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妇…呻吟嗯啊 粗大的玉茎挺进玉门

蹲在地上的落兮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地上躺着的男人。

巧夺天工的俊脸仿佛是老天爷自私的给予一般,五官立体,菱角分明的俊脸让你找不出任何的毛病,恰到好处的薄唇紧抿,让人忍不住想要亲一口。

咕嘟,落兮咽了一下口水,太引人犯罪了,都忍不住想要狠狠的非礼一下,可女子的矜持让她忍住了想要做坏事的冲动。

“该不会是想男人想疯了吧”,以前她都从来是一个人,对于感情之事向来要求严格,如今见到这么一个美男,似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不行不行,这家伙一看就很危险,吃掉他,还是算了,自己这小胳膊小身板的,别把自己搭进去。

“看在你这么帅的份上,我就帮你一把,不让你淹死在这温泉里”,一边说着,落兮一边费力的把厉千绝拖向岸边。

蹲在地上狠狠的打量了三遍这个绝好的身材,落兮才收回了视线,“渍渍,身材真心不错”,就是脾气不好,差评!

将温泉边上挂着的一件里衣随意的挡在男子腰间,落兮开始翻起旁边一堆衣物来,可惜了,除了一块玉佩跟一件鎏金色的外袍靴子裤子以外再没有别的东西。

“人是帅,可是有点穷!”,抱起外衣裤子靴子准备离开的落兮想到什么,凑到男子身侧,果然发现手中戴的戒指。

“戒指?原来好东西在这儿”,双眼放光的她拿起男子的手,双手使出吃奶的劲也没能拔下来,最后连嘴巴都用上还是不行。

泄气的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有点认命的瞥了一眼被自己口水和牙印布满的手指头。

“算了算了,姐不要了”,这玩意是长他身上的么,根本拿不下了,除非切断手指。

要这么做定然会弄醒这个大家伙,还是赶紧跑,当机立断,落兮顾不得挑寻方向,抱起这衣服裤子鞋子就跑,万一他要是醒来,没有衣裳一时半会也追不上自己的。

刚刚走两步,落兮停下脚步,扫了一眼躺在温泉边的绝色美男,“就这么走了,万一来坏人怎么办,算了,我可是善良的人。”

眼珠子一转,她露出邪恶的笑容,从泉边抓了几把脏兮兮的泥巴往美男的脸上身上抹了几把,顿时一个好好的绝世美男,变得跟乞丐一样。

扫了一眼自己的杰作,落兮很是满意,邪恶一声,乐颠乐颠的抱着衣服跑掉。

她不知道,此时的厉千绝还是有几分意识的,只不过忽然被敲晕,还被移动,差点破功,只能任由落兮为所欲为。

想到一双小手在自己的身上上下其手,厉千绝内心想杀人的冲动变得强烈无比。

上天入地,掘地三尺,他也要把这个野丫头找出来,狠狠的教育一番!否则难消他心头之狠。

在十里外戒备的两名手下,感受到阵法异动,心里暗道一声糟糕,快速的朝着温泉方向奔来,一眼没没瞧见人。

阵法果然被破,怎么回事!

“主上?”,试探性询问了一声,没有回应。

“那儿会不会是主上?”,远远瞧见地上躺着一个乌漆嘛黑的人,惊风扯了一下惊云的胳膊肘,略带猜测道。

“应该不是……吧?”,说出这句话的惊云对自己都表示怀疑,此处温泉,早就已经被主上设下了阵法,不仅能够隐匿还能隔绝外界的声音。

当看到那双目紧闭,脸色铁青,浑身脏兮兮的人时,惊风跟惊云两人愣住了。

天雷滚滚,他们主上这是怎么了,衣服呢。

“眼睛不想要了?”,淡淡的声音伴随着浓浓的警告,那双深邃宛若深渊一样神秘莫测的眸子缓缓张开,里面是腥风血雨般的肃杀。

“属下知罪!”

惊风跟惊云两人想起自家主上的印子,立刻想象自家主上被某人上下其手时候无力反手,小心肝一阵阵的跳,太大胆了。

他们家主上被欺负了!感受到身后的冷凝气息,两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半柱香过去,耳边传来一阵噗通的声音,紧跟着,穿戴整齐,但头发隐约还滴着水的厉千绝一脸狠厉的捏着拳头,视线狠狠拂过两人身上。

俊美的容颜依旧,可那上面布满的是惊涛的杀意,“你俩来时可瞧见一个野丫头?”

野丫头?我的娘勒,他们家主上居然被一个野丫头……..

感受到厉千绝不悦的视线,惊风两人齐刷刷摇头,“属下感知到阵法异动就立刻赶过来,未曾见过什么野丫头。”

“该死!给本尊找,掘地三尺也要找,找到之后就地格杀!”,没有人敢那样对他,这对他厉千绝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是主上。”

厉千绝这时候下意识的抚向自己腰侧,脸瞬间黑了十倍,顺着他的动作,惊风惊云一看,也跟着惊讶起来。

“主上,您的玉佩………”

“还好意思说,滚!”,厉千绝此刻俊美得如同被老天爷亲手雕刻的脸上满满的杀意,好,很好,这个野丫头一次次触碰他的底线,简直是好得不能再好!

等找到她,抓回来,一定要让他尝尝痛不欲生的滋味!

惊风惊云也是被厉千绝这副模样吓得脸色灰白,应了一声便要快速离开。

“她偷走了本尊的衣裳,顺着气息找!”

欺负主上就算了,还拿走战利品,这哪里是野丫头,分明就是女流氓!

两人刚刚离开,厉千绝的方向便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声响,周围的树木被移平了大半,毁灭的力量让人心惊。

拿走厉千绝衣裳鞋子的落兮将这些东西全都丢到一个魔兽窝后,不待休息,一路奔跑。

没跑多远的落兮立刻听到温泉方向传来的巨大响动,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

“是个大帅哥,可惜了,就是脾气不好,一撩就发火”,落兮嘴里咕哝着,可心中却疑惑,刚刚那人用的不是内力,奇怪了,这里也不是什么私人别墅,而是森林。

忽然,前面走来三个人,瞧见落兮的时候眼前一亮,“小姐,太好了,我们终于找着您了,您没事真是太好了,快随我们回去吧,大家都很担心你。”

看着慢慢靠近的两人,落兮停下脚步,眼中充满了警惕,这些人是谁,拍电视还是玩角色扮演,她不认识这些Coser好么。

等等,想到什么的落下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这不是她的手,常年用匕首跟枪的她手中布满老茧,绝对不会是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弱模样。

这两人瞧见她呆愣的模样,以为她是吓傻了,立刻对视一眼,一左一右围在她两侧。

“小姐,您没有受伤吧,让小的扶您回去。”

落兮快速的往后退,一眼就瞥见了这两人藏在袖子里的匕首,眼神顿时变得冷厉起来。

这些人不是来找她的,而是来杀她!短短的时间里,落兮已经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游轮爆炸之后她死了。

而现在她却重新活过来了,俗称穿越,魂穿那种,原主被人推下悬崖而死,死前可能是被拗断脖子,导致她现在说话艰难。

“小姐,你怎么了?别害怕,跟我们回去吧”,两人脸上虽然带着恭敬的笑容,可眼中却是怎么都掩饰不了的杀意。

落兮的眼神一沉,沉默的站在原地,目光冰冷。

两人看了一眼彼此,讥笑道:“既然小姐不愿意配合,那小的只有得罪了!”,说完捏着长剑冲向了落兮。

不远处正好有两人经过,但他们不想多管闲事,仅仅是淡淡一瞥便迅速离开,并未引起落兮等人的注意。

“谁派你们来的!”,该死,这些人才是想要她死的罪魁祸首!看样子她是误会那个大帅哥了。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怪只怪小姐你倒霉,要再死一次!”,这个倒霉鬼,命还真够硬的,从那么高的悬崖掉下来都死不了。

落兮的眸中划过一抹杀意,不说也没关系,她会查,至于要她的命,想都不要想!

眼见落兮居然能躲过他们的招式,这两人顿时笑了,“一个废物,乖乖受死就好了,何必要自讨苦吃!”

废物,你全家都是废物,说她佣兵女皇是废物,那这几个岂不是连废物都不如!

“死的是你们”,干裂嘶哑的声音紧跟着响起,宛若死神降临一般,周身的空气在这一瞬间变得冷凝起来。

这两人心下大惊,这是他们家的废物小姐么,不会说看走眼了吧。

也对,九死一生活过来的人,自然会有所改变,更何况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她一个废物,就算再挣扎也注定是死路一条!

这两人不打算再节外生枝,而是准备速战速决,他们的招式变得狠厉起来。

落兮的眼神锐利,心中却无比郁闷,她来的是什么世界,脑海中一点记忆都没有也就算了,这些人用的还奇怪的力量,她需要速战速决!

当机立断,落兮开始进攻,压根就没想到她会来这一招,其中一人不等注意就被她抹断了脖子。

“该死的废物!”,另一个惊讶,也着急了,攻击变得不是那么稳妥。

就是这个时候!

落兮像只狸猫一样跃起,不顾袭来的攻击,匕首刺在了这人的心脏上,她的肩膀也给划开一大个口子。

试探两人身亡之后,她快速点穴,将肩膀上的血止住,没有丝毫停留就朝前走去。

这里是森林,危机四伏,还是离开这里为好。

既然称呼她为小姐,那原主的家必定在附近,先拿这玉佩去换一点好的药处理伤口再说。

去人多的地方,那些想要动手的人也不至于那么明目张胆!

抱着这样的想法,落兮一步步朝前走去,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离开了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