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厅乱h伦交换 张莹莹享受老雷的粗大第6章

木灵歌咬着嘴唇,却不敢说出五皇子的名字。

她很清楚,现在这个孩子怕是不能打了去了,既然无法栽赃给木清,那么这个孩子就成了自己唯一的依仗。

至于这个孩子的父亲,木灵歌目前还不敢说出来,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说出来之后,五皇子是会因此而娶她过门,还是会直接杀人灭口。

昨晚的话木灵歌没有忘,五皇子上官轩说了,皇帝最近看的他很紧,所以这个孩子不能曝光,木灵歌虽然喜欢五皇子,可也明白皇家子嗣是马虎不得的。

别说闹出来五皇子来个不承认,就算是五皇子愿意万一皇帝不许,那么木灵歌怕是还会是一个死。

所以不管木智山怎么逼她,甚至打骂,木灵歌死活就是不肯说出孩子的父亲是谁。

就连木清都有些佩服木灵歌的毅力了,也足以看出,木灵歌是真的喜欢上官轩的。

见木灵歌死活就是不说,木智山也恼了,直接让人将木灵歌关进了柴房。

“把她给我关起来,不肯说出那个男人是谁,就不许她吃饭!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动我的女儿!”

说完木智山气冲冲的走了,周柔一脸焦急的追了出去,家丁过来将木灵歌搀走了,走到木清身边的时候,木灵歌狠狠的瞪着她。

“木清,你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今天所受的都报复在你的身上!”

木清冷冷一笑,对木灵歌的威胁丝毫不放在心上。

“大小姐还是自求多福吧!未婚先孕这事要是让宫里知道,怕是你这小命就保不住了,与其跟我这里逞凶斗狠,还不如想想自己的退路!”

木灵歌恨得咬牙切齿,最后被家丁关进了柴房。

周柔去木智山的跟前求情,却被木智山骂了个狗血淋头。

而唯有木清,悠哉的坐在屋里喝茶,却不想一个人的闯入彻底的坏了她的好心情。

木清有段日子没见过刘嬷嬷了,所以当刘嬷嬷闯进来的时候,木清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不成想刘嬷嬷却数落起木清来了。

“二小姐,你怎么能这么对大小姐呢?好歹她是你的姐姐,你现在害她毁了清白的名声,就不怕遭报应吗?”

木清手里的茶碗就这么生生的顿住,看向刘嬷嬷的眸光也变得深邃起来。

“嬷嬷这话好没道理,是大小姐自己不检点未婚先孕,怎么反而是我的错了?”

刘嬷嬷的举动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所以木清诧异的同时,还十分的气愤。

而刘嬷嬷之所以回来找木清,都是受了姚灵的指使,因为知道木灵歌未婚先孕被木清捅破,还被木智山打了关进了柴房,这让姚灵很是气愤。

所以刘嬷嬷过来,就是希望木清可以出面将木灵歌从柴房里解救出来。

木清听闻,却冷笑一声,就这么目光清冷的看着刘嬷嬷。

“听说嬷嬷是姨娘的奶娘,从小照顾姨娘长大,而我是姨娘唯一的女儿,若不是因为从小在姨娘身边长大,这会怕是都要怀疑,我到底是不是姨娘的亲生女儿?”

刘嬷嬷身形一震,在看向木清的眸光中就在不停的闪烁。

木清没有放过刘嬷嬷的每一个表情,直觉告诉她,刘嬷嬷肯定知道什么秘密。

刘嬷嬷看着木清的表情就知道木清怕是看出了什么,所以谎称要回去照顾姚灵,匆匆的从木清的屋里退了出来。

想要木清去吧木灵歌救出来是不可能了,因为这个,姚灵在房里大发了一顿脾气,还砸碎了不少的东西。

木清越想就越不对劲,所以入夜之后就一个人悄悄的去了柴房,她总觉得,今晚木灵歌这边肯定不会平静。

来到柴房门口,就听见了周柔的声音,她想进去看木灵歌,却被家丁拦着不让进,这让周柔大发雷霆。

“你们都活腻了是不是?我是木府的夫人,这后院我说了算!大小姐一整天没吃东西了,我送点东西给她吃怎么了?难不成这个你们也要去报告给老爷吗?”

家丁也很为难,毕竟木智山下了命令,木灵歌只要不肯说出奸夫的名字,就不许给她东西吃,这个家里的佣人可都听见了的。

这要是让周柔送了饭进去,到时候木智山知道了,这些家丁怕是就没命活着出木府了。

所以即便的害怕周柔,可他们还是不敢贸然的放人进柴房。

到底周柔没能见到木灵歌,这让她很是气愤,带着人怒气冲冲的回了自己的院子。

周柔一走,柴房就安静了下来,木清躲在暗处默默的注视着柴房的方向。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直到三更天,柴房跟前才终于有了动静。

只见突然出现的两个黑影将柴房外的家丁打晕在地,然后一个蒙着面身穿锦袍的男子走进了柴房。

木清看的出来,那两个黑影的武功不弱,所以不敢贸然的跑去柴房跟前偷听,只能运用自己的异能探听到他们在说什么。

木灵歌一看见来人,就直接奔了过去。

“王爷,你可来了,让奴家好想啊!”

娇滴滴的声音,让木清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木清也是佩服这木灵歌了,都被关进柴房了,竟然还能对着男人发嗲。

上官轩进来之后,就将蒙面的黑布摘了,看向木灵歌的时候,眼神微闪了一下。

木灵歌看见这样的眼神,心底哆嗦了一下,她现在是真的害怕,上官轩是来杀人灭口的。

所以继续娇滴滴的在上官轩面前撒娇起来。

“王爷,怀孕的事被我爹发现了,不过王爷可以放心,我是不会把王爷您说出来的!”

看着木灵歌小心翼翼的眼神,上官轩淡淡一笑,伸手搂住了她的腰身。

“灵歌啊,本王知道就是个懂事的女人,你放心,本王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有了这句话,木灵歌明显的放松了下来。

上官轩笑着扶她在旁边的桌子旁边坐下,然后上官轩缓缓说道:“灵歌,本王知道你受委屈了,你放心,本王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木灵歌眼睛一亮,突然发现她今天的遭遇没那么糟糕了,甚至有些庆幸,若不是被木清撞破,说不定还不会让上官轩动了要娶她的心思。

木灵歌这会心里面美滋滋的,就等着上官轩说要娶她过门。

上官轩看着木灵歌的脸色,依然是一副笑面虎的模样。

“灵歌,明日若是木大人再问你孩子的父亲是谁,你就告诉木大人,孩子的父亲是上官霆!”

木灵歌一愣,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上官轩,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王爷,这孩子明明就是您……为什么要说是四王爷的?”

上官轩见木灵歌有些激动,就耐着性子给她解释。

“灵歌,你也知道,父皇一直都没有立储君,而大臣们都传言,父皇属意的皇子是上官霆!如果咱们不抓住这个机会败坏上官霆的名声,那么以后皇帝之位可就是他上官霆的了!”

木灵歌脑子不停的转着,思考着上官轩的这些话。

她其实是慌了,没想到会被上官轩推给上官霆,她拿不准会不会自己跳进火坑。

可现在显然,木灵歌已经没有可以选择的机会,因为她怀孕的事情明天就会闹得满城风雨,上官霆也好,上官轩也罢,她都必须要找个男人赶紧嫁出去。

见木灵歌犹豫,上官轩又继续的哄木灵歌。

“灵歌,只要咱们扳倒了上官霆,那么皇位就是本王手里的囊中之物,等有朝一日本王登基做了皇帝,那时候我会找人给你换个身份,到时候咱们的孩子也能接进宫去,这个你尽可放心!”

不得不说,上官轩给的诱惑很大,进宫做皇帝的女人一直是很多女人的梦想,木灵歌也不例外,而为了心爱的男人,木灵歌什么都愿意做。

“王爷放心,奴家也不是不懂事的女人,奴家明白,只要王爷需要,奴家明天就告诉父亲,说肚子里的孩子是上官霆的,不管王爷想要奴家做什么,奴家都不会推辞的!”

上官轩笑了,这一次是发自肺腑,觉得木灵歌却是懂事。

可这些话听在木清的耳朵里,却觉得木灵歌实在是蠢的可以。

能将怀了自己骨肉的女人送给别的男人,一看这五皇子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偏偏,木灵歌却爱的死去活来的,竟然还相信有朝一日这个男人会接她进宫,真是……

知晓了他们的计划,木清没有停留,悄悄的回到自己的院子,然后找来琪儿给王府送了一封信过去。

想到明天即将到来的纷争,木清很淡定的睡了一个好觉。

毕竟今晚睡不着觉的是别人,而不是她木清。

第二天一大早,木灵歌就被木智山从柴房里带了出来。

“灵歌,为父问你最后一遍,那个男人是谁?”

木灵歌缩了缩脖子,满眼惧怕的看着木智山,可是还是不肯开口。

旁边周柔急了,赶紧过去开导木灵歌几句。

“女儿啊!都这时候了,你就说实话吧!你放心,不管那个男人是谁,娘都会让你爹想办法让你嫁给他的!”

周柔是真的担心木智山一怒之下对木灵歌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来,事到如今,周柔也只能逼问女儿那个男人的姓名,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的把木灵歌给嫁出去。

木灵歌偷偷的看了看木智山的神色,然后小心翼翼的说道:“爹,女儿肚子里的孩子,是四王爷上官霆的!”

木智山一震,显然这个结果让他始料不及。

周柔也愣了一下,她没想到木灵歌说出来的人是上官霆,因为她很清楚,那个男人根本不是上官霆,而是五皇子上官轩。

可当着木智山的面,周柔不敢说破,就只能用疑惑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女儿。

“你确定这孩子是四王爷上官霆的?”

木智山担心弄错,就又问了一遍,见木灵歌点头,木智山的神色有了片刻的松动。

不管这个男人是谁,只要是有主的就行。

“既然如此,为父这就去王府见四王爷,若是真如你所说,这孩子是四王爷的,那为父一定会为你讨个公道回来!”

说完木智山转身离开,还吩咐人备车去王府找上官霆。

可还没等他出门,全福就来到了木府,还专门面见了木智山。

木智山听说王府来人了,就让人带到了前厅,把木灵歌跟周柔都叫了过去。

“奴才给木大人请安!”

全福木智山自然认得,上官霆身边的心腹,见他来了,木智山心里也就有点底了。

“全公公,你这大清早的来我木府,可是王爷有什么吩咐吗?”

全福笑了笑,对着木智山拱了拱手。

“大人见笑了,小的来是带了王爷的口信来的!”

口信?木智山蹙眉,冷冷的看着全福,倒是全福一直都是笑眯眯的。

“哦?那不知王爷让你带了什么口信过来?”

全福看了看周围的人,又看见刚刚走进来的木清,微微的清了清嗓子。

“是这样的,木大人,听闻木大人家的大小姐怀了我家王爷的骨肉,王爷便派我来,想要赢取穆小姐进门的!”

木智山蹙眉,娶他的女儿却只是派个太监过来,这样的安排让他心里很不爽。

“那不知你家王爷准备给我家灵歌什么身份?”

全福看了旁边的木灵歌一眼,淡淡的笑道:“木大人也清楚,我们王府里刚刚娶了王妃,木小姐进府自然是做不了王妃的!不过因为木小姐已经怀了我家王爷的骨肉,所以我家王爷准备给木小姐一个侧妃的位置,不知木大人觉得可还妥当?”

一听要做侧妃,木灵歌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你说什么?让我做侧妃?凭什么?竟然要让我屈居这个贱人之下,不行,我不同意!”

全福抄着手站着,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能嫁进王府就已经的天大的恩赐了,可这位木大小姐却还嫌弃侧妃的头衔太小,一下子就让全福瞧不起这位木府的大小姐了。

木灵歌当然不会甘心就这么低了木清一头,虽然侧妃也是妃,但比起王妃的头衔还是差了许多。

说白了,除了正统的王妃,其他侧妃也好都是妾而已。

王府之中,自然不缺女人,虽然木灵歌不清楚上官霆为何愿意娶她,但想来也不会让她有好果子吃的。

全福讳莫如深的看着木灵歌,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听说,木大小姐手里有王爷的一块玉佩,这是您与王爷的定情信物,今日大小姐可否拿出那玉佩,我好拿给王爷去交差!”

全福话落,木灵歌显然愣了一下,藏在袖子里的手微微攥紧,良久才拿出了那一枚玉佩。

全福小心的将玉佩放在手心里,然后对着木灵歌微微一笑。

“侧妃娘娘,王爷的花轿已经备好了,傍晚时分就会接您入府,侧妃娘娘还是抓紧准备一下吧!”

说完全福带着玉佩离开了,而其实他本来的目的就是这枚玉佩,至于木灵歌,连自家王爷都未放在心上,他一个奴才又岂会多事。

王府对木灵歌的态度,让周柔气愤不已,为此她还让人找来了木清。

木智山也觉得,自己的两个女儿都嫁进了王府,有些事的确要嘱咐一番,就让人把木清喊了来。

木清进门,不卑不亢的给木智山行礼。

“见过父亲大人!”

木智山嘴角微勾,难得的对木清露出了笑容。

“清儿啊!四王爷今晚就要迎娶你的姐姐进门,以后你姐妹二人在王府里生活,终究算是有了个依靠!”

依靠?木清冷笑,是依靠还是敌人,怕是还真不好说。

周柔见木清的态度不佳,脸色就极为难看。

“木清,你虽是王妃,但以你的身份根本担不起王妃的位子,既然你的姐姐先你一步怀了王爷的骨肉,她又是我们木家的嫡出,我看着王妃之位,你是不是应该让你的姐姐灵歌来做?”

木清冷笑,淡淡的看了周柔一眼,目光中满是嘲讽。

“母亲大人这话说的,还真能颠倒黑白!当初是她木灵歌不想嫁入王府,所以才逼着我代嫁的,现在又让我让出王妃的头衔,凭什么?”

周柔一滞,本想好好跟木清说的,可见她这么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周柔就有些恼了。

“凭什么?凭她是你的姐姐,是我们木家嫡出的大小姐!”

木清嗤之以鼻,缓缓地笑着。

“嫡出的大小姐又如何?还不是与人苟合未婚先孕,那是我家王爷可怜愿意收留她,不然的话……怕是这木府的声誉早就被这位嫡出的大小姐给毁了!”

木智山皱着眉头听两个女人吵架,心里烦躁的不行。

他心里对周柔也是有气的,本来这木灵歌的婚事他还想好好利用一把,甚至还动了要送她进宫的念头,可不想却生生的被她自己给毁了,所以木智山提起这未婚先孕,心里就气的不行。

“够了,都是一家人吵个什么?还有你!”木智山指着周柔,脸色愈发的难看。

“你当王府是什么地方?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是不是?我告诉你,这王妃的人选是皇帝定的,既然皇上下旨让灵歌做了侧妃,那么她就只能是侧妃!想换人,你也得进宫问问皇上他愿不愿意!头发长见识短的妇人,成天就知道这些个勾心斗角的破事,早知如此,你为何不看好女儿,反而闹出这样的笑话来让人耻笑!”

木智山一开口,周柔立马噤声了。

本来这件事木灵歌的确有错,所以周柔自然不敢反驳什么了。

婚事就这么定了,可周柔越想越不甘,就来了木灵歌的院子。

“木清这个小蹄子,竟然不肯把王妃的位子还给你,灵歌,你放心,娘一定不会让你在王府里受委屈的!”

木灵歌没有说话,心里却在盘算着另外的事。

因为上官轩答应了她,只要她在四王府里做内应,等以后做了太子登基为帝,就会接木灵歌进宫,甚至还答应了,若是这肚子里的孩子是男孩,那么便是今后的太子。

如此大的诱惑下,木灵歌才答应了去四王府做侧妃,但她木灵歌又岂是屈居人下的主吗?

当然不是!

听见周柔的话,木灵歌只淡淡的笑了笑。

“娘放心,四王府的王妃,早晚都是我的,就凭木清,她想要高我一头,那是做梦!”

周柔一听木灵歌这么说,心里面就放心了。

自己女儿的手段她还是了解的,而木清,一个贱蹄子生的贱种自然是斗不过木灵歌的。

木灵歌要嫁给四王爷做侧妃的事就只有木府的人知道,毕竟这等未婚先孕的事,实在是让人不耻,若是传将出去,木府的声誉被毁不说,还会危及木智山的仕途。

而姚灵听说这事之后,却是在屋里发了一通的脾气。

刘嬷嬷在一旁不敢吭声,只能看着姚灵发泄。

“那个死丫头在哪?”

刘嬷嬷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姚灵说的死丫头是谁。

“姨娘是要见二小姐吗?奴婢这就去请!”

姚灵没说话,刘嬷嬷赶紧去了木清的院子。

听说姨娘要见她,木清还诧异了许久。

自从她回来之后,去了姨娘的院子好几次,可姚灵都不肯见她,一直推脱自己有病在身。

现在突然要见了,木清便跟着刘嬷嬷去了姨娘的院子。

刚进门,就有人跪在她面前。

“奴婢见过王妃!”

木清见状赶紧将跪在地上的人扶起来。

“姨娘不必多礼,这里不是王府,您不用给我行礼!”

姚灵抬头看了木清一眼,顺从的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行不行礼这是礼数,你如今是王妃了,若是让人知道我见你却不行礼,怕是要让人诟病的!”

木清有些感动,虽然姚灵的态度并不算太好,但冲着她能给自己行礼,想来也是很在乎这个女儿的。

在姚灵的面前,木清收起了异能,所以此刻的木清完全恢复了小女儿的神态。

姚灵看了刘嬷嬷一眼,刘嬷嬷就麻利的端了茶水进来。

“王妃,姨娘这里没什么好茶,您凑合着喝吧!”

木清看着姚灵,眼底满是愧疚。

虽然她在木智山的面前给姚灵要来了平妻的身份,但在木府姚灵的境遇跟以前还是没什么两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