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做情趣用品试用员小说 娇妻在厨房被朋友玩得呻吟

午餐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楼上的房间却始终没有动静。

樊昊宸接了一通电话之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他走之后,乔洛洛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眼看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一直守在楼下的林妈和奈奈不免有些担心。

樊昊宸和乔洛洛在房间里的动静,她们隐约听到了一些,二人之间的气氛算不上愉快,甚至有些僵硬。

林妈叹了一口气,看了奈奈一眼,“你和乔小姐年纪相仿,上去看看她吧!”

敲门声响起,床上的被子动了动,乔洛洛把自己裹在里面,不想出来。

她知道,这样的自己,懦弱极了。但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面对这一切。

樊昊宸来了又走,对待她就像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应召女郎。林妈和奈奈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在她们心里,自己一定很窝囊吧?

多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境,等到醒来,她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乔家小姐。

“洛洛姐,林妈做好了饭,你下来吃点儿吧?”

房间里面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奈奈不禁担心起来——洛洛姐该不会做出什么傻事吧?

这样想着,她手下的动作也变得急促起来,“咚咚咚”的敲着门。

感受到奈奈的关心,乔洛洛深吸了一口气,从被子里爬了出来。

——她不能这么丧气,她要好好活着!爸爸的仇还没有报,沈甄和汪雅那对狗男女还没有得到应有的报应。

更何况,她还有十几亿的债务要还。

想到这里,乔洛洛逼着自己打起精神,和奈奈一起下楼了。

林妈的手艺很好,经她手烹制出来的饭菜,色香味俱全,引得人食指大动。

看着奈奈给自己盛了一碗饭,乔洛洛想了想,还是问出了那个问题。

“奈奈,珊珊也是樊昊宸的情人吗?”

她这话一出口,奈奈为她夹菜的动作顿了顿,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坐在一旁的林妈则是别过头去,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看着二人纠结的反应,乔洛洛笑了笑,“算了,如果为难,就不必说了。”

一旁的奈奈瞧了她半晌,见她脸色还好,才犹犹豫豫的开口。

“洛洛姐,你说的‘珊珊’,应当是樊总的未婚妻,肖初珊小姐。”

说完之后,奈奈一直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乔洛洛的神色,生怕乔洛洛有什么不好。

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不过很快,乔洛洛就恢复了正常。

原来他已经有未婚妻了……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以他的年龄和家世,想要嫁给他的女人,可以绕护城河好几圈了。

也难怪他接了那通电话之后,整个人都紧张起来。

乔洛洛夹了一筷子绿色蔬菜送进嘴里,她神思不属,并没发现自己夹起来的,其实是一片苦瓜。

等到嘴里尝到苦涩的滋味,乔洛洛才反应过来。

抽出一张纸巾,将苦涩难忍的瓜片吐了出去。

看着丢在垃圾桶里的纸巾,乔洛洛不禁微微晃神——吃错了东西还能吐出去,可是人生的路走错了,却没有选择的余地。

一旁的林妈见乔洛洛神思恍惚,又叹了一口气。

“肖小姐是个好姑娘!当年樊总与老爷子闹翻,一直是肖小姐在暗中支持樊总。如果没有肖小姐的鼓励和陪伴,恐怕也不会有今天的樊总。”

乔洛洛放下了筷子,面对这一桌子的美味佳肴,仍旧食不下咽。

尽管不想承认,可是乔洛洛的心里再清楚不过,现在的她,就是一个第三者,一个被男人圈养在见不得人的地方的小三儿。

一连几天,樊昊宸都没有再过来乔洛洛这里。

乔洛洛在松了一口气之后,又开始提心吊胆。可能在任何时候过来的樊昊宸,就像是悬在乔洛洛头上的剑,让她日日不得安宁。

这一天,乔洛洛正和奈奈一起看着最近大火的一台综艺节目,玄关处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林妈走过去,凑到猫眼上看了看,脸色就变了。

忙不迭地打开门,将门外的人迎进屋子里,林妈的声音里有着不易察觉的颤抖。

“乔小姐,肖小姐过来了。”

乔洛洛一愣,还没反应过来这位肖小姐是谁的时候,奈奈已经束手束脚的从沙发上起身,默默的走到林妈身边站好。

看着战战兢兢的两个人,再看看站在玄关处、一身高定时装的倨傲女子,便是乔洛洛脑子再笨,此刻也意识到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樊昊宸的未婚妻,肖初珊。

一时间,乔洛洛不知该如何在她面前自处,有些拘谨地站了起来,“肖小姐,您来了。”

连一个正经眼神都没有给乔洛洛,肖初珊径自到沙发前坐下,像是这栋房子的主人一样,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随意调换着电视节目。

不对,应该说,肖初珊本来就是这栋房子的女主人。

她是樊昊宸的未婚妻,而夫妻本为一体,樊昊宸的东西,就相当于是肖初珊的东西。

乔洛洛从没想过,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还会亲身经历这如同狗血电视剧桥段一般的场景。

也是,她的继母和丈夫都厮混到一起了,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发生的呢?

客厅里的气氛很是尴尬,肖初珊施施然坐在沙发上,而乔洛洛则像个被主母教训的小丫鬟似的,和林妈、奈奈一起站着。

肖初珊一直没有说话,乔洛洛知道,这是她给自己的下马威。

电视上的广告播了一遍又一遍,乔洛洛站的腿都酸了,肖初珊这才大发慈悲的开口。

“我进来这么久了,连杯水都没有,真是没规矩。”

乔洛洛正准备去倒水,奈奈却快她一步,手脚麻利的做好了一切,林妈则去厨房切了份果盘,恭恭敬敬的送到了肖初珊面前。

乔洛洛一个人站在原地,更加手足无措了。

喝了水,又吃了两块水果,肖初珊似乎这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一个人一直被她晾着。

抽出一张湿纸巾来,慢条斯理的擦了擦手指,肖初珊撩起眼皮,看了乔洛洛一眼。

“在这里住多久了?”

“有一个月了。”

肖初珊没有让乔洛洛坐下说话的意思,乔洛洛也就老老实实的站着,问一句,答一句。

许是这份识趣取悦了肖初珊,她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些,只是仍旧算不上温和。

“在这里还住得惯吧?”

问了这一句,不待乔洛洛回答,肖初珊就嗤笑了一声。

“不管怎么样,肯定是比不了从前你在乔家的日子。昊宸人忙,一般的小事又哪里会放在心上?要是有什么不方便、不喜欢的地方,尽管跟林妈和奈奈说。”

肖初珊抬起手来,将鬓边滑落下来的一绺头发别到耳后。她眉眼精致,又化着得体的淡妆,举手投足间,处处透着一个富家千金的养尊处优。

乔洛洛眉眼动了动,没有什么反应。

肖初珊来之前,一定都将她的事情打探清楚了。说不定,就是樊昊宸告诉她的。

肖初珊的言外之意,乔洛洛听得很明白。话里话外的,这个女人都在提醒她,她不过是樊昊宸的一个玩物。

想起来了,就放到跟前拨弄拨弄,没了兴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厌弃了。

所以,樊昊宸不会将她的任何事放在心上。因为他会把有限的精力放在最重要的人和事上,比如肖初珊。

林妈和奈奈垂着头站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肖初珊不发话,她们两个也不敢离开,只能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假装是两个透明人。

乔洛洛已经做好了准备,面对肖初珊的冷嘲热讽。可是下一秒,肖初珊话锋一转。

“其实,昊宸他还是喜欢你的。如果他对你一点心思都没有的话,根本就不会花十几亿给乔氏买单。”

肖初珊低头看着自己的指甲,上面镶嵌的水钻耀眼夺目。她语气自然,好像只是在与乔洛洛进行朋友间的闲聊。

乔洛洛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

以她如今的身份立场,说什么都是不对的。

于是她垂着头,一言不发。

站在肖初珊面前,她根本就没有底气。不止是肖初珊逗弄猫狗一样的态度,还有一旁战战兢兢的林妈和奈奈,一切都在无声地提醒着她,她是多么的名不正、言不顺。

低头看了看腕上的手表,时间已经快到晚上七点。

肖初珊装模作样的“呀”了一声,“不知不觉已经这么晚了,我还没吃晚饭呢。”

眸光流转,肖初珊用下巴指了指乔洛洛,“乔小姐,我难得过来一趟,倒是很想尝一尝你的手艺。不知道乔小姐……”

乔洛洛哪有说不的权力?“肖小姐,您想吃点什么?我这就去准备。”

一旁的奈奈有些于心不忍,她知道,这一切也不是乔洛洛想要的。乔洛洛也有自己的苦衷。

可是肖初珊在这里,她什么也说不了,什么也做不了。

肖初珊歪着头想了想,“也不用做什么太过复杂的,四菜一汤即可。一道龙眼狮子头,再来一道松鼠鱼。至于其他的,你看着来就好。”

一旁的林妈眼角微抽——单单是这两道菜,就要费上许多功夫。

乔家没出事之前,乔洛洛过的也是养尊处优的日子。

尽管那时候,沈甄就已经心怀鬼胎,并且和汪雅勾搭到了一起,但是为了不让乔洛洛的父亲察觉出端倪,表面上,沈甄一直都对乔洛洛十分尽心尽力,更没有让乔洛洛下厨房做过饭。

看着坐在沙发上,姿态从容大方的肖初珊,乔洛洛没有一刻比现在更加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身份。

她早已经不在是从前那个可以养尊处优的乔家大小姐了。

面对肖初珊,她没有说“不”的权利。

因为两个人从一开始,就不是站在对等的位置上。

因此,尽管从来没有进过厨房,可是当肖初珊提出要求时,乔洛洛还是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奈奈看了看一副女主人做派的肖初珊,又看了看垂着头往厨房走的乔洛洛,想了想,还是鼓起勇气追了上去。

“洛洛姐,我来帮你吧!”

肖初珊撩起眼皮,不咸不淡的看了奈奈一眼,没有说什么。

林妈还站在原地。刚才奈奈的动作太快,她想要伸手拉住,都没来得及,只能眼睁睁的奈奈看着跟在乔洛洛身后,两人一起进了厨房。

林妈不由得在心里暗叹了一口气,心想奈奈真是年轻不懂事,一个名不正言不顺、又见不得光的情人,和正儿八经的未婚妻相比,哪个分量更重一些?

面对冰箱里的各种食材,乔洛洛有些不知所措。

肖初珊点的菜,她都吃过,可是要让她上手去做,却是头绪全无。

乔洛洛想手机上网查一查菜谱,伸手去口袋里摸手机的时候,才想起来,樊昊宸并没有给她配备手机。

乔洛洛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旁边伸过来一直不算白皙的小手,紧跟着,奈奈有些怯生生的声音传过来,“洛洛姐,你用我的手机吧。”

平时的一日三餐都是由林妈在负责,奈奈更像是樊昊宸安排过来,陪乔洛洛说话的玩伴。林妈做饭的时候,奈奈顶多是在一旁打个下手。

可是眼下这种情况,即便奈奈掌握了十八般厨艺,也没有用武之地。

——肖小姐点明了要吃乔洛洛做的饭菜,其他人只能从旁协助。

乔洛洛接过奈奈的手机,向她道了声谢,随后便按照食谱上的步骤,取了各种食材一一打理。

两道菜的工序都有些复杂,乔洛洛又是第一次下厨,难免有些手忙脚乱。

打翻了盘子,弄撒了调料倒是小事,第二道菜还没下锅的时候,乔洛洛的手上就已经多了两枚创可贴。

两处伤口,有一处是被溅起来的油烫的,而另外一个,则是在处理食材时,不小心切伤了手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不觉间天已经黑了。一转眼,乔洛洛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了将近两个小时。

厨房里热气蒸腾,乔洛洛被熏得满头满脸的热汗,也不敢开门通风,怕味道熏到外面沙发上坐的那位大小姐。

而在乔洛洛忙碌的时候,肖初珊则一直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连续剧,吃着香甜可口的果盘,好不惬意。

眼看着最后一道冬瓜排骨汤就要煲好了,客厅里忽然传来了肖初珊的声音。大概是因为等待的时间太长,她的语气听起来有些不耐烦。

“都这么久了,还没做好吗?你怎么笨手笨脚的?”

不等厨房里的乔洛洛应一句“就快好了”,肖初珊的声音再度传来。

“做个饭也要这么长时间,等的我都没胃口了。算了,乔小姐,你也别忙活了,改日有机会再尝尝你的手艺。”

简简单单一句话,肖初珊就将乔洛洛两个来小时的努力轻描淡写的略过去了。

乔洛洛咬了咬嘴唇,解释和挽留的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既然早就明白肖初珊来此的目的,说那些还有什么用呢?也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对不起,肖小姐,耽误您的用餐时间了。”

乔洛洛低垂着眼帘,也就没有看到,在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肖初珊看过来的轻蔑的眼神。

“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以后多和林妈学着点,连到家常菜都做不好,怎么能照顾好昊宸呢?”

“难不成,你要一直靠着床上功夫取悦男人吗?”

这句话像一根刺,狠狠地扎进乔洛洛的心口。她猛地抬头,正好对上肖初珊嘲讽的视线。

最终,还是无力的垂下了头去。

“好了,坐了这么久,我也有些口渴。正好你现在也没什么事,下楼给我买瓶绿茶上来。”

看着茶几上的果盘和杯子里的纯净水,乔洛洛脸色不变。

奈奈记得,冰箱里面是有绿茶的,她正要开口,却被乔洛洛一把拉住。

有些不解的回头望去,只见乔洛洛微不可见的对她摇了摇头。

乔洛洛转身要下楼,却忽然想起来,自己身上一分钱也没有。

见她站着不动,肖初珊不禁有些不悦。

“怎么?乔小姐是觉得我支使不动你吗?”

“不是的……”乔洛洛忍着难堪,低声开口解释,“我身上没钱……”

这一刻,乔洛洛觉得,自己的尊严被扔到地上,任由肖初珊践踏。

是了,早在被樊昊宸带回这间公寓的那天起,她就已经没有了尊严。

肖初珊冷笑一声,“昊宸还真是粗心,怎么能不给你留一点钱呢?这是昊宸的副卡——”

说着,肖初珊从钱夹里抽出一张黑卡,夹在两指中间,递了过去。

乔洛洛只觉得脸皮烧的慌,同时脚底又有一阵一阵的寒意涌上来,她整个人都被夹在这冰火两重天之中,受着折磨。

接过银行卡,乔洛洛僵硬着脚步,离开了公寓。

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将肖初珊嘲讽、冷漠的视线隔绝在门后,乔洛洛觉得,自己总算活了过来。

再呆下去,恐怕她就要窒息了。

稍微整理了一下心情,乔洛洛踏进了电梯。

——不就是一些冷嘲热讽和磋磨吗?她能受得住的。

若是连这点小挫折都承受不了,将来她还想怎么对付沈甄和汪雅?

拍了拍脸颊,让自己振作起来。走出公寓楼外,被晚风一吹,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

自上次商场的闹剧之后,乔洛洛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门了。看着这城市的夜色,她乱七八糟的心情都好受了不少。

要是买完东西回来,没有看见不相干的人,就更好了。

公寓入口的路灯下,有一道熟悉的身影在徘徊着。只消一眼,乔洛洛就认出来,那是她的前夫,也是她再也不想见到的人,沈甄。

沈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对了,她怎么忘了?当初她和沈甄的婚房,就买在这京扬小区里。

乔洛洛想要躲一躲,等沈甄离开之后,再上楼去。如今,她本能的不想和沈甄有任何交集。那怕是擦肩而过,也在接受程度之外。

可是一想到,樊昊宸的未婚妻还坐在楼上,等着她把饮料送上去,乔洛洛哪里还敢耽误太久?

虽然不是出于她的本意,但是她的存在已经引起了肖初珊的不喜,乔洛洛不想因为自己的任何行为,而让肖初珊产生误会。

反正两个人已经离婚了,没有任何关系,把他当做陌生人就好——乔洛洛这样为自己做着心理建设,特地挑了远离沈甄的一侧马路,想要越过他进公寓楼。

可是偏偏命运总爱捉弄人,经常是怕什么来什么。

乔洛洛一点也不想再和沈甄有什么交集,从沈甄身边路过的时候,也假装没有看见他,可是偏偏,沈甄不想就这样放过她。

当身后传来男人脚步声的那一瞬间,乔洛洛几乎是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就快要小跑起来了。

没想到,即便是这样,还是被沈甄一把拉住了手腕。

乔洛洛顿时大惊失色,厉声质问沈甄,“你干什么!放开我!”

沈甄对乔洛洛的话充耳不闻,上前两步,让自己站在乔洛洛的对面,直到两人之间只剩下不到二十公分的距离。

“乔洛洛,见了我你居然绕路走,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

沈甄眯着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乔洛洛。这种肆无忌惮的目光,让乔洛洛感到很不舒服。

乔洛洛用力甩了甩手腕,没能挣脱沈甄的纠缠。

“既然你还有自知之明,就赶快把我放开!”

因为愤怒,乔洛洛有些苍白的脸颊上浮起两朵红晕,人看起来终于有了些精气神。

都说灯下看美人,在朦胧的灯光下,原本三分的美貌,也能被渲染成五六分。

乔洛洛本来就是个大美人,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她人消瘦了许多,却仍旧无损她的美貌。

在光线有些昏暗的路灯下,沈甄盯着面前的前妻,觉得从前的自己真是暴殄天物,居然放着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独守空房。

不过还好,老天爷待他不薄,又给了他第二次机会。

想到这里,沈甄的脸上露出一个有些坏坏的笑容。

“乔洛洛,你能耐不小啊!咱们这才离婚多久?你就找到下家了?”

“不对,我说错了。不是下家,而是金主——”

沈甄忽然靠近乔洛洛,恶意的在她耳边吐气。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乔洛洛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让她感到一阵恶寒。

“沈甄,你到底还要不要脸?我们已经离婚了,没有任何关系,你还和我走的这么近,难道就不担心汪雅和你翻脸吗?”

沈甄脸上出现一抹暧昧的笑容,他看着乔洛洛的眼睛,“你这是在关心我?”

没有想到沈甄居然会如此厚颜无耻,乔洛洛的恶心程度,不亚于活吞了一只虫子。

沈甄却更加来劲了,他肆无忌惮的在乔洛洛脸上摸了一把,感受着手底下传来的光滑的触感,沈甄捻了捻手指,似乎是在回味。

“我们好歹也做了五年的夫妻,你关心我就直说嘛,不用不好意思。”

沈甄说着,又伸出手去,想要拉住乔洛洛的另一只手。

乔洛洛哪里肯让他得逞?不管不顾的推了他一把。

沈甄毫无准备之下,竟然被乔洛洛推了一个踉跄。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乔洛洛,一个给人家做情人的,还假清高个什么?别给脸不要脸。”

乔洛洛被他的流氓语气气的浑身发抖,抬起手来,就甩了沈甄一巴掌。

“你自己心思龌龊,别以为全世界的人都和你一样!”

“怎么着,仗着有人给你撑腰,什么话都敢说了?别以为老子不敢动你。”

沈甄恐吓了一句,紧接着就开始对乔洛洛动手动脚,嬉皮笑脸的说道:“与其伺候一个陌生男人,不如跟着我,好歹咱们还有五年的夫妻情分。”

沈甄说着,撅着嘴巴就往乔洛洛的脸上凑过去,想要强吻她。

乔洛洛哪里肯依他?自然是拼命挣扎。

沈甄一边试图搂抱乔洛洛,一边劝说道:“跟了我,我每个月给你零花钱,让你过阔太的生活,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总比你跟着一个糟老头子强。”

“沈甄,你个猪狗不如的家伙!你放开我!你再动手动脚的,我报警了!”

乔洛洛挣扎间,两人身后忽然响起一道高跟鞋的声音,乔洛洛的心里忽然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好的不灵坏的灵,下一秒肖初珊冷冷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乔洛洛,你在做什么?”

肖初珊突然出现,出乎沈甄的意料之外。他一个愣神,手上的力道就松懈下来,乔洛洛终于能够挣脱出来。

她正要开口解释,肖初珊却不愿意给她这个机会,“我说呢,不过是让你下楼买瓶绿茶,怎么这么久还不回去,感情是趁着这会儿功夫和男人鬼混呢。”

肖初珊双手环胸,上下打量着乔洛洛,那眼神,仿佛在看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沈甄不知道肖初珊是什么来路,担心她因为乔洛洛的缘故针对自己,忙不迭的撇清关系。

“和我没关系!是这个贱人主动勾搭我的!”

见肖初珊并没有要为难他的意思,沈甄整理了一下外套上的褶皱,拍拍衣服走了。路过乔洛洛的时候,还十分不屑的“呸”了一下。

乔洛洛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好像被人打了一巴掌。她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些什么,可是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肖初珊打断了。

“我不想听什么狡辩的话。”肖初珊一开口,就给乔洛洛定下了罪名,“既然你现在跟在昊宸身边,就要学会自重。”

“收一收你那贱的性子,昊宸可丢不起这个脸!”

肖初珊说完,警告地看了乔洛洛一眼,也不用乔洛洛向她保证什么,踩着高跟鞋哒哒的走远了。

乔洛洛一个人形单影只的站在原地。看着肖初珊渐行渐远的背影,她手上不自觉的用力,攥紧了饮料瓶子,指尖泛白仍旧毫无所觉。

一阵冷风吹过,衣服单薄的乔洛洛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她拧开手上的绿茶,大口大口的灌了下去。口中的苦涩和心底的苦涩融合在一起,她的眼泪如决了堤的江水,汹涌流出。

就那一晚在公寓楼下意外遇到沈甄之后,一连几天,乔洛洛都把自己关在公寓里,很少出门。

她担心一旦出门,会再次遇到沈甄,被他纠缠不休。

奈奈觉得乔洛洛整天呆在房间里,人都要被闷坏了,便劝她下楼走走。

乔洛洛不愿意一个人下去,好在还有奈奈陪着她。

可是老天爷就像是故意捉弄人一样,每一次乔洛洛下楼,都会遇见沈甄。

沈甄就像是能掐会算一样,每次都赶在乔洛洛下楼透气的时候,主动凑上去纠缠,假装偶遇,手段频出。

像沈甄这种没脸没皮的人,哪怕是奈奈就跟在乔洛洛身边,他也无所顾忌,反而更加来劲。

乔洛洛不堪其扰,没有躲着才能清净。

乔洛洛心里清楚,沈甄之所以百般纠缠,才不是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什么夫妻情分,什么旧情未了。

说到底,不过是男人骨子里的劣根性在作祟,他只是不甘心而已。

他已经将乔氏的财产据为己有,可是乔洛洛作为乔家的女儿,非但没有被天文数字一般的债务压垮,而且她现在的生活和从前相比,也没差什么。

这和沈甄一开始想的不一样。

他以为,乔洛洛会受不了打击,或者精神失常,或者做出过激的举动,要不然,就是被那群凶神恶煞的讨债人给逼死。

可是没有,都没有,这一切非但没有发生,乔洛洛还过得好好的,甚至攀上了金主。

沈甄的心思再一次活络起来——如果把乔洛洛留在身边,让她成为自己的禁脔,这种感觉一定不错。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因为受不了沈甄的骚扰,乔洛洛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门了。

这段时间里,樊昊宸也没有来过。她难得地过了几天轻松的日子。

“洛洛姐,这里有你的快递。”

奈奈手上拿着一只小小的快递盒子,敲了敲书房的门,在得到乔洛洛的首肯之后,把东西送了进来。

乔洛洛看着小巧的快递盒子,不禁有些出神,谁会给她寄东西呢?

拆包裹的时候,乔洛洛也没有避着奈奈。美工刀将外面的包装盒割开,完全打开之后,一只深蓝色的丝绒盒子静静地躺在里面。

一旁的奈奈一脸好奇,“洛洛姐,这盒子好漂亮呀!快打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受到奈奈的感染,乔洛洛的心情也轻松起来。她轻手轻脚地打开首饰盒,一枚红宝石戒指安放在其中。

奈奈再一次发出惊叹声,“哇!可真好看啊!这么大一颗红宝石,一定很贵吧!”

“洛洛姐,樊先生对你可真好!”

乔洛洛嘴角闪过一抹苦涩的笑意,取出盒子里的红宝石戒指,套在中指上,大小刚刚好。

阳光下,戒指上的红宝石折射出耀眼的光彩。乔洛洛的手指白皙修长,这枚款式简洁大方的红宝石戒指,让她这双手的优点更好的凸显出来。

乔洛洛翻了翻快递盒子,并没有在上面找到寄件人的真实信息。

这真的是樊昊宸寄过来的吗?

也是,除了樊昊宸,还有谁会这么做呢?

乔洛洛没有多想。如果她知道这枚红宝石戒指会给她带来怎样的麻烦和羞辱,她绝对会在收到快递的那一刻,就将它丢的远远的。

这天天气很好,太阳落山之后,温度适宜,晚风徐徐。

从晚饭前,奈奈就张罗着,要下楼走走。知道奈奈也是为了自己好,乔洛洛没有拒绝她的提议。

吃过晚饭后,奈奈还要帮林妈洗碗,乔洛洛就自己先下楼去,在楼下等着奈奈。

可是她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就遇到了汪雅。

有年轻妈妈推着婴儿车经过,车筐里面的小宝宝挥舞着小胳膊,蹬着小腿,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一个人吐泡泡也玩的不亦乐乎。

年轻妈妈脸上带着慈爱幸福的笑容,时不时弯下腰来,和小宝宝互动一番。

乔洛洛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心底生出淡淡的羡慕。

她想儿子了。

自从被樊昊宸带到这栋公寓之后,乔洛洛就没有见过念安。

一晃好几周过去了,没有见到妈妈,念安一定也很想她吧?

目送着那对幸福的母子渐渐走远,乔洛洛,还没来得及收回脸上羡慕的神情,长发就被人从身后抓住。

“贱人!狐狸精!总算让我逮到你了!”

头皮传来尖锐的刺痛,不知道有多少头发被扯掉了。身后传来的刺耳声音有些熟悉,像是汪雅。

回头一看,果然是她。

“汪雅,你又在发什么疯?!”

乔洛洛心里大呼倒霉,最近流年不利,她就不应该出门的!

不是遇见沈甄,就是遇见汪雅,老天爷是专门派这两个人来给自己添堵,和自己作对的吗?

汪雅像个疯女人一样,跳着脚又要朝乔洛洛扑过来,“你个不要脸的狐狸精!还敢问我发什么疯?我看是你疯了才对!”

“勾.引有妇之夫,乔洛洛,你没见过男人吗?”

“你和沈甄已经离婚了,但凡你还要点脸面,就别再来纠缠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