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风流粗又长高潮 我和岳交换玩3p

“算起来,我比慕小姐就大两岁,应该还不到健忘的时候。”

薄靳晏很快回复,语气生疏。

“那就行。”慕浅浅随手加了个表情包。

“慕小姐,有事?”薄靳晏直截了当问道:“这个点,难道不应该和男朋友在一起?”

他话里有话。

慕浅浅有多喜欢顾廷瑞,他有所耳闻。

他可不认为,她真的会因为一次简单的救命之恩,就和顾廷瑞闹掰。

薄靳晏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若只是想消遣他,恕不奉陪。

“我是和男朋友在一起啊,在一起聊天。”慕浅浅装作没听出来他的意思,笑着回。

这话……意有所指。

“哦?”

薄靳晏挑起眉,修长的手指,飞快打字,询问道:“这么说,慕小姐和姓顾的已经分手了?”

他不是没给过她机会。

坚持要踩进雷区,可是要承担代价的。

“还没。”慕浅浅没有丝毫犹豫,直言道。

语气轻快。

薄靳晏脸上笑意骤然消失,眸底洋溢着不悦,神情比平时都冷淡了几分:“慕小姐,这是想脚踏两条船?那抱歉……我时间宝贵,没兴趣陪你在这玩恋爱游戏。”

言语间,充斥着警告的意味。

整个云城,还没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耍他!

“自然不是,在我心里,姓顾的已经是前任,跟死了没什么差别。”

慕浅浅轻笑了声,娇声道:“我现在只想和薄少玩恋爱游戏,希望薄少能给我个机会。”

“我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不劈腿,对感情从一而终,童叟无欺,如假包换。”

薄靳晏看着慕浅浅说的一套一套的,凤目上挑。

觉得这人和以往他听闻,认知的慕家大小姐,似乎差别很大。

他愣了一会儿,不留情面的嘲讽道:“从一而终?抱歉,这点真看不出来。”

之前跟顾廷瑞还非卿不嫁,现在却跟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还真是,女人心海底针。

慕浅浅也怔了怔,反应过来。

的确,自己现在的行为,和从一而终没太大关系。

她倒也不在意,笑道:“我说真的。”

随即,慕浅浅话锋一转,“其实我找薄少你,是想问问你后天晚上有没有空?来洛阑酒店,三楼宴会厅,到时候给你看一场免费的好戏,你就会知道,我有多从一而终了。”

洛阑酒店,三楼宴会厅?

薄靳晏眼底闪过一丝疑惑,不知道慕浅浅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不等他多问,慕浅浅就已经结束了对话,“记得要来哦!”

结尾附带一个‘啾咪~’抛飞吻的wink表情包。

薄靳晏看着这表情包,出神了好片刻,脸上是一言难尽的神色。

这女人……

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直到陆北寒蹭过来,说:“你看什么呢?那么入神,干嘛不过去打牌,该不会真是谈恋爱了吧?”

话刚出口,他自己就先笑了。

怎么可能?

薄靳晏这人,出了名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谁谈恋爱,他薄靳晏也不可能谈恋爱的。

他肯定是在开玩笑。

陆北寒笑呵呵的,心里十分笃定。

薄靳晏淡淡瞥了他一眼,随手按掉了手机,并未让他看到手机上的内容,给了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看到他这反应,两人多年好友,陆北寒一下就察觉到不对劲。

藏得这么严实?

他反应过来。

好家伙!

他觉得脸疼。

这打脸来的也太快了!

陆北寒当即来了兴趣,双眼放光追问道:“不是吧!宴哥,还真是啊!铁树开花啊你,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快说是谁?是兄弟就告诉我!”

他实在是太好奇了!

谁能有这么大本事,拿下他薄靳晏。

他们兄弟之前还拿这事打过赌,赌他这辈子都不会主动,娶妻生子。

除非是家里长辈逼迫联姻,娶个不喜欢的女人,放家里做摆设。

谈恋爱?

这三个字,以前根本没在薄靳晏的字典里面!

薄靳晏抬了抬眼皮,薄唇微启。

就在陆北寒激动不已,以为能得到答案时。

“你猜。”

他轻描淡写的两个字。

随后拿起酒杯,仰头饮尽,喉结上下滑动。

“啊!!”陆北寒歇斯底里,抓心挠肝喊着。

太过分了!

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吊人胃口,不道德啊!

……

慕浅浅这边,刚和薄靳晏聊过之后,心情还算不错。

她特地去翻了他的朋友圈。

一条条翻看,薄靳晏朋友圈更新频率不高,但平均每个月还是会保持在两三条,有他参加宴会的,也有和朋友去打高尔夫的,还有去国外游玩,拍的著名景点照片。

他露面的情况不多,偶尔会有一双大长腿出镜,或骨节分明的手,手腕上习惯性戴着各大名牌手表,衬得手非常好看。

慕浅浅暗自称奇。

难怪都说薄靳晏是云城出了名的贵公子。

果然名不虚传。

浏览下来,慕浅浅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

薄靳晏从来不发自己流连夜店的照片!

虽然,从这朋友圈里也看不出什么。

但慕浅浅总觉得,薄靳晏这个人很神秘。

前世她也没关注过他,平时没有交集,只听说过一些流言蜚语。

传言都说他流连花丛,不学无术,是个纨绔子弟。

喜欢玩弄人的感情。

但他给她的感觉,却不像这么回事。

一时之间,慕浅浅内心被勾起了莫大的兴趣。

晚些时候,她看得累了,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翌日醒来。

慕浅浅睁开眼,从床上坐起身,顺滑浓密的长发披散在身后,乌黑亮丽,衬得人皮肤白皙,小脸粉嫩,带着初醒时的朦胧无措。

昨晚经历的事情太多,脑子嗡嗡的。

睡了一觉之后,身体舒畅了不少。

她伸了个懒腰,起床洗漱。

一看时间,已经早上九点了。

等她从浴室出来,换好衣服。

门外传来敲门声。

她打开房门,门外站着的是家里保姆,陈妈。

“大小姐,老爷让我来喊你起来,吃早餐了。”陈妈笑呵呵道。

笑起来脸上满是褶子,她是慕家的老人,可以说是看着慕浅浅长大的。

“廷瑞少爷已经来了,还买了你爱吃的早餐呢。”

顾廷瑞!

一大早就听到这个名字,还真是晦气!

直接影响她一天的好心情。

慕浅浅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

不过,今天无论如何也得见这个男人了。

“陈妈,我知道了。”慕浅浅点了点头,“你先下去吧,我马上就来。”

陈妈点了点头,贴心地带上房门离开。

等慕浅浅下楼时,顾廷瑞已经和慕天泽坐在餐桌上了。

桌面上放着中西式早餐,完美贴合了每个人的口味。

顾廷瑞听到动静,闻声看过来,发现是慕浅浅时,立刻起身迎了上来,温柔问道:“浅浅,你昨晚睡得好不好?我给你带了你最爱吃的茶记点心,龙凤酥,一早就去排队买的,快来尝尝。”

温润如玉,眼中满是深情。

她之前就是被他这样子骗得团团转。

他还真是会伪装,就连推她下悬崖,都是这副温润的样子。

若不是她亲身经历。

谁又能想到,他,会做出弑妻的举动。

从看到顾廷瑞那张脸的那一刻,慕浅浅内心的寒意,就止不住涌了出来。

面对他,仿佛回到了悬崖之上。

一瞬恍惚。

慕浅浅很快回过神,克制的很好,只是在面对一桌美食的时候,却没什么胃口。

她态度冷淡,越过顾廷瑞坐下,说:“我胃有点不舒服,喝点陈妈做的粥就可以了。”

巧妙的躲开顾廷瑞靠近的动作。

顾廷瑞感受到了她的冷意,也只以为她是刚睡醒有起床气,不高兴的缘故,也没在意,直接坐在慕浅浅的身边,陪着一起吃。

慕浅浅也没出声赶人,现在还没到撕破脸皮的时候。

她垂眸喝粥,一言不发,也不碰他给自己夹来的虾饺,怕自己忍不住吐了。

看到这一幕,慕舒涵咬牙切齿。

不知好歹的女人!

慕天泽倒是满意的点点头,问道:“订婚的事,筹备的怎么样?再有几天,就到日子了,到时两家亲戚朋友,可不能出差错。”

他慕天泽的女儿订婚宴,一定要大办特办!

顾廷瑞侃侃而谈,“伯父放心,都是按照浅浅喜欢的,来置办。”

说着,他看了慕浅浅一眼,满眼深情。

“你有心了,到时候我会介绍你跟一些叔叔伯伯认识。”慕天泽笑道,说着看向女儿。

慕浅浅一点表示都没有。

而且她注意到,顾廷瑞听到这话时,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果然这就是他想要的!

通过跟她结婚,一步步得到她父亲的帮助。

顾廷瑞也不在意,问道:“浅浅,今天要不要去试试礼服?”

他已经迫不及待,期待订婚宴的到来。

慕浅浅一顿,“不了,今天身体不舒服,我在家休息吧。”

反正也用不上。

慕天泽忍不住开口,“你从船上回来就恹恹的,是不是病了?要不要叫医生来看看?”

担忧着她的身体。

慕舒涵也在旁边煽风点火,说:“我看姐姐倒是挺好的,面色红润有光泽,就是从船上回来到现在,对廷瑞哥那么冷淡,我身为妹妹,都看不过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