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动牲交XXXXBBBB 人妻高H喷水荡肉爽文NP

夜,冷月高悬,华灯初上。

行宫中雕梁画栋,一片金碧辉煌。

西北角处是一个大浴池,雾气缭绕,从高处悬垂下来的纱帐将浴池围成一个巨大的四方形,沿着石阶往下,亭台楼阁井然分布,在夜晚的星空下显得格外清静寂寥。

“嗯……”

隐约的女声慢慢传来,浴池边刚刚脱去全身衣服,准备沐浴的男人眼神一变,霍然回身,看向声音发出的地方。

就是这一瞬间,“哗啦”一声响,有人从水底猛地站起来,转目四望。

男人一愣,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冷光四射:这个女人潜伏在水底,是想行刺于他?

不过……她看起来好小。

十五、六岁,或者更小一点?

一身湿透了的华丽衣装越发勾勒出她纤细的腰身,盈盈一握,玲珑有致,。

头发又长又黑,一缕缕的贴在身上,一张脸白皙素净,双眉如远山长,眼神却如千年寒冰般锐利,令人心惊。

不得不说,这是个绝美的女子,但也给人一种相当危险的感觉,仿佛只要一靠近,就会被她撕成碎片一样。

女人……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外科大夫,同时也是某雇佣兵团的成员,身手绝佳,心狠手辣,人送外号“神医鬼见愁”。

可谁知道老天无眼,就在昨晚,她接了一个整容手术,事后才知道这人是个被全球通缉的犯人,对方趁着她疲惫之时,将她从二十九层扔了下来!

鬼见愁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现在从上到下把自己摸了个遍,就只有头上受了伤,居然没死?

更让人震惊的是,前面的岸上,居然站了个裸男!

男人的身材非常不错,窄臀细腰宽肩,皮肤白皙却显得相当有力,双腿中间那个部分,真是……雄伟……

他看年纪也就二十多岁,脸如古玉般通透,黑眉如剑,目若朗星,神情冷峻高傲,令人不寒而栗。

这是……什么情况?

男人冰冷的目光看着鬼见愁费力地爬了上来,开始拧衣服上的水。

这衣服……

鬼见愁看了一眼自己身上这华贵的水蓝色华丽裙装,僵硬了嘴角。

看来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她无法想像的事,不过眼下最要紧的,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你是谁?”男人开口,声音冰冷但略带磁性,很好听。

鬼见愁冷冷看他一眼,身形一闪,往纱帐外走去。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也解释不清楚,先走再说!

谁知道天不隧人愿,才跑了两步,腰上忽然一紧,她摔进了一个坚实的怀抱里!

鬼见愁目光一冷,从小到大,还没有哪个男人跟她如此亲密过!

真是找死!

“想跑?”男人声音里多了几许危险的意味,“说,你到底是谁?”

“放手!”鬼见愁厉声喝:“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不客气?你想怎样?”男人玩味的冷笑,勒着她腰的手臂一紧,另一只手居然从她衣领里滑了进去!

胸前的柔软落在男人掌心,鬼见愁呆了一呆之后,怒不可遏:“混蛋,把手拿开!”

她用力挣扎,却震惊地发现,根本用不出多少力气,本来的一身功夫都不知道去了哪里,竟然挣不脱!

到底怎么回事?!

男人气息一窒,眼中怒气涌现,“你说什么?!”

这个女人居然敢骂他,好大的胆子!

“拿开你的手!”鬼见愁咬牙:“你缺女人吗,这么饥不择食?”

这话说的,好像她自己有多么不堪一样。

“女人,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男人不但不松手,反而很感兴趣似的,手感不错。

“什么?”鬼见愁略一愕然,脑子有煞那的空白。

“本宫没穿衣服,”男人解释,“你这般蹭来蹭去,没觉出什么不同吗?”

鬼见愁一愣,下意识地停止挣扎:

没穿衣服?

他揽着她?

蹭……

头脑慢慢冷静下来,她瞬间觉得有什么坚硬的东西在腰间顶弄,傻瓜也知道那是什么,她瞬间红透了脸,咬牙叫,“放开我,听到没有?!”

色狼,你是有多欲求不满,随便蹭一蹭就热情高涨成这样!

“本宫警告过你了,女人,”男人冷笑,手上一用力,她的衣服已经滑下肩膀,“不听?后果自负!”

鬼见愁狠狠用力,掰开他的魔掌,形势比人强,尽管心有不甘,还是先服个软再说,“住手!你到底想怎么样,快点说!”

为今之计,先稳住这个男人,找机会脱身再说。

“肯听话了?”男人略略停下手上的动作,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揉/捏着,越摸越上瘾了。

鬼见愁咬牙,隔着衣服按住他的手,生硬地从齿缝里逼出一个字,“是。”

该死的男人,今日我所受之辱,早晚百倍千倍地还给你,你给我等着!

结果,男人一句把话她打入十八层地狱……

“晚了!”

话音刚落,他的手猛然向下摸去,竟然要……

鬼见愁勃然大怒,猛然挣扎,“放开!”

“说,你到底是谁!”男人非但不松手,反而用力勒紧手臂,将她紧紧箍在怀里,低头要亲吻上去的样子,“不说的话,那就……”

鬼见愁忽地无声冷笑,右手闪电般向上一扬,男人吃了一惊,猝不及防之下,只来得及见到她指尖亮光一闪,跟着左右脖颈一阵刺痛,意识瞬间变得模糊。

糟了!

男人暗道不妙,可全身的力气却像是在瞬间被抽光一样,半点都反抗不得,缓缓倒了下去。

鬼见愁顺势放倒他,以免动静太大,引来旁人,咬牙低声道,“看你还敢不敢对本姑娘无礼!”

本来依照她的脾气,怎会轻饶了他,不过她初来异世,还是先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再说。

侧耳听听没有其他动静,她提起湿透的裙子,悄悄溜了出来。

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可她却敏锐地感应到,在看不见的地方,隐藏着凛冽的杀气,不定哪一刻,你的命就会交代在这里。

这是哪儿?

地方很大,四通八达,亭台楼阁错落有致,所有的殿宇看起来都差不多,她一时有些茫然,不知该往何处去。

不过,她前世毕竟是雇佣兵,对环境有着超乎寻常的适应能力,短暂的茫然过后,她果断朝着东面走了过去。

一路上遇到几队巡逻的侍卫,都被她机警地躲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在脑子里拼命回忆之前发生的事,穿越了是肯定的,可穿成了谁?

这身衣装华贵非常,显然非富即贵,可她的发饰却分明是闺中少女才会佩戴的,应该不是宫中妃子。

那是……

不管了,先离开这里再说!

离开这座行宫之后,外面是喧闹的街市。

鬼见愁也不知道该回哪里,加上折腾了这一阵,她也累了,就随便找了个屋檐坐下,撕了块衣襟暂时包扎一下额头上的伤口,休息休息再说。

也不知道怎么着,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清洢?清洢?”

温柔而带着焦急的男声呼唤响在耳边,遥远得如同一个梦。

背倚着朱红大门睡得正香的鬼见愁突然从梦中警醒,猛地跳起,满眼警惕地瞪着眼前人。

“清洢,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这男子也就二十岁出头的样子,长身玉立,肤白俊秀,是个典型的美男子,、看他气势迫人,目光炯炯的样子,显然是武学高手无疑。

叫我吗?难道这就是我的名字?

鬼见愁冷冷看着他,不知道怎么回答,神情有些茫然。

“清洢!”男子上前摸她的额头,“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不舒服?”

鬼见愁眼神一寒,一个侧身让开,冷冷问一句,“你是谁?”

不管男子把她认成了谁,她都不喜欢跟人太过亲近,尤其是男人,会让她本能地生出抵抗情绪来。

男子一愣,继而恍然,“清洢,你又犯病了是不是,那还跑出来做什么?”

你才犯病!

鬼见愁大怒,跟着心中一动:她并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也不认识这个人,男人好像一点都不意外,还说什么“犯病”,就是说她本来就有不认人的毛病?

看来,得小心应对才行,不能太早露出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