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男生被老师摁着调教 我和麻麻的肉欲性事

薄靳晏看了她一眼。

这女人倒是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镇定冷静,而且似乎也不伤心。

理智的让人刮目相看。

他顿时被勾起兴趣,说:“是吗?既然慕小姐诚挚相邀,那我肯定会奉陪到底。”

好久没有这么有趣的事了。

“那薄少,现在还有什么存疑吗?”

慕浅浅点点头,笑道:“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如今知道她这个秘密的,就只有他。

薄靳晏抽身坐回驾驶座,“没有了。”

“行,那开车,咱们捉奸去。”

慕浅浅坐直身体,系上安全带,理所当然的吩咐道。

他真是没想到,自己也有做司机,跟人去捉奸的一天。

心情复杂,但动作却不慢。

迅速驱车跟在顾廷瑞的车子后面,不紧不慢的距离。

即不会跟丢人,也不会暴露。

慕浅浅调侃道:“薄少车技一流,不去做狗仔,真是可惜了。”

薄靳晏回嘴,“我们现在去干的,不就是狗仔干的事吗?”

“这么说,也对。”她附和着,“真是难为薄少了。”

看着窗外的景色,慕浅浅眼神一沉。

她知道两人要去哪里。

这个方向,应该是秦诗瑶住的地方。

二十分钟后,事实证明了她的猜测。

车一路去了秦诗瑶居住的小区。

顾廷瑞将车停入车库,两人下了车,就一路进了秦诗瑶家。

那迫不及待苟且的样子,清清楚楚。

秦诗瑶媚笑着,牵着顾廷瑞的手,钻进屋里。

慕浅浅举着手机,将一切都录下来,面容冷静的跟什么似的。

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她点了暂停,收起手机,转头看向薄靳晏,“走吧。”

薄靳晏此时嘴里叼着烟,手挡风口,正低头点火。

啪!

火星迸溅。

指尖夹着烟蒂,吞云吐雾。

烟雾缭绕间,凤眸微微眯起,整个人透着股优雅的痞气。

薄靳晏斜了她一眼,问:“不等了?”

慕浅浅看他这样,忍不住暗叹,长得帅,就是任性,抽烟都这样性感。

她点点头,道:“不需要等,顾廷瑞这一进去,估计得明天早上才出来,我干嘛浪费时间。”

说着,她一脸嫌弃的把烟抢过来,“少抽点,对身体不好。”

“不喜欢这味道?”

薄靳晏挑眉问。

这还是第一个敢夺自己烟的人。

“不讨厌,但也不喜欢。”

慕浅浅将烟捻息。

薄靳晏轻笑了声,也没在意,只问,“去哪?回家?”

“不是吧,薄少,这么好的时间,可别浪费了,我们回去看烟花吧,这时间,应该快要开始了。”

慕浅浅提议道。

薄靳晏没意见,驱车带着她回到望江楼,挑了个视野开阔的位置。

嘭——

烟花在头顶绽放,璀璨艳丽。

周身是一对对情侣,间隙传来惊呼、低语,甚至还有告白。

“好美!这趟没白来。”

“太漂亮了。”

“我爱你。”

“……”

慕浅浅站在栏杆前,抬眸看着烟花,的确非常好看,如梦似幻。

余光瞥见旁边靠近的身影,是薄靳晏。

俊美如妖。

如果是之前,她从未想过会跟薄靳晏有交际,甚至两人一起看烟花。

但此刻,她觉得,身边换了个人,感觉不很不错。

至此,终于有重新活过来的感觉。

半个小时后,烟火大会结束。

慕浅浅有些意犹未尽,“还不错,挺好看的。”

“一瞬间的美丽而已。”薄靳晏淡淡道,语气冷静的有些煞风景。

“真是不懂浪漫。”

慕浅浅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薄少那些红颜知己,不嫌弃吗?”

薄靳晏不以为然,说:“这些是女孩子喜欢的,我不是女孩子……男人的话,或许酒会比较有吸引力,现在烟火看完了,慕小姐是打算再逛逛,还是回家?”

“困了,回家。”

慕浅浅没过多思考,就做出回答。

薄靳晏颔首,开车将人送回了家。

车停在慕家门口。

慕浅浅解开身上的安全带,笑着问道:“多谢薄少能赏脸,不知道薄少今晚吃的是否尽兴?”

“节目很精彩。”

薄靳晏嘴角勾起,意有所指道:“希望下次,能一样精彩有趣。”

“能让薄少感兴趣,是我的荣幸,那……明天见。”

慕浅浅轻声道。

薄靳晏颔首应下,淡淡‘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慕浅浅脸上的笑容轻松起来,下车回家。

薄靳晏目送她进了慕家,才驱动车子离开。

……

到家时,父亲慕天泽正坐在沙发上看新闻,周秋云和慕舒涵陪同在身侧。

慕浅浅进门,三人同时闻声看来。

慕天泽见她心情不错,以为她和顾廷瑞好了,就说:“回来了?烟火大会好看吗?”

“好看。”慕浅浅笑道。

烟火大会好看,戏也很好看。

一起看戏的人,更好。

慕天泽见她高兴,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扩大,颔首道:“那就好。”

说着,他朝慕浅浅招了招手,“你来。”

慕浅浅本想上楼休息,见状走上前,在他身边坐下,“爸爸,怎么了?”

“关于你今早提及的事情,爸爸考虑好了。”

慕天泽牵着她的手,轻拍手背,说:“我觉得你说的对,你现在做事越来越成熟了,将来公司也要交到你手里,所以提前让你历练一下也好。”

“您是说,你答应了?”

慕浅浅自然听出来父亲话里的意思。

慕天泽已然想清楚,点了点头,说:“嗯,老城区的开发项目,我会安排个人带你,你要好好学习。”

“我会的!谢谢爸爸,最爱你了。”

慕浅浅笑了起来,给了父亲一个大大的拥抱。

她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最宠她的男人,怕是只有眼前这人。

回想起上一世的事情,鼻尖一酸,心里自责更深。

慕天泽笑容加深,调侃道:“你呀!就知道说甜言蜜语哄我。”

他摸了摸慕浅浅的头发,眼中满是宠溺。

周秋云和慕舒涵在一旁,听着两父女说的话,心头一惊。

老城区的开发项目,她们也听说过,那可是块大蛋糕!

万万没想到,慕天泽居然要交给慕浅浅!

周秋云当即就开口,脸上带着微笑,柔声道:“天泽,浅浅现在没什么经验,这么重要的项目,交给她一个小女孩负责,会不会不太好?这万一搞砸了,多打击她的自信心,回头浅浅会被说闲话的。”

周秋云看似关心,可末尾的话,却说的各种心机。

摆明了不想慕浅浅接这么重要的项目。

慕舒涵也在旁边帮衬,说:“是啊,爸,那么重要的项目,万一失败了,损失可是巨大的,姐姐都没接触过这方面的事,这样做会不会太冒险了?”

她心里嫉妒的发狂,面上却不敢发作出来。

慕天泽听着两母女的话,眉头皱起,“浅浅这都还没开始呢,你们就在这里唱衰!”

他语气很是不满。

“浅浅是我的女儿,能力在什么地方,我很清楚。再说项目有人层层把关,即便失败了,也归咎不到她头上。”

周秋云见状,连忙解释道:“我这不也是担心浅浅吗?她马上就要订婚,年纪轻轻就担当大任,怕她太劳累。”

她表面功夫还是做的很足。

慕天泽听闻,神色稍缓。

慕舒涵却不满,“爸!既然姐姐都参与了,那也不能少了我,我也是您的女儿啊!必须一碗水端平!您说是吧?”

她在管理公司方面,并没任何天赋,但是对慕家的家产,却有很大的野心。

慕天泽现在公然表示要把慕氏给慕浅浅管理,这她怎么能坐得住?

慕浅浅有的,她也必须要有。

闻言,慕天泽皱起眉,板着脸,数落道:“我什么时候没端平?过去一年,你在公司里,给了你几个项目了,可你做出过什么业绩来了?三番五次搞砸不说,还要你姐给你收拾烂摊子。”

“我……我那也是经验不足,人总是在失败中成长的嘛。”

慕舒涵嘟囔了一声,忍不住回嘴道。

她只是没有机会,不然才不会比慕浅浅差!

“那就等你成功了再说,我要是现在真把项目交给你,我才是昏头了。”

慕天泽越说越生气,斥道:“这件事,没得商量,你还是先脚踏实地,在公司脚踏实地的干,要是做好了,将来,能少得了你吗?”

他这话说的斩钉截铁,根本没得商量。

慕舒涵被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气得只能怨恨,怒瞪了慕浅浅一眼。

慕浅浅懒得理会,直接说:“爸,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不会让你失望。”

慕天泽欣慰的点了点头,“你要是累了,就上楼去休息吧。”

“嗯,爸,你也早点休息。”

她应下,又叮嘱了一句父亲,就上楼休息了。

叮——

刚进房间,手机就传来微信的提示音。

慕浅浅拿出来一看,是薄靳晏的信息。

“到家了。”

言简意赅。

“看来薄少很有男朋友的自觉性嘛,知道主动报备行程,不错不错。”

慕浅浅回道,附上竖起大拇指的表情包。

薄靳晏很快又发来一条信息,“如果没记错,我还没答应慕小姐,当你男朋友。反倒是慕小姐,这样迫不及待,已经以我女朋友自居了?”

“是啊是啊,所以,薄少是不是该给我个回复了?”

慕浅浅按住语音键,手机凑近了,低声说道。

薄靳晏随手点开,小女人的娇柔声从手机里传来,尾音微微上扬。

他薄唇轻勾,嗓音慵懒地道:“慕小姐现在名义上还不算单身,等你什么时候单了,再说。”

慕浅浅撇撇嘴,回了一句,“也行……”

发完,才放下手机,拿过换洗的衣服去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