上,忽然,一张纸条从裙子里滑落下来。

她好奇的拾起,只见纸条上面写着一行字——今晚,我希望你的美只属于我。

落款人的名字自然是倪孝生,但抬头的名字却是莫亚!

莫禾突然明白了,什么都明白了!倪孝生这一套衣服根本就不是送给她的,而是送给莫亚!

倪孝生是怎么会知道莫亚是个女孩子?

这可是莫氏家族里最大的秘密!此时此刻,莫禾的心底燃烧着熊熊的妒火。

“哼,等着吧。莫亚,等到聚会结束之后,我一定会让你好看!”这可是关系着莫氏家族生死存亡的机密,母亲和父亲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很生气!

直到到了米歇尔教堂莫亚才知道,原来今天的晚宴其实是一场生日宴。

响彻华裔圈的金融大佬余栋的女儿余薇薇生日,当然是要把生日宴给举办得轰轰烈烈。

关于余栋以及他的那个独生女,莫亚是略有耳闻的,余栋自然是不必说了,除了倪家之外,余家是在美国最有影响力的第二家。

余栋虽然不是生意人,但却操控着大半个华裔的经济命脉,曾几何时,倪家甚至还把余家当成了假想敌。

不过后来事实证明,这个余栋和其他攀附着倪家的人没什么两样,也只是一心只想和倪家搞好关系,好同在美国分一杯羹而已。

只不过倪老主张一家独大,早早的就拒绝了余栋抛出来的橄榄枝,余栋就算是有力气也不知道该往哪里使。

来的路上莫亚已经听自家的司机老张说了,说这一次晚宴是倪彦司主动提出来要来参加的,意图很明显,就是想要对外昭示倪家和余家从今往后会站在统一战线上,会成为携手共进的好伙伴。

整个华裔圈都知道倪老现在等于是半只脚踏进了棺材,倪家所有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交给了长子倪彦司来负责,眼下倪彦司主动向余家示好,让那些一开始想要站队余家又不敢站的人纷纷都松了一口气。

至于余栋的那个女儿余薇薇,外界对她知情者是少之又少,只知道她今年二十岁,还在大学里就读。

莫亚来到教堂里,今天整个教堂都被装点得纸醉金迷、贵气逼人,水晶吊灯散发着明亮的光彩,照亮着教堂里那些正在攀谈的男男女女。

两旁是长桌,上面放满了名贵的酒水饮料,还有各色精致的小点心。

莫亚稍稍扫了一圈,今天来赴宴的大多都是在华裔富豪榜上排得上名号的名人,相比较起来,她这个小门小户的莫家出现在这个场合好像实在有些不合时宜。

莫亚和莫禾一出现,马上吸引了教堂里的一大半目光。

男性多半都在看莫禾,而女性则全都是在盯着莫亚看。

“他们两是谁啊?”

“不知道,好像从来没有在聚会上见过呢。”

“你看那个男生,他长得好漂亮好精致哦!”

“天啊,简直比女人还要漂亮!”

“嘘,他看过来了!他看过来了!怎么办,我要不要去跟他搭讪?”

“虽然有一点油头粉面,但是面对着这张脸,我真的没办法拒绝啊。真的好帅!”

“少做梦了吧,我看站在他旁边的那个女孩子一定是他的女朋友。她身上这套Marilyn.AJ倒是挺有品味的,只不过好像穿在她身上不太合身啊……”

莫亚和莫禾很少会出席这种属于真正上流社会的聚会,所以圈子里的人不认识她们也很正常。

莫亚隐约听到有人在谈论她们,其实她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从前就总有人笑话她说皮肤白白的,跟个女孩子一样,说起来她也无奈,哪怕每天都涂黑粉,皮肤还是会白得透亮。

她的目光轻轻一扫,刚才那些对着她品头论足的女人们纷纷都闭了嘴,但还是有几个胆大的在朝她抛媚眼。

莫亚虽然并不喜欢女人,但作为礼貌,还是对她们一一回以微笑。

毕竟今天能站在这片寸金寸土的米歇尔教堂里的人全都是名流中的名流,是她招惹不起的。

莫亚不太习惯被人注视,莫禾却是很享受这种成为焦点的感觉,她站在人群里朝四处扫视一圈,旋即笑容甜美的对莫亚道:“哥,我先去四处走走,你自己随意吧。”

她可不想被别人误会自己是个有夫之妇。

莫亚完全没有意见,就在教堂中央和莫禾分道扬镳,只是临分别的时候嘱咐了一句:“别给我惹麻烦。”

“嗨呀,知道啦知道啦。”莫禾不耐烦的挥挥手,提着裙摆朝莫亚的反方向走去。

教堂里几乎没有莫亚认识的人,莫亚只得随便找了一个位置,端了一杯水坐下。

大约坐了十几分之后,大厅里的灯突然暗了下来,一道聚光灯打在二楼的栏杆后,聚拢成了一个光圈。

教堂里的人忽然一愣,都纷纷惊呼了一声。

然后,在惊呼声里,余栋缓缓的出现在光圈中,年过五十的余栋发间已经掺上了银丝,但整个人仍旧是精神矍铄,他身上穿着宝蓝色西装套装,甚至还有一种常人不可比拟的儒雅。

余栋手举着高脚杯,笑容满面的对在场的人道:“先生们,女士们,大家好,我是余栋,很高兴大家今天能赏光来参加小女的二十岁生日宴,余某感激不尽。小女为了表达对大家的谢意,决定亲自为大家献上一支舞。”

余栋说着,朝着暗处拍了拍手掌。

灯光一瞬之间又暗了下去,中央的巨型吊灯亮起,人们看到在二楼刚才余栋所站过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抹倩影。

她的身上穿着一条白色的纱质芭蕾裙,身材曼妙轻盈,此刻背对着人群,只留下一抹纤细的剪影。

灯光照在她脖子上,将她本就如雪的肌肤照得几乎透明。

女孩微微仰着脖子,像是一只高傲的白天鹅。

虽然仅仅是一个背影,却轻而易举的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就连莫亚也忍不住赞叹:“太美了吧。”

所有人都只顾盯着余薇薇看,并没有人发现教堂的三个侧门里几乎同时走进来三个男人。

倪彦司从东门走进来,拿着车钥匙的手微微一怔,视线落在余薇薇的身上,眯成了一条线。他浅浅一笑,就把车钥匙交给了司机:“在外面等我。”

“是。大少爷。”

倪彦司慢条斯理的整理西装衣袖,目光抬起之时,正好瞥见了带着夏明宇从西门走进来的倪孝生。

倪孝生显然没有发现他,只是双手插在口袋里,目光在黑暗的教堂里来回扫射,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人。

倪彦司嘴角的笑意更深了,温雅的眼睛里虽然满是笑意,却没有任何温度,他的笑仿佛只停留在了表面,并没有直达眼底。

倪孝生找了一圈,目光最后锁定在角落里那个穿着银色鱼尾裙的女人身上。

他得意的轻笑,趁着暗光走向了她。

所有的人都在盯着余薇薇看,而他的眼里却只有那个让他食髓知味的女人。

就在倪孝生和倪彦司都悄悄进场之后,南门里的一头金发的亚希也跟着赵哥走进了教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