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吃饭还连在一起 顶的速度越来越快的感觉

“我尽量吧,不过以后估计都不会再碰到她了。”

只要安叶不缠着莫焯骏或者过来找安岚,他应该都不会有碰见她的机会。如果他再碰见,那就让他尽量做到无视。

“对了,新业,你提醒一下焯骏,关于安叶的事情。”安岚叹了一口气,“虽然安叶是我的朋友,但是她跟焯骏实在不是一路人。”

“如果说了之后,焯骏还是那样子,那就随便他吧。”安岚的手勾上赵新业的脖子,将头埋在他的胸脯里。

她就不相信,莫焯骏在听到安叶的那些光荣事迹后,还会依然选择安叶。虽然那些东西都是她自己编造的,但是赵新业都完全相信了。

赵新业说出的话,莫焯骏应该不会有所怀疑。这样,她今晚的目的就达到了。她是完全没料到莫焯骏会对那么平凡的安叶那么特殊。

“安岚,你怎么张口闭口就提安叶,我吃醋了。”说着,赵新业将手埋进安岚的头发里,将她的头仰起来,低头吻了下去。

安岚被迫承受着赵新业霸道的吻,心里却在想着,如果当初她没有用安叶的名字去顶包,那么或许被莫焯骏抓走的就会是她。

“唔……后壳……”安岚伸手将赵新业推开了一点点,满脸通红,“好了,安叶他们可能要回来了。”

如果被带走的是她,那么现在吻她的就应该是莫焯骏了。她不甘心。

菜开始一样样的摆上桌子,但是安叶和莫焯骏还是没有回来,安岚望向赵新业,“我们去找一下他们吧?”

“走吧。”说着,赵新业拉起安岚,朝门口走去。虽然说是门口,但是实际就是两棵大树。

两人刚跨出包厢口,莫焯骏和安叶就迎面走了过来。

“我们正打算找你们呢,菜都上来了。你们怎么这么慢,聊什么呢?”安岚松开赵新业的手,迎着安叶拉起了她的手。

“没什么。”安叶还没开口,莫焯骏就已经抢先了一步。

安岚故作尴尬,看向赵新业。对上她的目光,赵新业终于还是出声了:“焯骏,她也是我最重要的人。”

莫焯骏是他的好友,而安岚是他的爱人。他只是想提醒一下莫焯骏,如果两人互相争执,他夹在中间会很难做。

“怎么都站在这里,先进去吧?”出去一趟之后的安叶,心情似乎很不错,语气也很轻快。说着,她先走了进去。

安岚感觉到安叶心情的变化,脸色突然变了一下,很快又恢复正常。抬头的时候,她正好对上了莫焯骏的眸子,心更是猛然跳动。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莫焯骏看穿了。

“进去吧。”赵新业拉住安岚的手腕,跨过莫焯骏,走进了包厢。安岚心里一直都在不停的转着,想要让安叶做出一些令莫焯骏讨厌她的事情。

整个吃饭的过程,都没一个人说话。安岚看着饭菜一点点的在减少,心却是越来越急。

吃完了饭,她就错过了最好的机会了。

“安叶,你能帮我夹一块排骨过来吗?”安岚深呼了一口气,还是选择了最老套的方法。

因为是圆桌,安叶正好坐在她的旁边。糖醋排骨离她比较远,正好是她伸手触不到的位置,而安叶却可以。

“看来只有我们两个人吃这排骨。”因为安叶一直都有在关注莫焯骏和赵新业,见他们两个人看排骨的时候都是一脸的厌恶。

所以在安岚让她帮忙夹排骨的时候,她直接将盘子端了起来,想要放在安岚面前。

“啊。”安岚突然尖叫了起来,赵新业猛的抬头,看见整盘糖醋排骨都撒在了安岚身上,很是狼狈。

“对不起,对不起……”安叶也被吓懵了,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明明是想将排骨放在安岚面前,谁知道手臂突然不知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很痛。

手抖了一下,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到了安岚的尖叫。

“你这是在干什么!”赵新业看着安岚狼狈的样子,从桌子上的纸盒里扯了不少纸,走到安岚面前,朝安叶吼道。

在吼安叶的同时,他也在帮安岚擦拭着身上的油渍。只是,糖醋排骨的酱汁很多,这样根本于事无补。

安叶也急急忙忙的去扯纸巾,谁料这回因为太匆忙,还把桌子上的鸡丁撒到了莫焯骏身上。

“安叶!”看见这一幕,赵新业脸色更黑了,他脑子里整个念头就是,安叶完全就是故意的。

“对不起……”这时候的安叶彻底傻眼了,急忙拿手上的纸巾帮莫焯骏擦拭着。莫焯骏一动也不动,连一个眼神都没赏给她。

“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全身上下都难受死了,脏兮兮的。”安岚还趁机接着在这场火里填油。

她本来只是想让那排骨倒在自己身上,然后若有若无的暗示这是安叶故意的。结果安叶还自己挖了个坑,将鸡丁倒在了莫焯骏的身上。

这一切,自然是安岚想要看到的。这样子的话,可能莫焯骏和赵新业都会觉得,安叶是故意的。

“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开始只是想将排骨递给安岚……”赵新业的声音太过强势,安叶在语气上就弱了好几分。

“端一盘菜都这样子毛毛躁躁的,关键是你还接二连三的犯错,你说自己不是故意的,谁信?”

赵新业看到安叶现在可怜兮兮的样子,一点儿都不觉得她可怜,反而更加觉得她完全就是在伪装。

“算了,新业,我到时候回去换了衣服就好了。安叶也不是故意的,只不过,焯骏那边……”安岚扯了扯赵新业的衣袖,开始装成善解人意的模样。

“安岚,你太天真了,你怎么知道她不是有意的?”赵新业指着安叶,怒气冲冲,眼里的火气似乎想要将她生啃了。

安岚越为安叶辩解,赵新业的火气就更大。因为那会让他觉得,安叶是借助了安岚的善良。

莫焯骏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令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气氛愈发尴尬,安叶开口提自己辩解:“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越想越觉得,那个痛觉似乎是被人捏出来的,因为她的手上依稀还有着指甲印。

“你觉得自己很有理是吧?”赵新业的语气更冷了一些,冲上去扯住安叶手腕,死死地紧捏着,似乎想要将她的手腕捏断。

安叶的手腕已经通红,她脸上的表情也很痛苦,却怎么也挣脱不开赵新业的手。

“安岚,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能不能快点让他放开?”安叶知道不论自己怎么说,赵新业都不会相信的。

她只能找安岚求情,虽然这并不是她做的,但她现在头已经够大的了,烦躁的情绪一直在蔓延。

“做错了事,说一句对不起就完了?”赵新业呵呵冷笑两声,“那我现在将这些菜都倒在你身上,再说句对不起?”

赵新业一把将一旁的花瓶打落在地,碎片溅得到处都是。

“新业,你够了!”莫焯骏终于开口了。他直接站了起来,眼睛对上赵新业,又接着看向安叶。

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安叶根本就不是故意的。他一开始低着头,就是在想这件事,他为什么会无理由的相信安叶?

而一向有洁癖的他,这回竟然没有一丝火气。莫焯骏突兀的觉得,自己似乎有些什么在变化。

“焯骏,你说什么!你竟然替她说话?”赵新业瞪大了双眼,指着安叶,满脸的不敢置信。安岚和安叶也完全惊呆了。

“她不是故意的,就这样吧。”莫焯骏将安叶拉到自己身后,看向安岚,“你最好以后别再给我玩任何花样。”

虽然他不知道究竟是不是安岚搞的鬼,但他相信安叶。

“我……我玩什么花样了?”安岚的脸色渐渐发白,声音颤抖着,再加上之前排骨留下的酱汁,整个人都变得凄凄惨惨的。

她很确定,莫焯骏并没有看到她动手。这样子,她对安叶更加怨恨了,凭什么莫焯骏会对安叶有所青睐?

“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清楚。”莫焯骏冷笑,拉上安叶就打算走出去。

“我……”安岚望向赵新业,希望他能为自己出头。赵新业盯着安叶,手上的青筋渐渐鼓起,脸上的表情也生冷了不少。

他料不到莫焯骏会帮着安叶颠倒是非,这明明就是安叶的过错,现在莫焯骏却归结到了安岚身上。

安岚是他的女人,在他眼皮子底下欺负安岚,这不是在打他的脸?

“焯骏,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赵新业的声音升高了将近八度,他虽然不希望跟莫焯骏翻脸,但是这回莫焯骏有些过分了。

“你还是先管好自己的女人吧,以后我们出来的时候别带上她。”莫焯骏望着安岚,冷笑两声,将安叶带出了包厢。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和赵新业……”安叶只顾着道歉,并没有多留意莫焯骏到底要将自己带到哪儿去。

从一开始莫焯骏帮赵新业报复的时候,她就知道两人的感情很深。现在却因为她的这件小事,同赵新业闹翻,她实在过意不去。

莫焯骏突然停顿了下来,“没事。”

他迟早会因为安岚的事跟赵新业闹翻的,现在只不过提前了一些时间而已。总有一天,他会让赵新业认清安岚的真面目。

“你要带我去哪儿?不是说了这顿饭之后,不再纠缠不清吗?”安叶站在原地,看着莫焯骏。

拉着她的莫焯骏回过头来,安叶透过他的眸子,看到的竟然满满都是自己。

莫焯骏看到,安叶脚边拥着一小簇白玫瑰,语气莫名的柔软了下来, “餐厅,这顿饭吃得太恼火。”

莫焯骏本想继续往前走,只是看了看她的手腕,还是顺着她停了下来。

刚刚赵新业捏安叶的手腕,他都看在眼里。这个女人身体轻轻一碰就会通红,这些他在那一夜就已经知道得清清楚楚了。

“好吧,不过,安岚到底做了什么事?”安叶盯着不远处的鱼池,那些小鱼戏水得真自由,她很羡慕。

她的手不能与水接触得太久,过长的时间会使手皱巴巴的,严重的话还会脱皮。

“这些事情你没必要知道,想去看鱼?”莫焯骏留意到她的眼神,轻声问道。

“嗯。”安叶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话音刚落,她就反应过来了。脸上不由得有些发热,她竟然说自己想去看鱼!

以前她也不是没有跟朋友说过自己喜欢看鱼儿游水,只是他们都会笑话她。而现在,莫焯骏还不算是朋友,安叶想,他肯定也会跟着冷嘲热讽的。

“我带你去看?”莫焯骏并没有像她所想的那样,反而不敢置信的反问她。莫焯骏突兀地蹲下来,将那簇白玫瑰摘起,将中间最小的那一朵别在她头上。

安叶眸子突然紧骤,这是她第一次听说有人要带她去看鱼儿。 她手足无措的站着,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去算了。”莫焯骏开口,将她扯进自己怀里,“不想看那就去吃饭。”

“不!我想去,我们去看鱼儿吧。”比起吃饭,她还是更愿意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只不过,她料不到第一次陪自己看鱼的竟然会是莫焯骏。

莫焯骏看着在自己怀里却浑然不知的安叶,嘴角微微上扬,看来他终于知道了她的第一个乐趣。

“走吧,带你去看鱼。”莫焯骏拥着安叶,朝车库的方向走去。

“等等,去哪儿,我们不是要去那边看鱼儿吗?”安叶扯了扯莫焯骏的衣摆,指着不远处的水池。

水池里的水很清澈,一眼就能望到底,池里还有着参差不齐的石头,高高低低,有不少鱼儿在里头穿梭着。

“去另外一个地方。”说着,两人已经走到了车库。帮安叶打开车门,将她塞了进去。

等到了莫焯骏所说的那个地方时,已经过了将近一个半小时。而且他几乎是以飙车的速度前行,整个过程安叶都是在担惊受怕中度过的。

“终于到了,再继续下去,我就要被你吓晕了。”安叶坐在副驾驶坐上,慢悠悠的松开安全带。

她整个人都已经发懵了,莫焯骏率先下了车,走到她的那边,将车门打开,“还没坐够?下来吧。”

安叶跨出了第一步,脚刚接触地面,她就感觉一阵酥麻。

“小心!”见安叶差点摔倒在地,莫焯骏急忙扶住她,“怎么这么傻。”

过了一会儿,安叶终于好受一点儿了,挣脱开莫焯骏,问道:“你带我来这荒郊野岭做什么?”

这里的人不多,偶尔才会有一两个人经过。安叶打量了一下四周,压根没望见一条河,也没有听到潺潺的流水声。

莫焯骏走向前,示意让她跟上,安叶抿了抿唇,徒步跟了上去。

他领着她穿过一条小道,小道上几盏路灯发出微微的光,照的小道通明,两人一直沿着小道往里,出现在两个人眼前的是一座水族馆。

“就是这里了。”莫焯骏努了努嘴,“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不少从来没有见过的鱼。”

“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安叶惊喜万分,这里的水族馆设置得这么特殊,里面应该也不会简单到哪里去。

莫焯骏瞥了她一眼,注意到她的表情,满意的笑了笑,说道:“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事呢,如果以后你乖一点,说不定我会大发慈悲多带你去见见世面。”

安叶哼了一句,对他说的话没有丝毫兴趣,她关注的,只有水族馆里的东西。安叶走向前,脑海里还浮想水族馆里的场景,转眼就被现实狠狠打了一巴掌。

虽然水族馆里面亮着灯,却大门紧闭。安叶失望的摇了摇头,看来她今天是没机会看到里面的一切了。

“回去吧,水族馆关门了。连时间都没有算清楚就茫然带着我来,真令人失望。”安叶摇了摇头,啧啧两声。

小道外围很干燥,但是走进里面,却别有洞天。流水顺着石壁流下来,一滴滴的落进下方的鱼嘴之中,有一种别致的美感。

“关门了吗?你等一下。”莫焯骏似笑非笑,将安叶扯到自己身边,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你给我看清楚了。”

电话那头很快接起,急促的声音传了过来,“老板……”

那边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莫焯骏挂断了。一盏茶的功夫,一个身穿西装的人急急忙忙地赶来门口,迎面朝莫焯骏走了过来。

“老板怎么这个时候来了,也不提前支会一声,好让我们多做准备……”

安叶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谁能告诉她这是怎么一回事,莫焯骏竟然还是这个水族馆的老板?

“别说客套话了,开门。”莫焯骏显得非常不耐烦,他只有在对感兴趣的事情时,才会有好脸色。就比如在安叶面前时,他才会表现得那么赖皮。

那个男人赶紧打开大门,安叶也越来越觉得这个男人势力背景不简单。

“莫焯骏,这个水族馆还真是你的?”安叶未经思考,直接脱口而出。

那个工作人员回头瞥了安叶一眼,又接着看了看莫焯骏。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有人直呼老板的名字,还是以这种态度。

“不是我的难道还是你的?如果你喜欢的话,送给你倒也不是不可以。”莫焯骏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安叶懒得再理会他,兴冲冲地跑进水族馆,迎面走进去,各种各样的鱼在不同的水箱里,游动着,水意深情。

灯光下泻,直射到水底,有一些鱼儿也似乎在晒太阳,影子映在水底的石面上,一动不动。

安叶看着看着入了迷,很是惊喜,她从小就喜欢鱼,这期间没有间断过,只要是聊关于鱼的话题,她都很乐意。

“就这么抛弃我了,你也太没良心了吧!”正当她看得入迷时,一双大手突然从后面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安叶回过身,不屑的瞅了瞅莫焯骏,“你又没有鱼好看,我不抛弃你抛弃谁?”

“你就不担心我将你抛在这里,让你自己留在这荒郊野岭?”莫焯骏嘴角一咧,居然带着威胁的意思。他从来都料不到,自己竟然还会不如几条鱼。

“如果你将我留在这里,那我就赖着不走了,以后就一直住在这儿。看谁斗得过谁。”安叶哼了一声,这回连个眼神都不再赏给他。

“你觉得工作人员不会把你赶出去?”莫焯骏笑了,她还是太过天真了。

莫焯骏吩咐了一直跟随着的工作人员几句,从桌子上拿了一杯奶茶,递到安叶面前,说道:“喝不喝?”

安叶接了过去,说了那么久的话,她的口确实有些干了。刚刚在饭桌上,她也不好意思叫一杯水,只能一直忍着。

现在莫焯骏将水递给她,她自然不会拒绝。

“这里环境怎么样,是不是有些简陋?”莫焯骏叹了一口气,似乎对这里很不满。他早就看出来她口渴了,但是她却一直没提出要求。

这就只能说明,她还是没对他放下防备。

“很好啊,这里有各种品种的鱼,我挺喜欢的。”她喜欢这种气氛,虽说有些荒凉,但是这里的鱼真的很得她心意。

“我对鱼并没有那么讲究,我会告诉你这里的鱼都是准备用来吃的吗?”莫焯骏摸了摸她的脑袋,真不知道她还会喜欢什么怪异的东西。

“不会吧,这里的鱼那么好看,你们竟然忍心用来吃。”安叶突然笑出了声,这里有的还是观赏鱼。

如果按莫焯骏说的那样,那他平时吃的东西,说不定都被管理人员坑过了。

莫焯骏从没见过她笑的如此甜蜜,这对他来说这是安叶最美的时候,他不得不承认她笑起来好看多了。

“你要喜欢这里的话,我可以把这的开门卡给你,你想来的时候就过来看看。”莫焯骏突兀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