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猛烈进出高潮喷浆h 浪妇…呻吟嗯啊

朱小粉急忙解释道:“我在公司加班,恐怕要晚点回去。”

“多晚?”

朱小粉细细的算了算,尽量把时间往前面挤,“大概……十点。”

对方直接挂掉电话,朱小粉愣了半天,这是什么意思?生气了?

“小粉,怎么了?”这个时候齐修文进来了。

朱小粉连忙摆手,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又趴在桌子上开始忙碌,等她忙完手里的工作时,这才发现都已经十一点半了。

揉揉发酸的双眼,朱小粉竟然一点也不觉得累,反而浑身有种说不出的轻松。

“我又欠了你一个人情,要不是你帮我,我恐怕要忙到天明了。”朱小粉真是感激的无言以对。

“那就把人情积攒起来,等我什么时候想让你还了再一起还。”

走出公司,外面的夜空格外的美丽,几颗星星挂在天际,一闪一闪的注视着朱小粉。

“晚上没吃饭,现在饿的不行,走吧,我请你。”

“这怎么行,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应该我请你才对。”

“我请你,别废话了,赶紧走吧。”不由分说,齐修文拉着朱小粉的胳膊就把她推进副驾驶座上,朱小粉想要争辩,对方却根本就不给机会。

当齐修文开车离开之后,一直停在暗处的轿车突然亮起了车灯,车里秦慕言脸色阴沉,“跟过去。”

车子在一片热闹非凡的街边摊前停下,齐修文向朱小粉介绍起来,“别看这些街边摊不大,可是做的东西却格外好吃,怎么样,要不要尝尝?你要是觉得不卫生我们可以换地方。”

“不用,这种地方我经常来,味道很让人怀念呢。”

哼,跟秦慕言在一起之后她连看都没看到过,这次远远的闻到味就直流口水。

路边摊的烧烤是朱小粉最怀念的,一顿饭下来她竟然吃了三十个串两个鸡翅,一个砂锅,最后还要了一个腰子解馋,饶是齐修文也有些目瞪口呆。

“等等!”

齐修文一把抓住朱小粉伸向腰子的手腕,还在她的胳膊上捏了两把,“我看你也没多少肉啊,怎么这么能吃。”

朱小粉抽回自己的手,笑道:“别看我瘦,胃口是真不小,一般人还真养不起呢。”

齐修文悻悻的摸摸鼻子,“看来,我就是那一般人咯,因为我没钱。”

一听这话朱小粉不愿意了,“可不是说有钱人才能养得起我,要是我喜欢的,就算是每天喝一小碗米粥吃咸菜我也喜欢。”

“那谁要是能被你喜欢,真是荣幸了。”齐修文直直的看着朱小粉的眼睛,一种莫名的情愫在里面隐隐闪动。

朱小粉却丝毫都没有发现,大口吃着菜,还引以为傲,“那是当然。”

“来,为将来能被你喜欢的那个人干杯,恭喜他能拥有这么完美的你。”

“干杯。”

两个啤酒杯碰撞在一起,白色的泡沫溅了出来,朱小粉哈哈大笑,仰头把半杯啤酒灌进肚子里。

一顿饭吃下来,都已经十二点多了,架不住齐修文的坚持,朱小粉只好答应他把自己送回家,来到一栋有些破旧的居民楼下,朱小粉再三坚持这才没有让齐修文把自己送回家,目送着他开车离开后,这才急忙往外面赶。

谁知刚跑到小区门口,一辆车突然从外面冲了进来,差点撞到朱小粉,心惊之余朱小粉破口大骂。

对方的车子却在几米远外停了下来,却不见有人下来,朱小粉不甘心,还以为对方是故意找茬,索性就走了过去用力敲车门。

“你给我下来,大晚上的开那么快,你赶着去投胎啊!”

车窗缓缓摇下来,朱小粉所有的话全都堵在嘴里说不出来,因为里面开车的那个人是秦慕言。

“你,你在这里。”在看到秦慕言的时候,朱小粉竟然鼻子一酸眼圈就红了,就算她在齐修文的面前多乐观,多不在乎,可她的心里还是有些委屈,这么晚,自己一个女孩子在公司里加班,虽然齐修文在身边,可她心里还是很害怕,可她一直忍着,在看到秦慕言后,她终于忍不住了。

不等秦慕言开口,朱小粉就径自坐进副驾驶座上,尽管眼眶都红了,却还是十分自豪的向秦慕言说起自己今天的成就。

“我虽然回来晚了,可是我完成了整整这么厚的统计报表,秦慕言,你看到没有,都有十几公分厚,十几公分哎,我都佩服我自己。”

秦慕言一直没有说话,目光冷冷的看着朱小粉。

往副驾驶座上一躺,所有的疲惫涌上心头,朱小粉已经睁不开眼了,“慕言,带我回家,我好累,好困啊。”

看她真的很疲惫,秦慕言冷着脸发动车子,将副驾驶的座位调低,加快速度回到别墅。

回去的时候朱小粉已经睡着了,秦慕言抱着她回到房间,刚刚放在床上,朱小粉突然抓住他的衣袖,嘴角带着笑。

“秦慕言,别走,陪陪我,陪我。”

脱掉外套,秦慕言从后面将朱小粉抱在怀中,将被子拉至腰间,陪着朱小粉一起沉沉睡去。

为了能上班不迟到,朱小粉还特别定了闹铃,早上七点闹铃声刺耳响起,朱小粉猛然惊醒,四下乱翻寻找着自己的手机,秦慕言被吵醒,直接将朱小粉的手机关机,一把搂住她的腰继续睡觉。

“哎呀,秦慕言,不能再说了,我们还要上班的,你忘了,快点起床。”

一个劲催着秦慕言起床,可朱小粉却连眼睛睁不开,她真的好困。

下一秒,朱小粉身子一沉,秦慕言便将她压在身下,“昨晚你干什么去了。”

猛然惊醒,朱小粉大脑快速旋转,很是坦荡的回答道:“我跟你说了,再加班。”

“和一个男人喝酒到十二点多叫加班?”

秦慕言的眼睛紧盯着朱小粉,让她无处躲闪,甚至连个谎言都不能顺其自然的说出来。

这个时候,朱小粉要是敢撒一点谎,后果都是不敢设想的,因为秦慕言从昨天下班之后就一直守在公司门口,她的一举一动秦慕言都可以从公司监控中获知。

“朱小粉,我很生气。”

一听这话,朱小粉顿时怒了,“秦慕言,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自己昨天辛辛苦苦的工作到十一点,齐修文帮了自己那么多,自己和他吃顿饭又怎么了,更何况吃饭的钱还是齐修文掏的,自己心里还过意不去呢。

秦慕言缓缓抬起头来,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冲他吼,朱小粉,很好,为了一个男人竟然敢这样跟自己说话。

“我昨天看到你和他在一起了,你们去那个小区干什么,要不是我的出现,你恐怕昨晚就不会回来了吧!”

一想起昨晚的情景,秦慕言就心中烦躁,才上班几天,朱小粉竟然就和别的男人勾搭上了,竟然还坐那个男人的车去陌生的小区,她是想干什么,想不到她这么级渴。

“秦慕言,你说话注意点!”

朱小粉奋力的将秦慕言推开,翻身下床怒视着他,这个男人的脑袋都在想什么,他这话是在怀疑自己和别的男人乱搞吗。

“秦慕言,你真让我恶心。”

朱小粉大步往外面走去,自己没必要和这样一个思想龌龊的男人在一起,之前算是自己看错他了。

秦慕言一个翻身便大步来到朱小粉的面前阻拦了她的去路,嘴角勾起一丝嘲笑,“怎么,想走,去找你的新男人?”

朱小粉狠狠瞪了秦慕言一眼,“别用你肮脏的思想来解读我,秦慕言,是我之前看错了你,报仇的事情我不需要你的帮助,我们散伙了!”

“朱小粉,你想的太简单了,别以为你能这么轻易逃走我的手掌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去找那个男人的。”

秦慕言将朱小粉束缚在怀中,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无法逃出犹如铁链般的臂膀,情急之下朱小粉张口就咬在秦慕言的胳膊上,可他依旧纹丝不动,仿佛咬的根本就不是他的胳膊一样。

朱小粉心里生气,下口也是毫不留情,可当血腥味在嘴里弥漫的时候,饶是朱小粉心中气愤,却也已经下不去口了。

小心的松开自己的嘴,勒在胸前的手臂上出现一个清晰的牙齿印,丝丝鲜血正顺着胳膊流出,触目惊心。

朱小粉不明白,明明秦慕言都已经被咬破了,为什么他还是不放手。

秦慕言的额头上沁出一层汗水,脸上的笑容看起来都有些惨淡,“我绝对不会放开,你这只刁蛮的小野猫。”

现在还说这些有什么用,朱小粉直翻白眼,“你的胳膊都流血了,不痛吗?”

下一秒,朱小粉的肩膀一沉,秦慕言将下巴抵在她的耳畔,轻声呢喃道:“别离开我,昨天我看到你和他有说有笑,你知道我多么嫉妒吗,你只能是我的,你的笑,你的一切都只能属于我。”

昨晚的一切都被秦慕言看到了?朱小粉暗自咋舌,他明明都找到自己为什么不出现呢,虽然心里还有些生气,可秦慕言的告白却让朱小粉的心里暖暖的,虽然之前他语出伤人,但是自己同样也咬了他,这算是扯平了。

“答应我,你只能属于我。”秦慕言撒娇似的在朱小粉的耳畔呢喃,温柔轻缓的语气,让朱小粉的耳朵痒痒的,一种无法言喻的情愫在身体中流窜,让她情不自禁。

就像是一个魔咒,朱小粉无法摆脱,脱口而出,“我答应你。”

感觉到肩膀处的压力有所减轻,朱小粉转过身来抱住秦慕言,看着他胳膊上的伤口,有些羞愧,“是不是应该先把你的伤口包扎住,你不痛我还心疼呢。”

秦慕言嗤鼻一笑,从一旁的抽屉里把医药箱拿出来,该有的东西一件都不少,关键是朱小粉会包扎吗。

朱小粉从里面拿出消毒药水将伤口擦拭了一下,然后用纱布小心翼翼的将伤口包扎好,最后捆绑成一个精致的白色蝴蝶结,她很是自豪的说道:“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会,想当初我差点就当上护士呢。”

“是吗,我倒是很期待你穿护士的样子呢。”秦慕言别有深意的看着朱小粉,要不要来一场制服诱惑。

朱小粉丝毫没察觉到秦慕言的胡思乱想,满口答应,“等以后有时间了我就让你看看我穿护士装的样子,可漂亮了。”

“小粉,我饿了。”秦慕言舔舔嘴唇,朱小粉简直就是一个大火球,稍有不慎就勾起他的兴趣。

“我也饿了,赶紧洗洗我们去吃饭吧。”

朱小粉起身却被秦慕言拉住手,回头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了,还在痛吗?”

感觉手臂被用力拽了一下,朱小粉便坐在秦慕言的面前,看到他的目光,饶是朱小粉神经大条,也明白了他炽热的眼神意味着什么。

开什么玩笑,都什么时候了秦慕言还在胡思乱想,朱小粉奋力将他推开,用上吃奶的力气将秦慕言从床上拽起来。

“秦慕言,你少跟我整那套没用的,昨天的事情我做了什么你都偷偷摸摸的看到了,可是你跟踪我这件事情我还没跟你算账的,这一口就算是我和你扯平了,但是现在!”

朱小粉很正色的看着秦慕言,表情很严肃,“作为朱小粉的老公,你现在必须要去上班挣钱,不然我怎么养活你呢,听明白没有!”

下一秒,秦慕言给了朱小粉一个漫长的法式热吻,差点让朱小粉窒息。

“这次是你欠我的,晚上一起补回来。”

因为突生事端,在秦慕言的坚持下,朱小粉只好答应坐他的车一起去上班,这是朱小粉强烈坚持下才让秦慕言妥协,不然朱小粉只能乖乖在家里呆着,哪里也不许去。

在车上,秦慕言再三警告,“让那个小子离你远点,否则我就让他滚蛋。”

“秦慕言,你给我消停点,你要是害我不能工作,我就跟你没完!”

朱小粉之前一直在公司游荡不就是为了找到秦敬寒吗,这样下去终究不是办法,所以他答应朱小粉不公开他们的关系,但朱小粉的身边绝对不能出现苍蝇!

饶是朱小粉再小心遮掩,还是被一些同事看到她从秦慕言车上下来的情景,没有办法,一下车她就直接往洗手间跑,她的聪明是所有人都无法预料的。

朱小粉不是兔子没有准备三个窝,但她特意准备了一套衣服,从秦慕言车上下来的时候她故意穿了一件有些惹眼的红色裙子,但脸被遮住了,在洗手间换了件比较朴素的白色裙子后,再出来谁也没有留意到她的存在。

呼……朱小粉长长吐出一口气,总算让自己心里轻松了一点,整理好仪容,她急忙挤进电梯中。

真是要被秦慕言的肚量给气死了,他都已经答应自己不会让公司里的人知道自己和他的关系,为什么还要这样光明正大的让自己从他的车上下来,这不表明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当电梯的门正要关上的时候,朱小粉突然伸手挡住,她冲着站在不远处的齐修文赶紧挥手,示意他快点过来。

齐修文站在原地目光直直的看着朱小粉,却没有向前挪动一步。

“修文,快点过来啊。”

电梯里的其他人已经有所埋怨,可齐修文最后却只是无力的摇摇头,朱小粉一愣,只能眼看着电梯的门缓缓关上。

几分钟后,齐修文刚刚从电梯里走出来就被突然出现的朱小粉吓了一跳,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她在自己面前喋喋不休。

“齐修文,你怎么搞的嘛,我都在电梯里冲你招手了你还不过来。”

朱小粉这才察觉到齐修文的脸色有些不对,“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齐修文还有些心不在焉,随即额头便传来淡淡的温热,抬头一看朱小粉竟然一手搭在自己的额头上,一手摸着她的额头。

“也没有发烧啊,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昨晚没休息好?”

齐修文不想多说,拉着朱小粉赶紧回到座位上,“已经到了上班的点,不要再说话了,赶紧工作。”

朱小粉这才发现整个办公区就他们两个人还在电梯口,赶紧把自己昨晚做出来的统计报表整理好,担忧的看了齐修文一眼,小声说道:“你要是不舒服就休息一会儿,有什么事情我帮你做。”

不等齐修文回应,朱小粉便拿着报表走了,齐修文看着她的背影,眼神复杂。

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齐修文始终都没有搭理过朱小粉一句,不管她说什么齐修文始终保持沉默,甚至装作没有听到,朱小粉气不过,后来索性不再说话。

中午时候,齐修文习惯性的想问朱小粉吃什么,一回头却发现她的座位上根本就没人,心中有些空落落的,看来这次自己是真的把朱小粉惹生气了。

索性齐修文往桌子上一趴准备休息,没一会儿便传来朱小粉的声音。

“齐修文,赶紧起来,我给你买了午餐还有药,治头痛胃疼的都有,你到底是怎么了?”

朱小粉的喋喋不休还在耳畔唠叨,下一秒她便被齐修文拥进怀中,突然袭来的怀抱,让朱小粉有些所以。

“修文,你实在受不了就请假吧,身体要紧。”

“小粉,不要说话。”

时间一点点过去,朱小粉站在办公桌前两条腿都发酸了,这才不忍心的拍拍齐修文的肩膀,“修文,我,我腿酸,腰也受不了了,你,你能不能先松开?”

齐修文放开朱小粉,看她憋的脸色都发红了,有些愧疚,“对不起小粉,谢谢你对我的关系,我没事。”

“没事算了,赶紧把饭吃了,我都快饿死了。”

被齐修文突然拥抱,朱小粉也有些不自然,坐在自己位置上头也不抬,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东西,甚至完全没有注意到齐修文留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小粉。”

朱小粉抬起头来,正迎上齐修文看向自己的目光。

“你有没有男朋友?”齐修文突然问道。

朱小粉有些反应不过来,按照常识她应该脱口说出自己已经有老公了,可是面对齐修文的目光,她却说不出来,更何况她才让秦慕言答应自己不要公开自己和他的关系。

有些害羞的捂住脸,朱小粉不敢面对齐修文的目光,“你怎么突然问人家这么直接的问题,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告诉我。”齐修文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迫切。

朱小粉低下头,小声答道:“还没有呢,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人喜欢。”

话音刚落,齐修文竟然一把抓住朱小粉的手,眼神急切的问道:“那你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我没女朋友,你没有男朋友,那我们不正好是天生一对吗。”

“哈?”

等等等等,这个关系有点乱,朱小粉一时半会儿有些理不清楚,可齐修文说的也挺有道理,两个光棍不正好凑成一块吗,可是,可是朱小粉不能答应。

“修文,别开玩笑了,你是我的朋友,怎么能这样随便敷衍呢,别说这些了,赶紧吃饭吧。”

就算朱小粉再神经大条,她心里还是很清楚,没有感情基础算什么男女朋友,耽误自己也委屈别人。

齐修文失神的看着失去温度的双手,就在刚才那双小手毫不留情的从他的掌心抽离,离开的那么突然那么果断,甚至都没有给他机会抓紧。

嘴角不自然的扯出一个微笑,齐修文重新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好,“小粉你太不给我面子了,幸好我只是开玩笑,不然一定要被你伤心死了。”

脑袋被轻轻敲了一下,朱小粉有些气愤的喊道:“齐修文,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装的有多像,要是你刚才是真的对别的女孩子告白,我想她一定会答应的!”

说再多都没用,齐修文是对朱小粉告白,不是对其他的女孩子,所以就算是再真情的告白,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小粉,你是一个好女孩,一定要爱惜自己,不管你有多大的困难,一定要跟我说,我们是朋友,千万不要瞒着我。”

齐修文今天有些怪怪的,朱小粉不敢贸然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