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麻麻的肉欲性事 我和岳交换玩3p

不过,冷少对秦小姐,真的是有些过分了。

书房内,冷凌夜又打了几通电话,告诉了所有的人。

秦晚安这个女人,以后,谁也不能碰她。

断了她的财路,看她怎么还自己钱。

冷凌夜就是要逼她,逼的她毫无出路,只能来找他。

他起身,如玉的手指拎起了车钥匙,朝外面走去。

现在,他要去和好友喝酒,接下来,就是等着秦晚安自己送上门。

想到这,凉薄的唇微扬,似笑非笑。

冷凌夜来到酒吧的时候,好友已经在老位置等候了。

他缓缓踱步,轻车熟路的走了过去。

角落里,昏暗的灯光中,好友席惜冷着脸靠在那里,细长的眸微微的眯着。

指尖捏着酒杯,正在浅酌。

冷凌夜走近,也坐了下来。

席惜微微抬起头,看见了冷凌夜,俊美的脸上隐约笑意。

“忙完了?”冷冽的声音。

“没什么忙的。”冷凌夜也替自己倒了一杯,转头看向席惜,“你老婆呢?”

“在家!”席惜习惯性的眯了眯细长的眸子。

冷凌夜也不多说什么,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巧的盒子递给席惜。

“送给你老婆的小玩意。”

席惜也不推脱,接了过来,打开看了一眼,低笑一声:“她看了这东西,估计又要嚷着请你吃饭了。”

冷凌夜也笑,清隽的脸上难得的暖意。

合上盒子,席惜背靠着沙发,细细的看向了冷凌夜。

“没见过你这么狠的。”说着,指尖敲着桌子,似笑非笑。

冷凌夜慵慵懒懒的伸了一下腰,:“彼此彼此。”

“彼此?我可没有你那么狠,当初弄的人家家道中落,现在还要逼的人家走投无路!”

席惜喝着酒,悠悠闲闲的指责冷凌夜。

今天早上,冷凌夜替秦家还债,而后又逼迫晚安的事,席惜当然都知道。

不过,能在冷凌夜面前说这话的也只有席惜。

听到席惜提起这事,冷凌夜侧头,眼中有些晦暗。

“小心把她逼急了,后果自负。”席惜低笑,看着冷凌夜的侧脸,劝慰道。

冷凌夜垂眸,看着手中的酒杯,听着席惜的话。

要是真把她逼急了,那还倒好。

“我知道。”他抬头,朝席惜一笑,淡然优雅。

见他这样子,席惜也不再多说什么。

他知道,凌夜是那种倔强到倨傲的男人,虽然行事有些极端。

可心中自然有分寸,作为朋友,他的话点到为止就好。

“家里还有很多我从国外带回来的新玩意,回头我让托尼给你送过去。”

冷凌夜倾身,替席惜再度倒满。

“恩。”席惜点头。

这时候,冷凌夜身上的手机响起,他微一蹙眉,有些不悦的掏出了手机。

然后打开放在耳边,有些漫不经心的接听。

电话那边,李菲菲柔柔的声音像是带着水意一般,:“凌夜,我做了你最爱吃的肉卷,你现在回来吗?”

“恩。”他浅浅了喝了一口酒,应了一声。

听到他答应,李菲菲的声音立刻欣喜起来:“那好,我等你。”

说完,有些害羞的在电话里轻吻了冷凌夜一下,才挂断。

冷凌夜自始至终都是淡淡的表情,像是逗弄宠物之后的随意。

“明天我请你去吃饭。”冷凌夜放在酒杯,对对面的席惜说道。

“这么快就走,才喝了不到一杯吧。”席惜细长的眉眼微挑,揶揄道。

“改天我亲自登门。”冷凌夜站起身子,拢了拢自己的西装,也难得的玩笑起来。

说完,才转身,缓步的走了出去。

看着冷凌夜离开,席惜也起身,留在这里喝酒,不如回家找老婆。

李菲菲围着围裙在冷家别墅的厨房忙碌着。

而后将做好的肉卷用精致的餐碟盛好端进了冷凌夜的房间。

她换了一身衣服,欣喜的坐在桌边的地毯上,等着冷少回来。

这肉卷是冷少最爱吃的东西,冷少也不止一次的夸她手艺好。

想到这里,李菲菲有些紧张的伸出手,将餐碟的位置再摆弄了一遍,生怕做不到完美。

将自己的衣服整了又整。

这时,房间外面厚重的地毯上,隐约响起了声音,李菲菲急切的站起身子,朝门边走去。

房门轻轻被人推开。

“凌夜。”

菲菲开心的唤了一声,忙迎了上去,接过冷凌夜脱下的西装,忙前忙后的替冷凌夜换鞋端茶。

看到她殷勤的样子,冷凌夜清隽的脸上现出了一丝宠爱的笑。

“凌夜,尝尝我做的肉卷!”

李菲菲坐在桌边,体贴的替冷凌夜摆好筷子。

将那皮薄的晶莹剔透的肉卷放在了他面前。

冷凌夜优雅的吃着,墨黑的眸里淡淡的光亮。

李菲菲小心的观察着冷凌夜脸色,知道他现在心情应该是愉悦的。

她抿了抿唇,小心的替冷凌夜倒了一杯花茶。

才柔声开口:“凌夜,刚才你出去的时候。”

她迟疑了一下,继续道:“刚才你出去的时候,那个叫秦晚安的女人打来了酒店房间的电话,被我被我给挂掉了。”

李菲菲的声音有些柔,有些颤。

她今天真是心中不快,才会一时妒忌心作用,挂掉了那个秦晚安的电话。

很多事,她主动向冷少说明,冷少都不会怪她的,这一次,一定也会不会怪她把。

想到这里,李菲菲的手轻轻捏住了自己的衣角。

她的话音一落,冷凌夜墨玉似的眸就深邃了起来,泛着极冷。

他脸上的表情未变,动作未变,甚至还夹了一块肉卷。

只不过,那握着筷子的手有些微微的收紧,凉薄的唇上翘,看起来分外的冷漠。

看到他这样子,李菲菲的脸色一变,立刻局促的不知如何是好。

她明白,真是发怒的前兆。

而且,是盛怒的前兆。

那深邃的眸子淡淡扫过来的时候,李菲菲觉得身子好像都被钉在那里了!

动也不动得。

她慌张的急忙开口:“凌夜,凌夜,我不是故意的。”

冷凌夜慢慢的将筷子放下,指尖轻轻抬起了李菲菲尖尖的下巴。

凉薄的唇似笑非笑,眼底的冰封千里的让李菲菲惊骇。

“冷少,我不是故意的,她打来的时候,你不在,我就我就挂断了!”

李菲菲急忙开口补救,身子抖的厉害,却不敢让自己的下巴脱离冷少的指尖。

“那为什么不打电话告诉我?”

淡淡的声音,像是不在意般,可是,这个男人分明是十分的在意这件事。

“我我忘记了,当时忘记了。”

李菲菲睁着无辜的大眼,语无伦次的辩解。

“忘记了?”

冷凌夜冰凉的指尖慢慢掐着李菲菲的下巴,慢慢的用力,让她疼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她急忙的哭诉求饶:“冷少,我错了,真的不是故意的!”

双眼含泪,身子微颤,哭的梨花带雨,任谁看了也会心疼。

冷凌夜脸色寒的吓人,就这么冷冷的注视着她。

良久,他才慢慢的松开李菲菲的下巴,冷然的开口:“别这么自作聪明!我不希望还有下一次。”

一句话,虽然狠厉,却放过了李菲菲。

她坐在那里,身子因为害怕而不住的颤抖,眼泪更是簌簌而下。

冷凌夜站起身子,似乎不想再呆下去,转身,提步离开。

“李菲菲,你是聪明的女人,懂得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不然我也没留你在身边的必要。”

说完,推门离开。

屋内,只有留下那坐在地毯上兀自哭泣的李菲菲。

她垂了头,柔软的头发倾泻下来,柔软的肩膀更是哭的慢慢耸 动。

冷少刚才是真的动怒了。

她做了什么,不过是挂了一个女人电话。

当初,她碰碎了冷少最心爱的青花瓷瓶,冷少也没有这么生气的。

那个女人,真的那么重要吗?

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羊绒地毯上,她的手更是紧紧的攥住衣服。

她什么都可以没有,可是,就是不能没有冷少。

她已经极力去讨冷少欢心了,为什么还是不能得到他的心。

李菲菲心中委屈,坐在那里,哭的有些哀婉。

冷凌夜从房间出来之后,脚步有些急的,自己都不曾发觉。

冷着脸色来到书房,真不知道那个李菲菲有那么大的胆子。

秦晚安给自己来电话了吗?

她想找自己说些什么,一想到他错过了电话,冷凌夜的心就有些微微的恼怒。

“托尼,来书房。”按动了手机的内线,冷凌夜声音有些不悦。

托尼很快就敲门进来。

身子还未站稳,冷凌夜淡淡的声音就响起:“她给你打电话了吗?”

托尼一愣,随即摇摇头:“没有。”

“冷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有!”冷凌夜的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子,脸上风轻云淡,可是这个动作却泄漏了他的烦躁。

“冷少,要不要属下去秦小姐那里看看?

冷凌夜挑眉,随即点点头。

托尼立刻转身,朝外面走去……

“若是没有必要,先不要让她发现你。”就在托尼出门的时候,冷凌夜突然淡声开口。

托尼一愣,随即点头,领命出去。

冷少是想让自己去秦小姐那个看看虚实,却不想让秦小姐知道。

托尼知道冷少心中有些焦躁,所以他动作麻利的出了冷家别墅,直朝晚安的公寓而去。

冷少逼秦小姐逼的也太急了点。

一个月,让一个女人还千万的债,希望秦小姐那里不要出什么意外才好。

托尼面色一整,将车开的飞快。

晚安早上确实给冷凌夜的打过电话的。

不过,听到是李菲菲接的时候,晚安就有些沉默了,那些要说的话也没有说。

她并不是去示弱的,这两年,已经学会了靠自己,忘记怎么去靠别人了。

打电话去,其实是因为手头还有些钱,让冷凌夜派人来拿的。

之后晚安再度打电话找那些平日邀请自己的商业名流,总裁董事的时候。

发现所有的人都是口径一致的委婉的拒绝了她。

晚安这才知道,一夕之间,冷凌夜彻底的断了她的生路。

她再也不能靠昂贵的首饰和礼物来攒钱了,这样的话,还有什么收入。

她虽然学历不算低,可是之前学的是设计,若是靠这个,一个月怎么也赚不到那么多钱。

中午的时候,晚安妈妈打来电话,也询问了关于冷凌夜替他们还债的事。

晚安只说自己也不清楚。

晚安妈妈有些盛怒,怒斥晚安和冷凌夜。

这一年,冷凌夜是秦家禁止谈论的对象,而且,在晚安妈妈和晚安爸爸心中。

那个男人,并不只是整垮秦家的仇人,还是玩弄了女儿感情的人。

晚安并没有告诉妈妈冷凌夜和自己偶遇的事,怕妈妈会一时气急,气坏了身子。

最后,晚安妈妈的在电话中宽慰晚安。

“债是要还的,他们不会欠冷凌夜一子,家里人会想办法,可是决不允许晚安向冷凌夜低头。”

晚安心里有些难受。

家里人怎么想办法,她亦不想父母为了当初她犯的过错,疲于奔波。

放下了电话,回眸,晚安看到了镜子里映出的脸。

艳若桃花,眉目流转之间,媚态横生,一回眸,一蹙眉,眼角的泪痣如泣如诉。

她一咬牙,像是下定什么决心。

朝卧室走去,然后挑出了一套荷色的洋装,点点妆容,换衣梳洗。

若要让她去求冷凌夜,到不如去求别人。

托尼来到秦晚安住所的时候,晚安已经出了公寓,托尼刚好错开了晚安。

晚安盛装打扮,越发的明艳动人,拦了一辆计程车,就朝市市、政、府后的公寓区而去。

在计程车上的时候,晚安咬牙拨通了一个电话。

“是张府公寓吗?”她柔声浅笑。

“我找张市长的公子。”

“您约好了的吗?”电话那边有些冰冷的女声开口。

“我没有预约,不过,请告诉张公子,是晚安找他,秦晚安。”晚安深吸一口气,继续笑道。

“稍等。”电话那边的接着便是寂静无声。

晚安握着手机,侧眸看着计程车外的路景。

冷凌夜要逼她,她怎么会任由他逼死自己?

她也是一个倔强到骄傲的人,她宁愿委身别人,也不想低声下气的去求他。

这就好像是一场角斗。

她骄傲,他倨傲。

而这个张市长的儿子张雨墨,是一直死缠着晚安的人,只是以前晚安不愿意跟着他罢了。

纨绔子弟,嚣张跋扈,不过却是一掷千金。

晚安今天,却只能求这样的人来帮忙。

“晚安啊……是晚安吗?”

电话那边静默片刻之后,男人欢欣的声音急急的传来,打断晚安的思绪。

“张公子,是我。”

“晚安找我有事吗?”

“恩,确实有事,不过,还是等到了张公子的公寓再说吧。”晚安轻笑一声,提出要求。

“好,那我等你!”男人似乎出乎意料,却又很开心。

挂断了电话,晚安果断的按下了关机键。

今天,若是有可能,她会凑齐剩下所有的钱。

托尼错过了已经出门的晚安之后,他在晚安公寓的楼下等了许久。

也不见楼上又任何的动静,托尼开始有些疑惑。

托尼最终还是拨通了晚安的电话,可是,却是关机状态。

托尼敏感的察觉到,不会出什么事吧。

他强行打开了晚安家的门,毫无一人。事关晚安,即使任何一点小事也不能耽搁。

托尼立刻给冷凌夜打的电话,说明了情况。

果然,冷凌夜的声音立刻寒了起来,吩咐下去,让托尼带着人找到她。

晚安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屈意承欢的去委身一个不喜欢的男人。

不过,她已经被人看成是市的交际花了,又有什么不能做的呢??

“晚安,怎么不早告诉我你要来,我好让人去接你。 ”

敲响张雨墨家门的时候,是他亲自来开的。

开门的时候,看到门外的晚安,张雨墨眼中毫不掩饰的闪过惊艳。

荷色洋装,栗色的卷发,还有每一次都见到都会让人心痒难耐的容貌。

“我不知道我来,有没有打扰到张公子。”晚安客套的笑。

“没有没有,晚安能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张雨墨有些按耐不住的轻轻握住了晚安的手。

晚安身子一僵,条件的反射的想要甩开。

可转念一想自己来的目的,就忍着内心的嫌恶,任由他握住。

见她没有如往常一眼甩开自己,张雨墨不禁惊喜,再往晚安靠了一步。

“来,晚安,到这里坐。”

两个人在沙发坐定,张雨墨眼神贪恋的看着她。

晚安定了定神,看了看身边有些油头粉面的张雨墨,咬牙开口。

“张公子,晚安今天来,是有事请你帮忙的。”

“什么事,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帮你办。”

张雨墨听到晚安的话,就知道她今天是来求自己的,他淡淡一笑,一脸胸有成竹。

“张公子,我想借九百万。”晚安抿唇一笑,低声开口。

“九百万?”张雨墨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

他知道秦晚安会求自己办事,没想到会是这么大的事,九百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况且,还是花在一个女人身上。

张雨墨心中心思急转,秦晚安今天来借钱,怕是已经准备好了报酬。

想着,他扫了一眼晚安的脸和身子,心中斟酌到底花九百万买一个女人值不值。

感受到他看着自己身子的视线,晚安心中一阵恶心,她甚至想夺门而逃。

可是双脚却像盯在那里了一样,她不能走。

九百万加上她手里的钱,足以还了冷凌夜。

“晚安九百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张雨墨一脸的为难。

不过,说这话的时候,他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九百万买一个自己日思夜想,况且还是谁也没得到过的女人,值。

“晚安知道,不然也不会来求张公子啊。”

“我知道晚安为难,我又怎么舍得让晚安难过呢?”

他靠近一步,柔柔的说着。

“晚安,我好喜欢你!”

靠近晚安,她身上的幽香让张雨墨更加难以把握,唇急急的贴上晚安的脸颊。

手更是急切的抚上晚安的身子。

“不要!”那恶心的感觉,让晚安惊声尖叫,她挣扎着推开张雨墨。

“晚安,我会帮你,九百万而已。”张雨墨已经有些忍耐不住了,忙答应道。

听到他的话,晚安那反抗的手慢慢的停了下来。

晚安眼底有些涩涩的,她什么时候沦落到这种地步了。

她眨了眨眼,将眼底的泪意忍回去,轻轻的推开张雨墨。

“你这里可有酒吗,我们先喝点酒吧。”晚安苍白着脸笑道。

张雨墨点头,急忙拿了起身拿了一瓶酒和两个杯子:“还是晚安懂得情趣。”

晚安接过酒,替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蹙着眉喝了下去。

他愕然的豪饮的晚安,随即了然的一笑。

晚安替到了一杯,又倒了一杯,她希望把自己灌醉。

这样,就不怕自己因为害怕而逃了。

不知道喝了几杯,晚安觉得有些昏昏沉沉的。

她手中握着的酒杯也掉落在地上,扶着自己的额角靠在了沙发上。

连张雨墨的手伸了过来,她都感觉不到了。

只是觉得很晕,脸很热,而且视线也有些模糊。

隐约觉得,张雨墨由了动作,自己躺在床上。

晚安忍住自己的难受,闭上眼睛,不想去看他的脸。

胃里被酒烧的难受,十分的想吐,晚安昏沉的躺在床上,听见张雨墨低声的赞叹。

“晚安,你真美”说着,身子压了过来,亲吻着晚安脸颊,脖颈。

张雨墨的唇寻着晚安的,想要吻她。

昏沉中的晚安一阵难受,她别开头,低叫:“不要!”

张雨墨寻不到她的唇,倒也不逼迫,转而去解晚安上衣的纽扣,他似乎是激动兴奋的手都有些发抖了。

酒劲上来很快,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只是觉得胃里难受的要死。

而张雨墨似乎是解开了晚安的上衣,赞叹着说着什么,然后压了过来。

晚安紧闭着眼睛,听不清他说的什么。

只是觉得自己的身子很沉重,喘不过气,像是要窒息一样。

“嘭。”

接着,屋内好像发出了一声巨响。

她来不及睁眼去看,接着身上一轻,那种窒息感觉才减轻。

好像拉扯自己衣服的张雨墨及时被人拉了下来。

接着,额头上冰凉如玉的手指贴了上来,让晚安觉得一阵舒服。

身上也被裹上了什么东西,接着身子被人扶了起来。

“想吐”晚安难受的吐着字眼,慢慢的睁开了自己沉昏的眼。

入眼,就看到了扶抱着自己的人。

一张沉郁盛怒到极点的脸,淡色凉薄的唇,漆黑如墨的眸子。

“秦晚安,你可真有种!

冷凌夜盛怒的冷哼,眼底的怒焰,像是要把她烧成灰烬一样。

手却是微一用力,将晚安的身子横抱在了怀里。

晚安咬唇,眼中朦胧的看着他,也笑,断断续续强撑着说道:“卖给你也是卖,卖给别人也是卖,又何必看你的脸色。”

“好!”

看她难受成这样还嘴硬,冷凌夜冷笑了一声,咬牙切齿的吐出一个字。

手抱着晚安大步的走了出去。

晚安也不再开口,紧闭上了眼睛,头疼的厉害,胃里好像也燃烧起来了,她现在十分十分的想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