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最猛黑人XXXX黑人猛交 白日美人无删减完整视频

房门紧闭着,里面没有声音,陆黎川在房门外停下,轻轻敲了敲门,没有回应,连续敲了几次仍旧没有声音,陆黎川有点着急了,拧了一下门把,门却开了,没有锁,扫视一眼房间,没人……

去哪了?对,卫生间,他的别墅每间房都有独立卫生间……

陆黎川不禁有些害怕,他怕这个原本坚强的女人却受不了生活的一波三折了,受不了生活带给她的彻底的绝望,而想不开做什么傻事……

长腿快两步迈向卫生间,没有一丝犹豫的打开了门,女人果然在里面,缩在角落里披着被子环抱成一团,神情呆滞,眼神无聚焦,脸上还有泪水的痕迹。

莫名有点心疼,陆黎川走近她,蹲下来和她平视,小声的问,“怎么了,别怕,我在这里。”

季温颜虽仍旧呆滞,却似有感觉,听到他的声音,把脸转向了他,眼泪又像脱了线般从眼眶掉落。

犹豫了一刹,陆黎川还是举起手连着被子一起抱起她,用他醇厚好听的声音安慰道,“别怕,我在这里,忘记昨天发生的事好吗,忘记一切,振作起来,什么都没有发生。”

季温颜眼泪流的更急了,目光呆滞得看着陆黎川好一会儿,最终还是轻轻点了下头。

陆黎川嘴角扬起了一抹几不可见的弧度,抚了抚她的后背安慰道,“你忘了吗,你还有父亲,你父亲他需要你,你不能想不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要是陆若婷知道平时自己的冰川哥哥居然也会开口说这样温柔的话,估计会惊得下巴都掉下来吧。

说起季温颜的软肋父亲果然是有用的,她呆滞的眼神慢慢聚焦,把脸转向陆黎川,又自言自语道,“爸爸……爸爸…对,我还有爸爸,爸爸呢,爸爸去哪里了,顾北辰那个疯子对爸爸做了什么,我要见爸爸……”

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情绪又要失控,陆黎川赶紧抓着她的手,安慰道,“别急,我已经把你的父亲送到了安全的地方,他现在在接受救治,放心,顾北辰动不了他,你现在赶紧振作起来,去洗漱换衣服,然后吃早餐,我就带你去见你的父亲,好吗?”

陆大总裁真的已经是用了这辈子最大的耐心了,除了在找未婚妻这件事上,似乎还没有对什么事情这样认真过。

昨天季温颜睡着的时候,他便大概猜到了季温颜对陆黎川妥协的原因,早上接到父亲住院的消息,便急得像丢了魂,后来去了一趟医院又被顾北辰带走,无非是因为她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的父亲,于是他赶紧打电话让助理安排好了一切。

“好……好,我要见爸爸……”季温颜抹了一把泪,眼眶还是红红的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

终于哄好了这个脆弱的女人,陆黎川看着她起身走向卫生间洗漱的身影,又看了看自己高定西装上的眼泪,颇有些无奈……

季温颜很快听话洗漱好换好了衣服,早餐也被陆黎川逼着勉强吃了几口,才坐上陆黎川的车去往本市一家高级私人医院看望父亲。

……

看望过父亲后,季温颜果然好的多了,虽然心底的创伤还在,但至少不再像之前那样眼神无光目光呆滞。

陆黎川特意给她放了假,希望她可以出去走走,散散心,都准备拨通电话给陆若婷叫她过来陪陪她了,却被她给阻止了,她摇摇头,“不用了,陆先生,谢谢你,我想一个人待会儿,你放心,我不会再想不开的。”

看她楚楚可怜的请求神态,陆黎川还是妥协了,她想怎样那就怎样吧,还怕自己在家会让她尴尬,也拿上公文包去了公司。

一整天季温颜都待在房间里没有出来,午饭时间陆黎川叫人送了餐过来,连季温颜也不得不惊叹他的贴心细腻。

晚饭时间还没到,别墅的门便开了,有车子驶进车库的声音,季温颜站在窗前看了一会儿,闭上眼似暗下了一个决心,再睁眼时眼里一片清明。

陆黎川推门进来的时候,季温颜已经下楼在客厅里等他了,但这一次季温颜没有迎上去,看着陆黎川换完鞋,又在沙发上坐下,季温颜才端着一杯茶过去,“陆先生。”

“嗯,现在感觉怎么样?”陆黎川扯了扯领带,拿起一份文件看了起来。

“好多了,谢谢陆先生关心。”季温颜勉强扯了扯嘴角回答道。

陆黎川没有回话,顾自看了一会儿文件,见她没有离开的意思,复又抬头问道,“还有事吗?”

“我……”季温颜神色犹豫,想了想还是开口道,“陆先生,我还想麻烦你帮我一个忙。”

陆黎川看她一脸认真坚定的样子,没有说话,看了她一眼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我……我要和那个人渣离婚,但是……但是我没有办法和他抗衡,我想麻烦陆先生帮我。”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虽然季温颜决定是一定要和顾北辰离婚的,但这种自己的私事还需要请求别人的帮助,说出来她还真的有点不好意思。

“……”

陆黎川的眼里看不出什么情绪,也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盯着她看,又好像看得不是她而是在透过她看别的什么,季温颜被他的眼神弄得后背一阵凉意。

“可以,这件事我来安排,还有别的事吗?”陆黎川嗓音淡淡的,还是平时与人疏离的模样,说完又低头看起了手中的文件。

季温颜听罢还有一丝不可置信,这毕竟是自己的家事,并且他救自己那么多次自己都无以为报,现在这样帮别人处理离婚的事情,她更是没有抱希望,本来也就是试试的心态,却不想他竟然答应了。

季温颜看着眼前这个外冷内热的男人,内心一阵暖意。

之后陆黎川果然说到做到,帮她处理起了离婚的事情,找律师,写离婚协议书,单方面提出离婚,并且还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了一些顾北辰家暴的证据,即使顾北辰死活不同意,法官也已经判决了她们的离婚成功。

这时的季温颜对陆黎川心里充满了感激,内心深处也有一些自知的情感悄悄的发生了变化。

接下来的几天,陆黎川都不在家,他的外企公司要进军国内市场,再加上好像又有了一些关于他未婚妻的新线索,他突然就忙了起来,季温颜已经几天没有见过他了。

……

“喂,温颜,你准备好了吗,记得带……”这天季温颜刚吃过午饭,就接到了陆若婷的电话,今天她约好了若婷陪她去医院产检。

“嗯,好了,我马上过来。”季温颜又检查了一遍自己的包包,确定要带的东西都带齐以后,笑着回答电话那边的人。

“等等等…等一下,我哥是不是又不在家呢?”陆若婷突然问她。

“是啊,怎么了若婷?”季温颜疑惑道。

“哦,好吧没事,那我让司机载我过去找你,然后再送我们一起去医院吧。”陆若婷叹了口气,笑着说,又转头吩咐了司机一句什么,电话里就传来了鸣笛声。

“也好,那我在家等你,你路上小心。”季温颜听罢点了点头,觉得她的提议可行,她一个孕妇独自出门总是不好的,并且她怕顾北辰那个疯子会没完没了的纠缠她。

陆若婷的司机很快就到了陆黎川的别墅,接过季温颜一起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陆若婷一直在耐心地陪着温颜做一个又一个的检查,做完最后一项检查,看到温颜和宝宝的状态都挺好的,想象着用不了多久温颜就会生下一个白白胖胖的宝宝,陆若婷也露出了真挚的笑容。

季温颜自己也很开心,虽然这个宝宝来的有些意外,连他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但她一想到肚子里有个和她血脉相连的宝宝就很开心,脸上也散发着母性的光芒。

两人正要离开,突然陆若婷的电话响了起来,她歉意的对季温颜说道,“抱歉,温颜我先接个电话。”就去一旁接起了电话。

季温颜到一旁的凳子上坐下,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不想竟已下午五点多了。

见陆若婷已经接完电话过来,季温颜正想关掉手机起身,不想突然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季温颜一脸疑惑,陆先生?

“喂…喂,陆先生。”季温颜小心翼翼的接起电话。

“嗯,你不在家。”陆黎川的声音仍旧淡淡的,让人听不出情绪。

“家”这个字眼让电话这边的季温颜有一瞬间的愣神,她声音拔高,愉快的问道,“你回家了?陆先生?”

意识到这样好像有点不对,季温颜又轻声说,“哦,我现在在医院产检,若婷在呢。”

“嗯……”陆黎川本来也就是看她不在家,怕她又出什么意外,才打电话确认一下,现在知道了她是在医院,还有若婷在,便准备挂断电话了。

正巧若婷接完电话走到了她面前,听到她打电话,便用口型示意她“是哥哥吗?”

季温颜见状点了点头。

听说是她哥哥,陆若婷舒了口气,立马对季温颜说,“哥哥在家的话你叫他来接你。”

“什么?”季温颜没有听清她说了什么,问出了声。

正准备挂电话的陆黎川以为是在和他说话,又举着电话回她,“什么?”

“哎,算了,我自己来。”若婷没有等她再说话,从她手里抢过了手机,笑着对电话那边的人说,“喂,哥,哥,是我若婷。”

“嗯,你有事吗?”陆黎川没有太意外,换了个姿势继续接电话。

“嗯,哥,你在家吗?”陆若婷又笑着问他。

“在。”就简单一个字,这才是陆大总裁的风格嘛。

“那就好,哥,我跟你说,我和温颜现在在医院,刚刚我临时有点事要离开,不能送温颜回家了,你能不能帮妹妹我接一下温颜回去啊?”陆若婷讨好的问着陆黎川。

“可以,你的事……?”陆黎川皱了皱眉,还是答应了,想起若婷说她有事,想要问问情况却被她打断了。

“好了,那就这样决定了,我的事哥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有点急就先走了,让温颜在医院等你,你赶紧过来啊。”陆若婷俏皮的朝季温颜眨眨眼,然后挂断了电话。

“对不起啊,刚接了个电话,有点急事需要马上离开,只能让哥哥来接你了,你别乱走,就在这里等哥哥,好吗?”挂了电话,陆若婷又立马向季温颜道歉,并嘱咐她。

“好了,没事的,今天已经麻烦你陪我了,还要麻烦陆先生来接我,不好意思的是我才对,其实我可以自己回去嘛,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季温颜撇撇嘴娇嗔的道。

“好好好,你不是小孩子,你都是要当妈的人啦,是我错了,不该让哥哥来接你。”陆若婷笑着举起手一副投降的样子笑着说

“好啊,你取笑我。”季温颜笑着追上去要挠她。

“哈哈哈,好了,我不跟你玩了,真得走了,你一定要在这里等哥哥啊。”陆若婷大笑着跑开了。

季温颜笑着和她挥手拜拜,又到一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陆黎川很快就来了,季温颜正百无聊赖的拿着手机开屏锁屏,就见陆黎川从门外进来,锐利的眼睛搜寻着大厅里的人。

逆着傍晚的夕阳,一抹剪影完美得刚刚好,就这样悄悄得走进了季温颜的心头,一走就是很多很多年。

“这里,陆先生。”几秒钟的愣神过后,季温颜立马带上东西向陆黎川走过去。

陆黎川闻声回头,看了一眼季温颜,淡淡的应了一声,“嗯。”便迈开长腿向外走去。

“陆先生是今天回来的吗?”车上气氛有些尴尬,季温颜没话找话试图打破一下这尴尬的气氛。

“嗯。”

“呃……不好意思,我出门没有向你请假,害陆先生担心了。”季温颜吐了吐舌头,为什么她觉得越尴尬了,只得继续找话题。

“并没有担心,你下次出门记得和我说一声就好了。”陆黎川认真的开着车,没有回头看她,语气疏离。

“哦,好的。”季温颜抬头看他,五官立体,线条分明,就连侧颜也完美的人神共愤,这真的是她看过最好看的一个男人。

可是听到他的话,内心又不免有些失落,就连自己也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了,她索性缩在车窗边不再说话。

快到家的时候,看到路旁她平常去买菜的那家超市才想起来冰箱里没有菜了,季温颜立马叫停了陆黎川,“陆先生,等一下,家里没有菜了,你放我下来,我先去买一下菜,陆先生你先回家吧。”

陆黎川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也没有停车,而是方向盘一转在超市前的停车场停了下来。

“我还没有去过超市。”停稳了车,陆黎川首先推开车门下来。

陆先生什么意思,他的意思是要和我一起去超市吗,季温颜楞了,还坐在车上没有下来。

“怎么?不是说要买菜,还不下车?”陆黎川见她还不下车,疑惑的问她。

“哦…好,就下车。”季温颜眨眨眼换上笑容,推开门下了车。

陆黎川先转身向超市大门走去,季温颜也转身追上了他,都没有注意到后面一辆路虎跟在她们后面停了下来。

“陆……呜呜……呜……”陆黎川第一次来连路都走错了,季温颜正想叫他往那边走,突然被人用湿巾捂住了口鼻,她惊恐得睁大双眼,大声叫唤。

“怎么了?”

陆黎川不耐得转过头,却在看见身后的情形时,眼里立马迸出了杀气,周身气压极速降低。

季温颜被一个带墨镜的黑衣男人捂着口鼻,湿巾上有乙醚,季温颜很快晕了过去。

“放开她!”陆黎川危险得半眯起双眼,朝抓着季温颜要绑起来的黑衣男人怒吼。

“呵,陆黎川,你还真是不知死活,斗了这么多年还不罢休嘛,你之前那个女人还没找到呢吧,你倒是好又找了一个,估计那个知道了得疯掉吧。”黑衣男人没有理会他,继续手中的动作,轻蔑的讥讽道。

陆黎川显然被黑衣男人挑衅的话点燃了怒火,气极了不再和他废话,直接就打了起来。

四五个黑衣人一拥而上,围攻了陆黎川,这群人都是黑 社会的,陆黎川的身手也不差,但是以一敌五也占不到便宜。

刚刚那个挑衅的黑衣人将季温颜绑了,又笑着看他们赤手空拳打架,见那些人迟迟不见将陆黎川解决了,皱了皱眉头,从衣服里掏出了消音手枪,玩味得拿在手里转了一圈,对着围观的人吼了一声,“滚!”

然后邪笑着对准陆黎川的腿开了一枪,还大笑着说“哈哈,陆黎川你认命吧!”

陆黎川中了一枪闷哼一声跪在了地上,额头冒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黑衣人立马上来绑了他,他还要挣扎却被黑衣人一掌劈晕了。

……

“滴答……滴答……”

脸上湿湿的,有水滴在脸上,陆黎川艰难的睁开眼,甩了甩头,周围的环境很陌生,看起来是个废弃的工厂。

陆黎川动了动,全身酸痛,腿上还有枪伤,他被扔在了一个角落,转了转身才看到不远处同样被绑起来还在昏迷中的季温颜。

看着她昏迷中皱着眉的模样。,陆黎川有些自责,害得怀着身孕的她被他牵连绑架了。

他艰难得靠着墙挪动了几步,试着把昏迷中的季温颜叫醒过来,“醒醒……醒醒,季温颜……快醒醒。”

季温颜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她梦见了妈妈,那里是一片美丽的花园,百花齐放,鸟雀争鸣,有一条很长很长的路,她看不到尽头,妈妈的声音突然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颜颜.……颜颜,快来啊,妈妈想你了,快来,这里可好玩了……”

妈妈一直在唤她,她往那条看不到尽头的路一直走一直走,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她感觉她看到了强光,尽头妈妈微笑着在那里等她。

突然有一道着急的醇厚好听的男声插了进来,“醒醒,快醒醒,季温颜……快醒醒……”

那个人一直在叫她醒醒,他越叫越急促,越叫越大声,妈妈的身影慢慢的消失了,她哭着要去追,那个人的声音便一直追在后面喊。

突然周围的花草树木全在倒退,花园慢慢消失,她从天上跌落,她惊恐得大叫起来,从梦里惊醒了过来。

“啊……”

陆黎川看她满头大汗,像做了噩梦的样子,连忙安慰道,“别怕,别怕,我在这里。”

“……”季温颜呆滞得看了他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她看着眼前狼狈的男人和陌生的环境,害怕得问道,“这……这是哪里啊?”

“听我说,季温颜,先别怕,这里应该是一个废弃的工厂,我们被绑架了,你先别急,我会救你出去的。”陆黎川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平静的和她解释。

“工厂?绑架?为什么?为什么啊?怎么办?我们怎么办?”季温颜若不是因为嫁给顾北辰,这辈子她也就是一个城市最底层的小百姓,什么时候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听了他的话就惊慌失措了。

“别急,别怕,听我说,季温颜,你先冷静一下,这些人是冲我来的,你别怕,我会救你出去的,你先冷静一下好吗?”陆黎川看她这样更加自责了,不停的耐着性子安慰她。

季温颜好歹也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很早就独立坚强,红着眼眶很快就镇静了下来。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别急,先好好休息一下,我先好好想想,你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陆黎川看她平静下来了,终于舒了口气,又细心的问她有没有受伤。

“没……没有。陆先生……你,你受伤了。”季温颜摇摇头,不过是身体有些酸痛,没有受伤,无意中又瞥见了陆黎川脚上的枪伤,因为上一次就看过陆黎川的枪伤,这一次倒是淡定的多。

“嗯。”陆黎川听她说没有受伤也放下了心来,对自己的枪伤倒是不甚在意。

“不行,陆先生,你必须要尽快处理一下你的伤口,不然会感染的。”季温颜却很担心,着急的说道。

“那好,我先试着帮你松绑。”陆黎川想了想想要想出去,确实需要好好的,不能让伤口感染,便提议道。

“好。”季温颜点点头,努力弓着身子把反绑在身后的手抬高。

陆黎川看周围没有什么利器,应该是那些人防止他们逃跑把一切可能利用的东西都拿走了,想了想便弯下腰用嘴去咬绳子。

“啊……”感受到他的气息喷在自己手上,季温颜吓了一跳。

“别怕,是我。”陆黎川松开嘴,安抚她。

“嗯……你继续吧,小心点,如果不行的话就不要勉强了,再令想办法。”季温颜深呼吸了一下,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