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视频 粗大的玉茎挺进玉门

他虽然没有随意发表自己的意见,可也有了自己的一番思量。

有时候奴才是需要揣测主子们的意思的,有时候却不需要,何事需要聪明,何时又需要装糊涂,这都是每一个奴才需要自己揣摩的。

回到许久未回的丞相府,奚南思的心有一瞬间的激动,自重生以来,她还从没有这么多日不回家,现在回来了,她怎能不激动。

“小姐小心脚下。”司琴扶着奚南思一步步朝着里面走去。

明明已经入了夜,可是丞相府还是掌着灯,几人进去后,便看到了坐在主位上的柳氏。

奚何君的脸色沉了沉,碍于儿女都在,也不好太过责备,只黑着脸道:“我不是说不用等我了么,怎的还不去休息。”

柳氏还未说话,奚南思就“噗嗤”笑出了声:“娘,爹可真疼你 ,女儿真是嫉妒得紧呢。”

“你这丫头,连娘都敢打趣儿了,小心爹教训你。”奚南玄敲了敲她的头,满是宠溺。

司琴的脸上也带上了笑意,今日这一切都惊心动魄的,好在都有惊无险地度过了,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其他下人们早已退下,全都守在屋外,这样主子们需要用人,他们也能随时知道。

柳氏摇头叹息了一声,紧紧抓住了奚南思的小手:“娘不怕你们打趣,只要你们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你们怎么打趣都可以。”

她今日在府中坐着就一直心神不宁的,宫里头的消息紧,但也总有办法让人知道,她听那些回来的人也说了一些今日发生的事情,硬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她不求自己的女儿还有儿子身世有多么显赫,只求他们能够平安康健,幸福快乐地过完这一生。

“娘,瞧您说的,女儿这不好好的么,还有哥哥,他在禁卫军担任统领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会出事儿。”奚南思知道柳氏心中一直有个结。

他们一家只要还担着丞相府的名头,就不能退,想要在这风云诡谲的京城中生存下去也不是一件易事。

奚何君也担忧,但是担忧又有什么用,有些事情不是担心就可以改变的,他们为今能做的只有继续这么走下去了。

奚南思不由得想到了越王临走时对她悄声说的一席话。

他说她日后的日子不会轻松,陛下第一次破例给了一个郡主封地,盯着她的人只会越来越多的,她若是没有作为,迟早会被这些人吞噬殆尽。

想到这里,奚南思也是一阵疲倦,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道理,如今她身份地位都变了,千疏吟看她价值变高了,更是不会放过她这么个香饽饽了。

屋内的气氛一瞬间有些凝滞,最后还是奚何君率先打破了僵局:“时辰不早了,有什么事明日再说,先休息吧。”

当家的都这么说了,其余的三人自然没有异议,奚南思和奚南玄领着自己的下人们回去了。

柳氏则和奚何君回了主卧休息去了,这事既然已经发生了,他们着急也没用。

几家欢喜几家愁,丞相府可谓是喜忧参半,而陈家那边却是一片愁云惨淡。

春竹此时正跪在正厅中,平淡地说完了今晨皇宫中发生的一切,她也说了陈雨柔已经被关进了牢房。

“我可怜的女儿啊。”陈夫人拿着帕子擦拭着脸上不断落下的泪水,而后又恶狠狠地看着春竹道:“你当时为何不为雨柔说几句话,你这个下人贪生怕死,竟然扔下主子就跑了,成何体统!”

陈忠的眸子闪了闪,这春竹的来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这人是二皇子送来的,交代了不可出事儿,他不止一个小丫鬟何至于让二皇子如此看重,可也知道不可违背了二皇子的旨意。

今日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最怕的不是自己的女儿陈雨柔出什么事儿,而是害怕这个丫鬟出事儿,好在她没事儿,不然二皇子铁定不会放过他的。

“你先下去。”陈忠思忖片刻,决定先支走陈夫人,这个女人在这里只会碍事儿。

她现在满心都是自己的孩子,哪里知道他们做的是件大事儿。

“老爷,雨柔现在还在牢里呢,难道我们不该想办法先将雨柔救出来吗?”陈夫人时时都惦记着自己的孩子。

那是她怀胎十月辛苦生下的女儿,现在出了事儿,她如何能够不心痛。

本想着陈忠和陈雨柔这么多年父女了,总归该是有点儿孺慕之情的,谁成想这个男人竟是一点儿都不关心自己的孩子。

寒心之余,陈夫人还有苦涩,她当初为何就要一门心思嫁给这个男人。

她搭进去了一辈子,可这个男人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还对他们唯一的女儿不闻不问。

陈忠瞋了她一眼,冷声训斥道:“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还不快点儿下去!”

“哈哈哈!陈忠,咱们几十年的夫妻,你还真是冷心冷情啊,这么绝情的话都能从你的嘴中说出来。”陈夫人大笑出声。

她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可也没有一人管她。

下人们只是像木头人一般站立在那里,最后还是她的贴身丫鬟将她扶了起来,带着她离开了这个令她绝望的地方。陈忠不管自己此举会不会寒了结发妻子的心,他只在乎这件事有没有牵扯到自己。

众人尽散后,春竹起身,神色淡然地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她本来就不是下人,那样做只不过为了不引起旁人的怀疑,现在人都走了,她也没必要再演下去了。

“春竹姑娘,这事儿接下去该怎么办?”陈忠急了。

事关他自己他怎么可能不急,他可不想什么荣华富贵都没享到就死了。

春竹闻言勾唇一笑:“殿下说了,从今往后不会再有春竹这个人了,这个罪责,是由陈雨柔和已死的春竹来担,亦或是整个陈家,都由陈大人来决定。”

陈忠一愣,他很快也明白了各种缘由,原来殿下早就安排好了一切,亏得他还这么担心。

想明白了其中始末,陈忠也逐渐冷静了下来。

“还是殿下想的周全,还请春……姑娘转告殿下,我对这种结果很满意,至于这罪责,就由陈雨柔和那个已经死了的春竹担了吧。”

春竹,啊不对,现在她已经不是春竹了。

她对这个结果很是满意,思及二皇子的安排,又吩咐了一些事情,陈忠连连应下,并表示自己一定会照办,绝不辜负了二皇子的厚望。

翌日一早,丞相府就迎来了以为不速之客。

奚南思和柳氏坐在正厅,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陈忠。

奚何君和奚南玄一大早儿就上朝了,府中的男人都不在,能管事的自然就是柳氏和奚南思了。

下人们把陈忠来了的消息报上去时,柳氏差点儿没忍住冲出去直接将人揍一顿。

她的女儿被陈忠的女儿诬陷的那么惨,这个人还有脸来丞相府?

“娘,还是看看他来这里有什么事儿再说吧。”奚南思拉住了蠢蠢欲动的柳氏。

她娘就是被爹保护的太好了,有些时候想法很单纯,可这世间的事又怎会简单至此。

母女二人吩咐着下人们将人领了进来,便有了方才那一幕。

陈忠等了半晌也不见有人说话,颤颤巍巍地抬眼一看,便发现柳氏和奚南思正直勾勾地瞪着自己。

他的心猛然一跳,忙请罪道:“夫人郡主,这次的事情着实是小女的错,我也没想到雨柔会这么恶毒,为了陷害郡主,想了这么个损招。”

“陈大人莫不是当人都是傻的?昨个儿跟着陈雨柔一起的那个婢女可是不见了,谁知道是不是你们陈家将人藏了起来,故意不肯叫出来。”

柳氏放下茶盏,她像是一个斗士,只要有人敢伤害自己的在乎的人,她就会穿上自己的铠甲。

奚南思看在眼里,心中自是感动,上一世的柳氏就是如此,即使在将死之际还怕她受了委屈。

她哪有什么资格委屈,要不是自己愚蠢,又怎么会害了丞相府呢?

她怕柳氏气坏了身子,就起身站在她身边为她顺气:“娘,你先听听陈大人怎么说吧,不然有人冤枉我们苛待了陈大人可怎么办?”

柳氏冷哼一声,可也到底没有再为难陈忠了,还让他坐到了位子上。

司琴看在眼里,心里痛快极了,她一早儿就知道这陈家的人都不是什么好的,不然怎么会教出陈雨柔这么个腌臜玩意出来。

不得不说在某些方面司琴看的还是很准的,要不是陈忠潜移默化的影响,陈雨柔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要是真想怨,最该怨的也应该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陈忠坐在椅子上,对着柳氏和奚南思道了声谢,复而又开始忏悔自己女儿的罪行:“说起来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教好雨柔那丫头,这才险些酿成了大祸,好在郡主并没有收到牵连,不然我难辞其咎啊。”

“当然是你女儿的错了,思思往日里对她亲如姐妹,有什么好东西都先紧着她来,她倒好,恩将仇报,反过来陷害思思。”柳氏的脸色很不好看。

这件事儿就算奚南思不计较了,她也是要计较的,就算是因此得罪了人,她也势必要追究到底。

陈忠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连连应是。

这时,一个小厮跑了进来,对着屋内的几人拜了拜,直言道:“夫人小姐,刑部的张大人派人来了,说要审问陈雨柔,遣人通知你们过去呢。”

“好,有劳张大人了。”奚南思笑着应了,又转头看向陈忠:“既然陈大人也来了,不妨一起去看看吧,毕竟也是你的女儿不是。”

“是是是,郡主说的不假。”陈忠连声应下。

他来谢罪是一个目的,另一个目的自是借这个机会看看陈雨柔了,这丫头就是一个弃子,不亲眼看着她被定罪,他实在是心中难安。

几人来到了刑部,张大人早就恭候在门口,一看到柳氏和奚南思就拱手行了一礼。

“张大人不必客气,我们还是先进去吧。”奚南思很是客气地对着张大人说道。

这门口有不少百姓路过,他们这举动无疑会让百姓们围观,她不想这么张扬,就提出先进去。

一行人跟着张大人拔步向着里面走去,看着熟悉的场景,奚南思恍若回到了前世。

前世她就是这么被千疏吟扔在这里折磨了一段时间,后来才被关在了冷宫。

这里有多少间牢房她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现如今再度进入到这里,却已是物是人非了。

陈雨柔被张大人安置在了最里面地那处牢房,牢头小心翼翼地拿着钥匙开了门,还贴心地嘱咐了几句:“诸位要小心些,这女子昨日发了一夜的疯,现在才安静下来,莫要被她给伤到了。”

“谢谢提醒。”奚南思道了谢。

她这声谢可是把牢头吓得一惊,他们这些做下人的,哪里担得起这种身份尊贵的人一声谢。

不过这一举动也让牢头的心里有了几分慰藉,果然不是所有上位者都不拿人命当回事儿。

牢房中的陈雨柔听到动静动了动身子,才仅仅过了一夜,她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头发脏乱不说,身上的衣服也混着血液和泥土,脸看起来也泥糊糊的,只是她垂着头,让人看不大清楚。

张大人吩咐下面的人泼盆冷水叫醒陈雨柔,冷水迎面泼来,熟睡中的陈雨柔也醒了过来。

起先她还有些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一群人,之后忽的看到了奚南思,想起了昨日发生的一切,她也不顾自己的形象,猛地扑到了奚南思的脚下。

“思思,不,郡主,那件事儿不是司琴那个丫鬟说的那样,她在骗你啊,我怎么敢自己策划了这一切呢,我真的是冤枉的,你相信我好不好。”

她一双眸子中满是乞求,时至今日,她才知道自己错了,要是一开始她没有因为那可笑的嫉妒心去害人,可就不会落得这个下场了。

陈忠不必想,肯定不会救她

她现在唯一能指望的就是奚南思了,她们二人往日的交情也不知道能不能起作用。

奚南思神色不变,只抬起眼皮子瞅了眼站在一边的陈忠。

她这一举动在场的人都明白,这位朝霞郡主是等着陈忠表态呢。

既然是来请罪的,总该要有个请罪的态度不是。

陈忠心中叫苦连天,面上还是做出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求郡主是没有用的,你该知道自己犯了什么大错,诬陷郡主,是要杀头的。”

“你们都没有抓到春竹,怎么知道我说的一定是假话?”陈雨柔现在对陈忠是一点儿都不信任。

她不就是被这个称作是自己父亲的人一步步推到了如今这样的境地吗。

她再相信这人就是脑子有问题了。

说起春竹,张大人的面色有些复杂,他先是看了看处事不惊的奚南思,才拱手说道:“郡主,有件事儿我不得不说。”

“张大人但说无妨,这里没有外人。”奚南思心思精巧。

不用猜,这接来的话必然和那个叫春竹的丫鬟有关。

“是这样的,今早下面的人找到了春竹那个丫鬟,可是她已经死了,仵作已经进行了尸检,据说人是在昨个儿就死了,死亡时间很可能就是她们二人谈完话不久。”

此言一出,众人心里都有了底。

这春竹的死亡时间一看就是有人故意而为之啊,至于杀了春竹的人,很可能就是陈雨柔啊。

试问谁会放心自己身边的人知道这么一个惊天大秘密,所以陈雨柔做出杀人的事请来并不算让人意外。

只是陈雨柔显然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她抱着脑袋轻啜出声:“怎么可能呢,我根本没有杀她,她怎么死的?”

“这个物件你可认得?”张大人见她执迷不悟,从怀中掏出一个布包,布包打开,里面赫然是陈雨柔的簪子。

“这是仵作从春竹的尸体上拔下来的,这簪子我方才已经排查过了,确认是你的。”

说着,张大人将簪子背过来,那簪子上有一个小小的“柔”字。

陈雨柔喜欢在自己的首饰上刻上自己的名字,这是她身边的丫鬟还有陈府许多人都知道的事情,这件事儿根本无需细查就可查到。

“我的簪子怎么会跑到你那里?!”陈雨柔大惊失色,伸手就要去抢。

好在几个侍卫合力按住了她,不然那簪子说不准还真让她抢了去。

奚南思忽的也失了兴致,这后路千疏吟都想好了,她就算是再想做点儿什么也不行了。

于是乎起了身,将一切都交给了张大人安排。

几人出去时却是遇到了陈夫人,陈忠看到自己的夫人,非但没有表示,眼中还满是冷意。

他明明都不让这个女人掺和进来了,她偏不听劝,这要是让他的努力打了水漂可怎么办。

陈夫人不管陈忠心中是如何想的,她只知道自己若是再不做点儿什么,自己的女儿很可能就没了。

她一生孤苦,好不容易生了个女儿,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就这么被赐死了。

看到奚南思,她几乎是跑到了她面前,生怕晚了就被陈忠拦下。

“郡主,民妇不求您能原谅她,您要是没解气,再叫人打她几板子也可以,但是您能不能饶她一命,她年纪小,误信了奸人的话,这才犯了错……”

陈夫人的声音愈来愈小,她知道自己这个要求有多么过分,奈何她真的不愿失去这个女儿。

见奚南思没有表示,她又急忙出声道:“要是郡主觉得拿雨柔出气还不够,我可以替她受了这罪,您怎么打骂我都可以,只是可不可以饶她一命。”

她的啜泣声让同样身为人母的柳氏深有感触,她知道那种提心吊胆的日子有多么不好受。

恻隐之心渐起,可她也明白这一切都得听自家女儿的,她的女儿已经是郡主了,做事情有自己的主见。

奚南思对自己的母亲还是有些了解的,什么都好,就是心太善了,可她又舍不得自己的母亲伤心。

“去将陈夫人扶起来吧。”她对着身后的司琴如是说道。

“陈夫人还是先进去看看她吧,若是她真的有悔过之心,我会请父亲和哥哥去皇上那里求个情,饶她一命的。”

她会这么说也不全是因为柳氏,比起死了,她要让陈雨柔活下来。

有时候活着比死了还难受,她要让 陈雨柔也体会一下她前世有多么痛苦。

那时她可比陈雨柔惨多了,手指都被夹断了,每日吃饭只能将脸埋在碗里吃。

她幽幽地看了眼头顶湛蓝的天空,扶着柳氏慢慢朝着马车走去。

陈夫人千恩万谢地送走了两人,再扭头时,就看到了陈忠满是怒容的脸。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我不是叫你不要管这些事情吗?”陈忠顾忌着人来人往,也没有动粗手,可是言语中还是止不住的愤怒。

陈夫人讥笑道:“我再不想办法救女儿,她可就要被你这个亲爹给害死了,你不把她当你的女儿看,我当!”

说罢,不顾后面气的跳脚的陈忠,抬脚走了进去。

门口的守卫听到奚南思的话,知道这人是郡主亲自发话让放进去的,也就没有阻拦,让其进去了。

马车上,柳氏屡屡看着奚南思,想说些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

“娘你什么时候和女儿说话都畏首畏尾的了?”奚南思叹了口气,看着自家娘亲:“娘我知道你是因为陈雨柔的事情心怀愧疚,那陈夫人说的不假,单凭一个陈雨柔怎么可能掀起这么大的风浪,依我看,她背后必定有什么大人物在撑腰。”

“可她到底害了你啊。”柳氏有些不相信自己女儿这套说辞。

说的如此简单,还不是就这样将人给放了。

那陈夫人是可怜,可她不想因此让自己的女儿为难。

跟陛下说这件事万一惹得圣上厌烦了该怎么办,圣上大怒之下责备一下,那她都是不敢想的。

细细想来,她这妇人之仁还真是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