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在卧室被老板疯狂进入 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

“给本王闭嘴。”

南宫夜的尊严不许他给一个女人保护,摸了一把身边放着的玉枕,上面是翡翠串珠,他用手指扯断丝线,抓了一把翡翠珠。

门口进来了四五个人,都穿着黑色的夜行衣,蒙着脸。

齐妃云眸仁放光,从身上拿了几根银针出来:“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一起来吧。”

齐妃云观察了一下,四五个人还可以对付,她就是怕房顶上有什么人下来。

进门的人身上都染了血迹,而且手里都提着剑,剑上还滴滴答答的血迹。

齐妃云呼吸沉稳,朝着对方走了两步,只要不是会轻功的,对付他们应该也不是什么问题,古代的人也就是会写三脚猫的功夫,电视里演的神乎其神,可是据史料记载,那些能打善斗的人,无不适体型壮硕,摔跤而已,至于飞檐走壁应该都是虚的。

五个人相互看了一眼,中间的人抬起手,朝着前面摆了一下,五个人立刻分开,其中两个包抄快速接近,齐妃云先朝着其中一个打了两个针,对方躲开她转身对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也躲开了,但身后的人却一顿,倒在了地上,站着没动的三个人一愣,跟着一起朝着齐妃云扑过来。

齐妃云立刻转身去阻击另外一个,但她终究是慢了一步,其中一个人迅速接近,一把捏住她的脖子,齐妃云停下,黑衣人眼底闪过一抹恨意,摆了摆手,两边的人迅速去找南宫夜。

但就在此时,下令的黑衣人后退一步,惊愕的看着手。

齐妃云转身两根银针打出,背对着她的两个人瞬间倒地。

她没时间去看中毒的人,迅速阻击另外一个人,等到挪到跟前,对方一剑劈下去,南宫夜身体眼看无法动弹,刚刚起来,他身体根本就没恢复,起来的时候多应用,此时就多僵硬,血倒是因为气血上涌,流了不少。

齐妃云来不及思考,一把拉住对方的手腕,对方转身一剑劈下来,眼看就要劈砍到身上,齐妃云闪开,一剑从她的手臂划过去,她后退了几步,看向手臂,黑色的血从手臂冒了出来。

“有毒?”

额头瞬间冒汗,齐妃云有点站不稳了。

“该死!”

南宫夜瞬间从床上起来,手里的翡翠珠子用尽全力打出去,黑衣人从背后被几颗翡翠打穿,瞬间双眼瞪圆倒在地上。

起身南宫夜站了起来,双眼怒视着齐妃云:“愚蠢!”

齐妃云眉头深锁,眼眸眨动:“我中毒了!”

难得啊!

她可是解毒圣手!

“来人!”南宫夜喊道,声音洪亮。

门外只有风声,没有人回应。

齐妃云呼吸粗重,眼皮沉重,身体里火辣辣的什么东西向外冲撞,这是中毒的一种反应,齐妃云比谁都要清楚。

艰难的走了一步,齐妃云忽然抬头看去,不知道身体什么地方来的力气,快速朝着南宫夜跑了过去,南宫夜怔住,但等他发现已经来不及了,刚刚的黑衣人一剑刺过来,齐妃云以身挡住剑,阻止了对方。

身体一沉,齐妃云感觉整个人都要被抽走了一样,灵魂仿佛要从身体里面抽离出来一样。

“齐妃云!”

南宫夜怒喊,齐妃云呵了一声,紧跟着齐妃云的眼皮一沉,人睡了过去。

南宫夜一把抱住怀里的齐妃云,手里的翡翠捏成粉末,抬头看向黑衣人,抬起手,挑起丹凤眼看去,身上迸射出的寒气摄人心魄。

黑衣人正打算最后一击,门口传来嘈杂声,她转身看去,来不及考虑,转身快速离开。

南宫夜用力抱住齐妃云,但他好无力气。

噗通,人倒在了地上,怀里抱着已经昏迷的齐妃云。

他闭上眼睛,收了收手臂,才松开。

哐当一声,有人撞开偏殿大门,齐将军从门外闯了进来:“云云。”

齐妃云此时已经中毒昏迷,南宫夜也人事不省,齐将军看到两人抱在一起,很快走到,弯腰扶起齐妃云:“云云,云云……”

“将军,小姐中毒了,你看她的手臂。”副将曹莽提醒,齐之山一眼看去,用力抱起齐妃云:“御医,御医……”

曹莽快速出门,去找御医。

齐之山把齐妃云放到床上,早就不管地上南宫夜的死活,他哭的泪人一样,素来沙场之上英勇无敌的护国大将军,此时却哭的令人痛心。

跟着他的将士都是多年的老部下,禁不住跟着伤心。

不管大小姐如何教宗,都是他们将军的女儿,没有将军,就不会有他们。

“云云,你要是走了,爹也不活了!”

齐将军哭的伤心欲绝,门外御医急忙跑了进来,身后曹莽手里提着长枪,不来一枪挑了。

“齐将军,让我看看。”

说完御医已经到了跟前,齐将军老泪纵横:“快,快给云云看看。”

御医急忙诊脉,半天才敢看齐将军,明明已经气绝身亡了,但面对此时的境况,御医根本不敢说实话。

“王妃身中剧毒,需要好好解毒,齐将军先放开,我好好看看。”

御医擦了擦汗,为了保命只能慌说。

齐将军信以为真抱着女儿放到床上,此时他才想起南宫夜,想到女儿肚子里还有个小的,这才说:“曹副将,把人抬上来。”

曹莽走到南宫夜的面前,弯腰把人抬起放到床榻上,两人一边一个,御医只好假装施救。

拿了一颗解毒丸塞进齐妃云的嘴里,又去给南宫夜看了看,虽然伤重倒是死不了。

“启禀齐将军,夜王需要处理伤口,小人先给夜王处理伤口,至于王妃,男女有别,还请齐将军请一位宫女来。”

“曹莽,去找宫里的嬷嬷过来。”

“是。”

曹莽转身走去,御医一边给南宫夜处理伤口一边想着如何才能跑。

比起他自己的命,夜王的命也不算什么了。

齐之山宠女如命,女儿死了,怕是谁都不好过,他治不好只能跑了。

齐之山看了眼御医:“你快些处理,一会好给云云处理。”

“是。”

御医继续处理,齐之山则是等着嬷嬷过来,就在此时南宫夜缓缓睁开眼睛。

“齐妃云。”

低沉嘶哑的声音传出,御医抖了一下。

“夜王。”

南宫夜缓缓看去,黑眸下的冷冽吓坏御医。

御医忙着后退跪下:“夜王息怒。”

“齐妃云呢?”南宫夜感觉五脏六腑都要裂开了,气血倒流都有可能。

齐之山十分轻蔑,冷哼:“放心,你还没死,我家云云好着呢。”

说完齐之山去握住女儿的手,但他手抖了抖,看去,凉了!

御医全身颤抖,齐之山刚刚收起来的眼泪又溢了出来。

“云云,不要吓爹!”

齐之山抱起齐妃云,齐妃云毫无声息,身体好像是软若无骨,齐之山抱在怀里哭:“云云,爹也不活了。”

南宫夜的手握住没来由的心烦气躁:“她怎么了?”

御医忙着回答:“王妃中毒身亡了!”

御医私以为,此时夜王可以保护他。

南宫夜看去:“你和本王开玩笑?”

“夜王,夜王妃身中剧毒,小人已经确认过了!”

南宫夜的心口一促:“再看!”

齐之山起身抱起女儿就走:“云云,回家,爹带你回家。”

一边走齐之山一边哭,他已经生无可恋。

身后他的副将跟着他一起离开皇宫。

南宫夜勉强撑住,眸仁收缩,死死看着被带走的齐妃云,想开口,已经没有力气,只能看着人被带走。

齐妃云被抱出宫,煜帝从养心殿走出来,看到齐之山叫住他:“之山。”

齐之山停下,转身看到煜帝并没说话,他此时满脸泪痕,早已不见大将军的模样,看了眼怀里的女儿,转身走了。

“之山,朕并非有意。”

煜帝在后面说道,齐之山并没停留快速离去。

身后跟随他的人也一起离去。

皇后沈云初担忧道:“皇上,齐将军是不是很伤心?”

“都是朕的错,朕无法交代,快去看看夜王。”

“皇上,臣妾有罪!”

皇后跪下。

煜帝转身看去,弯腰扶着沈云初起来:“是朕无能,害了这么多的人,丞相只是职责所在。”

“可是皇上,臣妾是看着夜王长大的,他怎么可能那么做,他对皇上你一直都是忠心不二的。”

沈云初抬头,忍不住落泪。

这件事怕是不能善终,最后害的是父亲。

虽然人证物证聚在,但她怎么也想不通,怎么会让父亲查到,这一切是夜王所为。

煜帝扶着沈云初起身:“起来吧,朕弯腰很累。”

沈云初只能起来,煜帝看了眼偏殿,终究没有迈步过去。

“朕累了,先回养心殿去,皇后去看看吧,毕竟是皇后看着夜王长大的,夜王与皇后的感情自然不同。”说完煜帝转身离去,不在多看一眼。

皇后沈云初此时微微震颤,伴君如伴虎,最是帝王心,难道说,真的如世人说的那样,君王无情。

夜王是他最疼爱的人,此刻却走的这样决然。

那她呢?

沈云初忽然觉得好笑,她算是什么?

齐妃云被放到马车上,齐将军死死抱着不肯放开,任是谁说什么都没用。

马车外急急赶着回去,齐将军泪如雨下,抱着齐妃云哭个不停。

齐妃云缓缓醒来,睁开眼叫了一声:“爹。”

齐将军的眼泪戛然而止,半天都没出声,反应过来立刻推开齐妃云仔细看。

“云云,你是人是鬼?”

齐妃云被弄的哭笑不得:“当然是人!”

“啊?”齐将军松开齐妃云好好放下,问:“那你刚刚不是中毒身亡了,就连御医都那么说,爹摸着你的手也都凉了,你可把爹吓坏了。”

齐妃云笑了笑,勉强动了动,虽然醒过来了,但是身体还是经历着天人之争,那种灼伤的痛还是有的。

“爹,我中毒了,但我事先吃了解药,所以没有那么容易死。”齐妃云为了齐将军放心,只好这么说。

“那你要好好休息,爹陪着你,不管谁来,爹都不会允许。”齐将军立刻警觉起来,如同全天下都要害齐妃云,齐妃云也是一阵暖心,有爹的感觉真好。

“爹,我累了,想要休息,但还有一件事不放心。”

“又是为了那混账东西?”齐将军此时一想到南宫夜就气不打一处来,既然不喜欢他女儿,为何还有了孩子?日后就算合离,他女儿怎么办?

但是气归气,看齐妃云苍白的脸,齐将军还是心软了,老老实实的听从女儿的安排,说道:“爹都听云云的。”

“爹,这里还有一些药,你差人想办法送去给汤和,要他给夜王用,保他性命!”

齐将军接过药,虽然极不情愿,但为了女儿还是照做。

汤和接了药虽然疑惑,但还是花了不少钱,打通关系,把药送了进去。

齐妃云回到将军府调养了几日,身体日渐好转,能走能行,齐将军才进宫面圣,禀告了齐妃云没死的事情。

消息传出,南宫夜从病床上起来。

凝眸看去,汤和低了低头,南宫夜问:“那女人没死?”

汤和无语,这几日一直不吃不喝,也不说话,此时倒是精神百倍!

“将军府遮的密不透风不透风,这件事我们也是刚刚收到消息。”

“这么说,那断玉膏果然是她送来的?”南宫夜眸仁微眯,他早该知道的,但她胆敢诈死!胆子真是越发无法无天了!

“是。”

汤和只能如实回答,南宫夜闭上双眼:“叫她滚来伺候!”

“……”

汤和无奈:“卑职可以试试。”

毕竟那是大将军府,未必听你王爷的,何况现在谁不知道,夜王密谋造反,齐将军岂会让女儿来受这份牵连。

汤和亲自到将军府请齐妃云。

齐妃云本来不想去,但想到总要见见皇上,给皇上一个交代。

何况她一听说南宫夜找她的事情,心口就压制不住那种要蹿腾的感觉,她也只好带上药去皇宫走一趟。

不巧,刚进宫就听说了端王妃也进宫的消息,而且是去看南宫夜的。

齐妃云跟在汤和身边倒是显得安静,一身雪色轻裘显得单薄,走在雪中不紧不慢。

汤和也觉得奇怪,他认识齐妃云也有几年了,像是今天这样安静接受夜王和另外一个女人见面的,还真是少见。

汤和问:“王妃此时有何感想?”

出于一种好奇,汤和询问。

齐妃云摇头:“没感想。”

汤和下意识愣了一下,不一样,是真的不一样,难怪管家说王妃变了。

还真的有所不同,往日必定又哭又闹的去找王爷,今天却这么安静,还真有些不习惯。

转身汤和带着齐妃云去养心殿偏殿,自从夜王受伤,就一直在此处养伤,少了奉承的人,倒也安静。

来到偏殿门外,汤和敲了敲门,门里无人应声。

想到端王妃在里面,汤和只好请齐妃云稍后,齐妃云却好奇,那个女人这时候来会做些什么?

想到君楚楚几次想要南宫夜的命,她也没忍住担忧,朝着门缝里看了一眼,不看还好,看了好不气愤,南宫夜还真的做得出来。

推开了门,齐妃云强势的冲了进去。

汤和想要阻拦,终究是没来得及。

之前对齐妃云转变的赞许也在这一刻消失了。

既然一心追随王爷,就该知道王爷本不喜欢被人制约,而她是个嫉妒的悍妇,这样下去,迟早要被王爷处死。

齐妃云的出现,让偏殿中的南宫夜微微一怔。

看清来人的时候,脸色一沉,懊恼的低吼:“谁让你进来的?”

这女人也太莽撞了!

汤和一阵无语,根本不敢抬头。

齐妃云眼眸一抹锋芒划过,冷笑着看向刚刚穿好衣服的君楚楚。

轻蔑的扫了一眼病床上光着半个身子的南宫夜。

她担心他的死活,他却在跟人做那种事。

“夜王妃别误会了,我只是帮夜王涂抹药粉,宫里的人粗手粗脚,我才忍不住帮忙。”

君楚楚一脸委屈,起身走离床榻之前,面对着齐妃云,挑衅不言而喻。

齐妃云本来不想说话,但她身体里还有那个躁动的东西蹿腾,是莫大的不甘似的。

于是讥讽了两句:“这里是宫中,端王妃再怎么饥渴,也等夜王身体好些,出了这个宫门,再做打算,不然被人看见还了得,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且不说做过什么,就是没做什么,瓜田李下的,传出去也不好,

何况,刚刚本王妃进来的时候,楚王妃衣冠不整,如今夜王也上身红果着,真要是出了事,连累夜王不说,还要连累端王和君家,还望端王妃……忍着点。”

“你……”

汤和在场,君楚楚气得脸成酱红色。

“夜王……”

君楚楚转身含泪看向南宫夜,此时南宫夜两眼冒火,怒视齐妃云。

“给本王滚!”

“贱妾告退!”

齐妃云福了福身子,难得那么一脸平静淡漠,齐妃云头也不抬的转身走了。

君楚楚心里得意,齐妃云还是那个齐妃云,也不过如此。

汤和急忙追了出去,怕齐妃云乱说。

如今夜王再不能有任何闪失了。

“夜王,让王妃误会都是楚楚的错,楚楚去解释……”

君楚楚的眼中含着泪水,南宫夜摇头:“回去吧。”

“那你……”君楚楚不知为何,感觉到南宫夜的一丝疏离,不甘让她靠近了两步,却被南宫夜断然拒绝了。

“我没事,别耽误了马车。”

南宫夜拢好衣服,看向偏殿门外,这女人怎么来得这么快?

君楚楚看南宫夜的眼神,心底恨意加深,齐妃云你到底使了什么手段,让他开始在意你了!

君楚楚退出,南宫夜缓缓躺下等,等了两个时辰,还不见人来,他从床榻上起来,坐了一会,身体撑不住又躺回去。

齐妃云此时正在养心殿外求见,汤和心急如焚,这是要去告状。

这事一旦传到皇上的耳朵里面,夜王的处境怕是更加难过了。

“王妃,有事好好说,王爷也是一时糊涂,这事只是误会。”汤和在齐妃云的耳边一直劝解,齐妃云平日这个时候肯定大闹不止,但今天也是奇怪,格外安静。

徐公公从里面出来看到齐妃云说道:“王妃跟老奴来!”

“有劳公公。”齐妃云客气一句,跟着徐公公去了养心殿。

汤和想要阻拦,也没办法。

看着人进去,急忙转身去偏殿找南宫夜。

此时,齐妃云到达养心殿内,进门先是跪下:“臣女参见皇上。”

煜帝垂眸看了一会:“起来说话。”

齐妃云起身,低着头。

煜帝对齐妃云起死回生的事颇感费解,从上面走下来到了齐妃云的面前,仔细的看她:“夜王妃好了?”

齐妃云说:“臣女侥幸活了。”

“中毒身亡也能活?”

“臣女曾服用过剧毒无比的药,是药救了我。”齐妃云想了个托词。

煜帝是不相信这个说法,但人起死回生的事更令人费解。

眼神屏退了身旁的人,煜帝问:“今日来有何事?”

“五味子没有毒,皇上昏迷与臣女无关。”

“只为了这件事?”

这话压人,齐妃云明白煜帝此时已经对夜王有了介怀,兄弟到此地步,也是天家的无奈。

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就注定了与身边人绝缘了吧。

“臣女答应过皇上为皇上诊治,臣女是为此事来。”

煜帝若有所思:“先前的药,朕还没吃。”

齐妃云不知皇上何意,斟字酌句:“皇上可晚些用。”

“朕素来有人试药,但此次试药不便,朕很苦恼,是吃还是不吃?”

煜帝的话齐妃云岂会不明白。

“皇上,臣女本可以试药,但臣女也可以解药,况且臣女现在百毒不侵,达不到试药目的。”

“朕也这么想。”煜帝拿出齐妃云给他的药。

走了几步,煜帝说道:“不如让夜王试药,如何?”

齐妃云心里一惊。

局的眼前之人很是可怖,怕是老早就打了这个主意。

“一切听皇上安排!”

煜帝面色稍晴,侧身唤人:“来人。”

“老奴在。”

徐公公是煜帝的心腹,从外面急忙进门。

煜帝把小瓶子拿来交给徐公公:“送去给夜王,看着他服下。”

“是。”

徐公公托住药瓶要走。

煜帝愣了一下,再缓缓吩咐:“传旨夜王,此物是调养之物,要他好好珍惜!”

“是。”

徐公公转身离开。

齐妃云心下好笑,无情帝王家,果然如此。

兄弟再好,也只是好在了面上。

南宫夜也算是倒霉,遇到个君楚楚不算,又来了个煜帝。

徐公公走后,煜帝才问:“今日的配好了?”

齐妃云从袖口中拿出。

煜帝说道:“既然是治愈之药,先前夜王妃也身子薄弱,不如与朕一起食用吧。”

齐妃云倒是不觉意外了,到了这个时候,这宫里面最可怕的怕就是这个皇上了。

他虽然贵为天子,却不能生养自己的子女,天下人怕早就把他传成了真太监了。

但他皇上的身份不许人说,长久以往,也就心里扭曲了,今天能做出这种事,一点都不意外,说不定,他心里想的不是快点把病治好,而是让全天下的男人都跟他一样,做个太监,生不出来孩子!

齐妃云心中虽然这么想,却丝毫不敢怠慢,谁叫他是皇上,只能回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