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视频 24小时日本在线观看完整版

“回来再说。”

咔嚓,电话干脆挂断。

傅靖霆,“……”

行吧,确实是他老妈的作风,我不逼你回来,我让你不得不回来。

傅靖霆收了线,他沉了半秒钟,“去馨兰书院。”

司机掉头往傅靖霆父母所在的馨兰书院驶去。

段恒联系了一家门店,路过时傅靖霆进去换了身衣服。

他把手臂上的纱布拆了,渗出的血粘住纱布,扯开时疼的额角皱了下。

傅靖霆啧了声,他把沾了血的纱布丢一边。

衬衣袖口放下来,衣服碰触到伤口,让他眉心一直皱着。

手臂这伤不重但就这么回去,少不了浪费口舌。

馨兰书院外面,老管家看到车子停下,忙过来拉开,“少爷,先生和夫人等着你了。”

傅靖霆往里走,傅平辉坐在沙发上,他头发黑白交错不显老,反倒是像特意染的奶奶灰,有成功人士特有的稳重,白衬衣灰色马甲,难得没看报纸正刷着手机。

见傅靖霆进来,手里的手机直接丢到面前的茶几上。

未锁屏的屏幕里,是傅靖霆与许倾城的照片。

“解释一下。”傅平辉抬眼。

傅靖霆扫一圈,餐桌那里母亲和小妹正在摆餐。

傅司晨的眼从他进来就频频的投过来,一脸的八卦。

“大哥呢?”傅靖霆顾左右而言他。

“大哥又不待见你,他说腿疼,先回去了。”傅司晨嘴快,被钟婉绣一个爆栗子敲在头上。

她捂着头不愿意的驽了下嘴,快速的把碗筷摆好。

然后颠颠的跑到客厅里,小板凳搬好坐下,“二哥你别转移话题,”她下颌抬抬,“你不解释下?我也好奇这漂亮姐姐跟你什么关系。”

傅平辉和钟婉绣三个孩子,老大傅骋修比傅靖霆长了三岁,可惜因为事故双腿瘫痪,已经有五六年的时间没有在公众面前露面,傅家也有意淡化他的存在,年小的时候傅靖霆出门还被人喊句傅二少,这些年,大家都再没那么喊过。

最小的傅司晨刚大一,比傅靖霆小了七岁,她扎着马尾素面朝天一派天真活泼,满眼都是戏。

“报道说你对这位姐姐情有独钟,叶小姐因爱生恨,搞得人家妈妈要自杀,你是不是要帮这位漂亮小姐姐打脸回去?天哪天哪这不是言情小说的套路……”

傅靖霆听的额角抽搐。

傅平辉也倍感头疼,本来正正经经蓄着情绪的话题突然就问不下去,他忍不住看了钟婉绣一眼。

接收到来自自家老公的眼神,钟婉绣下了结论,“吃完饭再说,饭菜都要凉了。”

傅平辉率先起身。

等老爹走往餐厅,傅司晨扭头冲傅靖霆挤眉弄眼,手掌在傅靖霆面前摆了摆,“五千红包。”

傅靖霆哼一声,不搭理她径自往餐桌走去。

傅司晨跟上去,“给不给,不然一会儿你挨骂我不救你。”

“你养男人了?爸妈给你的钱呢?”傅靖霆凉凉的看她一眼。

傅司晨倒吸口凉气,一脚很不小心的踩在他皮鞋上,“你外面养漂亮小姐姐,还被人爆出来。你当人人跟你一样龌龊,你等着爸爸审你吧。”

一顿饭吃的很沉默。

吃完后傅平辉让傅靖霆跟他去书房。

傅司晨跟着要站起来,被钟婉秀喊住,“帮阿姨收拾厨房。”

傅司晨,“妈,我就回来过个周末,你能不能放过我。”

“等你出嫁了我就放过你。”

“……”够狠。

傅司晨看看进了书房的两人,不甘不愿进了厨房。

“从前段时间就有风言风语落我耳朵里,我以为你应该有分寸。”傅平辉点点桌面,“这个许倾城,跟叶家老二谈婚论嫁了又散了场,两家闹得脸面难堪,你掺和什么?”

“我又没说要娶她。这些东西不用太在意。”傅靖霆淡淡的。

傅平辉眉心蹙的紧,盯着他,“既然这样,这些照片怎么回事,没有你的默许,他们发的出去?”

“叶承年托大伯给你带话,说了什么?”傅靖霆突然问。

傅平辉沉默了下,“目前两家在项目上谈着合作,你大伯的意思是,让你和文涵出面澄清一下。”

“主意打我这儿来了。”傅靖霆笑了笑,“叶承年这手,伸的够长的。”

“你跟叶文涵什么情况?”

“没什么情况,大伯是想跟叶家联合,要没人在奶奶面前念叨,怕也想不起塞个叶文涵到我身边,”傅靖霆轻笑,“想让我接的心甘情愿,那也得看看他们有没有那本事。”

这意思很明白,傅靖霆对叶文涵没什么想法。

傅平辉排行老二,这一辈一直被大哥压一头。

可到了下一辈,他的两个侄子纨绔风流惹事成精,惹了很大的风波,老爷子大怒,扬言绝不让两人进入傅氏集团做蛀虫。

傅骋修因为身体原因也不再列入接班范畴。

顺延下去,就到了傅靖霆这里。

大哥的想法傅平辉心里明白,但如果靖霆对叶文涵有意,他倒是也不排斥。

豪门贵族,相比而言联姻是最省劲最牢固的关系,大家心知肚明,所谓门当户对,不过就是利益最好的结合点,至于感情那就不会放到制高点上。

“爸,你跟大伯说一声,这事我自己处理。”

傅平辉拧眉,声音有些沉,“你怎么处理?借此撇开叶家?”

“牵一发而动全身,这道理你不懂?”傅平辉觉得这事简直太过荒唐,“还有你既然对那位许小姐无意,就别把她牵涉进来。”

两人在书房很久未出来。

傅司晨坐不住,凑到钟婉绣身边,“妈,你不好奇二哥怎么解释?”

“不好奇。谈完了你爸会告诉我。”

傅司晨默默竖起大拇指,“你赢了。”

傅司晨坐了没几秒钟,又沉不住气,她把那照片翻来覆去看,自己看不够,还要拉着钟婉绣一起看,“挡的真严实,只能看侧脸,正脸都看不到。不过侧脸都感觉好漂亮啊,之前是听人说过许青尧的姐姐美艳逼人,影视明星都比不上她好看。但是我跟他们不熟,没见过。妈,你见过吗?是不是真跟外面传的一样漂亮?”

“没见过,不知道。”

“哎,你怎么就不关心二哥的感情生活呢?你这个母亲做的太失败了。”傅司晨啧啧两声,“二哥的感情观不太正常,他就喜欢脸美胸大臀俏的,肤浅的不得了,一点都不关注心灵美,还天天打击我平板身材,你也不怕他被狐狸精勾走。人家都说了,女人嫁错老公毁一生,男人娶错老婆毁三代,妈,你小心你孙子都走偏……”

钟婉绣忍无可忍,“闭嘴。”

傅司晨还想继续,就看到傅靖霆从楼上书房下来了。

钟婉绣问,“跟你爸聊完了?”

“嗯,妈,我还有事,先走了。”

傅靖霆拿了西装就要走。

傅司晨跟上去,她抓住男人手臂,央求,“二哥,我红包呢。”

伤口被人捏住,傅靖霆脸色Real不好,傅司晨被他那一脸黑给吓的立马松手,喋喋不休的嘴立马噤声。

他们家里,老爸最严肃,然后是大哥,二哥最不正经。

但是傅司晨一不怕她爹,二不怕大哥,就怕傅靖霆黑脸。

她爹不舍得打她,她大哥跑不过她。

但是二哥生气起来六亲不认,特别吓人。

傅靖霆扫了她一眼,还是手机拿出来给她转账,顺便警告她在外面不要乱找男人。

傅司晨内心腹诽这男人真双标,自己在外面找女人,却还不准她交男朋友。

不过脸上依然笑的特别狗腿,“二哥真好,小妹我祝你身边美女数不清天天好性福。”

谁也不知道她说的是哪个xing。

傅靖霆还没等开骂,傅司晨就溜了。

……

钟婉绣问傅平辉,“那个许小姐,靖霆是什么心思?”

“许家这个女儿不简单,在叶承年不遗余力的打压下,盛世能让她撑到现在,还有了一些起色,不容易。”傅平辉沉思,“靖霆的意思是她要借靖霆的手与叶家抗衡。而你儿子顺水推舟。”

“那么漂亮的姑娘,他就没点别的心思?”

“你是想他有别的心思还是不要有?”傅平辉倒有点好奇了。

钟婉秀满目担忧,“我倒不是对这个许小姐有偏见,上次匆匆一瞥,那姑娘漂亮的勾人心魂。听说她跟叶听鸿上学时就是恋人了,结果出了事情,她对叶听鸿出手可是够狠。也难怪叶承年变本加厉的打压许家。这样的女孩子,我怕她反手一刀。”

“你是怕靖霆色欲迷眼失了判断力?!”傅平辉想起两人后面聊的话,“他自有分寸,这点倒是可以放心。”

……

车子平稳驶在回景山壹号的路上。

傅靖霆抬手看看自己手臂,他放下,身体往后仰,头抵在真皮靠椅上,眼睛闭上。

窗外路灯霓虹投射进来在男人脸上留下半明半昧的光线。

段恒问他,“让医生去帮你处理下伤口吗?”

“不碍事。”

傅靖霆眼都没睁。

车子快到景山壹号时,他才缓缓睁开眼,“给叶承年打个电话,转达我的意思。他叶家的事随他管。但我傅靖霆的事情,还轮不到他们叶家来插手。”

段恒愣了下,忙应声好。

这话的意思是要保许倾城?!

透过后视镜他看过去,男人重新闭上眼睛,显然没有继续闲话的意思。

叶承年挂掉电话的时候脸都是阴沉沉的。

叶文涵缩在沙发里不敢说话。

“傅家什么意思?”叶松仁看向自己大儿子,看脸色怕是不顺利,“不肯跟文涵出面澄清吗?”

傅靖霆递过来话说的很不客气,叶承年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青筋毕露。

他抬眼盯向叶文涵,“你跟傅靖霆现在到底到什么地步了?”

叶文涵不明白大哥这么问的意思,“挺好的啊,他对我很好。很依着我。”

傅靖霆确实是很依着她,但就是莫名其妙的有些距离感,不亲密。

“上床了吗?”叶承年直接问。

叶文涵倒吸口凉气,没想到大哥会这么直言不讳当面问出来,她支支吾吾半天,实在抵不过大哥带着怒气的眼神,才泄气般,“没有。”

“没有?”叶承年怒意横生,“叶文涵,你当现在还是幼儿园过家家呢?!”

叶文涵缩了缩脖子,小声嘀咕,“这种事也不是我想就能行的。”

叶承年毕竟是男人,有些话他不便说。叶承年的夫人忙接过话茬,“承年,你先处理舆论的事情。小姑这边,一些话我跟她说一说,还没到不可补救的时候。”

……

许倾城一直守在病房里,她窝在沙发上对付了一晚,睡的不踏实,一个个梦光怪陆离,像是有张网密密麻麻将她困住,挣不开,走不了。

浑身像是被铁链捆着丢到了冷水里,又闷又冷。

她挣扎着像是要喘不过气来,有只手突然将她拉起来。

那些水都不见了,铁链也不见了。

她被抱进一个怀抱里,很暖和。

黑色的衣服,宽阔的胸膛和坚实的手臂,哪怕看不到脸,她似乎也知道是谁。

有些心安。

许倾城醒来时,身上披着傅靖霆那件黑色的风衣。

时间还早,病房里安安静静。

她手指攥紧衣服,属于男人的气味强烈到不可忽视。

怪不得会梦到。

许倾城起身,她去洗手间洗了脸,镜子里女人的眼睛又红又肿。

她已经许久没那么痛快的哭过了,只是,好丑。

许倾城出来,眼睛看到桌面上散放的奶糖,她走过去,一个不落的全都扫进了自己的包里。

王阿姨打了水回来,看她醒了,“你多喝点水,这夜里凉,别感冒了。”

许倾城嗯了声,突然问,“王阿姨,衣服是你帮我披上的。”

“嗯,你睡着时候抱着胳膊发抖,这里也没别的盖的东西。”

许倾城垂眸,“谢谢。”

虽然时间很短,但她真的睡着了。

她突然想起来,伸手拉住王阿姨,“王阿姨,有件事想拜托你。”

“什么拜托不拜托的,你说。”

……

赵岚真正醒过来的时候早上六点左右。

早班医生过来做了简单的检查,见赵岚情绪还算平静,身体很虚。嘱咐家属好生照顾,观察情绪。等麻药全部退去,手腕会很疼。多吃些补血高蛋白的食物。

许倾城都一一记下了,让人去准备。

新请的护工也过来了。

许倾城站在赵岚的病床前,她声音压得很低,“妈,我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我道歉。但你得保重身体,你不能让青尧回来的时候见不到妈妈。”

赵岚闭着眼睛,不说话,也不看她。

许倾城又站了会儿,这才离开。

等人一走,赵岚眼里的泪就再忍不住,顺着眼角流下来。

王阿姨看见了忍不住叹口气,跟赵岚处了这大半年时间也是熟了,就絮絮叨叨的劝她,“你跟自己孩子置什么气。从昨天到现在,她都没吃东西也没怎么合过眼。

你昏迷的时候她男朋友还来看你,她那个男朋友一表人才,我看着跟她很相称。许小姐也说本来想再稳定稳定带他见你,她也是觉得哦,上一次要结婚了又散,心里有负担才没说。想不到你误会竟然越来越深,后来就张不开嘴了。”

赵岚转过脸来,“男朋友?”

她的声音还很虚弱,可王阿姨说了那么多,她只对这个有反应,王阿姨就觉得自己找对了切入点了。

“对啊。我这里有照片。”王阿姨手机掏出来,按照许倾城说的,把照片给赵岚看看。

照片许倾城精心挑选过,实际虽然不是,但最起码照片呈现出来的氛围很好。

对视的样子看起来很深情。

从她把叶文涵闹事的新闻曝出去,傅靖霆这个假男友的身份就成了必须了。

他肯定是不会配合她,许倾城其实心里很清楚,但是她也没办法一下子考虑的特别长远,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许倾城临走时把那件黑色风衣带走了。

她送去洗衣店,收衣服的店长看她一眼,“许小姐,这衣服坏了,还要洗吗?”

“嗯。”

店长笑着看她,“看来这衣服对你很重要。男朋友的吗?”

许倾城没回应,做了登记,她出来。

这个季节的阳光不烈,可是许倾城还是有些轻微晕眩,可能是睡眠不足加低血糖。

许倾城翻开包拿了块糖塞到嘴里。

她坐进车里,助理助理看她,“许总,先送你回家还是先去公司?”

许倾城咀嚼着嘴里的糖,奶味儿十足,甜丝丝的,她其实不怎么喜欢吃这种糖,粘牙。很烦。

但是此刻,糖纸在手指上缠了又缠,她竟然觉得有这么个东西,还挺好。

“你先说说,他们到底什么意思。”许倾城身体靠在车椅后背上。

叶家出手够快,新闻很快就被删的干干净净。但也比不上传播速度,新闻可以删掉,但是人和人口耳相传,你阻止不了。

不过同样也有副作用。

因为卷入这种很是负面的新闻,对本就风雨飘摇的盛昌集团是不小的打击。

大家从许夫人自杀的事件里更多的是猜测盛昌集团恐怕是不行了,不然一个小姑娘闹一闹就能自杀?!

有些集团内部跟着许盛昌一起的老臣更是反应激烈,要核查财务报表,核查许倾城的工作情况,显然是对她极度不信任。

“他们质疑你最近做出的决定,提出要重新上会讨论。”助理将文件递过去,上面列明了他们提议要重新讨论的项目名单。

许倾城看一眼,视线落在激光业务出售的项目上,她眼眸一缩,捏着文件的手指收紧,“激光业务出售也要再讨论?”

助理被她声音里的严厉吓到,声线也跟着紧绷,“是,他们说毕竟合约还没正式签……”

啪的一声,许倾城手里的文件直接摔在前排的座椅后背上。

助理下意识的往后扬了扬头,真怕一下拍在他脸上。

许倾城狠狠闭了下眼睛,气到头晕。

她稳了稳情绪,“他们都说了什么?你一字一句给我复述,一个字也不能少。”

“许总。”助理很为难,但是迫于她的压力,努力咽了咽口水,“那我说了。”

“陈总监说你做事不能只看眼前利益,要把目光放长远,激光业务我们投入很大,拿了很多前沿技术专利,未来发展空间极大,没有道理这样白白送人。”

“白白送人?信投的收购价格已经又提了三个百分点,你眼瞎吗?”

助理眼泪汪汪,“不是我说的。是陈总监他们……”

许倾城一摆手,让他继续。

“他们还说……”助理声音越来越低,“他们还说这生意不是床上床下就能谈的……许总,您别生气,他们看人都带着有色眼镜,我是知道的你在这上面付出多少,外面那些都是胡说八道……”

助理看许倾城脸色都白了,他也是真的难,许总让他一字一句不能遗漏,可是那些人年纪那么大了说话却是真难听。

许倾城半响没有动弹。

许久之后,她才开口,“送我回家。”

不是不知道外面的人对自己什么评价,但她脚踏实地为盛昌集团寻一条出路,她做的业务全都摆在台面上,收益权益写的明明白白,不亏待他们一毫一厘。都是些跟父亲打天下的老臣,看着她长大的,却在背后这样议论。

到底是心理还不够强大。

许倾城嗤笑。

她下车,上楼,换衣服。

看一眼自己苍白的像鬼一样的脸色,许倾城干脆连口红都不涂了,直接选了条白色文艺风的连衣长裙。

她选了件温柔风的小披肩穿上,微卷的长发一披,看起来更像鬼了。

不,病恹恹。

下楼。

许倾城从楼上下来,助理的眼睛随着她动,嘴都没合上。

就是那种你突然发现青春期心目中那个最美最温柔的初恋就那么翩然而来。

“开车,去傅氏集团。”

一开口,助理就回神了。

初恋神马的,不存在。

路上许倾城让司机停了一次车,去药店买了一袋子药。

然后直奔傅氏集团大楼。

许倾城下车前先给傅靖霆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是他的助理,十分客气,“你好许小姐,傅少正在开会,请问有什么需要我转达的吗?”

“段助理,我在傅氏集团楼下,我方便上去等他吗?”

段恒,“……”这……又是什么操作?傅少没交代啊?!

“许小姐您稍等。”

许倾城嗯了声,挂断电话,她就拎着药直接下车,“你们先回去。”

助理和司机对视一眼,乖乖的就离开了。

许倾城站在傅氏大楼外,她抬眼看了看高耸的集团总部办公楼,两座写字楼交叉,中间是开阔的前台地带。

她走过去,门禁将人拦在外面。

前台小姐客气的笑笑,“请问您找谁?”

“傅靖霆。”

这名字一出来周围忙着的不忙的,但凡进了耳朵的都扭头过来看。

毕竟能直呼其名的人,不多。

“您有预约吗?”

“没有。我等一下段助理。”

“那好,您这边请。”前台小姐客客气气,把许倾城让到等候区,还顺便给她端了杯咖啡。

四面八方的视线投过来,许倾城有点后悔了,她应该化个妆,穿身显身材气势强的衣服。

光想着装一下柔弱了,倒是把这点给忘了。虽然说就算被拍了照片也发不出去,但这么被行注目礼,她却这幅鬼样子……

许小姐十分后悔。

她拿手不动声色挡一下自己的侧脸。

没等来段恒,倒是等来了傅靖霆。

电梯门一开,一众西装革履的人出来,皮鞋西装,他站在其中最是显眼,不苟言笑商谈的样子让许倾城忍不住挺了挺背脊。

段恒跟在他身后,但没时间没机会汇报。

傅靖霆送完人折身往回走,段恒才来得及跟他说一声。

男人脚步往里走,顺着段恒的说话,视线若有似无的扫向许倾城的位置,他嘴角忽的一勾,“说我忙。让她去景山壹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