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字幕无码专区人妻系列 老熟女乱了伦

“妈,这次你一定要帮我,那个贱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打胜了官司之后,人就不见了,难不成还人间蒸发了?”

程小雨没忍住,求到了陆梅头上,她在陆家的关系还是有些用处。

“不见了?”陆梅问。

“是啊,也不知是谁请了何碧城来给她打官司,之前伪造的那些证据,都被揭发了,这一次幸好我留心没让人发现。”

“当初我是怎么跟你说的?那周祈安就不是个东西,你什么身份,要什么男人没有?”陆梅恨铁不成钢:“非要跟她抢,鬼迷心窍。”

“妈,他对我真的很好,没有人可以比得上他。”程小雨一脸痴迷的模样将陆梅气得不轻。

本来因为身份的事情在上流社会里头就十分丢脸,现在私生女还要嫁给姐夫,她实在无法理解,周祈安究竟有什么本事,将她迷得团团转。

“你为了他做了那么都事情,要是让他知道,你想过后果没有?”

程小雨没了办法,只能撒娇:“妈,这些事情他不会知道的,我只是担心程潇潇会来找麻烦,她已经被无罪释放,我找了人在监狱里头教训她,她一定会报复的。”

陆梅脸色更加难看:“你啊,怎么这么傻,你跟她作对敢什么。”

“谁让她抢走我的男人。”

“你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你跟周祈安两个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程小雨不可思议的看着陆梅:“妈,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呢?难道你也觉得我这么做是错的吗?”

“小雨,我是你妈,我还会害你吗?你现在还找潇潇做什么?”

陆梅一肚子气,自从程小雨跟周祈安生米煮成熟饭,她就无处可泄,脸面丢尽,偏偏她还十分喜欢那个男人。

“妈,我是担心她会报复我,她不知道傍上了什么人物,那天给她辩护的律师是何碧城,我能不担心吗?”

“何律师?”

他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请动的,难道程潇潇是真的结识了背景不凡的男人?

“细想不可能啊,如果真有那个本事,她为什么还要去坐牢?是不是你想太多了。”

“妈,你这次一定要帮我,祈安最近也老是心不在焉,我担心他还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

“这种事情我早就说过你了。”

在感情跟利益面前,这个女儿永远都是不成器的,竟然牺牲了那么多只为嫁给一个凤凰男。

“妈,我知道错了,可是这一次,你不帮我,我是真的没办法了,我夜晚做梦都看见了程潇潇来找我。”

毕竟是自己的女儿,陆梅生气归生气,最后也唯有答应。

然而程潇潇好像真的消失了,她找的那些人都没有任何回音,至于那个原本该躺在医院的人,早已经被人带走。

她原本想着不管他死活,才懒得理会,可没想到让别人有机可乘。

当初费了点心思嫁给程严华,也只不过是因为年轻不懂事,但他对自己也算还可以了。

只是对程潇潇未免太好,他前妻留下来的东西永远不允许她碰。

程潇潇醒来已经是中午,她睁开的眼睛有些空洞,紧接着想起昨夜发生的一切,看了看身旁,那人已经不在。

身上的酸痛倒是缓解了一些,只是斑驳的痕迹却并没有因此减少,她动了动,掀开被子下了床。

刚将浴袍穿在身上,陆谨言便推门进来,他脸上仍然是并不温和的表情,但眉眼却不严肃。

“你醒了,下来吃东西吧。”他走顾去,一只手落在她脸上。

程潇潇有些尴尬,昨晚在床上他像是变了一个人,将她煎饼一般翻来覆去,见她不做声,陆谨言问:“要我抱你下去吗?”

程潇潇老脸一红,摇头。

见他已经准备动手,忙按住他手臂,摇头:“陆先生,我洗刷完就下去,你先吃吧,不用等我。”

“你叫我什么?”他微微眯起眼。

坏了!

程潇潇被他抱着,压迫的目光就这么盯着自己。

要叫什么,老公她叫不出来,谨言?好像有些怪怪的。

“昨晚你可不是这么叫的。”

程潇潇一张老脸红得像煮熟的虾子,他不是个严肃的人吗?怎么内里如此腹黑闷骚?

“陆……”

“陆什么。”他挑起她的下巴,缓缓贴近,唇在上面磨蹭,她脸颊发热,伏在他胸前能听见自己紧张的心跳。

“老公。”这脸我不要了。

满意的勾起唇角,他破天荒冲程潇潇露出笑容,表示自己很满意,于是满意的结果是某人重新被抱到床上,高大威猛的身躯就这么压了上去。

程潇潇:“等一下……陆先生,陆谨言……老公……放我下来。‘

陆谨言:“叫错了是需要接受惩罚的。”

“老公……”

她摇头:“不会错了,我真的记住了。”

“清晨的男人也很容易冲动,你用这么动听的声音喊了我这么多遍,我怎么能不表示一下呢?”

程潇潇欲哭无泪,看来今天是别想下床了。

两人折腾了半天,下午时分终于顺利出门,来到医院,程潇潇一路都没有说话,陆谨言拉着她的手,熟门熟路的走到了病房门口,看来已经来过不止一次。

“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程潇潇被他的细心所感动:“谢谢。”

不管怎么说,这一场交易,她是心甘情愿,爸爸可以得到安置,自己也不用继续坐牢。

推开门,看到豪华的病房以及已经清醒过来的程严华,程潇潇激动得喊了出来。

“爸!”

程严华一惊,看见程潇潇,十分激动,伸出双手来。

程潇潇冲过去握住:“爸,你终于醒了,对不起,是我没用,一直都没有来看你。”

她被送到监狱的事情,程严华并不知道,陆谨言也已经跟程潇潇通过气,两人决定先隐瞒。

现在他的病情不能受到刺激,免得复发,就让他以为一切都没有这么坏。

“潇潇,爸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这几日都没有消息,我都昏迷了这么长时间。”

“爸。”

想起程小雨跟陆梅,程潇潇内心一阵恨意。

“你阿姨跟小雨呢?”

昏迷前的事情他还是记得的,现在只想尽快见到家人,还有了解一下公司的情况,自己离开了这么久,没有人主持大局,还不知道闹成什么样了。

“爸,她们走了。”

“走了?”

程潇潇点头:“大概是娘家那边有什么事情吧。”

程严华追问:“我醒来这么多天都没见过她们,也没有人打电话过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呢。”

“没事呢,爸你现在要好好休养,其他的事情就不要担心了,我会处理好的。”

“公司呢?”他还是放心不下:“我离开这么久了,那几个项目怎么办?”

当初他一心要坚持运营远东项目,可最后也是因为那边出了问题,才会受不住刺激,昏迷入院。

“爸你放心吧,一切都好,你现在只要安心养病,那些事情就不要操心了。”

程潇潇安抚着他,始终隐瞒着一切,暂时陆梅跟程小雨也找不到人,她也不担心会出什么意外。

走出去的时候,陆谨言还在外面等她,程潇潇有些动容,走到他身后,他也转过身来,拉着她的手,走了下去。

“还想去哪里?”到了车上,他问。

程潇潇摇头:“不知道,回去吧。”

她暂时还没理清楚这一切,爸爸的公司究竟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她要怎么挽救回来?

陆谨言虽然已经说过给她足够的自由,但她不是没有自知之明,万一他哪一日中断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她又能依靠什么活着?

“夫人,她并没有出国的记录,人应该还在国内。”

“知道了。”

得到这个消息,可以说是在意料之中,程严华还在国内,程潇潇怎么可能会走,但找不到她,这个确实让人头疼。

陆梅又开始打起了丈夫的主意,但是人已经被接走了,那几个医院都没有记录,他到底在什么地方?

“妈,程潇潇那个贱人怎么样了,找到没有啊?”

程小雨忍不住又打电话来催促。

陆梅气得骂她:“找什么找,现在人都不知道在哪里。”

“妈,怎么可能呢?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还能去哪里,没钱没公司,也没有工作。”

“要真是这样就好了,那她是怎么请得动何律师呢?”

程小雨声音颤抖:“妈,难道真的是她准备要对付我吗?”

她不愿意相信,甚至觉得,程潇潇不可能有那个本事,让她从监狱里头出来,是她最后悔的,万一周祈安又重新喜欢上她,那可怎么是好?

“行了行了,反正暂时没找到人,她也不会那么傻,怎么说陆家也不是吃素的,说不定她就不打算回来了。”

“要真是这样就好了。”

“你的孩子怎样?”

程小雨一听,摸了摸肚子,露出笑容:“挺好的,才三个月,我最近都没出去,在家休息着呢。”

陆梅放下心来:“头三个月最重要了,你也别管潇潇的事情了,照顾好孩子,生了孩子,男人的心自然就在你身上。”

“知道了。”

陆梅虽然瞧不起周祈安,现在也不好再说什么,孩子都怀上了,还能怎样。

程潇潇也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神秘,她只是懒得出门,重新获得自由太不容易,她要好好珍惜。

每日躺在沙发上,抱着笔记本电脑,每次陆谨言从公司回来,都可以看到她在等自己吃饭。

经过几日的相处,程潇潇已经可以很自然的面对他突如其来的亲热,例如接吻,拉手,拥抱。

例如此刻,她听见开门的声音,马上将笔记本放了下来,穿着拖鞋小跑过去,从他手中接过公文包。

陆谨言习惯性将人拉入怀中,印下一吻,程潇潇觉得,他们现在就好像在演戏,一场恩爱夫妻的戏。

她甚至要让自己随时随地,都在状态中,何时结束却不由她说了算,而是面前的这个男人。

陆谨言松开手,拉着他走了过去,看见桌上荧幕还亮着的电脑,问:“你这几日都干什么了?“

“公司的事情,我还在想怎么告诉我爸,那个项目确实出了问题,现在就是一个空壳子,我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起死回生。”

虽然知道不是那么容易,她却并不想让一切的努力付诸东流,毕竟那是爸爸一辈子的心血。

“我知道你不舍得公司,不过现在这个公司在程小雨跟周祈安手中,你准备把它夺回来?”

“至少我希望这个项目的事情,可以水落石出。”

公司落入了程小雨手中,她已经是意料之中,现在网上关于她的新闻,铺天盖地,都是先前被人黑的历史。

虽然后来陆谨言已经在想办法掩盖,但程小雨毕竟下手太狠,加上她横刀夺爱,妹妹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事情太过狗血,许多人都当做笑话来听。

“你希望怎么做?”

程潇潇摇头:“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我爸爸出国治疗的事情,谢谢你。”

陆谨言将她拉过来,坐在自己怀中,呼吸喷洒在颈脖间,这个姿势很暧昧,程潇潇有些不自然的缩了缩脖子。

“既然要谢,还是来点实际的吧。”

她呆呆的看着陆谨言。

他说:“以身相许吧。”

程潇潇刚要挣扎,已经被他压在身下,火热的吻落了下来。

霸道的气息瞬间席卷她的口腔,呼吸不得,双手推在胸前,抵挡他进一步动作,陆谨言咬着她耳垂,发出低沉的笑声。

“你越反抗,我越喜欢。”

程潇潇无奈的闭上眼睛,这被挑逗了的节奏是怎么回事?

他的手从衣衫下摆伸了进去,她突然问:“你饿吗?不如吃饭吧。”

某男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饿,所以要先吃你。”

毫无疑问,两人又在沙发滚成一团。

程潇潇与陆谨言一起将程严华送出国,一是避免他受刺激,而也是为了不让程小雨跟陆梅找到人,且国外有很先进的医术,可以得到最好的治疗。

她不求可以恢复到从前那样,只要身体健康,就可以了,只有这样,才能慢慢收拾那几个人渣。

两人并没有急着回去,而是找了一家餐厅用餐,程潇潇去洗手间的时候,意外碰见了熟人。

刚开始还不敢确认,后来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确定是程小雨无疑,这一刻,她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就要冲出去狠狠的打她几个巴掌。

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为了陷害自己,竟然不惜一切代价,如果只是勾/引她的男人,那么只能怪她程潇潇识人不清。

但程小雨不是,她是恶魔,每时每刻都在想办法让自己掉入地狱的恶魔。

“老公,我在外面跟朋友吃饭呢。”

“知道了,等下我就回去。”

“我会小心孩子的,你别担心。”

“那我等你过来接我,我也爱你。”

听着这些对话,程潇潇已经猜到,跟她通电话的人就是周祈安,血液里奔流的恨意几乎迸发。

她握紧拳头,下唇几乎被咬破,就这么看着她离开,眼中的怒火渐渐平息,重新回到座位的时候,陆谨言一下子就看出她脸色不对。

“怎么了?”他伸出手来,覆盖住她手背。

温暖的大掌温度渐渐传递过来,她躁动的心也慢慢得到了平复,摇头:“没什么,好像是遇见了熟人。”

“既然这样,我们先走吧,反正你也吃不下了。”

周祈安开车过来接程小雨的时候,从门口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只不过有些模糊,她身旁的男人挡住了大半的视线,有些不敢确定。

背影跟程潇潇很像,又似乎跟那个男人十分亲密,两人手挽着手,一起上了车。

周祈安还想继续看清楚一些的时候,后面的车已经在按喇叭,他只能将车往前开一些,再重新看过去的时候,那辆车已经不见了。

他有些懊恼的捶了一下方向盘,心底乱作一团,自从入狱之后,他是愧疚,可现在她出来了,他又担心会遭到报复。

他胡思乱想时,程小雨已经在外面敲车窗了。

她自顾自走过来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上,见他脸色不对,皱了皱眉:“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周祈安摇头:“今天公司的事情有些多,可能是太累了。”

程小雨不信:“刚才在电话里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老婆最重要嘛,别担心,我没事。”

她将信将疑,最后被周祈安忽悠过去,他松了口气,要是被程小雨知道他因为潇潇的事情在烦恼,一定会十分生气。

“爸,有件事情,我想有必要在电话里跟你说一声。”

“什么事?”陆老爷接到陆谨言的电话,有些吃惊。

陆谨言想了想,说:“我已经结婚了,至于婚礼,会找时间补办,抱歉现在才通知您。”

“什么?”

陆老爷在电话那端几乎咆哮,他的儿子结婚了,先斩后奏,到现在才告诉他。

“跟谁结婚?什么时候?你就这么着急,一日都等不了,这么匆忙的隐瞒着家人,对方到底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呢。”

“爸,我只是通知你们,并不需要征求同意。”

“你这是什么意思?”陆老爷有不好的预感。

陆谨言紧接着说:“她是程家的女儿,我们已经办了结婚手续,现在她是我的合法配偶,您的寿宴我会带她一起回来参加。”

“咳咳咳!”陆老爷激动的问:“哪个程家?”

“姐姐嫁的那个程家。”

陆梅嫁给程严华,只有两个女儿,一个程潇潇,一个程小雨,小雨经常回来,现在还跟姐姐的丈夫结婚,现在儿子又娶了她的姐姐……

这混乱的关系几乎将他气晕过去,陆老爷还以为自己听错,他这么优秀的儿子,怎么会娶了一个离婚的女人。

“你说什么?”

“爸,您没听错,我娶的就是程潇潇。”

“嘭。”

陆老爷手中的茶杯被扔了出去,他激动得脸色都变了,对着电话那头怒吼:“你们这是要气死我吗?”

孙女死活要嫁给姐姐的老公,儿子还娶了孙女婿的前妻,女儿还嫁给了她老爸,这辈分都乱了。

“总之我绝不会同意。”

没想到让他相亲不去,却闹了这么一出丑闻,陆家怎么能容忍这样一个女人嫁进来。

“爸,她已经是我的合法妻子了。”

“马上去离婚,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都不能跟她结婚,她绝对不能进我陆家的大门。”

“爸,这件事情,我不能听您的。”

“不孝子,你要为了一个女人,跟整个陆家作对吗?”陆老爷恨铁不成钢:“不过是一个离婚的女人,你想要什么样的没有?”

“这些事情,改天再说吧,我已经决定了,这辈子就跟她一个人过。”

“你……”

陆老爷几乎被气死,啪的一下将电话摔了出去。

他顺着气,越想火越大,还以为他是听了自己的话,没想到不肯去相亲,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程家程家,又是那个程家,马上就要到自己寿辰,他竟然还要将那个女人带来。

无论如何,一定要让他尽快离婚,想补办婚礼,绝对不可能,到时候公司跟女人之间,看他怎么做选择。

这么一想之后,他只是生气,也就没了多大担心,毕竟还有一个公司在,他不可能为了她什么都不要。

心底里对陆梅也多了几分愤怒,要不是她当时发神经,跟着那个有妇之夫,现在也不会引来这些破事。

他们陆家要什么没有,非要招惹一些丑事,闹得人尽皆知,脸面丢尽。

陆老爷发火,整个陆家都弥漫着硝烟,李玉梅刚刚到陆家来,看见这气氛,也不由得有些心惊。

她拉过佣人,塞给她两张百元大钞,偷偷的问:“这是怎么了?”

“老爷刚刚听说陆少爷结婚了,先斩后奏,还不知道是谁,才发火了。”

李玉梅捂住嘴巴,满脸惊讶:“结婚了?”

“是啊,老爷气得把最喜欢的茶杯都给摔了。”

“你没听错吧?陆谨言他竟然结婚了?没听他说过啊。”

“好像是陆少爷瞒着老爷,直接去领证了。”

原来如此,怪不得跟他介绍对象,都这么难,已经偷偷有了对象,还偷偷结婚,这下子要将爸气得不轻了。

不过对方是个什么人,竟然能让他这么做,陆谨言沉默寡言,平时跟他们来往甚少,总觉得不是一般女人可以镇得住。

李玉梅偷偷的出去之后,马上就拿手机给陆振豪打电话,将陆谨言结婚的事情说了出去。

那头陆振豪听了也是大吃一惊,这陆家的人结婚,是会影响股票的啊,尤其是陆谨言。

现在不声不响,偷偷就结婚了,难道对方是什么神仙不成?

“那你倒是打听一下,到底是什么人跟他结婚了。”

“我也想啊,现在大哥还在发火呢,谁敢惹他。”

陆振豪等不及了,马上就说:“你在那边等着,我马上就过去。”

李玉梅打完电话之后,还是觉得不放心,马上又找到了其他人的电话,将这件事情都说了一通。

当晚,所有人都聚集在陆家,陆谨言的电话要不是提前关机,早就被打爆了,陆老爷愤怒之下房门紧闭,谁也不见。

陆梅是接到电话了,但是因为她还在为程小雨的事情烦恼,便没过去,那几个人是想破脑袋了,都无从得知他到底跟什么人结婚。

“过几日是我爸的寿辰,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回去吧。”

程潇潇原本躺在他身旁,一听见他这么说,下意识的坐了起来。

陆谨言握住她的手:“这件事情我已经跟他说了,现在大概整个陆家都知道你的存在,迟早都是要过去的。”

“可是我的身份,会不会不合适呢?”此刻程潇潇并不知道,面前这个男人,就是她后妈的弟弟。

她只是觉得自己已经离过婚,嫁给陆谨言,他这样的家世,必定会不喜欢。

“难道你对自己没信心?”陆谨言挑眉。

“我毕竟跟你不一样,过去……”

“那些事情我并不介意,还是你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难道这些人不都不能对付?以后要怎么夺回属于你的一切?”

程潇潇摇头:“我不是担心这些,你爸爸生日,肯定会有媒体吧,我之前的那些黑历史,如今成了你的老婆,难道你就不担心,陆氏的股价?”

陆谨言伸手将人扯过来,手指抚摸着她的脸:“你担心这个?站在我身边,不应该是每个女人所希望的吗?”

“自恋狂。”

他扑过去,呼吸温热,咬住她颈脖:“难道你不是这么想?”

程潇潇推着他,脸色通红:“别乱来,你明天还要开会。”

“嗯。”

他手上微微用力,照样压着她,不重不轻的开始亲吻,程潇潇被他弄得睡意都烟消云散,又不想纵容他,就是不肯松手。

这个男人自从跟她结婚以来,日日索求,根本就不像是表面上那么刻板寡言,其实是腹黑闷骚。

好像是十年没开荤,将她压榨得渣都不剩,两人本该是协议婚姻才对,她实在搞不懂,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对她无微不至,纵容她做任何事情,这样下去,真的很难抵挡得住,万一真的爱上他怎么办?

“还要开会啊。”她咬着牙提醒,推开他压在自己脖子上的头。

陆谨言呼吸粗重,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没事,可以延迟。“

她翻了翻白眼:“虽然你是总裁,但你这么以公谋私,真的好吗?”偷偷伸出一只脚,再伸出一只手,准备从他身下溜走。

陆谨言察觉她的意图,嘴角勾起:“为什么不好?你有什么意见吗?”

我当然有意见,你天天压着我,腰酸背痛,你说我有没有意见。

她在内心咆哮,露出十分苦逼的笑容:“没有没有,只是你身为总裁,这样做,员工会有意见的。”

“我很忙。”

“忙着跟我上-床?”

陆谨言长臂一伸,她好不容易爬出去,又重新落入他怀中:“当然,老婆真是聪明。”

“可是……这样对身体不好……何况你已经不年轻了。”

陆谨言猛的用力,将她狠狠禁锢在怀中,眼神发出危险的讯号。

“你说什么?我老了?”

他才三十三岁,谁说老了?况且他一直很勇猛的好吗?这个女人竟然敢质疑他的能力,难道是在床上还满足不了她吗?

既然这样,今晚一定要让她知道厉害,让她知道她的男人,是不是真的老了。

程潇潇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立马摇头:“不老,很年轻,英俊潇洒。”

她从陆谨言脸上,几乎可以预料到,山雨欲来,这个男人发起狠来,她今晚真是不用睡觉,折腾到天亮了。

以后出言都要三思了,这个男人就是一头狼,而且是吃不饱的狼。

“我们还是试试吧,让你知道我是不是老了。”

“……”程潇潇。

陆谨言第二日就被叫回陆家去了,他来了才发现,聚集了一大群人,二叔三叔,二婶三婶,还有他的姐姐,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不过这些人,他都没有放在眼中,他的婚姻不是拿来交易的,无论是谁反对,都没用。

“陆少爷,老爷在书房等你呢。”

“好,我这就上去。”

陆谨言径自上了书房,推开门就看到了陆老爷子沉着的脸,他上前几步,说:“爸,您找我?”

陆老爷端坐在椅子上,看见他冷淡的态度,冷哼一声。

“你还知道回来?”

他昨天想了一晚上,如果陆谨言可以答应离婚,封锁消息,他也可以当做是他一时头脑发热,冲动了。

“爸,您找我是为了结婚的事情吧,这件事情,您可以不必多说,我已经决定好了。”

“决定什么?你是不是觉得,要将陆家的脸丢光才好?”

陆谨言:“爸,我已经跟她结婚了,没有什么丢脸不丢脸的,我们过得很好。”

“混帐,她是你姐夫的女儿。”陆老爷火气高涨,恨铁不成钢的怒骂:“你们这是在乱来,小雨是这样,你也是这样。”

“爸,希望您不要将我跟她混为一谈。”

程小雨所做过的那些见不得光的阴险事情,他从不屑一顾,只是看不惯陆梅教出来这样的好女儿。

“你以为你好得了哪里去?我们陆家继承人的合法伴侣,不应该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而且继续这么跟程家纠缠,以后你让外面的人怎么看?”

“那些跟我没有关系,爸,这是我的婚姻,我想怎么决定,与他人无关。”

“陆家的脸面呢?你置于何地?”他一辈子争强好胜,年轻时做过的荒唐事情,已经让家里乱作一团。

没想到唯一一个有用的儿子,还是这副德行,大儿子是个废物,完全不能指望,现在他也要跟自己对着干?

“爸,就算我结婚了,也不会对陆氏有任何影响,我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

“放屁,你以为那些人不会用这个来做把柄?只要媒体一炒作,这些糊涂事,到时候就会成为他们攻击陆氏的把柄。”

陆谨言觉得今天是谈不下来了,摇头:“爸,您还是好好歇着吧,这件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

“解决什么。”

陆老爷万分愤怒的将一叠资料甩到了桌子上,指着陆谨言骂:“你看看这是什么,你怎么会死心跟这样一个女人在一起?”

陆谨言翻了翻,说:“这些都不是真的。”

“哼!我不管是真是假,她已经声名狼藉,就不能做陆家的儿媳妇。”

烂账一笔还没算完,他还这么着急的想要给自己添麻烦,程家果然不是个省心的东西,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就不该同意让女儿也嫁过去。

“爸,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了,无论您说什么,都不会改变我的想法。”

“你是非要想逼我吗?”

陆老爷声音里透出阴狠,他当初可也是风里来雨里去,手段狠辣,如果真的没有办法,他也不计较是不是要用一些极端的办法。

“爸,希望您让我自己解决,如果您对她做了什么,以后我不会再踏入陆家一步。”

“你……”他呼吸急促,指着他:“你是在威胁我?”

“爸,您知道我一向说到做到。”

一场谈话不欢而散,陆谨言片刻也不曾逗留,下楼之后看见他们都坐在客厅,点了点头,之后便走了出去。

“他这是什么态度?”

李玉梅看见人走远,嘀咕了一声:“看见这么多长辈在这里,好歹也过来打个招呼吧。”

陆振豪沉着脸:“他不是一直都这样吗?有什么好奇怪的。”

“我说二哥你也别生气,他从小就是这德行,尤其是掌管了陆氏之后,更是不可一世。”

“弟弟这个样子,当初你们也是贡献了不少力气吧。”

陆静云这话一说,几人面面相觑,都不敢再反驳什么,的确当初陆谨言刚刚被接回陆家,整日都是被他们欺负。

长大之后沉默寡言,对他们也是极其冷淡,可是没想到他竟然成了陆氏的总裁,就跟吞了苍蝇一样的难受。

又不得不低头,生怕他什么时候回来报复,心里没有一个人是心甘情愿,都在等机会除掉他。

“照我说也不用担心,他如果娶了个不好的女人,爸反对,他又坚持,那岂不是对我们更好吗?”

“二婶说得没错,到时候公司跟女人,他要是选了女人,那公司就是我们的了。”

众人如释重负,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不管是什么女人都好,只要能让他陆老爷之间的关系变得恶劣,那就是他们最想看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