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偷偷看B站晚上偷偷着 老妇的两片 肉唇 翻进翻出

小雨小跑着朝她这边走来,披着的秀发很长,落在娇小的肩上,白衬衫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的迷人。

淡妆的她笑起来,很清新。

没有想到平时很早就来公司的小雨,今天还会在她的后面进来。

“早呀!”

景夕看着来人,笑容扑面。

“早。”有点小喘的她回应。

见状,景夕打趣道:“那么急干嘛?还有半小时才是上班时间呢!”

小雨脸上欲笑,挥了挥手,“今天早上遇到了一点事,还以为迟到了呢!”

说着往包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才放了心下来。

“吃早餐了吗?”

景夕看着她这着急的模样,关心的问。

“吃了。”

“哦,对了,景夕,总裁昨天没有为难你吧!”突然想起,小雨抬眸,心里疑虑。

昨天的事情如果要纠结,她是头,所以生怕一向严厉的总裁会为难她。

景夕沉思了一下,回想着昨天晚上,扯了一下笑容,“没有,就问了一下工作上的事。”

“那就好。”

听她这样一说,放了心下来。

“嗯,走吧!”

说着两人往电梯那走去。

刚出电梯,往部门走去,就听见了别人的碎碎语。

本来是没注意到的,旁边的小雨耳朵比什么都灵,什么事都能让她发现。

走出电梯的拐弯处。

两个员工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你知道吗?那个林婷回来了。”束着高发的女人一脸八卦的对着短发的女人说道。

走进了一点,声音不大不小的,一字一句的落在了他们的耳朵里。

景夕和小雨蹙眉然后对视,默契的站在那听他们继续说。

“什么,她回来了?”短发女人一脸的不敢相信,声音大了一倍。

长发女人连忙做了一个嘘的表情,继而又说到,“你不知道吗?今早我都看见她了。”

“她回来干嘛?不会是要官复原职吧!”

“说不定哦…”长发女人不敢确定的道。

“可总裁现在不是已经有了秘书了吗?难道还会辞了她?”短发女人不确信,蹙着眉低喃。

站在小雨身边的景夕心怔了一下,眉间愁绪了一下,不会她就要失业了吧!

“你傻啊!这个秘书才来多久,虽然总裁对她的能力挺满意的,可是林婷在公司呆了那么久,最熟悉总裁的习性了,你觉得他会选哪一个?”

长发女人脸上扬起看好戏的笑容。

“说的也是哦,那这个景秘书就惨了,刚就业不久就要失业了。”短发女人附和道。

随后是两个人的低头捂笑。

就站在拐弯处的景夕深吸了一口气,走了出去。

没有因为刚刚的话,脸上挂有一丝的失落。

小雨见状,也跟着走了过去,回到办公桌上。

留下两个八卦女的一脸懵逼,“不会被听见了吧!”短发女生有点胆怯的反问。

长发女人反而很淡定,“听见了就听见了呗,让她提前做好辞职的准备。”

然后散去。

坐在位置上的景夕虽然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但是她的心里因为刚刚的话的确有了波动。

她的自卑心理好像又出来作祟了,前任秘书那么优秀,她会不会真的被炒鱿鱼?

这里工资很优越,而且她也很喜欢这份工作,虽然上司有点抠门难相处,但是她相信时间久了会改变的,可现在她的心里开始动荡了。

小雨在一旁见她从听见那些八卦后,就没怎么说过话,以为她心里不开心,安慰道。

“景夕,你别听他们瞎说,就是一群八卦婆而已。”

景夕闻言,微笑,“没。”

她稍微的呼了一口气,试图把刚刚听到的话都忘记,赶走自卑。

也没什么,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那就好。”小雨这才放心的投入到工作中。

其实,聊了那么久她还是有点想见一下那个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林婷的。

只是,又有点害怕了起来。

正在她在脑海里想象林婷的模样的时候。

突然来的一个人敲响了办公室的门,让所有人的眼神都投向了哪。

景夕疑惑,抬头也看向。

只见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子,身着一袭白色长裙,踩着让人脚疼的高跟,走进了办公室。

耳边细细碎碎的声音开始层出不穷的响起,扰乱了她的心思。

“哇哦,没想到林婷回来了。”坐在景夕后面办公的同事惊讶了起来。

景夕抬眸,视线望向紧闭着的办公室,然后垂眸。

那就是林婷啊!看起来好仙气,又好像在哪里见过。

办公室内

沈耀看向正白衣飘飘的林婷,心情没有任何的波动。

“坐吧!”

沈耀缓缓的开口,只是有点诧异,辞职两个月的她为什么突然又来公司了。

“总裁…”林婷欲言又止。

“叫我沈耀吧!不是公司员工不用这么叫。”沈耀一向分的很清,所以她的这话让他有点别扭。

她在公司多年,工作上也是尽心尽力的,虽不明白为何辞职,但也算是朋友。

林婷听他的这话,心里产生了一阵欢喜,更坚定她后面想说的话。

“嗯。”

随后犹豫了半会儿

“沈耀,我想回来工作。”林婷看着他,美眸里尽是爱意和期盼,许久未见,总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心去想他,像是扎了根。

林耀抬头,看着她。

嘴角上扬,“给我一个理由。”

沈耀深知她的实力,在的时候就是他的得力助手,可是莫名其妙的离职,让他很不爽。

林婷咬了咬下唇,她不能说出原因,如果被他知道她是接了他妈妈的钱才答应离职的,那她就真的再没有理由再待下去了。

“我有难言之隐。”林婷细小的声音响起,不自然的看了他一眼。

沈耀闭眸,深思了一下。

“等下让杜助理带你去任职。”沈耀睁眸继而又道。

手里翻阅着文件,时而眉头紧蹙,时而松懈。

林婷扬起了笑,下一刻又疑惑了起来。

“任职?”林婷不是很懂,反问。

“嗯?”沈耀应道。

丝毫没有注意到林婷脸上渐渐消失的笑容。

不应该是复职吗?为什么?难道她听到的,都是真的?

有人抢了她的秘书之位?

林婷不相信,失笑,“不是复职吗?”

沈耀视线从文件上移到她的身上,冷俊的脸上很干净,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妥。

“秘书已经有人任职了。”

林婷的笑容凝固了起来,人也僵持了,心情突然像是失落了几千里。

她没想到才离开两个月,就已经变化了这么大。

美眸里面变得尖利了起来,她现在特别想看看那个传说中的秘书。

见久久没有回复,又道,“怎么了吗?”

“没,那我去任职了。”林婷牵扯着嘴角上扬的笑。

沈耀点了点头。

出了办公室

林婷恢复了以往的笑容,看起来很温柔。

目光之中,看了一眼景夕。

让她有点正襟危坐。

坐在哪的她耳朵变得敏感了起来,心想,说不定下一秒她就真的要卷铺盖走人了。

看了一眼办公室,里面的人迟迟没有出来,既没有宣告开除令,也没有谈话,索性豁出去了,不去想它。

突然,办公室的人走了出来。

让刚投入的景夕吃了一惊,看着他正一步步的朝这边走来,心里跌宕起伏。

却不想他直接越过了她,径直走去。

“别说,总裁还真的是好帅。”小雨那八卦的性质忍不住的开口。

景夕顾不了她,无语的翻了翻白眼,没有再理会。

自那一眼,然后一大半天她都没有再看到他。

下班的她照常的下楼。

只是这一次没有加班她也磨蹭到所有人都走了才走。

可能是性格原因,她的骨子里面有孤独的因素,所以很喜欢这种感觉。

反而挤下班高峰期,有时候让她不习惯了起来。

刚要进大厅,就被一个声音叫住。

景夕回头寻着声音处看去,是林婷。

初次见面让她有点呆愣。

林婷看着个性很自来熟,伸出手就向她问好,“你好,我叫林婷,你就是景夕吧!”

她笑的时候眼睛都会笑,看着她伸出白皙的手,景夕放下了心里的顾虑,“你好,你知道我?。”

景夕疑惑,她刚来不久,而她今天才来公司,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嗯,有所耳闻。”林婷别有意味的道。

“噢噢。”景夕尴尬一笑。

片刻

“楼下喝杯咖啡?。”走进电梯,林婷邀请道,半遮的脸蛋,挑眉。

“可以啊!”景夕放下了戒备的心,回道。

看着她很和善,或许能交个朋友,景夕心里释然。

“走吧!”

电梯门一开,拉着景夕的手走了出去。

景夕有点错愕,看着被拉住的手,没想到初次见面的她会那么热情。

但也没有挣脱,反而觉得感觉不错。

咖啡厅

公司楼下的咖啡厅很华美,欧美的风格让人心情舒适。

一进去,服务员就走了过来,是一个很好看的帅哥,眉宇之中有点痞痞的。

“两位美女喝点什么。”他挑眉,普通话很标准,声音带有磁性。

“一份拿铁。”林婷回道,然后看向景夕,“你呢?”

“一样。”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还忍不住的多看了几眼。

“很帅吧!”林婷笑着问。

景夕发自内心的点头。

平时上班看的都是沈耀那冷冰冰的脸,突然来的这个阳光帅气的服务员比他强多了。

“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和你一样。”林婷回忆,然后看着景夕。

撩拨了一下黑长直的发丝的,很是淑女的。

“哈哈,是吗?”景夕笑,有点不敢相信,这么漂亮的她难道还拿不下一个他。

林婷点头。

没一会儿,那个帅气的帅哥就端着咖啡的走来。

目光之中,看林婷的眼神很不一样,但是转瞬即逝。

“两位美女,咖啡。”

景夕接过,微笑示意。

过程中,林婷都没有看他,直到他离开,才拿起咖啡微微的抿了一口。

景夕拿着勺缓慢的凋着。

“还记得我吗?。”半响过后,林婷开口。

白皙的脸颊上带着浅浅笑意,看起来很好相处。

景夕疑惑,不懂她指的是什么意思。

眉头皱了一下,好像她们没有见过啊!为什么会这样问。

“昨天晚上,不记得了。”林婷提醒道,然后被她的一脸茫然逗笑了。

景夕回想了片刻,豁然开朗。

“哦…昨天,那个人就是你啊!”

昨天在桥上散步,不小心甩到了别人,那时候路灯是暗亮的,她不太看的清,但是能感觉的到,她长得很美。

现在对应一下,果真是同一个人。

景夕没有想到会这么巧,笑了出来。

“巧不,没想到你也在沈氏集团工作。”林婷不失优雅的笑。

手调动着桌上的咖啡,若有所思。

“好巧。”景夕回应。

更巧的是,她是沈耀的秘书,而她是他的前任秘书。

景夕心里产生了疑惑。

其实她不知道她的用意,为什么会约她来喝咖啡,而且又事先知道她的名字。

“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林婷当然看出了她的疑惑,对视着她。

景夕嘴角上扬,点了点头。

“两个月前,沈耀的秘书。”

简单的答复,让林婷心里抽了一下。

但是下一刻就用微笑掩饰,没有过多的情绪。

“本来今天回来会复职的,没想到…”林婷继而又道,语气中有些失落和无奈。

“不过还好,还能继续在公司工作。”

景夕微微蹙眉,不懂她的意思,也不懂为什么要和她说这些。

“我也是刚任职不久。”抿唇,开口。

抬起双眸,和她的双眸相互一看,扬着笑。

原来她知道她是沈耀的秘书,才会来约她的,刚开始还以为,只是公司员工的互相交好。

“没事,只要能帮助他,让他不那么劳累,谁当都一样。”

口吻之中,情丝流露,让景夕睁大了眼睛,她似乎能感觉到她对他的不一般。

刹那间,脑袋里想起了小雨说的传闻,难道是真的?她喜欢沈耀。

可是如果是这样,为什么又要辞职呢?而现在突然又回来。

景夕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但是好奇心不强,这件事情她似乎不是很好奇。

景夕含笑。

突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初次见面就聊这些,让她有点尴尬。

小心的喝了一口咖啡,差点呛到。

不好意思的看向林婷,初次见面闹笑话。

林婷不改脸上的温柔,从始至终都是扬起的笑,似乎并没有多在意。

“小心点。”

声音柔而刚,很耐听。

“见笑了。”景夕心里汗颜,搞什么鬼,至于呛到吗?

脸上开始有点微红,又轻咳了几声,缓解喉咙的痒哑。

“没事,到觉得挺有趣的。”

林婷反夸。

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让她只能笑笑应对过去。

这一杯咖啡,就是相识,既苦又微甜,因为林婷的笑容仿佛有治愈功能,让她觉得亲切又放松。

她对她的感觉,发生了变化。

她觉得她是一个很能干的女孩,而能认识她,景夕觉得挺开心的。

咖啡过后,两人互换了电话,加了微信,道了晚安。

景夕心里的开心一直蔓延到回家。

林婷称家里有事,就没有再和她一起散步。

看着景夕渐行渐远的背影,站在黑暗处的她轻呵了一声,刚刚的那个人丝毫不是她的对手,眼神里面变得凌厉,嘴角勾勒的微笑,没了那会儿的温柔,相仿的让人看了觉得可怕。

林婷转身,离开。

天黑印澈的她,像一个天使,又像一个恶魔。

回到家里。

林意已经在饭桌上摆好了饭菜。

刚出院的他就进厨房,让林婷心下一疼,握住筷子的手紧了紧。

“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饭菜我自己回来会煮,如果饿了,厨房里临走时我做了东西,你可以闷热吃一点。”

林婷心里心疼,又有点恼怒他的不听话。

原本开心的脸瞬间暗淡了下来。

“姐,你别生气吗,我这不是怕你下班回家太累了,然后想给你做一点事情吗?而且,你在医院照顾了我那么久,我心疼你。”林意放下筷子,宽厚的手掌握住她的手。

这样的他成熟了太多,让她有点欣慰。

“记住了,别太累。”林婷一看他这样,心里的气就一下烟消云散了。

他是她最疼爱的弟弟,父母去世之后,更是她最亲的亲人。

所以不管是什么事情,她都会顺着她。

而他,同样也是为了她,什么事都甘之如饴的去做。

林意见她的语气一下子和缓了下来,咧嘴一笑。

长得干净的他,这样看起来,又帅气了几分,只是脸上的血色还是有点差,得好好休息一下。

“对了,姐,你今天去上班,怎么样了。”林意突然想到,关心的问。

毕竟两个月没有去上班了,突然又去复职,怕她那个生性冷淡的上司不允。

“还好,只不过是任职,不是复职。”说起这个她的脸色有点差,在这里没有外人,所以她没有必要去伪装的那么好,而这可能是她唯一的栖息地了。

林意蹙眉,不理解其中的意思。

“姐,怎么回事啊!”

停下了夹菜的动作,抬眸看着坐在他对面的林婷。

林婷产生了一丝怒意,轻哼了一声,白皙的脸蛋上面有了气愤。

“他已经有秘书了。”

林婷有一些失落,和不甘。

她以为依照她的能力,和他的认可,即使有了一个秘书,她回来了,位置还是她的,可是她没有想到,现实不是这样的。

是她高看了他,还是小看了她…

脑海里突然浮现景夕的脸庞,长得一般,甚至和她相比,工作也一般,不明白她有什么是比不过的。

“怎么会这样,姐,那你现在是做什么的?”林意蹙眉,手紧握着筷子,下一秒仿佛就会把它捏断一般。

才两个月的时间,她的工作就没了,心里又内疚又愤恨。

“一个普通员工。”林婷心累,淡淡的开口。

手胡乱的拿着筷子,衬着脑袋,在碗里搅动。

心情一下子刷了下来。

“我回房间了。”真心吃不下去了,也没有再顾其他,放下碗筷就往房间走去。

刚走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什么,又回头看着林意,“吃好了记得告诉我,我好收拾东西。”

即使心力交瘁,但是一想到他的身体状况,还是得挺住。

那么多年过来了,从小就是他们两个相依为命的,所以她并不觉得这件事就让她崩溃了。

今天见到了景夕,反而更有把握会再一次回到他的身边。

林意听话的点头。

担忧之下动了动嘴唇,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作罢。

吃了饭,满桌的饭菜还是没有什么变动。

看着自己的姐姐这样,他也食不知味。

敲了敲门

房间里面没有人应,林意就直接推门而进了。

林婷半躺在床上,靠在枕边,楞了神。

林意敲门,推门而进,她都没有丝毫察觉。

缓缓的走过去,“姐。”

林婷意识到,看向走进来的林意。

“吃好了吗?那我去收拾收拾桌子碗筷。”说着就要起身下床,被林意制止。

“姐。”林意又叫了一声。

“怎么了?”林婷不是很懂,看着他,眼眸里有着淡淡的忧伤。

“你是不是很伤心,很难过,还有不甘。”林意没有拐弯抹角,直言道。

他是最了解她的了,不管有什么事情都爱放在心里压着,不想让他担心,可是每每这个时候,他都知道,都懂,只是不想说出来怕她更难过。

可现在,他不想再这样下去了,他想替她分担。

“林意,我没事。”林婷扯了扯嘴角,试图让自己变得不那么在意和失落。

可,可能是委屈积攒的太多了,怎么也掩饰不了,如果硬是掩饰,只会适得其反。

笑的比哭还要难看。

“我看的出你很在意秘书这个职位,姐,你是不是…”林意眉宇紧蹙,有欲言又止。

“什么?”林婷反问,心里也紧了几分。

她的伪装在他这个弟弟身上丝毫不管用。

停顿了半秒,房间里的空气变得压抑了起来,安静的时候都能听见空气流动的声音。

“你是不是喜欢上了沈耀。”林意直率的开口。

因为只有喜欢才这么在乎,而她现在的心情让他不得不往这方面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