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 春水流全集

舒柒柒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你说什么?”她也没心情再回去找白璟夜,追着冷奕宸离开咖啡厅。

商圈内有种说法,冷奕宸白璟夜,商场上的黑白无常。

岂今为止,俩人还没正面交过峰,要说势力范围,目前来看冷奕宸略胜一筹。

就他们现在这种关系,冷奕宸怎么可能让舒柒柒去白氏工作。

可他也知道,要阻止舒柒柒不去白氏他有一万种方法,绝对不是拿什么合同作为交换。

但那一瞬间他就是冲动地说出口。

回到车里,舒柒柒抓住冷奕宸的胳膊:“你刚刚说的是真的,你真愿意签舒氏的合同?”

冷奕宸扯开她的手。

舒柒柒不察,在惯性的作用下整个人扑进男人怀里。

软香在怀,冷奕宸忘记要去推开。

舒柒柒挣扎着坐起身,手按到男人的大腿根。

小脸涨得通红:“对…对不起。”

下一秒她的下巴就被掐住,呼吸同时被掠夺。

舒柒柒气恼地去推他。

冷奕宸松开她:“你三翻两次的勾引我,不就是想让我这么做。”

“我没有。”

舒柒柒虽然失去清白,可从来没想过要去勾引谁。

“你有。”

男人眸色腥红,微微发沉。

舒柒柒目光微垂,吓得倒抽一口凉气,如避蛇蚁似的贴到车窗边:“臭流氓。”

“再敢多嘴,我就在这办了你。”

冷奕宸沉着脸启动车子。

他从来没有因为一个女人有如此的冲动。

舒柒柒的一举一动、噏合的红唇、一个眼神,都能让他血气翻涌,不是勾引又是什么。

回到冷家。

冷奕宸偏头看舒柒柒一眼:“晚上你做饭。”

“凭什么?”舒柒柒不服气地瞪向男人。

“吃过饭,拿上合同来书房找我。”

冷奕宸没给理由,只说了这样一句话。

舒柒柒心下一喜:莫非那桌子饭菜还真抓住男人的胃?

老太太跟茶姐回来时,就见到舒柒柒在厨房忙活。

老太太乐开花:“瞧瞧,我们家孙媳妇多乖。”

茶姐有些担心:“少夫人刚崴了脚,我得去看看。”

老太太也想起这事:“对对对,这丫头为了阿宸也太不爱惜自己,一会我得说说她。”

闻到满屋的饭菜香,冷奕宸一向冰冷的脸,有些许和缓。

他对吃食向来没什么要求,茶姐做什么他便吃什么,可不知为何那天吃过舒柒柒做过的菜后,他却有些念念不忘。

从楼上下来,老太太把他拉到一边:“阿宸你媳妇伤着脚也亲自为你下厨,你可得对她好些。”

冷奕宸脸色微变,那个女人的脚难道还没好?

“我知道了奶奶。”

“吃完饭来我房间拿药酒,晚上替她揉揉。”

“……”冷奕宸微微皱眉。

“听到没?”老太太不满地瞪他一眼。

冷奕宸不得不点头:“好的,奶奶。”

“别敷衍我,明天我会问柒柒,你敢不揉,看我怎么收拾你。”

老太太的话是圣旨,不容人忤逆。

饭后。

舒柒柒回到房间,想到马上就能拿到合同,她的心情很好,以至于都忽略自己的脚痛。

拿着合同,她正打算去找冷奕宸,男人推门进来。

舒柒柒面上一喜:“我正要去找你,这是合同。”

冷奕宸接过合同放到一边:“不急。”

舒柒柒急了:“你该不会是后悔了吧,男人说话要算数。”

“闭嘴,过来。”男人眸色沉沉,命令道。

舒柒柒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做什么?”

“坐下。”

男人指向床沿,没什么表情地开口。

舒柒柒吞了吞口水:这男人,好凶。

她怕男人反悔不签合同,不敢忤逆他的意思,老实地坐上床沿。

只见尊贵无比、又不可一世的男人居然在她面前蹲下。

她回家换过衣服,下身穿的是条休闲裤,男人此刻正把她的裤腿往上卷。

舒柒柒往下看去:天呐,她的脚怎么肿成这样?

冷奕宸皱起眉头:这女人是白痴吗?

他用手指轻轻按上去,舒柒柒痛得轻嘶一声,脚下意识地往回缩。

被男人强势地按住:“再敢躲,你这脚就别想要了。”

舒柒柒瘪着嘴,看着男人把药酒倒在手里开始揉她的脚。

一点都不温柔,感觉骨头都要被捏碎。

“轻…轻点,真的好痛。”这根本就不是在帮她,更像是惩罚她。

“活该,忍着。”

男人嘴上虽然这么说,手上的力道到底还是轻了些。

一时俩人谁也没说话。

舒柒柒:冷奕宸这样的男人,居然也会关心人,她今天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冷奕宸:这女人的皮肤到底是什么做的,他明明没用劲,为什么捏过的地方都变青了。

脚都成这样还想着舒家的合同,难道钱比她自己还重要?

果然是个贪财的女人。

冷奕宸收起药酒瓶站起身。

舒柒柒动了动脚腕,好像不那么痛,刚要道谢,发现冷奕宸要离开房间。

她急了。

抓过床头的合同:“冷奕宸。”

她实在是低估自己的实力,脚下一痛,她整个人朝前扑出去。

冷奕宸刚巧回身。

舒柒柒就直直扑进男人怀里。

男人的胸膛像是块钢板,撞得她鼻尖生疼,眼泪都出来。

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两手牢牢抓住男人的衣襟,在他怀里仰起头:“合同你还没签。”

望着近在咫尺的小脸,冷奕宸愤恨交加,抬手掐住舒柒柒的下巴,一双寒冷深眸直直逼视着她:“你还真是要钱不要命。”

“我……”舒柒柒张不开口,瞪着男人。

什么叫她要钱不要命,明明是男人自己答应签合同,为此她连工作都丢了,还忍痛做饭给他吃,现在凭什么这么说她。

一切都是交易,很公平。

冷奕宸很愤怒舒柒柒不把自己的脚当回事。

他不在意舒柒柒的脚是好是坏,只是不想奶奶再耳提面命地让他替舒柒柒捏脚。

冷奕宸愤怒地把舒柒柒按回床上:“明天早上还肿着,这合同你就别想要。”

“……”

舒柒柒已经惊得说不出来话:这男人是在关心她?

看来是她误会了,男人其实挺有良心,不过是替他做了两顿饭,就学会关心自己。

果然他的心跟胃是长在一块的。

舒柒柒从楼上下来,她的脚已经消肿,冷奕宸的按摩手法虽然不咋的,不过效果倒是惊人。

看到她行走自如,老太太眉开眼笑:“我就知道阿宸上手,你的脚保准没事。”

舒柒柒咯噔一下:“奶奶?”

老太太意识自己说漏嘴,赶紧往回圆:“我可什么都不知道,阿宸昨晚找我拿药酒,我猜肯定是给你用,怎么样,还疼的话让阿宸晚上再拿过去?”

舒柒柒小脸一红,赶紧道:“不疼了不疼了,谢谢奶奶。”

她可不敢再劳烦冷奕宸,还不得被他捏死。

她就说那个冷漠无情的男人怎么那么好心,原来是因为奶奶的‘圣旨’。

怪不得要拿合同的事威胁她。

舒柒柒今天还得去面试,早饭后,她正打算出门,便被老太太叫住。

“柒柒,奶奶让茶姐准备了点心,你一会帮阿宸送过去。”

老太太一心撮合她跟冷奕宸,就盼着舒柒柒能给冷家生下孩子。

舒柒柒答应过冷奕宸,合约期间会让奶奶高兴,便没有拒绝。

她拎着茶姐准备好的点心,来到冷氏大楼。

因为找工作的关系,舒柒柒今天穿了身正装,干净的白衬衣下身是条及膝西裙,露出她纤细白晰的小腿。

刚走进大厅就被人拦住:“小姐这边请。”

舒柒柒一头雾水:难道冷奕宸知道自己要来?

“你是带我去找冷奕宸?”

拦住舒柒柒的人,不屑地看她一眼:“想见我们总裁先通过测试再说。”

测试?

舒柒柒更为不解:这是什么规矩,送个点心还得做测试?

赶紧道:“你是不是误会了?我跟冷奕宸认识,是来给他送东西的。”

“那也得先测试,你以为我们总裁那么好见?”

小雪是替同事代班,陆姐说:现在的女人总想找捷径,以为自己长得有几分姿色,就能跟别人不同。

让她千万不要放任何人上去找总裁,一定得按公司的招聘流程走。

舒柒柒不想把时间耗在这里,正打算离开,女人转过身:“苏小姐,这是测试题。”

舒小姐?

还真是给她测试的?冷奕宸到底在搞什么?

舒柒柒拿过很题目一看,根据主题,设计创作一副动漫宣传画??

量身定制的题目?

舒柒柒看到题目也产生兴趣,这可是她的长项,画就画。

半小时后,她把画留在桌面,起身离开房间。

刚刚的女人已经不知所踪,她转身走向电梯。

电梯门打开,她看到秦染。

“少夫人?”

“我已经通过测试,你别再拦着我,我要见冷奕宸?”

“少夫人请。”

秦染心想冷总平时都这么玩?少夫人想见他还得做测试?

舒柒柒要是再晚两分钟,就会看见,一直失踪的苏凝露拿着自己的应聘简历,走进了她刚才做测试的房间。

……

舒柒柒把带来的点心放到冷奕宸面前:“奶奶让我给你送点心。”

见男人没啥反应,舒柒柒也不自讨没趣,转身走人:“我走了。”

“舒柒柒。”

舒柒柒回过身,看见冷奕宸站起身。

一身精致合体的黑色西装,举手投足间弥漫着一股优雅倨贵,还有高高在上的强大气场,让人无法忽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