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牲交全过程免费播放 双性男生被老师摁着调教

没想吴有田更进一步,前一天凑了两顿饭后,第二天又来,连早饭都这么适巧。

吃饭时,但凡好吃的,吴有田是绝不客气,而且比母子两人都吃得多,做的红烧肉,更是恨不能将肉全扣自己的碗中去。

池小悦一直不说话,只不动声色的看向叶九昭。

终于吃到第三天,池小悦在叶九昭的眼中看到了犹豫纠结,于是这一餐,池小悦只做了两人份量的饭菜,菜也多是炒野葱,肉放得极少。

这一下吴有田朝桌上一看,惊讶的开口:“婶娘,碗里的肉少了。”

池小悦面色平和的开口:“是呢,那次买的肉快要吃完了,这几日我也没有收入,所以得省着点儿。”

随即池小悦看向叶九昭说道:“苗婶子那儿的活计最近都没得做,可能还得过几日,等有布料送来,到时候我就熬几夜,多赚点儿钱,便能多买些肉吃了。”

“到时候有田过来,也能吃顿好的。”

吴有田听着便想起母亲要他问的事,于是顺势问道:“婶娘这是给苗婶子做什么活计,能赚这么多的钱买肉吃。”

池小悦笑看着吴有田,却是没有开口,只是将碗中的肉平分到两个孩子碗中。

吴有田看到分来的肉,二话一说就落入嘴中,生怕等会儿吃不到了。

只有叶九昭却终于反应过来,这些日子,母亲都没有吃几块肉,都是他和有田吃掉的,尤其是有田吃的最多。

可这钱却是母亲一夜一夜的熬出来的,要是母亲将眼睛熬瞎了,他还能心平气和的吃下这一碗肉么?

叶九昭心头一颤,眼眶猛的一热,随即将碗中的肉往母亲的碗里夹,说自己这几日吃多了,吃腻了。

池小悦看着终于明白过来的叶九昭,很是欣慰,她还是将肉夹过去,可是叶九昭却是不肯。

吴有田见了,二话不说乘两人夹来夹去的时候伸出了饭碗,说道:“要不,你们吃腻了,都给我吃吧。”

叶九昭听到这话立即抬头看向他,抿紧了嘴。

吴有田却是半点不让的从叶九昭的碗里将肉都夹走,独自将肉大口大口的吃完,眼睛便朝厨房瞥。

碗里的饭吃完了,依着吴有田的食量,自是不够的,问锅里还有没有米饭。

池小悦摇头,“都吃完了,要是没吃饱,我再去做。”

池小悦做势要起,叶九昭终于开了口:“有田,以后我家有好吃的,我给你送些过去。”

“好咧。”

吴有田显然没听明白,还说道:“那婶娘我还能吃两碗,多煮一点儿,要是婶娘愿意的话,我想装一碗白米饭回去,我娘还没有吃过白米饭呢。”

池小悦听着笑了笑,她出门去了,却并没有去厨房,而是回房里拿出一两银子,来到吴有田面前。

吴有田以为这么快将饭煮好,立即端着碗就要去装饭,池小悦拦了一下,说道:“有田,这里是一两银子,你带回去交给你娘。”

“我家昭儿以前多亏得你们一家照顾呢,这一两银子当还了以前的恩情了,我家昭儿在你们家也多是吃的粗面馒头之类的,要是一两银子不够,你就给我传个话,我家里银钱也不多了,等赚了钱,我再还给你们家。”

池小悦说完,就将银钱塞到吴有田手中。

吴有田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钱,贪婪的心思顿起,将碗放下,也不急着吃饭,却是收下了一两银子。

叶九昭看着,心情无比的复杂,似下定了决心,起身来到吴有田的身边,说道:“有田,我们一起回你家去,这些年是多亏得婶娘照顾我,我也是要上门道谢的。”

池小悦看出叶九昭的心思,瞧着昭儿挺聪明的,一点就透,知道有田贪婪,等会儿独自拿着银钱回去,指不定落他自己手中不交给赵氏呢。

吴有田没多想,只要能拿到这一两银子就成。

吴大力家的院里,赵氏心头不舒服,她家儿子在隔壁院吃了两三天了,听儿子说顿顿吃肉吃白米饭,池氏就没有半点儿意见?

这么下去,赵氏都不好怎么收场,毕竟是白米饭啊,自家儿子爱吃呢,能去池氏家里吃又不要钱,自是好的。

但她也担心长久下去,叶九昭的恩情还清,对他们家就不亲近了,以后过继的事就更难提。

赵氏很是纠结,没想这会儿院门开了,自家儿子与叶九昭一起过来。

吴有田将银钱往母亲手中一放,一脸得意开心。

赵氏没明白什么意思,叶九昭却是恭敬行了一礼,说明情况。

池氏是打算用一两银子打发他们家了,真是可笑,这么多年的感情,一两银子就能打发,虽说粗面馒头不如白米饭贵,但她对昭儿是用了心的,当亲儿子看待。

赵氏立即将一两银子退到叶九昭的手中,带着笑脸说道:“都是相邻的,我当昭儿是亲儿子一般疼着,何必谈钱,我家不缺这钱,昭儿家里正是需要呢,你可别听你娘的。”

赵氏就势要摸叶九昭的额发,叶九昭却是避开了,这一次的叶九昭却是铁了心,再次将一两银子退到赵氏手中,行了一礼说道:“虽然恩情不用能钱来衡量,但这也是我和我母亲的一番心意,还请婶娘收下。”

说完,叶九昭转身离去,赵氏追出去可隔壁院门已经关上。

赵氏气的一拍大腿,这几年白疼了,果然别人家的儿子养不熟,这池氏真是手段高明。

给了这一两银子,池小悦手中只剩下几百两文,根本没法送叶九昭去读书了,她前两日才去打听的,入私塾的束脩是二两银子管一年,还要买笔墨纸砚。

看来得去问问苗氏,有没有货送来,得想办法赚钱了。

不过还了吴大力一家的恩情,也免得吴有田天天上门来吃饭。

但是赵氏这嘴巴子厉害,才发生的事就在村里传开了,赵氏说自己以前那些年没少照顾叶九昭,结果她家儿子去池氏家里吃了几餐饭,就生气了,还用一两银子还恩情。

偏生赵氏在村里头会做人,结交不少人,她说的话都信了。

而人缘不好的池氏,这一下给吃的给喝的,还了一两银子,结果落得一个恶人名头。

池小悦去村头小卖铺的时候,就听了一耳,她不太在意,到了小卖铺前见到苗氏。

倒是苗氏问起这事儿,池小悦便如实说了,苗氏一听,生了气,“这教的什么孩子,去人家家里吃饭,要吃要拿的,她那几个粗面馒头值几个钱。”

“妹子,你做的对,你一两银子还了恩情,免得天天上门来吃,过一下到了村里头一说还说只吃了几顿。”

“别看九岁的孩子,吃的不比大人少,估计还是刻意饿着肚子去吃的。”

苗氏为池小悦愤愤不平,池小悦遇上一个明事理的,倒也欣慰。

问起货的事,苗氏没有接到单,但经过这一次她刺的绣品被绣庄东家看中,决定自己投点钱,买了丝线自己织布。

所以这绣活可以做,就是这工钱可能不能立即给,得等货卖了才能给了。

这苗氏还挺聪明的,有做生意的天赋,于是池小悦说道:“要不咱们做全套的,你织布,我刺绣做衣,我们一起合作。”

“我先做一套衣裳给你看看,你觉得好看能卖,咱们再多做几套去城里卖成衣,等有了口碑,再给人定做衣裳。”

池小悦的建议让苗氏眼前一亮,这个不错呢,同意了,今个儿就将布织好,明天叫她家昭儿过来拿布。

池小悦应下,自己也没有想到,来了这个时代,还得靠她的手艺过日子,不过这手艺活是她喜欢做的事,倒也轻松。

回到院里的池小悦,忽然有人从陈家湾来给她送口信,是陈秀才派来的,说是明个儿午时,村外林中相见。

池小悦皱眉,她自是不会去,她又不是前身,但送信来的人看出她的表情,便说道:“夫人最好来一趟,毕竟你还有定情之物在人家手中,是要做个了结的。”

定情之物?书上没写,但前身倒贴都想嫁入陈家的,想必还真有。

池小悦只好同意了。

对方多看了她一眼,这才离去。

瞧着这送信的人年纪二十来岁,却是面生的很,对方也聪明,乘着傍晚鸡入笼时天色朦胧,村里人家家户户都在吃晚饭,也就没有人留意他了。

只是院门才关上,隔壁吴大力家的院门就开了,赵氏跟了出去,一路跟到村外,看了个清楚,前头的不正是陈秀才么。

陈家湾不远,赵氏去过,就出了一位秀才公,她当时看到一眼,记下了。

陈秀才竟然来找池氏,还约她明日午时林中见,这是要有私会么?赵氏心思一动,立即回了村。

第二日晌午时分,池小悦提着竹篮出了门,走在村道上,还左右看了看,见村里人都歇晌了,松了口气,这就出了村。

只是她前脚出的村,后脚赵氏带着叶九昭也跟出村来。

叶九昭不知道婶娘带他去哪儿,但看婶娘焦急的样子,也不好拂了她的意。

村里头的传言叶九昭也听到了,一两银子自然无法还了这份恩情,以后等他有出息了,他会照顾一下吴家。

林子里,池小悦才进来,就看到前头站着一位穿着长衫的青年男子,此人正是陈秀才。

对方听到脚步声,回过头来,哪知正是昨日送口信的人,池小悦惊讶的看着他。

“英儿,你是将我忘记了么?先前刘媒人说退婚的事,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你昨日见我,竟然没有认出我来。”

说着这话,陈秀才已经来到了池小悦的身边,池小悦没想到眼前送信的人就是陈秀才,书上没有具体描述他,是因为他比池氏还不如,连小配角都算不上。

陈秀才见池小悦不说话,接着开口说道:“英儿,你真的忘了,你说嫁给我的,我也没有想到英儿命格这般好,我能娶你是我的福气。”

“英儿,别再退婚了,咱们成婚吧,我先前说过的,嫁给我就帮助你儿子入县学,参加科举试,我一定会做到。”

“我家不太富有,但养活你们母子还是可以的,昭儿那么聪明,我也会全心全意的送他读书。”

“你这些年一个人熬着,不也说想找个人撑门户,不想儿子的读书天赋埋没么,我答应你,聘礼的五两银子一定给你,但你得先入了我陈家的门。”

陈秀才显得很激动,但池小悦却听出意味来,所以前身并没有打算抛弃亲儿子,而是借着出嫁,得了聘礼又借着陈秀才的名声送儿子入县学读书。

可书上明明写着叶九昭留在了村里,但一想到叶九昭的倔强脾气,恐怕是他不愿意跟着母亲走,也或许是左邻右舍说了什么话儿。

池小悦想到一个问题,问道:“为何要在成婚之后才给聘礼?这岂不成了骗婚?”

陈秀才的眼神闪了闪,软着语气说道:“我说了会给的一定会给,英儿,咱们成婚吧。”

看来不仅因为孩子脾气倔,还有眼前这个男人并不靠谱,所以池氏嫁过去之后才知道陈秀才的真相面,可生米煮成了熟饭,没有了办法。

“你既然连聘礼都不能立即实现,那婚后送我昭儿入县学读书一事,也是假的吧。”

池小悦直接点破,对方果然面色动容,眼神不敢与她直视,恐怕都没有想到她会反应过来。

陈秀才沉默了一会儿,连忙看向池小悦,说道:“你不是英儿,你说你到底是谁?英儿绝不会这么怀疑我。”

果然池小悦说的话都猜对了,这就是个负心汉,不然一个小寡妇嫁给未婚秀才公,还提出这么多的要求,对方也一一答应,本就不合理。

结果一个敢提,一个敢应,却只是一场骗局,难怪后来池氏要与两妾室共侍一夫的。

“这明明是你在骗婚好吧,我现在醒悟了,不想改嫁,我自己养活儿子,至于送去县学读书,我自己也有这份能耐,不必你来操心。”

池小悦神色一冷,气势都变了。

陈秀才却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冷笑道:“你有这个能耐?”

池小悦不想与他废话,问那定情之物,赶紧交出来,免得日后落下把柄。

陈秀才却并没有急着要交出来,反而二话不说冲上前一把抱住池小悦,就要狼吻下来,池小悦惊了一跳,连忙挣扎。

可不远处看到这情形的赵氏和叶九昭,却以为两人说着说着亲在一起了,尤其那里还有一棵老树相拦,看得也不太真切,更是听不到两人的对话。

赵氏心头一喜,连忙说道:“昭儿,你也看到了,你娘根本放不下陈秀才,她不改嫁,是因为你还小,但她的心已经不在你身上了。”

“如今没了婚事,却私下里与陈秀才暗通曲款,将来必定连累你科举考试,你的名声没了,以后也成不了秀才公。”

赵氏的话就像油浇在火上,瞬间将叶九昭的恨意点旺,他再次狠狠地看了前头亲嘴的两人一眼,随即转身,拼命的往山上跑,眼里全是泪水。

亲眼目睹自己的母亲与人亲嘴,真是恶心,既然想嫁,何必给他希望,他绝不会跟着母亲改嫁,他就一个人留在吴家村,是死是活都跟她没关系了。

赵氏看着一路跑远的叶九昭,面上露出笑容,也转身离去,池氏偷汉子,这消息得让村里人知道去。

林里陈秀才没得逞,可借着男子的力气比女人的大,强硬将池小悦按在老树上,捉住她的下巴就要下嘴,池小悦抬起膝盖攻击他。

陈秀才痛得弯了腰,瞬间松了手,池小悦惊慌的退开好几步远,吓得不清。

毕竟是在太平盛世里活着的池小悦,的确没有见过这阵仗,恶心感袭来,她气得捡起地上的石头,结果扔出去时,正好前头从树上落下两条身影。

石头就这么巧合的砸在其中一人的背上,对方吃痛,回头看向池小悦,池小悦对上一双凌厉的眸子,此时那眼神里如刀光剑影般袭来,吓了一跳。

池小悦连忙收回眼神,这人真可怕,这眼神能杀人。

对方见是她出的手,也是错愕,忍痛收回目光后,一脚踢在陈秀才的腹部,陈秀才飞出几米外落了地,倒地不起了。

无用气愤的开口:“想不到读书人也这么龌龊,真是欠打。”

男人没有开口,双手却是背于身后,那青布长衫,明明朴素无比,可这挺拔的身姿却让人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威慑。

池小悦小心翼翼的往旁边挪动着步子,乘着两人对付前头的陈秀才,池小悦拔腿就要跑,谁知才跑两步,这两人如鬼魅一般又一跃到了她面前。

无用看着惊惶不安的池小悦,郁闷的说道:“私下与男子相见,你是有多大的胆子,不要名声了。”

要不是他和公子在吴家村,这女人的一生就彻底的毁了,哪有这么傻的女人。

池小悦也感受到头顶的威压,这个一句话没说的男子,才是头头吧,真是可怕,是想做什么呢?劫财还是劫色?

“那个……我真没有钱,也长得不好看,以后也不敢再私自出来见人,我保证。”

池小悦明显受了惊的语气,却让无用露出惊讶的表情,疑惑的问道:“你以为我们要劫财劫色?就你这……算了吧。”

无用被自家公子瞪了一眼,只好收回目光,心想着他家公子什么人物,一个庄户小妇人,长得虽说比别的村妇好看,那也不是姑娘家了。

谁愿意去劫色,劫色也是他家公子吃亏。

无用见那边陈秀才悄悄摸摸的起身准备逃走,于是上前一步就要追,池小悦以为要对她下手,想也没想的将藏袖里的石头朝前一砸,转身就跑。

青衣公子再次无故被砸中,他站在那儿差一点儿石化,背着的手放下了,气得指着前头逃跑的女人。

无用见公子受击,连忙回头,见只是个小石头,也就松了口气,但这女人是真的胆子大,面对他家公子还敢砸他两次的人,早已经不在人世,她是头一个,看来要遭殃了。

然而他家公子气极了指了两下,竟又忍着收回了手,无用都差一点儿脚下一个跄踉摔倒,他有些不敢置信。

他家公子就这么放过那小妇人了?

“看在昭儿的份上,暂且饶恕她。”

青衣公子一甩袖子,转头看向不远处跌跌撞撞还想逃入深林的陈秀才,二话不说飞身而起,转眼到了陈秀才的面前。

陈秀才被无用扣在脚下,恐惧的开口:“我……我可是陵城秀才公,你们敢打我秀才公,那是犯法。”

青衣公子冷漠的看了他一眼,沉声道:“你不配为秀才,竟然动我的人。”

“你是谁?”

陈秀才暗感不妙,先前听刘媒人说这婚事成不了,对方死了的丈夫又要回来了,就算成了亲,将来也得惹麻烦,劝他放手。

可是岂能这么放手的,陈家祖坟都迁了,葬在风水处,眼下只差一个命格好的媳妇,这池氏是万里挑一的好。

青衣公子淡漠的开口:“我是她夫君。”

陈秀才惊恐的看着他,如同见了鬼。

一旁的无用也是震惊的看着自家公子。

池小悦就这样一路逃回村里,心头还忐忑不安,但走在村道上,她还是强行稳住自己,这才看似平静的经过吴大力家的院子。

吴家力的妻子赵氏像是听到脚步声似的,这会儿打开门,眼神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池小悦只冷淡地回了对方一眼,这就推门入了屋,下意识的将院门闩住。

在廊下这一坐,就到了下午,心头仍有余悸,一想那两个黑衣人有可能将陈秀才怎么样了的情景,她就在想要不要去报官。

没想这时院外有人敲门,池小悦开门一看,是苗氏,苗氏手中抱着一匹桃红布料。

池小悦发觉隔壁赵氏正在张望,于是将苗氏引入院中关上了门。

“这布料我费了心思,颜色亮了些,我瞧着绣样不必太繁复,简单些,就是你当真会做衣裳?”

池小悦就靠这手艺吃饭,闭着眼睛都能做,何况眼下的广衣宽袖连走路都不方便,做起事来更是不方便。

她再次向苗氏保证,一定能做出好看的衣裳,尽管交给她就好。

苗氏这才放心的将布料交到她手中,说道:“城里我倒是认得几位绣庄东家的,要是咱们做的好,是能卖的。”

池小悦点头。

送苗氏出了院,见隔壁的赵氏倒没有站在门口了,吴大力家大门紧闭。

池小悦将布料放回西屋,这才想起东屋里的叶九昭,结果来到东屋一看,哪还有孩子的身影,莫不是又上山捡柴去了?