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视频 么公一夜要了我一八次口述

“你说要是让顾家人知道你这个冲喜新娘偷人,那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温婉不敢想,任谁都知道顾家不是好惹的主。

“可不止温家破产那么简单。想想你那老爹,自己一辈子的心血,就被你这个放荡女儿给毁了,还有你那病怏怏的妈妈,不知道心脏能不能挺得住……?”

挣扎中的温婉慢慢静了下来,呆滞地躺在男人身下。

他竟如此了解温家。

得到了威胁,温婉动弹不得。

“眼下,你只能讨好我。”

“我好像没有得罪过你,为什么?”

温婉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场冲喜,让她彻底陷入泥沼之中。

“温大小姐健忘,怎么可能记得我这种小人物。”

男人说完,埋头一寸寸地吻过温婉的肩。

温婉双手拽着沙发,她心底憋着怒气,身体止不住颤抖,目光落在监控探头上。

她希望此刻顾家有人能看到监控救自己,却又怕自己背上偷人的骂名。

男人吻得正尽兴,额头突然钝痛,鲜血流到了眼角。

如果,如果他死了呢?

温婉再次举起手中烟灰缸,想要狠狠地砸下去,但理智告诉她,这是犯法。

顾家的地界,她不敢妄动。

男人拂去额头上的血,鹰隼的双眼利剑一般盯着温婉。

温婉手中的烟灰缸被一把夺过,砰地一声摔牙膏地上,玻璃渣子飞了一地。

温婉怕极,从未见过如此的眼神,仿佛下一秒就会亲手把她撕碎。

男人翻起身来,将温婉的双手桎梏在头顶,随手拿起领带将双手绑了个死节。

整个过程不过在几秒之间。

温婉惊恐,全身瑟缩。男人却突然捧着她的双脸,温热的吻狠狠地袭开,掠夺她唇中的每一寸。

男人脸上的血流到了嘴角,血腥味儿蔓延到温婉口中。

温婉不敢动,此刻的她早已精疲力竭。身上的睡裙皱巴巴,头发呢乱成了一团。脸上也沾染了男人的血。

或许是这样的吻根本就索然无味,男人没有再为难她。

滴滴~滴滴~声音打破了这暧昧后的气氛。

男人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起身抽了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血,朝玄关走去。

“下次再这么不乖,温家就等着破产。”

男人警告完这句话,打开门走了出去。

温婉慌张地跑到玄关,将门反锁了好几遍才跑回沙发上。

她蜷缩着,坐在沙发上。刚才跑得急,脚底下钻了玻璃渣子,静下来才感觉疼得厉害。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他似乎是在报复她,可温婉不记得自己认识过这样一个粗鲁心狠的男人。

处理了脚地的玻璃渣子,温婉小心翼翼地来到顾铮睡得房间。

男人静静地躺在那里,不知道刚才的动静有没有打扰到他。

“顾铮,我求求你,快醒来吧。不要再睡了,快醒来…”

如果顾铮早些醒来,她便可以早早离开顾家。

才两个晚上而已,温婉都遭遇了什么。以后还有那么多个日夜,顾铮迟迟醒不过来,她要怎么办。

和顾铮说了好久的话,温婉不禁自嘲,她怎么能把这种希望寄托在一个植物人身上。

父亲现在为了公司的事忙得焦头烂额,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温婉从门锁转动的声音中醒来,昨晚她爬在顾铮的床上就睡着了。

“温小姐!”

韩医生讶异,温家大小姐竟然为了照顾顾铮,在这病房里将就了一晚。

温婉看了一眼门外,除了韩医生,没有别人来。

“温小姐,你脚怎么了?”

“没事,昨晚踩到了玻璃。”

韩医生没有多问,熟练地给床上的顾铮做身体检查。

“他情况怎么样?”温婉突然问了一句。

韩医生手上的动作停顿了半秒。

“顾先生他……刚才好像动了。”

“顾先生他……刚才好像动了。”

闻言,温婉愣了足足有几秒,一脸惊愕!

但韩锦年医生又接道:

“顾铮神经受到过刺激,按理是可以醒来的,眼下就要靠他的意志了。”

多余的话韩锦年没有再说,多嘴向来不是他的习惯。

“我知道了,也算病情有所好转吧。”温婉噙首。

接下来半个月期间。

除了韩医生每天上门按时做检查,顾家再没有来别的人。

温婉像是惊弓之鸟,夜里都是守在顾铮的床边睡的。这样,那个神秘男人或就不会来打扰她。

但她依旧后怕,毕己根本不是那个男人的对手。

夜静悄悄地。

不比往常,现在的温婉连洗澡都要争分夺秒,这别墅没有别人,能给她安全感的,竟然是植物人顾铮。

身上的泡沫还没洗尽,浴室突然黑了下来。

温婉摸索着去寻找开关,这几天她已经习惯一到夜晚就把一层的所有灯都打开。

整个别墅突然黑了下来,温婉有种不祥的预感。

“啊!”

指尖触碰到人的身体时,温婉条件反射地往后退。这一退,脚地的泡沫打了滑,整个人摔到在地板上!

腰部像是被摔断一般,温婉却顾不得,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只能护着胸前,整个人往墙角退去。

“不要过来!”

温婉冷吸一口气,整个人都蜷缩在角落地,身体很疼,眼角的泪花止不住溢出。

男人弯腰将地上的温婉横抱起来,近一米七的个子,比想象中轻了许多。

腰上的疼痛让温婉忍不住伸手环住男人的脖子。

温婉全身赤裸着,不着一缕,身体上还挂着水珠,浸湿了男人的衣裳。

温婉受宠若惊,今天的他比前两次少了许多的戾气。

然而下一秒,自己已经被男人粗鲁地扔到了床上,温婉下意识地钻进被窝。

这个男人,还是那么粗鲁。

灯闪了两下,整个卧房都亮了起来。

温婉疼得脸色苍白,咬着牙,将身上的被子抓得死死的。

眼前的男人,比起半月前,多了些胡茬。英挺的鼻梁,眼睛黑得让人感到可怕。

眼见温婉那双清澈的眸子里转着泪花,男人的心竟然有些软。

“不准哭!”

男人从衣柜地随意挑出一套睡袍丢在温婉面前。

温婉并没有哭,只是浴室刚才摔那一下磕到了浴缸上,腰上疼得她止不住眼底的泪。

温婉长舒了一口气,很快换上了睡衣。

客厅里,男人悠然地坐在沙发上,脸上依然戴着黑龙面具,虽看不清样貌,但皮肤明显白皙,身上破旧的衣服,整体十分不搭。

温婉心底嘀咕,不是很有底气地说最不缺的就是钱么,怎么现在跟天桥底下的浪汉没两样。

想着,温婉转身就去了衣帽间,顾铮虽然躺着,但衣帽间的衣服确实满满当当的,什么都不缺。

“喏,这套衣服你拿去穿吧。”

“你老公的?”

温婉提着衣服的手不禁抖了一下,衣帽间的衣服,随便挑一套都是小几万,男人却一副嫌弃的样子。

“他没穿过。”

“你说,他要是你知道你偷人,还把他的衣服送人,他是不是得从床上爬起来找你麻烦啊?”

男人戏谑地嘲笑,一把接过温婉手上的衣服。

温婉转身朝顾铮的房间走去,顾铮房间的门是开着的。不管他听不听得见,这些都不让他听见的好。

然而,温婉握着门把手关到一半时,整个人都僵住了。

床上并没有顾铮的影子。

顾铮醒了?

温婉的第一反应就是怕顾铮滚到地上去了,走进房间,却完全没有顾铮的影子。

情急之中,温婉拨打了韩医生的电话。

嘟嘟嘟。

电话还没接通,男人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身后,夺去了温婉的手机,果断地挂断了电话。

“顾铮不见了,是不是你搞的鬼?”

“你猜。”

温婉往后退了几步,眼前的男人一定是疯了,连顾家的人都敢动!

但她是顾铮的合法妻子,顾铮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遭殃的只能是她。

“你想害死我?”

温婉踮起脚尖试图将男人手上的手机夺过来,但男人稍稍举起手,她完全够不着。

“你以为顾家连个佣人不留在这里,是放心你?”

温婉如梦初醒,顾家那么在意顾铮,不惜买她来冲喜,怎么会连一个佣人护工都不留在这里照顾!

一切都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搞的鬼,设了这么大个局,自己早就是羊入虎口!

此刻,她离这个男人的距离近得过分暧昧…

“你现在打电话过去,我就说你和我一伙的。”

男人一把楼住温婉的腰,薄唇慢慢地贴近她的耳边。

“这监控里,可有不少我们暧昧的证据。”

温婉整个身体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要是顾家知道她失了身,还和这个男人搞在一起,一定不会放过她。

“可韩医生每天都会过来,会露馅的。”

“呵,我自有办法让他不能来。”

男人阴鸷的眼眸不容人有半分的怀疑,他很有信心。

“你,你不要杀人。”

男人那样的眼神,温婉不得不联想到罪犯。

“怎么,我不在的这半个月,你们有情况?”

男人像是报复般,将温婉搂得更紧。胡茬扎在温婉的脸上,温婉动弹不得。

“没有。”

“没有最好,记住,你是我的女人。”

温婉大气不敢喘一口,这男人到底是和顾家有多大的仇恨,才会那么狠。

“我听说只有死人才能守住秘密。”

“我不会说出去一个字。”

“量你也不敢。”

男人突然放开温婉,独自走出了房间。

温婉愣在原地,今夜,冷得让人心颤。

“江哥,帮我在医院找个人。”

信息一发送出去,温婉就将记录删除了。

男人突然又折了回来。

“过来帮我,饿了。”

温婉听话地点点头,现在除了装乖,她什么对策也没有。

顾家不会放过她,这个男人又何尝会轻易放过她。

这个点,再做饭费时间。温婉拿出之前托韩医生带来的泡面,煮了几包。

男人洗完澡出来,穿了身黑色的真丝睡衣,头发还滴着水,脸上的胡茬已经刮干净,整个人看起来很清爽。

“我看时间太晚,所以煮了泡面。”

见男人坐着不动,温婉解释了一翻。

没想到男人顺手将她的面拉到自己面前,又把自己的大碗面推到了她面前。

“没有毒的。”

这男人警惕心不是一般的重,温婉拿起筷子吃了一口之后,男人才动了手吃起来。

温婉早就饿了,也大口吃起来。

“有钱人家小姐也是这副吃相么?”

温婉手中的筷子顿了下来,吞了口中的面条,鼻尖上已经冒起了细细的汗珠。

什么有钱人家的小姐,如果不是为了妈妈的病,她才不会回到这座城市,也不会被卖到顾家。

“你应该清楚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男人说完也好像没了食欲,起身往楼上走去。

这句话如同一把刀子,划开了温婉的记忆。她很清楚说错话的后果,很清楚。

而眼下,这个男人很轻松地就让她成了帮凶,进退两难。

温婉收拾好碗筷,手机里多了条信息。

把她卖过来半个月没有任何联系的温兴国,这时候似才想起自己还有个女儿。

“明天是顾老夫人生辰,好好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