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荡女丫鬟高H辣文纯肉 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小说

安国,S市某家顶级妇幼保健院!

“啊,好疼……”

伴随着许绵绵撕心裂肺的喊声,医生神色紧张的吩咐手底下的人:“准备手术室,她要生了。”

产房内,剖腹产手术正在进行。

伴随接连三声婴儿的啼哭,许绵绵的眼角流下了晶莹剔透的泪水。

怀胎十月,一朝分娩,她终于要见到自己的孩子了。

“医生,男孩还是女孩?他们都好吗?”

医生点头:“二子一女,很健康。”

许绵绵微微一笑,眼底是无尽的慈爱……

一个小时后,许绵绵被转到了病房。

虽然是三胞胎,但因为孕期营养均衡,所以孩子非常健康。许绵绵躺在床上,看着睡在婴儿床的三个小家伙,声音无比哽咽的唤了病床边的许慕年:“哥,我是不是好勇敢?”

许慕年温柔的摸了摸许绵绵的头发:“是,绵绵是最勇敢的人了。”

说完停顿了下,许慕年又道:“绵绵,给孩子起名字吧。”

“我可以给他们起名字吗?”许绵绵的眼神温柔的不像话:“哥,我真的可以吗?”

许慕年笃定的点头:“当然,他们是你的孩子。”

许绵绵歪着脑袋想了想,眼底皆是温柔慈爱:“小橙子,小桃子,小雪糕。”

许慕年听着许绵绵给孩子起的名字,不禁轻笑出声:“傻丫头,你还真是个吃货啊。”

“嘿嘿,活着是为了更好的吃嘛。”

一个月稍纵即逝,许绵绵该从月子中心回家了。

上午十点多,许慕年带着小雪糕和保姆坐一辆车,许绵绵带着另外两小只和另一个保姆又坐一辆车。

半路上,一群保镖围堵了许绵绵所在的车,然后强行将她和两小只带走。

许慕年为了追上许绵绵,将怀里的小雪糕托付给保姆,并郑重其事的吩咐:“你和小雪糕先回家,若是有人问起小雪糕,你就说是我的孩子。”

保姆不太懂许慕年的意思,不禁皱眉:“许先生,谁问都这么回答吗?”

许慕年稍作沉思,笃定点头:“只要没见到我,谁问都这么回答,包括绵绵。”

他最担心的事情,终归还是发生了。

如果注定保护不了所有人,那就保全一个人。

许绵绵被带去了一处隐蔽的私人庄园,而许慕年在追她的过程中出了车祸被送去医院,从此成为了植物人……

五年后!

安国,京都市。

“许绵绵,你真是我见过最不羞耻的女人。”

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许绵绵的脸上,痛的她七荤八素,随之而来的是口腔里弥漫开的浓郁血腥味儿。

她不悦的蹙了蹙眉心,然后仰起头来,目光略惊讶的落到男朋友乔南北的脸上。

“我早该知道,你这样的女人骨子里刻着下贱,不会守妇道。”说着话,乔南北将一本杂志狠狠摔在许绵绵脸上:“许绵绵,我们分手了。”

乔南北走了好久,许绵绵才回了神,弯下腰捡起地上的杂志。

杂志的封面照片是许绵绵和一个男人相拥进入酒店套房,标题是:惊惊惊,不近女色的厉少携神秘女子共度春宵。

许绵绵盯着手里的杂志封面和标题看了好久,才后知后觉过来,昨晚跟她睡一起的男人竟然是京都第一豪门,鼎鼎大名的厉家大少。

“姑姑,你在看什么?”

今年五岁,长得和许绵绵有七八分相似的小雪糕说话的语调软糯的不行,瞬间许绵绵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融化了。

她连忙将手里的杂志藏了起来,目光落到小雪糕脸上,露出浅浅笑弧:“宝贝儿,你睡醒了?”

小雪糕正要回答许绵绵,就看到她红肿着的脸了。

顿时,他小脸布满了阴沉之色,格外凌厉的质问许绵绵:“我刚刚听到乔王八的声音了,是他打的你?”

乔王八是小雪糕给乔南北起的外号,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喜欢许绵绵交男朋友。

大人的事不该让小孩子跟着担心,许绵绵摇头正要说话,小雪糕竟然直接去了厨房,从冰箱里翻出冰块回来许绵绵身边,语气霸道的很:“蠢女人,坐好。”

许绵绵抽了抽嘴角,反驳:“你个臭小子,我是你姑姑,你好歹对我客气点。”

小雪糕哼了一声,没理会许绵绵。

许绵绵脸确实疼,她只能乖乖坐下来,任由小雪糕小小的手用纱布包着冰块为她消肿。

“叮咚~”

“叮~”

一阵阵的门铃声犹如夺命追魂call,不断的叫嚣。

许绵绵看了一眼气定神闲,颇为霸总范儿的小雪糕,语调颇为无奈:“小祖宗,你先去开门行不,你不觉得吵死了吗?”

“闭嘴。”

许绵绵发誓,要不是看在这货是亲生的侄子,她早给他送孤儿院了,简直太难伺候了。

“宝贝儿,真的好吵啊,你开门好不好?”

小雪糕不理她。

许绵绵无可奈何,只能使出杀手锏了:“许情深,你再不去开门下个学期我送你去幼儿园住校。”

“我才不要跟那群笨蛋一起住。”

说话的同时小雪糕放下冰块,颇为小大人的走去玄关处,按下可视电话:“找谁?”

“许绵绵。”

小雪糕“哦”了一声,然后冲许绵绵道:“姑姑,找你的。”

找她?

谁啊,这么早来找她。

许绵绵下意识的皱了皱眉,正打算让小雪糕问问对方是谁,小家伙竟然已经把门打开了。

伴随着门外身着西装革履,面庞俊朗如斯的男人进入客厅,许绵绵和小雪糕都明显感觉到屋子里的气温下降了好几个度。

小雪糕有些畏惧这个男人,他快步跑带许绵绵身侧拽住她的手:“姑姑,这人谁啊?你认识吗?”

许绵绵刚才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现在看到站在她客厅内,目光如炬紧锁着她和小雪糕的男人,她只觉得腿都在背脊都凉了半截。

厉尘爵?

他怎么会找到这儿来?

心里头慌得一比,许绵绵还强忍着情绪应着小雪糕:“我认识他,宝贝你去房间里玩会儿,好吗?”

小雪糕站着没动,看着厉尘爵的言辞和神情都颇为警惕:“姑姑,我觉得他很危险,我不放心你和他单独相处。”

许绵绵被小雪糕的话感动到了,她摸了摸他的头,然后附身温柔的吻了吻他的脸颊:“臭小子,算你还有点良心,知道担心我。”

小雪糕翻了个白眼。

许绵绵见状,温柔的笑同时站直身体:“宝贝,你戏太多了。”

小雪糕傲娇的哼了一声:“那我进去房间了,你注意安全。”说着小雪糕还警惕的看了一眼厉尘爵。

许绵绵“嗯”了一声,亲自送小雪糕去了他的卧室。随着卧室的门关上,许绵绵吁了一口气,走到厉尘爵面前:“嗨,厉少,好巧啊。”

“巧?”厉尘爵盯着许绵绵红肿的脸,语调冷若冬日里的冰霜寒雪:“许小姐,我是专门来找你的。”

“找我?”许绵绵干笑了两声:“我一小透明,何德何能劳烦厉少亲自找我。”

“昨晚的事,你忘了?”

男人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好似是再说今天天气很好一样。

可即便是这样,许绵绵还是该死的心慌意乱的很。她此刻浑身僵硬,紧绷的不行,想撒谎却又不敢。

因为许绵绵从小到大有个特别的特征,撒谎必呕吐不止。

既然躲不过,那大方承认又何妨?

“我没忘。”

许绵绵承认后,厉尘爵递了一个信封过去,满目讥诮毫不掩饰:“许小姐,你好大的手笔。”

许绵绵昨晚意外发现交往三年的男友乔南北和表妹方可心滚了床单,一怒之下决定绿了他,就去会所找牛郎了。

而此时此刻,厉尘爵递过来的这个信封就是许绵绵离开酒店时,误以为昨晚睡的是牛郎,特意留下的装了五千块钱的信封…

“睡了我留下五千块逃之夭夭,你把我厉尘爵当成什么人了?”

许绵绵被厉尘爵问的心惊胆战的,天晓得,如果她事先知道睡的是厉尘爵不是会所安排的牛郎,她绝对没有胆子留下钱侮辱他啊。

尴尬的抽了抽嘴角,许绵绵暗自酝酿了好一阵的情绪和言辞后,才声若蚊帐一般的轻唤:“厉少,都是误会,我……”

“误会?”厉尘爵凛声打断许绵绵未说完的话:“什么样子的误会,许小姐要留下五千块钱,偷走我的裤子?”

许绵绵被厉尘爵问的脸颊爆红,压根儿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唉,她也不想穿他的裤子走,但她的裙子被他粗鲁的撕碎了根本不足以遮羞,她也是没办法啊。

“厉少,你听我解释,这真的……”

许绵绵正说着话,厉尘爵已然整个人逼近她。

他进,她退。

她退,他进。

如此反复,不过半分钟许绵绵就被厉尘爵抵在墙角,退无可退。她心虚的眨了眨眼睛,声音低沉的接了刚未说完的话:“这真的是个误会。”

厉尘爵没有说话,但他高大挺拔的身姿微微倾下来了些,轮廓分明的脸和许绵绵的脸离得非常近。

男人身上有股好闻的淡淡薄荷味儿,他的呼吸,心跳,几乎都能被许绵绵清晰的听入耳膜。

昨晚的画面,刺激的很。

即便已经过了好多个小时了,许绵绵还是可以依稀回想起他们到底有多疯狂。

她的脸颊开始泛红,呼吸也是急促起来,胸膛起起伏伏的,整个人看起来诱人的很,犹如可口的甜品。

厉尘爵看着这样的许绵绵,眼底滑过一抹奸计得逞的光亮,又很快消失不见:“昨晚的事,你打算怎么负责。”

许绵绵被厉尘爵问的眼珠子都瞪圆了。

额?他问她打算怎么负责?

厉尘爵是在开玩笑吗?

这种你情我愿的事情,负什么责。

下意识的弯了弯唇角,许绵绵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弧:“厉少,你是不是对负责有什么误解?”

男人没作声。

许绵绵心里没底,但还是鼓起勇气继续说:“大家都是成年人,419的游戏,厉少不会玩不起吧?”

“419?”刚刚还沉默不语的厉尘爵因为许绵绵的话,突然俊眉微拧起,意味深长的重复了一遍那三个数字,随即冷冷道:“许小姐真是会玩,用自己的清白玩419。”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厉少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

“从来没有人敢拒绝我。”说话的功夫,厉尘爵睨了一眼客厅的门:“愣着干什么?还不进来。”

厉尘爵话落,紧闭的门应声而开,然后是厉尘爵的私人助理景安踏门而入,态度恭敬不已:“少爷。”

厉尘爵拉开和许绵绵之间的距离,吩咐景安:“带她走。”

“是。”

景安身后的几个女保镖在景安打了个手势后,直接冲了进来抵达许绵绵身侧,俨然是要强行带她走的节奏。

许绵绵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摆摆手:“厉少,咱们有话好好说,不用动用保镖吧?”

厉尘爵哪里肯理会许绵绵?

他迈了矜贵优雅的步伐而去,好似是从未来过那般。

许绵绵:“……”

这厮,绝对是处女座。

许绵绵思索之际,女保镖已经将她抬起来。

“啊~”吓得尖叫了一声过后,许绵绵望向小雪糕卧室的门:“我小侄子还在家呢,你们要带我走好歹让我跟他道个别吧?”

女保镖好像是耳聋了,听不到声音一样,自顾自的抬着许绵绵往门外走。

许绵绵挣扎了几下不得果,不禁急切道:“我和他相依为命,你们带走我他一个五岁的孩子可怎么办啊?”

“喂,我跟你们说话呢?”

“喂……”

奈何,不管许绵绵怎么喊,都没有人搭理她。

一个小时后。

位于京都东郊,5A级相思山风景区半山腰的观景别墅内,许绵绵被几个女保镖摁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动弹不得。

她的对面,厉尘爵翘着二郎腿,浑身散发着矜贵清冷的气息,目光悠然的紧锁着许绵绵的脸。

这时,景安拿着一个档案袋进来,递到厉尘爵面前:“少爷,这是许小姐和她侄子的资料。”

厉尘爵面无表情的接过档案袋,拆开,拿出里面的资料看了一遍后递回景安手中。

同时,男人沉声吩咐景安:“准备协议书。”

“是,少爷。”

景安走后,厉尘爵目光清冽的扫过女保镖的脸:“退下。”

几个女保镖颔首,恭敬离去。

一时之间,偌大的客厅内只剩下厉尘爵和许绵绵两个人。

许绵绵好不容易得到肢体自由,动动胳膊,动动腿,伸展了好一阵才强忍着暴走的冲动,道:“厉少,昨晚真的只是一个意外,你大可不必……”

许绵绵话未说完,厉尘爵突然出声,打断她:“许慕年每个月需要支付高昂的疗养费,许情深明年幼升小,学费亦是不菲。而据我所知,你与舅舅方元一家素来不合,相恋三年的富二代男友也在刚刚与你分手,你此时已经捉襟见肘,无计可施。”

厉尘爵所说,乃是事实。

许绵绵身侧的手没来由的攥紧,数秒钟后又松开来,斟字酌句的开口追问厉尘爵:“厉少,你到底想做什么?”

“你,嫁给我。”

四个字,男人说的分外淡然,好似是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样。

厉尘爵是什么人呢?

他十七岁涉足商界,一手创立L集团,短短两年就跻身世界五百强企业前五,从此成为令无数人闻风丧胆的商界神话,冷面阎王。

二十岁,厉尘爵从剑桥大学修得四个博士学位,顺利毕业并转战回了安国。

二十一岁,厉尘爵将安国第一大集团,他的家族企业厉氏财团与L集团合并,成立了LS集团。

从此,全球企业排行榜第一的位置,经年被LS集团占领,从未易名。

而厉尘爵因此跻身全球富豪榜N0.1,成为了炙手可热的钻石王老五,无数女人最想嫁的对象,没有之一。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类似于神抵一般存在的男人,居然正对她说:你,嫁给我?

天呐,这是在做梦吗?这怎么可能呢?

许绵绵尴尬的笑了笑,好一阵才找到自己的思绪和声音:“厉少,你的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厉尘爵的脸色和眼神因为许绵绵的话,瞬间冷厉彻骨了。

玩笑?

这女人竟然以为他是在开玩笑?

“我从不开玩笑。”

许绵绵:“……”

可不可以不要这样?

她胆子小,读书少,真的会被吓死的。

咕噜咕噜转了转眼珠子,许绵绵换了个方式:“厉少,你出生高贵,是云端之上的天之骄子,我却是低入地底的尘埃,根本配不上你。”

许绵绵以为自己这么说,厉尘爵就会改变主意。

事实上,男人竟然只是薄唇微动,答了四个字:“人人平等。”

人人平等?

许绵绵看着厉尘爵,一脸的懵比毫不掩饰。

他逗她呢?安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里,从来没有所谓的平等。

许绵绵在看厉尘爵,厉尘爵也在打量她。

四目相对了大概五六秒钟后,男人高傲如斯的低语:“配不配,你说了不算。”

话罢,男人手指轻叩着膝盖骨头,桀骜高冷的很。

许绵绵看着他那副不可一世的姿态,正要继续开口,离开的景安已经回来,将两张纸放置在茶几上:“少爷,协议书拟好了。”

厉尘爵扫了一眼那协议书,喉结微动:“看好她,不签字不许放人。”

“是,少爷。”

厉尘爵走后,景安就站在那儿宛若是一尊雕塑那般,眼珠子直勾勾的瞅着许绵绵。

许绵绵心里发毛,只能吞咽着唾沫,小声问景安:“你家少爷图什么啊?我这长相,我这身材,我这上不得台面的身份,他……”

“许小姐,请签字。”

许绵绵抽了抽嘴角,没好气的拒绝:“我不签字,我跟你家少爷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就该互不打扰,各自安好。”

这形容词好像是有点不对,许绵绵说完顿了顿又道:“总之……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就对了。”

“许小姐,请签字。”

许绵绵:“……”

这人只会六个字?

时间,滴滴答答的流逝。

不管许绵绵和景安说什么,他都是官方且恭敬的应答:“许小姐,请签字。”

许绵绵忍无可忍,决定先来个缓兵之计。

反正绝对不能放任小雪糕一个人在家里,他毕竟是个孩子,再懂事也是个孩子。

装模作样的拿起那协议书看了一遍,许绵绵心里吐槽协议的内容毫无新意,实际上却是微微一笑:“我签。”

话罢,她拿了景安事先放在茶几上的钢笔,在需要她签字的地方写下了娟丽清秀的许绵绵三个字。

签完字,她扬起笑脸,笑的干净纯粹:“我可以走了吗?”

“少爷没说让您走,需要请示,请稍等。”

景安给厉尘爵打了电话,简单说明情况后电话那端的人给了回应,他毕恭毕敬的和许绵绵道:“许小姐,司机会送您回市区。”

很多问题想问,但问得多错得多,终归许绵绵还是轻轻点头就没了下文。

回去京都市区的路上,许绵绵靠在窗边,看着顺手带走的钢笔,嘴角笑的那叫一个明媚。

厉尘爵,让你勉强我,胁迫我。

我许绵绵是那么容易服输的人?你这钢笔一看就是有些年头了,我让你追悔莫及。

思绪落下,许绵绵直接将钢笔从车窗外丢了出去,且欢快的哼着歌儿:“不去想他们,拥有美丽的太阳,我看见……”

哼着哼着,许绵绵发现车子突然停了下来,不走了。

她心里隐隐滑过不详的预感,小声问司机:“怎么了?是车出故障了吗?”

司机没理许绵绵。

许绵绵心里没底,四下打量了一圈儿。

他们现在身处的地方,荒郊野外的,连个鬼影都没。

“司机大哥,你别逗我啊,我侄子还在家里……”

许绵绵的话都没说完,厉尘爵从天而降,整个人周散发着浓郁的薄凉气息,唤她的名字:“许绵绵。”

许绵绵听过很多人叫她的名字,但从来没有人能够把这个三个字叫的像是噩梦一样,让她心慌,无措。

她紧张兮兮的“嗯”了一声,然后摇下车窗,皮笑肉不笑:“厉少?你……你怎么来了?”

男人冷冷睨着她的脸,开口的话咬牙切齿的很:“东西呢?”

“东西?”许绵绵轻喃了厉尘爵的话,装傻充楞道:“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许绵绵的话落,厉尘爵的脸色愈发难看了。

景安知道自家少爷的脾气,不禁擅自做主,提醒许绵绵:“许小姐,您签字的笔呢?您若是拿了就快点交出来,别惹少爷生气。”

许绵绵:“……”

她顺走那支笔的时候完全是因为那笔看起来年头久远,有些纪念价值,没想到还真是一击即中,是贵重物品?

完了完了,这下麻烦大了。

思虑再三,许绵绵决定打死不认账。

“我签完字就走了。”

许绵绵对钢笔避而不谈,景安愈发笃定笔就是她拿了。再看少爷的脸色,唉,一言难尽。

“许小姐,您把笔交出来,少爷是不会与您计较的。”

许绵绵不能撒谎,只好换了个方式开口:“是,没错,就是我拿了笔,你们搜好了,搜到算我输。”

她就是说说而已,没曾想她话音刚落就有女保镖出来搜她的身,半分钟后,保镖对着景安摇头。

景安分外无语,这许小姐,是要在虎口拔毛吗?她是真不知道少爷发起怒来,做的决定有多恐怖啊。

“许小姐,您……”

景安的话都没说完,沉默好久的厉尘爵突然凛声道:“牧斯。”

伴随着男人话落,突然一声虎啸响彻山间。

许绵绵吓了一跳,本能的握住车门的把手:“什……什么声音?”

许绵绵刚问完,一只通体雪白的白虎出现在车窗外,那血盆大口正对着她的脸:“吼~”

“啊……”

许绵绵是真的被吓到魂飞魄散了。

她尖叫了好一阵,才红着眼眶可怜兮兮的唤着厉尘爵:“是……是我拿了你的笔,我丢车窗外去了,你快让它离我远点。”

“让它走……”

厉尘爵面无表情的睨着许绵绵那怂样,一言不发。

白虎还在冲着许绵绵吼叫,她因为害怕,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眼神也飘忽不定,是真的恐惧到了极致。

厉尘爵对此不为所动,在他的眼底看不到半分情绪。

景安那边派人去找了,两分钟就有了结果,他将钢笔递到厉尘爵手边:“少爷,找到了。”

厉尘爵接过钢笔握在掌心,方是喉结微动:“牧斯,退下。”

白虎闻声,乖巧的退至一旁趴在地上,惬意的闭上了眼睛。

白虎撤了好几分钟,许绵绵稍微恢复正常,但看向厉尘爵的眼底已经没了之前的光芒,取而代之的满是畏惧和不安。

这个男人,就是魔鬼。

试问,有哪个正常人会神经兮兮的养一只老虎当宠物的?

许绵绵心里所想,厉尘爵岂会不知?他菲薄的唇瓣微动,开口的话语冷厉决然的很:“不知好歹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