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岳交换玩3p 三个老头捆着躁我一个

苏小玉在门口转来转去看着外面,黑压压的乌云布满天空,而应川还没有回来。

应川怎么还不回来?马上就要下雨了。

不一会,就下起了小雨,这时应川才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塑料纸。

“快扶我上去!把这塑料纸铺上,不然今天晚上你就睡不了觉了,肯定要漏雨。”

两个人配合,很快屋顶就铺满了塑料纸,用砖块压着,但两个人也让雨淋得透彻,急忙走进屋里。

正巧天边传来一声响雷,哗啦啦啦,雨下大了。

屋里伸手不见五指,屋外雨正下的欢腾。

“哈欠!”苏小玉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你等着,我看厨房还有点柴火,我去把它点了。”

应川说着冒雨走进了厨房,回来时手上抱着一堆柴火。那是之前的主人家留下的,放的很久,但是很干燥,依然能够点燃。

把柴火放好,应川拿出口袋里的柴火点燃了火堆,瞬间暖和的温度传递到了两个人的身上。

应川抬头一看,连忙转过身去:“你要不先把衣服换了。”

原来是苏小玉被雨淋湿后,衣服紧贴着身体,显露着少女玲珑的曲线,十分动人。先前没有点火,应川才看不见,现在火光一亮,顿时一览无余。

“啊!”苏小玉转身跑进西屋,脸颊烧红,真是太丢脸了!赶紧拿出包袱里的干净衣服换上。

应川听着屋里淅淅索索的换衣服声,刚才火光亮起的一瞬的场景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那个,我换好了。”

苏小玉整理好衣服走了出来,脸上红红的红晕,表明她现在心里并不平静。

下午她无意间看到了应川洗澡,这晚上就在应川面前出了这么大的糗。

反倒是应川显得十分平静,低低的“嗯”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可内心确实十分的不平静。

两个人围着火堆坐了下来,应川拨弄着柴火让火烧得更旺些。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就在这儿住下来,然后釆药材卖吗?”应川问道,他担心,苏小玉只是一时冲动做了这样的决定。

苏小玉并不知道应川脑中的各种担忧,她只有对新生活的无限畅想。

“除了釆药材,可能还会做点别的吧,不过,我总能养活自己的!”

顿了顿,她又说:“比起自己生活,待在苏家才是我最大的噩梦。”

这些天苏小玉总会时不时梦到前世原主痛苦的日子:王文学的打骂,柳秀华逼迫叫骂的嘴脸,苏山的冷眼旁观和直到最后死亡时的窒息感。

每每让苏小玉从梦中惊醒。越发了解原主前世痛苦折磨的感受,心中就越是痛恨苏家人和王文学。

就算是没有昨晚的事情,她也是要离开的。

昨晚的事只是一个契机,正好让她光明正大的脱离了苏家。

“没事,你现在已经跟苏家断绝了关系,以后,他们肯定管不了你嫁人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再被他们逼着嫁人了。”

应川心疼苏小玉的遭遇,这个柔弱的女孩从见面时就一直忍受着,还好自尽后的她终于懂得了反抗。

可他并不知道,现在的苏小玉已经不是原来的苏小玉了,原来的苏小玉已经在威胁、打骂和恐惧中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只是你要以后一个人的生活一定会很辛苦。”

“没关系呀!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生活,我会过上最幸福的人生。”

一想到未来,苏小玉就忍不住笑意。

在火光下,苏小雨姣好的容颜显得朦胧美好,明媚的笑容晃了应川的眼,他一时看呆了,半晌没有说话。

听不到应川的回应,苏小玉转头看着应川问:“你怎么了?不舒服?”

应川这才回过神:“没有,没有,我就是在想那不是挺好的么,以后,需要帮忙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

苏小玉装作若无其事的回答,可是红到发烫的耳朵已经出卖了她。

“咕噜?”是苏小玉的肚子响了。

“饿了?”应川笑道。

苏小玉不好意思的扭过脸,从昨晚到现在一直忙碌,她还没有吃过东西。

“有点,这雨倒是越下越大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

“这是雷阵雨,看着凶,下过这阵就好了,我给你看个东西。”

接下来苏小玉看着应川变魔术似的拿出三个两个拳头大小的地瓜。

“你哪来的!”苏小玉看见地瓜,眼睛刷的亮了。

“下午我拿塑料纸的时候从家拿的,我看你收拾了半天,也没空出去。而且这屋里也没什么能吃的,就从屋里拿了两个地瓜。刚刚一直在忙着铺塑料纸,就把它放一边给忘了,这才想起来。”

应川把地瓜拿到门外,借着雨水把地瓜洗干净,拿了进来,把火堆挑了挑,又添了点柴,把地瓜放在了火堆边烤着。

“好了,一会就能吃了。”

慢慢的,地瓜的香味开始扩散开来,闻得苏小玉更饿了,眼巴巴的看着地瓜。

看着苏小玉馋嘴得样子,应川心里又是一软,不禁笑着开口:“再等等,快好了。”

苏小玉意识到自己现在可能有点丢人,赶紧收回了目光,解释道:“咳咳,我其实,还好,嗯…..还好,并不是那么饿。”

然后把头转过去,埋在两膝之间,她今天怎么总是在应川面前丢脸啊!

又过了一会,地瓜香甜的味道更加浓郁。

“小玉,好了。”

应川拨了拨火堆拿出一个烤熟的地瓜。

焦黑的外皮被被应川剥掉,露出金黄色的地瓜,看起来就香甜软糯的十分可口。

“来,拿着。”苏小玉听言,接过应川剥好的地瓜,不顾烫嘴,张口就咬了下去。

“哇,烫!好好吃,好甜啊!”

看着苏小玉烫嘴还要继续吃,应川赶紧说:“你别急,我不饿,这些都是你的,你慢慢吃。”

“没事,这一个挺大的,够我吃了,你也赶紧吃吧,今天,谢谢你了!”

苏小玉是真的很感谢应川,如果不是他,她也走不到现在这一步。

“不用谢,你之前救了我,救人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我虽然没读过书,但是这个我还是知道的。”

应川心里知道,帮着苏小玉,不仅仅是因为她是他的救命恩人,更多的则是喜欢她。

两个人说着聊着,屋外的雨还在下着,像是最好的催眠曲。

可能是火光太温暖,苏小玉不禁闭上了双眼。

从昨天半夜到现在,惊吓,生气,伤心,情绪跌宕起伏。又奔忙了一天,现在终于坐下来安安静静的说话,精神也放松下来,就忍不住想要睡了。

看着苏小雨揺揺晃晃的眼看就要倒在了地上,一双大手及时的把她的头扶了起来,才没有磕在地上。

应川起身轻轻抱着苏小玉,放在了西屋的床上,又小心翼翼的把被子盖好。

明明没做什么亏心事,可是应川的心却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就快要从胸腔里跳了出来。

这时,一声惊雷过后,苏小玉被惊雷吓到,紧紧地抓着应川的手,眉头紧皱,好像是在做噩梦。

窗外,雨渐渐的小了。

苏小玉还是紧紧的抓着应川,应川尝试想把手从苏小玉手里拿出来。可是一动,苏小玉就开始皱着眉头。

苏小玉这是正在做着原主经历折磨的梦,她手里紧紧地拿着一把剪刀,却没有勇气把它刺向喝醉的王文学,只能无助的哭。

梦外,应川无奈,不敢叫醒苏小玉,只能让苏小玉抓着。

可手上突然有了些湿意,低头一看,是苏小玉哭了。

是苏小玉在做噩梦。

应川愣了愣,伸出手轻轻地拍着苏小玉,像是哄着婴儿入睡般,用从未有过的温柔语气说:“没事了,别怕,我在呢!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他们再欺负你了!”

应川慢慢说着,哄拍着,终于,苏小玉停止了哭泣,呼吸平稳,安稳的睡去了。

应川这才慢慢站起身,抽出被拉着的手,帮苏小玉紧了紧被子,关好窗户,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清晨,雨后的阳光灼热刺眼。

被阳光照射着的苏小玉这才悠悠转醒,被窝的温度让人留恋。

苏小玉懒懒的蹭了蹭,正准备继续睡,却突然醒过神来。

“咦!我怎么到床上来了。”

她不是吃完地瓜就在聊天儿吗?怎么就突然睡着了。

嗯?怎么还睡到床上来了?

昨晚屋里就两个人,难道是应川?

意识渐渐回笼,苏小玉逐渐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他们吃过地瓜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等待雨停,然后然后她就睡过去了?!

再仔细一想下,昨晚她好像又做噩梦了,但是做到一半就终止了。

她听见有人在用极致温柔的语气说着:“有我在,不用怕。”

还一直像哄婴儿一样哄拍着她,帮她驱散了噩梦的恐惧。

苏小玉回想着喃喃到:“难道是应川?”

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瞬间苏小玉的脸爆红。

她好像还拉着应川的手不让他走来着!

应川还跟她说:“你松手,我给你烤地瓜,好不好?”

苏小玉感觉她这辈子的脸都要丢尽了!

现代的苏小玉,一直努力学习工作,很少很异性接触。

在外人眼里,她一直是彬彬有礼,温和谦逊的人,从来没有这样的举动!

苏小玉感觉大概是无颜别再面对应川了。

在经过半天的心理建设之后,苏小玉,终于下床,开始继续收拾昨天没收拾完的东西。

经过昨夜的大雨东屋的房顶破的洞更大了,正在苏小玉发愁时,“咚咚”有人敲门。

苏小玉打开门,是应川。

应川正带着工具和材料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在门外站着。

“哦,我来修东屋的房顶。这是顺子,他会修这个,我就带他一块来了。”

苏小玉本来还在为昨晚的事尴尬着,想着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应川,谁知道人不就山,山自来。

应川居然这么快就出现了。

顺子看着苏小玉心下了然,他知道这姑娘和应川的事。

今天一大早应川就到他家门口说有个活计让帮忙做,他一直问是谁家,应川却不肯透露,只说你去就是了。

到这才发现是村里破了很久的房子,他还在好奇,是这家人回来了?不然谁会住这儿?

谁知敲门,门一开,原来是之前救了应川的姑娘。

顺子不是的八卦的人,但是村里的苏家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还是知道的,听说这姑娘和家里断绝了关系,现在竟是搬到这老房子来了,心下不由佩服苏小玉的勇气。

看着苏小玉愣住了,应川只好又喊了一声:“小玉?”

苏小玉这才反应过来:“哦…哦,你好!快,快进来吧!”

应川带着顺子进门,来到东屋,破旧的屋顶上一个大大的洞,阳光透过洞口直射在屋里。

顺子看了看具体的情况,只是破了个洞,房梁倒还算结实,只用把房顶补好就行,当即说:“应川哥,这活简单,咱两个人一上午就补完了。”

顺子不愧是跟着师傅学的手艺,干活十分麻利。

应川在下面顾着递材料,扶梯子,没有苏小玉的用武之地。

苏小玉只好在一旁给他们打打下手,收拾收拾院子。

两个人的速度很快,临近中午的时间就把屋顶修好了。

顺子边爬下梯子边说:“应川哥,我的手艺你放心,现在日头大,指不定下午就晒干了,结实得很!”

正午的太阳毒辣,应川和顺子两人都是一身汗,衣服已经被浸湿透了。

苏小玉从里屋走出来,手里拿着2块钱递给了顺子。

明明应川也在,但是,苏小玉还是觉得如果给应川钱的话,他怕是要生气的。

“顺子,这是工钱,不是很多,你拿着,忙一上午了,辛苦!”

顺子看着苏小玉手里的钱,连连摆手不要。

“没事,应川哥跟我是兄弟,我就是来帮个忙的,搁不着,搁不着,快收着吧!”

“那怎么行,你帮我把屋子修好我已经很感激了,怎么能因为是应川朋友不收钱呢?我也不能白占你的便宜啊。”

顺子和苏小玉争执不下,应川看着也开口:“顺子你就收着吧,你要是不收,她怕是不心安,下次就不敢找你了。”

“没错,你看我这房子破破旧旧的,以后需要修的时候我再喊你!”

苏小玉看着顺子收下这才安心,目光一转对上应川黝黑的双眸,脸颊再次红了起来。

昨晚的事,苏小玉还是觉得不好意思,可是顺子在场她也不好说什么。

正值中午,三个人忙活一上午都饿了,可是苏小玉这才刚收拾出来屋子还没有去置办东西,连做饭都不行。

应川看了一眼厨房就知道情况,就提议到:“走吧,小玉,去我家吃点。你这里还没来得及置办,中午连饭都做不了,还是去我那儿吃点吧。”

“那好吧,不过,中午我下厨,那你们尝尝我的手艺,就当是犒劳你们了!”苏小玉很爽快的应下了,毕竟现在除了这样也没别的办法了,更何况她也是饥肠滚滚了。

应川虽然一个人住,但是屋子收拾还算整洁,没有想象中的杂乱。

顺子很是熟悉的找了个椅子坐下:“渴死我了!”拿起茶碗就开始喝水,因为苏小玉那儿连个茶碗都没有,几个人忙了一上午连口水都没喝。

休息了一会,苏小玉就起身开始准备做饭。

“应川,你家有没有种菜?要不要出去买点?”

“有!菜都在后院的菜圃里,我带你去。”应川领着苏小玉来到后院。

后院菜圃里种满了常见的豆角、茄子、土豆,黄瓜,虽然不多却也够吃。

“你倒是挺勤快嘛!我还以为你不会种呢!”村里的人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个小菜地种上些蔬菜平日里吃,但是一般都是女人在照顾,男人基本上不管。

所以苏小玉觉得,像应川这样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只要从山上打打猎弄点吃的就行,不会天天侍弄这么个小菜圃。

“你想不到的多着了,你看看需要什么我帮你摘。”

听到应川反驳,透着一丝小孩子气,与他的外形很是不符,苏小玉忍不住笑了,真是个可爱的男孩子。

决定了菜单,摘好了菜,苏小玉就准备进厨房开始大展拳脚了。

应川和顺子非要进来打下手,但是却被赶出了厨房。

“行啦,你俩歇着吧!今中午让你们尝尝什么叫美食。”看苏小玉这么说,两人也只好在屋里等着。

厨房里,苏小玉洗了把手,就开始了。

先把把茄子洗净去皮,切块,裹上一点面粉。

油炸,炸至金黄捞出。

然后用酱油、醋、白糖调成酱汁。

热油锅,爆香葱姜,再倒入茄子,不停翻炒。

等到茄子煽软后,倒入调好的酱汁汁,翻炒,让酱汁均匀的裹在茄子上。

最后放适量盐,出锅!

飘香的气味从厨房传到了屋里,顺子耸了耸鼻子问应川:“你有没有闻到一股香味?好香!”

“应该是小玉做的饭吧。”应川也闻到了,伸着头向厨房看去。

顺子又闻了闻,这是一阵酸辣的味道:“酸辣味的,应川哥,是不是辣白菜?这也太香了,我妈做的辣白菜都没有这么香!”

“肯定不是,我这没白菜,可能是土豆丝,我看见她刚刚拿土豆了。”

闻着味,两人不断地猜着到底是什么菜。

苏小玉这边也快结束了,一个红烧茄子,一个酸辣土豆丝,一个蒜蓉黄瓜,一个烧豆角足够三个人吃了。

主食苏小玉准备做个椒香饼。

切点小葱,准备好盐水和油。

开始和面时,把葱、油、盐水都和在面里揉软。

然后分成小份,摊开抹上花椒,少量盐,香油,香料。

再卷起来团成团,按压成饼。

锅里热油润锅,把饼下到锅里两面反复的煎直至熟透。

香味再一次飘出,主屋里的两个人已经迫不及待了。

等苏小玉把饭菜端上桌,应川和顺子已经饿得两眼发光,直咽口水。

“红烧茄子,酸辣土豆丝,蒜蓉黄瓜,烧豆角,还有椒盐饼!来,快尝尝,看看好不好吃?”

早就被香味勾得,又饿得不行的两个人,拿着筷子,就开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顺子一手筷子一手椒盐饼,边吃边含糊不清的说:“哇,这也太好吃了吧,小玉你手艺真好,你都是怎么做的?这酸辣土豆丝我妈也会,可是她炒的就没你香。”

被夸赞厨艺好,苏小玉心里也很高兴,做饭的人看到吃饭的人吃的香,无疑是对他厨艺最大的赞许。

“我也不知道,就这样凭感觉做的,行了,你快吃,再不吃应川就吃完了。”

苏小玉看着桌上的菜飞快的减少,赶紧提醒顺子。

应川一直埋头吃饭,吃着也不说话,但是手里的动作丝毫不慢,一筷子接一筷子的,一会盘子里的菜就见底了。

很快,两个人风卷残云地解决了桌上所有的菜,苏小玉都没动几下筷子,菜就没了。

幸好做的椒盐饼多,啃了两个饼也就饱了。

吃过饭,顺子扶着自己的肚子坐在椅子上不想动,今天中午他吃的太多了。

“小玉,你这手艺也太好了!你这样我回家都不想吃我妈做的饭了。”顺子一边说着脸上的表情好像还在回味。

“那行,以后要是有机会啊,你可以来蹭饭。”苏小玉笑言,顺子现在看起来倒像是个孩子了。

经过一番了解,苏小玉才知道顺子比她还要小两岁呢,个子倒是长得高,一直跟着师傅四处学修房子的手艺。

“真的吗?那以后我可就不客气啦!”得到承诺,顺子瞬间高兴的跳了起来。

一旁看着的应川脸色却有些黑了起来。他有些后悔让小玉做饭了,甚至心里还不厚道的想,早知道就不让顺子过来了。

小玉做的饭确实很好吃,但是他却只想一个人吃。看到顺子高兴的和苏小玉说下次还要吃,有些就忍不住开口:“行了,别说了!收拾收拾,你该回家了,你妈今个不是还说下午让你去田里帮忙吗?”

“这还早呢,你让我再坐会咋啦。”

应川用脚踢了踢顺子,“坐什么坐,一会你妈问我要人了,赶紧去!”

顺子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应川为什么非让他走。

“行行行,我这就回去!小玉姐,你可别忘了,下次有好吃的记得喊我!”

“行,我知道了!”

“什么小玉姐!这小兔崽子一顿饭的功夫就叫上姐了,叫的这么亲热。”

应川在心里暗戳戳的想,眼神直勾勾的町着顺子的背影。

苏小玉不明所以,也有些奇怪,这是应川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有点生气了?

“你没事吧?”

“啊?我没事啊。”

“刚才我看你好像有点生气了。”

看着苏小玉疑惑的眼神,应川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望着苏小玉的脸支吾的说不出话来。

“没…没…没事。没啥事。”说完赶紧转过身,不再看苏小玉。

看着应川奇怪的举动和已经发红的耳朵,苏小玉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应川还不知道,他耳朵已经真实的反映了他现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