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出轨合集500篇最新 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小说

墨易琛脸色却依旧正经,顿了顿,问道,“他们早就对你不好了?”

“嗯,毕竟我有着傅家的继承权,对于他们来说,可是眼中钉。”

上辈子她那么惨,也有他们这一家子人出的力呢,和林安微墨厉泽天衣无缝的合作。

“怎么不说?”

傅白晞没理解他这话什么意思,下意识脱口:“谁让你直接丢下我,出国那么多年,我想和你说,也没地方说,还联系不到你……”

什么?

联系不到他?

这么多年,他每天都在等她的电话,从来没等到过她主动打来的一个。

寄过去的信件和礼物,也从未收到回应。

墨易琛眸色幽深,算了,她说话总是不负责任。

“我的错。”

傅白晞眨了眨眼睛,她无心的一句话他就听到心里去了?

她跳到他面前,伸手环住他的腰,“哪里错了?”

变本加厉?得寸进尺?

墨易琛却顺从着她的恶趣味,淡然开口:“错在出国没有联系你。”

让墨厉泽给撬了墙角。

傅白晞表情一顿,他是不是太自责了?

她轻笑着缓解气氛:“没有,我说着玩的,你别在意。”

可这话一落,墨易琛的脸色便阴沉密布的黑了下来。

他就知道,她有什么好难过的,她才不会在意他出国联不联系他。

尽管早已清楚,可心里还是泛起一股酸涩。

两人到了车里,铃声便响起。

墨易琛接起,“喂。”

“老大,要不要来帝色,今天有好多美女哦。”

柏伯容扯着个大嗓子喊着。

墨易琛狠狠皱眉,可一旁的傅白晞早就听见,玩昧的勾了勾唇,墨易琛还会去帝色?

也是,哪个成功人士没来过这全云城最高奢繁华的酒吧?

“我结婚了。”

“哎呀,老大,别搞笑啦,谁不知道傅白晞喜欢墨厉泽,那样的渣女,老大我们才看不上哈,还是老包厢,快来呀。”

柏伯容继续不怕死的道。

渣女?

傅白晞优雅的推开车门:“老公,既然你要去帝色玩,我就不打扰了,我先下车了。”

苏北光坐在驾驶座都感觉自己处于万年冰窟中,一动不敢动,全身僵硬!

天知道,他们墨总听到少夫人这话会有多伤心啊。

果然,傅白晞正准备扬长离去,就被人拽住手腕,一个用力拉了回来。

傅白晞也没挣,顺势倒在他怀里,表情似笑非笑,但绝对算不上好!

“怎么了?”

“我们结婚了你知不知道?”

“知道啊,但我说好要当一个贴心贤惠的好老婆的,你去哪,我都不会尽力阻拦的,去帝色也没事,只要别乱玩。”

乱.玩?

墨易琛越发的眯起眼眸,近乎咬牙切齿:“你说自己是贴心贤惠,不过就是不在意,说的那么好听做什么?”

嘶,傅白晞眸光染上怒火,“我说什么都是错对不对?那难道我要拦着你不让你去吗,柏伯容都叫你去了,难不成你还能不去?”

“你怎么知道是柏伯容?”墨易琛神情更加危险。

柏伯容是他身边为数不多的好友,虽然柏氏在云城处于没落的家族,但柏伯容对资金和股市两方面玩的很转,这么多年都一直跟在墨易琛的手下做事。

傅白晞从没深入过他的生活,又怎么会知道柏伯容这个人!

“你还知道了些什么?”

男人审视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压迫感越来越强。

傅白晞咬了咬唇,她怎么总在墨易琛面前破防……

“看商刊知道他玩资金玩的很溜,之前你们去国外被国外媒体拍,我恰巧冲浪看到了。”

她的话滴水不漏,纵然墨易琛在聪明,也找不到什么漏洞,更何况他永远都想不到重生这一点,傅白晞心里暗忖。

“一起去,苏北,开车。”

墨易琛松开钳制她的手,坐正身子,面色恢复冰冷。

一路无言到了帝色,傅白晞眼中闪过一丝熟悉感和心虚。

她随着墨易琛下车,穿过VIP通道来到包厢后门,一进入,里面有着形形色色的男女,柏伯容站在沙发中央正扯着嗓子喊麦。

看见墨易琛后,柏伯容眼睛一亮,立即招呼着其他美女。

其中一个人已经情不自禁走了上去,她第一次见到墨易琛的真人,两眼冒星星,怎么可以这么帅……

五官英俊,没有一点瑕疵,鼻子高挺,只站在那里什么话都不说,就让人惊艳十足。

“墨总,一起喝杯酒吧……”

女人娇滴滴的开口,有多做作就多做作。

傅白晞在一旁环抱着臂,倒也不生气,因为她上辈子也是作天作地,那时候还经常受林安微的蛊惑,说墨厉泽喜欢放的开一点的女孩子,她便被怂恿的来了好几次帝色,落得最后被墨厉泽辱骂荡妇的罪名。

而临死前,她才明白,墨厉泽喜欢放得开是什么意思。

林安微主动投怀送抱爬上他的床,玩得开,墨厉泽就喜欢!

想起这对渣男贱女,傅白晞的眼睛就有些涩涩的,她收回心思,打算继续看好戏时,突然发现,墨易琛面前的女人不见了。

诶?去哪了?!

不止是面前的女人,整个包厢的人都不见了。

墨易琛沉着脸,刚刚他被女人缠的时候,余光瞥向傅白晞,发现后者脸上连一丝情绪都没有,甚至都没兴趣朝他这里看。

柏伯容清完场后,有些失望,失望的是傅白晞这个渣女怎么来了。

他最讨厌她了,一直占据着他们老大的心,却又不负责。

偏偏老大还就栽进去了,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老大,场子清完了。”

“下次再胡乱说话,就准备回柏家。”

柏伯容立即投降:“我错了,老大!”

“叫嫂子。”

墨易琛冷冷开口。

男人看了看傅白晞,明显不情愿,小声嘀咕:“可是那天的婚礼不是没举办成功么……”

墨易琛脸色骤变:“你说什么?”

“我错了老大,嫂子你好,我是柏伯容,是老大的得力手下,刚刚在电话里我是笑言的,我们老大在帝色连一个女人的汗毛都没碰过,甚至距离超过三尺都不可以。”

傅白晞闻言,眼眸掠过一丝惊讶,他竟然这么乖?没有男人的那些劣性?

不过,傅白晞看的通透,毕竟上辈子她被囚禁那三年,柏伯容每次都不情愿的照顾她,不少当着她的面说她究竟有什么好的,让老大这么执着!

“易琛,洗手间在哪里,我想去下。”

柏伯容好心的指了指。

傅白晞便向外走去。

人一走后,柏伯容顿时苦着脸:“老大,真打算定终身了?”

“为什么不?”

“确定不会后悔吗,她可是傅白晞哎,汇聚公主病,小作精,脾气大于一身的女人,最重要的是,她还喜欢墨厉泽,下个月你就要评选商业百强之首了,如果她曝出婚内出轨,对老大你没有好处啊。”

柏伯容句句诛心,墨易琛的脸色越来越沉。

“而且,墨厉泽背后没少搞小手段过,别看他温润如玉,翩翩公子样的,不还是野心勃勃的盯着墨氏总裁的位置,说不定,他就是派傅白晞过来当间谍,迷惑你,然后偷走所有的文件!”

此时,女人轻轻站在包厢门口。

傅白晞长睫轻敛,遮住眼底一些情绪,心道,墨易琛,这辈子,我会好好守护你的东西,绝不会让墨氏被墨厉泽这个狗给夺过去!

“傅小姐,您竟然来了,哎哟,您好多日子没来了,也不跟我们喝酒跳舞了。”

这人声音一出,顿时吸引了包厢内谈话的两人。

傅白晞眼眸一紧,这个货怎么突然蹦出来了。

随后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下一秒,包厢门被打开。

傅白晞一抬头,就对上墨易琛冷沉的脸。

她张了张唇:“不是……”

“傅小姐,我们哥几个今天都在,要不要一起去那边玩玩。”男人还没意识到危险,凑过来就想揽上傅白晞的肩。

手还没碰上,就听到一股似是来自地狱的声音。

“不想废了,把手拿开!”

男人才浑身抖了下,看了看墨易琛,忽的面色大变:“墨……墨总。”

“我和傅小姐是……本来就认识的……”

“就喝过一次酒,你就跟我称兄道弟?”傅白晞冷声道。

男人这才识相的赶紧溜。

柏伯容嘲讽的声音轻轻传来:“傅小姐交友广泛,看来不是第一次来帝色。”

傅白晞头疼脑胀,重生后不应该是复仇虐渣吗,为什么她却到处替上辈子犯下的错赎罪。

她悄悄看了眼墨易琛的脸色,伸手轻轻拉上他的袖子:“我是来过几次,林安微拉我来的,但我发誓,我没有和这里的男人有任何接触和靠近,刚刚那个,就真的是喝过几次酒,什么也没发生,如果你不信我是干净的话,可以验验货……”

卧槽!

柏伯容震惊了,验验验货?!

他捂住双眼:“老大,我保证我什么都没听到。”

“滚!”墨易琛冷喝一声。

柏伯容滚了后,墨易琛直接打横抱起傅白晞。

她不禁惊呼一声,双手赶紧搂上他的脖子,“做……做什么?”

“去验货。”

帝色顶楼整整一大层都是总统套房,墨易琛抱着傅白晞上电梯,一路傅白晞的心都在小鹿乱撞着。

马上就要被验货了,好紧张……

漫长的等待,她抬头,竟发现墨易琛的额头已涔着几颗汗珠。

傅白晞咬了咬唇,等进了门,她就被抵在门板上。

没给她反应的机会,唇瓣就被他低头咬住。

温热的气息落在脸间,那一刻,傅白晞真正的感受到他的热烈,或者是,压抑许久的情感在此刻得到发泄。

两人接吻都没有闭眼睛,互相注视着对方的眼眸。

墨易琛清楚的看到她眼里泛着的泪光,心头一紧,他现在这样算什么,强制她陪着他做这档子事吗。

婚都逼迫她结了,倘若真的做了,她会不会恨他一辈子。

手指一路往下,将裙子在手里摩擦着。

傅白晞这样站着,被他轻轻一弄,浑身就如遭电流一样,十分不自然。

她偏了偏头,避过他的唇,嘤咛一声:“能不能……去床上。”

墨易琛瞳孔震惊,她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身体比脑子诚实,已然抱起她,快步向床上走去。

进行真正的验货。

就在傅白晞准备闭上眼睛,突然,被子捂上脑袋。

男人起身下床,“我相信你了。”

什么?

傅白晞瞬间睁开眼睛,掀开被子有些炸毛的坐起身,看着地板上都是衣服裙子,她都已经准备好了,然后这个男人和她说什么?

说不要了?

他不想?

“墨易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必要验货,我相信你的说辞。”男人声音淡漠。

“所以刚刚那些都是在干什么,过家家吗?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就该做点成年人该做的事情啊。”

傅白晞切齿开口。

墨易琛别开目光,这种事情以后都能做,现在还不能。

一旦做了,可能傅白晞借此理由一辈子再也不理他了。

“尚早。”

“我们已经结婚了。”

空气顿默了一瞬后。

忽的响起一道略微愉悦的声音,“所以,你很想?”

傅白晞瞪着眸子,翻身钻进被子里:“我才不想,没兴趣!”

“我去楼下处理点事情,待会接你回家,恩?”

此刻的傅白晞并不是很想理这个臭男人,索性抿紧嘴巴不吭声。

墨易琛也没再说什么,转身出了房门,整理着西装,走向电梯。

殊不知,此刻,远处站着一道身影。

这个人正是林安微。

自从婚礼这档子事后,爸妈打电话骂了她一通,也不让她回老家避避风头,墨厉泽倒是跟她道歉了,但她根本不在意他的道不道歉!

她只在意墨易琛。

通过傅白晞的关系,林安微也拥有一张帝色的通行证,今晚来这里买醉。

喝醉了,酒兴上头,身子也有些蠢蠢欲动。

没想到,她刚刚从电梯出来,就看见了远处的墨易琛。

心头狠狠一跳,他真的好帅哦。

每看一眼,林安微都沉沦不已,想扑过去脱下他的西装外套。

林安微看过去,所以那是……墨易琛的总统套房吗?

彻底经不住蛊惑,她走过去。

惊喜的是,套房的门没关紧!

那易琛待会是不是还会回来?

心跳愈发的加速,林安微轻轻推开,观看着里面。

果然超级豪华,林安微一眼看到对面的黑色大床,易琛的品味真好!

一步一步走在心坎上,过于兴奋的林安微根本没注意到,卫生间有人。

她关上灯,慢慢躺在那张大床上。

拉过被子,想嗅一嗅有没有属于易琛身体的味道……

傅白晞在卫生间收拾好自己,将被撕碎的裙子改了设计,绑在腰间,在看看脖颈上的红痕,就忍不住骂墨易琛。

亲也亲了,该干嘛也干嘛了,竟然戛然而止了!

她洗了把脸才缓缓推门,不料,刚推开一角,就听到一个不对劲的声音。

傅白晞翦眸,手顿在门把上。

细细一听,好像是林安微的声音。

甜腻的让人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尤其还在喊着她老公的名字。

“易琛,易琛……”

傅白晞表情变换莫测,林安微追到这里来了?还躺在床上自我安慰?

成年人的世界,她小白白不懂!

这么会玩,那她可要好好欣赏。

傅白晞轻轻推开门,没发出一丝声音,越走近就越能听到林安微娇滴滴的声音。

“易琛,其实我已经喜……”

似是听到推门的声音,林安微心里喜悦,掀开被子坐起来,想过去抱住。

啪嗒一下,灯被打开。

墨易琛不悦的皱眉,“怎么不开灯?”

傅白晞扬眉,场景可就精彩了,她还不打算那么快和林安微撕破脸,这样就少了很多报复的快感呢。

她不可思议的开口:“安微,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傅白晞的声音,林安微整个身子抖了抖。

而面前墨易琛的脸色黑到底,眸子迸发的冷意似要杀人,“你怎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